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16章:齐纨鲁缟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齐纨鲁缟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哇哇哇哇!”我被吓得一直往后退,直到我的身体撞到了身后的房门,这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我眼花了吧!

汪雪雪的效率也是挺高的,怪不得能什么也不了解就这么果断的在淘宝上买情蛊这种东西。真不知道这样的性格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

不过张兰兰起码也是一个道士,要是她都这么容易被那些鬼魂给弄得迷失了心智。那我不是更加完蛋了。我不要!

况且我们的体力也严重的透支。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了。赶紧的将手机打开了定位,发了一个位置到宫一谦的手机上。

“张兰兰,你在哪里?”我要继续四面不见人烟的山谷里乱喊,希望在张兰兰能够听到我的呼喊声。

我顿时有股想哭的冲动。这让我如何去见宫一谦。难道我就这样盯着吻痕招摇过市的去见他吗?

随着离机场越来越近,我的就渐渐的将宫弦给我造成的困惑抛到脑后了,我的所有思维都已经被将要见到一谦的开心而代替了。

张兰兰一脸严肃,迅速的在手心中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纸,然后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在符纸上面印上了自己的血。最后将它点燃,然后朝着这个女鬼扔了过去。

“张兰兰,你没事吧。”我一边注意着厉鬼动静,一边大声的冲着张兰兰喊。

天就快亮了,也就意味着困住我们的迷阵也就即将消失了。

这一晚上也不知道宫一谦天他那边怎么样了?虽然他跟踪我来,还被我骂了一顿,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就冲了这一点,骂过消气了以后,我也就不再那么生他的气了。

“宫弦……张兰兰,她还活着吗?”

张兰兰此时生死未卜,他不会就此撒手不管的离开吧。

当我想寻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时,我才确信,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真的是镜花水月。

看来今天宫弦的本身心情也就不错,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心情大好的跟我聊这些有的没的。更别提这种溺爱的粉红色泡泡满天飞的奇怪氛围了,这不是宫弦的一贯作风。

“真是让本尊刮目相看呢,你竟然可以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过本来你的功力与本尊势均力敌的,可惜了。。。

我是不喜欢陆雅,可是让我把陆雅这样自己扔在这里,我做不到:“你怎么了?”

无论陆雅怎么拨打电话,宫一谦都始终是不接。我有点木木的说:“这个,宫一谦或许现在有事情呢?”

我心中略感不妙,只见电话就响了两声,宫一谦就接通了电话。儒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

宫一谦听到我说的话,转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们直接一起去吃饭吧,随便吃点东西。反正我们也顺路,到时候再一起回去就行了。”

我看到黄莺痛得身体不停的扭曲。

说到后面的时候,张兰兰干脆就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梦梦。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她们做什么交换,但是我肯定是不赞成你这么做的。金龙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你就当真不害怕他从你这儿得到了好处以后就直接将你给卖了吗?”

张兰兰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梦梦,你改变主意了?不去了?”

水进入了肺腔,刚刚的慌乱让我呛的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想要去呼喊救命,可是嘴巴一张开,浴缸里面的水就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

宫弦恶狠狠地插着我的脖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准备打掉鬼胎的前一天。宫弦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是今天,或许我是该寿终正寝了吧。

医生冷清清的对我说:“你怀着鬼胎你不知道吗?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知道它父亲什么时候过来,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还没有听到事件的真正正题呢,我就如亲临现场般的耳边似乎也听到了那“咯咯咯”的笑声。

张兰兰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后来呢,还发生了什么吗?”

他一接通电话就问道:“你们到哪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段时间我来这边工作,所以暂时住在这里。”阿明笑着回答我。

我笑着对宫一谦说:“哟。这个时候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的陆雅小未婚妻呢。”

宫一谦笑了,然后问向张兰兰:“你呢?想吃点什么。”

而丹凤也一直跟着我们,我对这个电梯其实是有不少的心理阴影的,不过幸亏张兰兰跟着一起。所以我的内心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显然张兰兰的制药正到了紧要的关头,她已经无暇顾及我,甚至她都无法分身离开。

已经知道了飞头蛮就是这种傻不拉唧的鬼怪,经不住人的两句诱惑就现身了。真不愧是由鸟兽化成的,也可以理解,毕竟鸟兽也不过是芝麻大点的脑袋。装不了多少东西在里面的,现在只要能说服面前的男人让我们接触到被飞头蛮附身的人,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

张兰兰摇头说道:“吴先生或许还可以当他不存在,但是您却一定要认真。时间比较紧,我也就长话短说,你脖子上带着的那个绳子有古怪。”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此时天际已经渐渐的发白,太阳也露出了笑脸,一缕缕的阳光投射了下来,也照耀在我们以及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刚才大明话中的意思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这话让我心中一动,会不会我又被一些鬼劫色魂之类的恶灵给盯上了。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遭到攻击。

我等着张兰兰回短信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我赶紧快步的跑上去,密闭的空道里空气闷得狠。一剧烈运动就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我只好放慢脚步,但是我一直听到的脚步声也放慢了下来。

我闭着眼睛往前不停的走,明明此时是黑夜,我的眼前却豁然开朗,我的眼前一亮,眼前竟然闪过我与宫弦结冥婚时的场景,宫弦对我的逼迫,宫一谦看着我成为人妇时的悲伤,陆雅得意的挽着宫一谦得意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的嚣张……

我心头一直被这个念头所驱使。致使我不在后退,反而不退而进。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车水马龙。虽然是深夜,可是街道上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刚才我撞到的确实是一个女子。

