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11章:狗彘不若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狗彘不若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唐毅睁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没错,就是他们!就是他们!”老头狰狞地叫道。

“你!你竟然可以分开水道。啊,我竟然获得了自由!”老头现自己居然并没有被赤色潮水禁锢。

就算只有一个人,他也无所顾忌。

千代婆婆的刀,快到肉眼难以察觉,甚至连神经反应速度都跟不上。因此,被她斩中的敌人,有时候哪怕身体已经被大卸八块了,自己却根本不知道,因为她的刀已经快到痛觉都来不及反应!

新书暂时不写海贼了,再写这个题材的话,除非真的全部大纲都做完整了,不然实在对不起这份热爱了。

咔——

“嗯!”龙尧宸随意的应声,随即倪了眼夏以沫,缓缓说道,“夏以沫,以后……你的事情我都会参与,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不许背叛我,否则……”

“医生,那个女孩儿怎么样?”苏沐风急切的问道。

夏以沫听闻,嘴角的笑越发的大,苏沐风沉醉在她带着茫然的笑容里,一抹心酸滑过心扉……乔治远远的看着,沉沉一叹,抬了脚步跟了上前。

铃声不停的响着,两个人还在对峙,但是,打电话的人仿佛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在电话自动挂断后,再一次打来……夏以沫猛然回神,她拿起电话,见是苏沐风打来的,看了眼龙尧宸后,接起电话:“阿风……啊!”

龙尧宸眸光闪过一丝受伤,此刻的他已然清醒,在转身往门口走去的时候,眸底滑过自嘲的受伤,他竟然沦落到要用强的吗?

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龙尧宸,你自己去看网上!”夏以沫说着,就哭了起来,此刻,她也顾不上什么,只是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过,她不管别人看不起她,本来,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虽然网上说的不全属实,很多也是杜撰的,可是,她本来就是个第三者,本来就背弃了苏沐风,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

之于龙岛政权,如果这次因为她的缘故,他只能舍弃她!哪怕……他用一辈子来悔恨。她永远不懂,他有多怕她出事……所以,他只能用无谓来迷惑他们,只能寻求那千分之一的缝隙来解决,只要他犹豫一秒,都有可能失去她……

龙尧宸见夏以沫看到自己就这副样子,心里闷闷的,他大步上前,居高临下的倪了眼龙天霖后,冷漠说道:“你下午不是要做复健?”

“滚……”

难怪龙尧宸想不通,其实,苏沐风自己也是想不通的,当时不由自主的,就说了……

车灯滑过,快速的驶离,而那边两个人依旧谁也不理谁,龙尧宸径自就往楼上走去,夏以沫在后面跟着,低垂着头,嘴里一直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刑越思忖间,不由得看了眼龙尧宸,眸底闪过疑惑。

“吱————”

她不过是他一个月玩弄的女人,为什么她这会儿却有种感觉,他好像心爱的东西被别人碰到了?

夏以沫的身子开始发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太冷,她的身体完全的暴露在外面,也许之前她会羞涩,可是,经过书房,经过刚刚……她突然发现,就连矫情的羞愤,她都没有了。

感受到夏以沫的默默承受,龙尧宸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他放开了她的唇,看着上面因为他刚刚大力而划破唇角而溢出的血丝,眼底闪过一丝怜惜,可是,当对上夏以沫嘲讽的眸子时,顿时,怜惜被冷漠取代!

“炸弹是大范围的,在最少方圆一公里,”夏以沫眸光凝聚的死死盯着劫匪甲,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随时准备射击,“如果引爆,里面,包括外面,没有人可以活!”

“山狐就在外面……”顾浩然突然幽冷的开口,“你可以引爆炸弹,那么,死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山狐!”

顾浩然冷冷的勾了下嘴角,“信不信由你!”

龙尧宸没有说什么,只是径自拿起电话拨了出去,过了会儿,电话被接起,他不待对方开声,就径自说道:“在酒店等着,我过去找你!”

“龙、天、霖!”

