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22章:鸿商富贾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鸿商富贾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只有手里有军队,自己才能保证现在的地位。

“这些人之所以霸者这么多土地,就是因为土地可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如果我们让这些土地变成他们手里的烫手山芋,不仅不能给他们创造收益,每年还要亏欠,你认为,他们还会霸着这些土地不放手吗”

然后笑着介绍:“穿红衣的是我二姐,闺名若兰。穿粉衣的是三堂姐,闺名若梅。”

霖哥儿和阿萝实在太小了,便未抱进灵堂里,穿着孝服,被各自安置椒房殿的厢房里。

见盛鸿沉着脸,谢明曦又放软了声音,轻声道:“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父皇逝世没多久。我这个做儿媳的,便想着吃鱼吃肉,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谢明曦也在凝望着顾山长。

俞太后瞪了过去。

俞皇后有条不紊地安排妥当,众人一起应下。

“咚”地一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隔日的第二轮阅卷,则由顾山长主持批阅。

李湘如今日心情起伏不定,此时也豁出去了,挺直腰杆走进学舍,颇为气势地坐到了谢明曦身后的位置。

……

但凡做过的事,总免不了有些心虚。辩白起来,也少了那么几分底气。

“日后有什么事,五哥只管写信给我。”

夫妻两人,在阿萝的教导一事上,已有了默契。

两人同住宫中,几个月来却未见过一面。

吴尚书已经是黄土入半截的人了,自不会和正当少年意气风发颇得圣眷的皇子争权。也因此,四皇子接受兵部颇为顺利。短短一年多,已足够四皇子在兵部安插不少人手。

谢明曦答道:“外伤已恢复大半,再过数日,才能下榻走动。到时候便能下山去行宫养伤了。粗略估计,至少也得三个月之后才能回京。”

陆迟盛渲一脸赞叹。

宾客一一散去,李默一直留到了最后。显然是有话要和陆迟私下说。

军中武将,大多是刚烈的脾气,也多自信自负。

散朝后,天子召尹大将军和廉姝媛进了移清殿。

同窗少女们也都已长大,往日还有几分青涩,如今一个个容颜长开,犹如枝头花苞一般渐渐绽放,风姿各异。

……

其中一个忍不住张口:“为何不能杀!朝廷的兵已经快杀进来了。我们难道就在这儿眼巴巴地等死不成!倒不如先开了门,将这些朝廷命官全都杀了,然后再出去杀个痛快。”

是正经的朝廷武将!

婆婆难得的温情,令她受宠若惊,不疑有他,便喝下了那碗气味略显浓烈的补汤。

“孝期之内不能有孕。这么一来,又得再耽搁一年才能生儿子。”

数名女官和内侍总管列队而立,一个个上前回禀自己负责的事务。

俞太后对两人的知情识趣颇为满意,理都未理宁王,传令下去:“再传哀家口谕,立刻去封了宁王府,任何人不得进出。”

她被严惩,被计零分,被张白榜,李湘如什么事也没有!

没错!

不过是个卑微庶女,她们竟都对她另眼相看。自己这个正经的谢家嫡女就在这儿,倒是无人问津!简直可恨可恼!

不过,和自少时起习武的四皇子一比,还是差了许多。

“你多智近乎妖,你能窥破人心,你操控他人于掌心,你有超越常人的自信淡然,仿佛曾经历过世间一切!”

谢明曦神色岿然不动,连眼睛都未眨过。

这一句,可谓十分高明。

换下龙袍身着常服的建文帝,走至俞皇后的身后,笑着问道:“皇后在看什么?”

俞太后凌厉无双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要留在郡主府,再也不回谢家。

“李默,快住手!”陆迟焦急不已:“殿下也住手。”

昔日的同窗好友,不知从何时起,渐生隔阂。做了郎舅之后,这份隔阂,并未消失,反而堆积得越来越高。

谢明曦考中头名,风头之劲,无人能及。庶女出身,自然也传得人尽皆知。只是,无人唏嘘谢明曦的庶出,反而要赞叹一声谢钧教女有方。

方若梦语焉不详,众少女又岂能猜不出来?