我看到了正常的常见景物,心中的狂喜无法用语言来表示。

对他,我的心一点儿也软不起来。我看到那些原本开着鲜艳的曼珠沙华瞬间就化为了黑水,若不是宫弦,那么地上的那摊污水里面也有我的的痕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心软而饶过他。

他用手指了指大明,大明的脸色有一些涩意,似乎是不好意思。

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只能张兰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也尝试着放松,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于是我也抓过旁边的红酒,慢慢的倒进红酒杯里。红酒在杯中摇曳,在夜光杯的衬托下红得像血。

张兰兰也不打扰我,任由我自己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之中去。

“哦!还有这事,你细细地把这件事情给我说了。”

不知道是大妈人就本善,还是我的钱起了作用。只起码比大妈很是热情的说:“没问题呀,就是我们这乡村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如果二位大妹子不嫌弃的话,那就回屋去稍等一会儿,大妈马上就帮你们准备一些吃的。”

大妈可能是看出了我跟张兰兰的困惑,连忙向我们解释。

当初那个客服自己撞到刀子上死的样子我还记得,想不到如今我竟然跟他到了同一家店……

王太太骂了她一句,“你还瞎说!”欣欣没好气的跑回卧室里,重重的把门关上。

下人们聊天的时候总会聊到陆雅,开始几次我还会躲在旁边,听听她们究竟聊了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她们说的话题都无一例外。

张兰兰坐在我的旁边,见到我忙的焦头烂额。反而一阵没良心的坏笑:“咳咳,本小姐最近喜欢喝乌龙茶。”

丹凤的声音压的特别低,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我也紧张兮兮的问道:“那第二个不成文的规定是什么?”

丹凤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现在都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大人也不管管的。”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可是我却不这么想,因为那个尸体,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空洞无神的眼眶,对着我死死地盯着。

这个时候,我对张兰兰还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她。

张兰兰冷笑一声说:“谁知道呢,听天由命吧。做这样的事情就早晚有一天会料到这样的后果。”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吴兵讽刺的说,“你敢在外面乱搞还怕人说?”

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男鬼……他怎么又来了,竟然还跑到我的老家来了……我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我接起电话,王先生焦急的声音传来,“我们家欣欣大事不妙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说完他就焦急的挂了电话。刚才的电话里我除了王先生的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欣欣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只见小月就那样站在太阳底下,然后将自己戴着手镯的手高举过头顶,暴晒在阳光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手镯里面的那个宫装小女子已经被一团火给围住了。

这一觉睡的我很不踏实,一直担惊受怕的。生怕小月醒来了,而我睡的太熟了,不知道。也怕突然碰到什么情况,我睡着了,连个逃生的最佳机会都错过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着一切。虽然平时很讨厌他,但这次他的到来简直让我喜欢的不得了。

我惊讶:“华先生和华夫人?他们刚刚敲门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过去开门。”

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简直就是蛮不讲理。但是毕竟关系到了我的姓名,所以我还是按压住了脾气,耐心的回道:“好的亲,手机二十四小时为您开机。什么时候有空了打电话来跟我说一说就行。”

我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扒开墙纸,然后仔细的研究这个墙壁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就算是退一万步来想,里面就算是真的有一具尸体,那么都不关我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墙壁里面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不光如此,我甚至可以看得见整个墙壁上都开始有了裂纹。

有的动物竟然还是活生生的被人扒皮。当我回忆起近期这些充斥于眼球的动物的死状,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些宠物在临死前,都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死死的盯着它的主人。似乎让主人为它伸冤似的。一时间大街上各种宠物销声匿迹,想要看到一些宠物都挺难了。

想到此,我不再刻意的去与空气中的那股冷气所对抗,而是任何着这股冷气侵入我的骨骼筋脉,很快的,我自己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唇一定是黑紫黑紫的,因为我的牙齿已经在打颤了,按照以往过冬的经验,这样的我已经是快要被冻僵了。

好在随着我的走动,那种后背被人触摸的感觉就减轻了许多,再随着我的来回走动之后,那种后背上有人的感觉才消失了。宫一谦看了我许久,才说道:“我跟她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你别多想。”

没想到我前脚一到家,后脚就听到管家来报,说是陆雅来访。指明说有急事要见我。

“怎么了,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你就直说,没事请回,我累了想休息了。”我就怕我的动作会让雨女恼羞成怒,这一指甲下来我的喉咙不被戳穿我都不信了。刚刚跟她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威胁的话罢了,真要跟我以命相搏我也是很害怕的。不如跟她讨价还价,说不定她还能把我放出去,只要我能够出得了这个门,我就能找到张兰兰,到那个时候,怎么说都容易。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张兰兰这一句话就把我的后路给断掉了,我正想跟她说我不敢打开这个行李箱,我也不想去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别废话,你打开看看。你要知道是什么鬼,我才能帮你。”张兰兰快要发怒了,于是我决定也不拖泥带水了,大不了也不过就是一死。

可是纵使我有千言万语,我也只能让它烂在心里。怪就怪,谁让程凤是个女鬼呢。

“啊啊啊啊!”我一边挥着手,一边往后退,等到我的腰都已经靠在了沙发上了时候,我还浑然不觉的想要把脚一起伸上来。

不应该呀,我看了一眼上面的信号。果然没有信号,可是我刚刚看淘宝评价的时候,竟然都还有4g信号。现在却突然没有信号了,让我怎么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