经理脸色难看的不得了,甚至嘴角抽搐的看着地上已经被水冲刷的几乎无色的橙汁,心中哀嚎:完了,完了!

“在m国投资的商厦预计能提前一个月竣工……”

莫忻然站在餐厅的入口,看着冷冽一身暗灰色喜服的站在那里,合体的剪裁将他犹如模特一般的倒三角身材显得愈发颀长,他的背影看上去依旧孤傲中透着冷绝的气息,但却散发出让人无法挪开视线的魅惑。

顾俊青最后发给他的简讯,简单的一句话,他明白了莫忻然和他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执着于家的人……也许,这个才是真正需要突破的突破点!

经过一夜,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白衣,银装素裹的世界到处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层孤寂。

乐乐走了上前,牵起夏以沫的手,仰起小脑袋,“妈咪,你的选择,就是乐乐的选择……”

莫忻然拿着玉鉴的手紧紧握了下,她紧紧的咬了咬牙后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朝着别墅走去……

莫忻然暗暗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了,只是屏气握着手里的玉鉴,企图让自己冷静以对……这个人是殿下,一个可以决定你生死的人。她不怕死,可是,在没有等到阿湛的时候,她不甘心。

是啊,终于可以离开了……本来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失落的不得了?

龙尧宸好似有些尴尬,但是,随即被他淡漠沉戾的样子掩盖,他走了上前,有些粗鲁的给夏以沫将帽子和围巾戴上后,就拉着她往外走……可是,没有走几步,掌心里握着的微凉的小手仿佛提醒了他什么,他看了眼夏以沫后,松开她又去了衣帽间翻找……

龙天霖看到他这样,嘴角噙了邪佞的笑意,随即,两个男人翻云覆雨的手,在夏以沫的无声鼓劲下,开始捏着雪人的脑袋,而这诡异的一幕,如果告诉任何人,都不会有人相信……一个xk的掌舵人,另一个则是龙岛未来的掌权人,在他们手上马革裹尸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此刻,只因为一个哑了的女孩儿的笑容,他们忽视了自己内心去认真讨好着。

看着自己的杰作,本来没有多想的夏以沫突然脸上的笑容变的安静,心里不由得趟过酸涩,她微微抿了下唇,将心里的酸涩压下,朝着龙尧宸摊开掌心,另一只手则比了个电话的手势。

龙潇澈没有回答凌微笑,而是蹙着剑眉看着面前的电脑,冷峻如雕的脸上透着一丝无奈。

颜展翔挂了电话,继续喝着他的茶,没有人可以在国家利益面前放肆,不过就是一个游走在赌场和股市之间的黄毛小儿,竟然妄图想要查出些什么……哼,不自量力!莫忻然早早的就放了员工下班,她也收拾了准备离开,出了那档子事,莫名其妙被人扇了一巴掌,她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开店。

“唉……”

“难道,你不是吗?”心,渐渐下沉,夏以沫突然变的沉着起来,她目光紧紧的盯着龙天霖,一点儿也不退缩。

“嗯!”龙尧宸淡漠的应了声,为了这个女人,已经动用了太多次xk的情报力量,也不差这一次。

刚刚着急,竟是没有去想,夏以沫虽然有着不少的毛病,但是,却不是个毛毛躁躁的人,出门不可能不带包和手机,而唯一的可能,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思绪根本不集中,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她根本就没有去管自己走到哪里,人又在何处?

龙尧宸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颜展翔休假期间到龙岛双胞胎弟弟颜展鹏那边度假,身为某c军领导人的他其实是在暗中出任务,因为龙岛处在世界舞台敏感边缘,也就成了他最好的掩护,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却被x国从中作梗,让他任务失败,还中了x国被称之为‘情蛊’,这种药最大的特色并不是让人控制不住身体里的火热,而是在火热发作之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思绪会被人控制之下,被人牵着鼻子走……”

“颜展翔离开后,x国扰乱一起军事行动,但是,后来却被证实是和颜展翔接头的那边泄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