方若梦笑得有些苦涩,没有吭声,算是默认。

礼部原本择了吉日,是在来年六月。

尹潇潇越说语速越快,越说越是懊恼。

宁夏王府。

而谢钧,身为谢明曦的父亲,今日亲自前来参加交流盛会,在一众贵妇中也显得格外醒目。

这种感觉,真得很好。

四皇子轻哼一声。

尚未用早膳,萧皇后等人一起来请安了。

淮南王舍下老脸,当晚便命人备礼,去了谢府。

“三小姐,丁姨娘来了。”

三皇子微笑道:“你一个人回府,我放心不下,特意来接你。”

前提是,三皇子这个储君,行事不能过分过度。

或许是她前世活了数十载,经历过的事情太多。或许是因她曾看过世上最险恶的人心,对人性的凉薄自私早已深有体会。

“是,安平谨遵父皇之命。”六公主终于张口说话了。

谢明曦心底的冰冷寒意,被这抹温暖的笑意融化了一角。

李太后被气得暗暗咬牙。

谢明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动声色地注视着阿萝。

伤心欲绝的梅妃头脑陡然空白,猛地抬头看向穿着罗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鸿儿,还是安平?”

短短几个字,便如灵丹妙药一般,令梅妃的眼中重新有了神采:“鸿儿,母妃知道现在委屈了你。你再忍上几年,待你长大了,有了自保之力。母妃定然亲自向你父皇禀明一切。欺君之罪,母妃自会一力担下。”

以后,盛渲和岳家走动,少不得要多受些闲气。

他对她的“另眼相看”,一是看在子嗣的份上,给她这个生母几分颜面。二则是因她的谨慎识趣,善察人意。

一盏茶后,众少女行步至凉亭。这一处凉亭极宽敞,里面设一席花宴绰绰有余。丫鬟们各自伺候着小姐入席。

谢云曦咳嗽一声:“我手腕无力,今日不能献丑了。”

尹潇潇俏脸瞬间发烫,红如猴臀。

不过,他觉得众人都站着,自己站在其中半点不惹眼,索性站到了椅子上。然后从身侧的武将手中拿过横幅,用力挥舞,高声嚷道:“闺女继续加油,爹在这儿哪,爹给你呐喊助威啊!”

身畔众人被尹大将军的大嗓门震得耳膜疼。

却未想到,两人很快再次睁了眼。

当看到彼此的刹那,两人巨震不已,久久说不出话来。

再看宁王,俊脸果然更黑了几分。

……

江家人心安理得地用着杨夫子辛苦赚来的束脩,还到处编排,说杨夫子的不是。将杨夫子说成了水性杨花的浪荡妇人。

嗯,肯定是他的牙被酸倒了的缘故。

丽妃母子连连受挫,圣眷大不如前。此事林微微也有所耳闻。

……

比试只有半日时间,到了正午时分,谢明曦和谢钧谢元亭父子一起回了谢府。

徐氏膈应了谢元亭后,又冲谢明曦笑道:“明娘,今日叶秋娘亲自下厨,都是你喜欢吃的菜肴。你早些吃完,早些回去歇着。”

身为嫡母,拿捏一个庶女是轻而易举之事。

梅太妃迫不及待地拆了信,一边看一边落泪。

赵长卿心中已起疑,此时出言试探,见鲁王不愿多言,更是暗暗心惊不已。平王忽然在灵堂行凶,背后定有怂恿挑唆之人。奈何平王身边的人全被杖毙,也没查出个究竟来。

一开始服的是神仙丸。神仙丸不伤身体,药效自然也不猛烈。建文帝服了一年,便觉得力不从心,开始找道士进宫炼丹。

今年诸事纷繁,先是西山遇刺,紧接着“六公主”变成了七皇子,再有诸皇子指婚定亲。莲香得宠,端妃失宠,梅妃入冷宫,丽妃被禁足,四皇子被训斥,李太后被弹压……

俞皇后每次来,总不忘带红豆米饭。

俞家人最大的靠山就是俞太后。

盛鸿略有些讶然,笑着调侃:“我以为你是故意做给众人看的。没想到,你是真得欣赏俞五小姐。”

“她的终身幸福与否,无人在意。母后以她为棋子,按进谢家。俞光德这个亲爹,也无维护她的意思。”

竟趁着此时,替自己的生母邀宠!

六公主:“……”

然而,心意是否坚定如磐石,只有叶秋娘自己心里清楚。

到了后门外,一张青年男子脸孔映入眼帘:“叶姑娘!”

余安一直在外跑动,每隔五日才会到谢府来一回。谢明曦召见余安的时候,连从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这话用在此处似乎不太合适,可叶秋娘再找不到第二句话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那双盯着王氏的眼睛里,燃着腾腾的万丈怒火,仿佛随时喷出火焰,将眼前的王氏燃成灰烬。

或许是母女之间心有灵犀之故。

自建文帝死后,卢公公被新帝百般打压磨搓。昔日风光不再,短短半年,便落魄不堪。可芷兰一直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侧,众内侍顾忌着芷兰和椒房殿,倒不敢对他太过分。顶多是言语奚落讥讽罢了。

天子的身份,比起太后显然分量更重。宗亲中眼睛亮堂的,纷纷倒戈。也因此,才有了今日这一出好戏。

她一直将心思遮掩得严严实实,从未流露出来。

就如天子,没有御印,怎么号令群臣?

顾山长在昌平公主府住了数日,眼见着顾清的伤势渐有好转,便回了蜀王府。

林微微今日早产,陆迟没在林微微身边守着,怎么跑到他这儿来了?莫非林微微已经一命呜呼,陆迟悲恸过度,特意来找好友寻求支持安慰?

陆迟没有停下,头也不回地离去。

到底是哪一环出了差错?

盛渲之死,对四皇子的影响极为深远。绝不止断了一臂这么简单。

又过片刻,几位皇子妃进宫请安。

五皇子:“……”

尹潇潇:“……”

期间历经多少波折心酸,不提也罢。她到底如了愿,一直未曾出嫁。这些年,她再也没回过顾府,一直以莲池书院为家。

“要不是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今日都不愿意来!”

李夫人没好气地白了李湘如一眼:“你说的话,我倒是相信。可惜,别人不信。你真该庆幸,谢钧已和谢云曦断绝关系。不然,今日正大光明地闹上门来,我倒要看你怎么办!”

“你是谁?”

只是,这样的情形并未一直延续下去。

这一病,府衙开审一事,顺理成章地后延。至于要延到什么时候,就得看永宁郡主什么时候才能病愈了。

谢钧长叹一声道:“下官和郡主成亲多年,早已貌合神离。此次郡主痛下狠手,毫不留情面。下官挨打也就罢了,连累的老父亲和母亲都挨了打……”

“不知山长可有闲空,是否愿登谢家之门?”

很巧,谢云曦也是同样的想法。

没想到,今日陡然冒出一张陌生的美丽脸庞,竟将众人都比了下去。

盛锦月似笑非笑地扯了嘴角:“是云曦表妹的庶妹。”

“锦月表姐特意下请帖邀我前来赴文会,为何连座位都未准备?”

身为天子,被人算计着要往怀中塞各色鲜嫩的美人,盛鸿并未暗自窃喜雀跃,而是满心恼怒。

不就是鸡毛蒜皮的口角么?

药丸入口即化,迅疾滑入喉咙,滑进胃中。灼热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滋味立刻蔓延开来。

完了!这一定是毒药!

别说永宁郡主,便连一旁的谢云曦看着亲爹这般软骨头,也是一阵鄙夷厌恶。忍不住张口道:“父亲既知道母亲动怒,还不快些将那两个丫鬟打发走!”

赵嬷嬷皱起了眉头。

徐氏年过五旬,年纪一把,身体倒是硬朗。平日说话中气十足,健步如飞。今晚让儿媳搀扶伺候,是有意让永宁郡主看看,身为儿媳的本分。

赵嬷嬷也拧起眉头。

谢明曦微微一笑:“好,我若有求于祖母,一定张口。”

“我若真的吃了盒子里的核桃酥,只怕今日无力再考试。”

从玉扶玉对视一眼。然后从玉老实地应道:“我们担不起。”

谢明曦端详片刻,淡淡说道:“不用了。”

从玉鼓起勇气问道:“小姐为何忽然让奴婢近身伺候?”

盛鸿叹了口气:“几个太医忙活了半天,又是灌药又是针灸,倒是将皇祖母救醒了。只是,皇祖母全身发麻无力,根本不能动弹。说话也含糊不清,一张口就直流口水。”

“娘娘年迈体弱,开方当以调理为主,切记急于求成。更不可开猛药!”

太子妃亲自担任莲池书院的山长,每个月亲自授课三日。

声名赫赫的莲池书院,自然不是谁想进便进。只在每年三月十五举行一次新生入学考试。最低龄十岁,最高龄不得超过十三。且不得连续两年报名考试。

名动京城的,将是她的女儿谢云曦!

谢明曦的嫁妆,盛鸿确实从未过问。不仅没问,还主动将七皇子府里的账本和库房钥匙都给了谢明曦。

李太后病了这么一场,太医纵然开了猛药,也只是有所好转。待日后,情绪再有起伏,或许便会复发。能不能熬过去,就得看李太后的运气了。

岳尚书告病回府后,病情没见好转,反而日渐重了起来。岳尚书的长子只得代父上了奏折,为父亲告病致仕。

礼部事务,千头万绪,确实离不得一部尚书。

“我练两遍给你们看。”

六公主挑了挑眉,一言未发,刷地出刀。接连五招,一刀比一刀凶狠犀利。

最令谢明曦震惊的,也正是这一点。

谢明曦绝不会承认,自己的心里真的有些许吃味。

论操控人心,无人能及谢明曦。

热血上涌的天子哪里听得进去,将谢明曦打横抱起,压到了床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