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27章:悦近来远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悦近来远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我知你是个好孩子,也许还没喜欢上铮儿,但铮儿是真心喜欢你,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他有时候是孟浪了些,你别怪他,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若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做些什么,那也不是真的喜欢了。”英亲王妃又道。

浩浩汤汤,数百人之多。

    两个人饭用到尾声,风梨也端来了鸡汤和汤药。

    若是没猜错,他体内的恶气,恐怕就是咒了。

崔意芝听到动静,挑开帘幕去看,见谢芳华这次没隐蔽,而是撑着伞走向谢云澜的马车,谢云澜挑着帘幕对她微笑,她也露出笑意,两个人中间自有温和熟稔,他落下了帘幕。

可知她不但会武功,而且还武功极高?

“谢芳华,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谢芳华闻言眼泪又汹涌而出,尽数都蹭到他胸前,蹭到他衣服上。

谢芳华抱了衣服往回走,正碰到听言从屋中出来,他凑近她,低声道,“你大约不知道,咱们公子从小就不爱吃甜。”

武全才,天赋极高,得皇上宠的皇子。

春兰捂着嘴笑,“王妃,新婚是三天无大小,新婚前三日如此,也不算荒唐。只是大公子也太不依不饶了些。卢小姐昏过去了,明日醒来,不知道会如何对他。”

一晃半个月,在卢雪莹煎熬中度过。

,还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无名山虽然被她毁了,但是谁又能查出与她有关?的确没什么可怕的。是他紧张了。

“芳华丫头,你还是带上面纱吧!”忠勇侯撇开头,有些隐忍的痛苦吩咐道。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既然秦铮这小子今日站了出来说是他的错,你们英亲王府该如何偿还我孙女遭的罪?”忠勇侯步步紧逼。

死生在一起,天地弃魂也甘愿。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孙卓哭了半响,直起身,看向谢芳华的马车,走过来,哑着嗓子说,“求小王妃指点,我该怎么做?我祖父到底是被谁杀的?您是否知道?”

“前面车里坐的可是小王妃?”那人下了马,上前对着马车行礼,“在下是掌管京兆尹的刘岸。”

“从事仵作多年?被杀和自杀都看不出来?我看你们不用在这一行混了。”谢芳华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这车夫手法明明就是自杀,匕首方位刻意模仿孙太医插入匕首的位置,但是还是有细微偏差。而且,他对准的方位,是稍微偏差孙太医一些,他流的血比孙太医多,因为,他插入匕首后,没立即死,而是血流了许多,等了片刻才死。”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你让我回屋去睡?”听言纳闷地问。

落梅居甚至整个英亲王妃都陷入静寂。

除了卢雪莹没出现外,左相府宾主尽欢。

“是啊!听音姑娘,他们三个人今日不止是来看秦铮兄,可是为了来看你的。你转过身来,让他们看看。我说你长得一般,他们三人还不信,说既然一般,为何外面的人将你说得跟天仙似的?还说秦铮兄看上的婢女,怎么可能一般了?定然极美。”燕亭对谢芳华道。

林七和玉灼对看一眼,起身收拾剩菜残羹。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刘侧妃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nbs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不吭声,她嫌恶地摆摆手,“既然你不愿意现在就告诉左相府知道,那你就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自己做下的事儿,你自己善后。”

秦倾点点头,张口含下谢芳华递来的药丸。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将你的人撤回去,今日的事情最好少管。否则,你的命若是想丢在这里,在下也不会不客气。”秦铮冷冷警告。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金燕见谢芳华都这样说了,虽然不甘心这事儿不查下去就这样回府,但还是依言去收拾了。

燕岚点点头,“好吧。”

李琴讶异地打量她片刻,蓦地笑起来,“清平调最简单,一般想学琴的人都不屑于学它。宫中的公主们第一次学琴,首先就排除了它。大公主当初选了翠屏曲,三公主选了玉归来,四公主选了香风颂,六公主选了咏兰春晓,七公主选了平湖送波,九公主选了九天玄女令,怜郡主选了慈母吟。”

“应是懂琴律的人才会喜欢清平调。”李琴笑道,“我幼年学琴,起初也不喜欢清平调,但随着年岁增长,琴艺到了一定程度,再不提高的时候,看透了世间很多东西,便喜欢这平平无意的清平调了。”

谢芳华没有意见。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秦钰转过身,脸色难看地看着二人,“让朕饶了你们也行,你们要将回京前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出来。若是有一处不仔细,别说被人笑话,就是被人掀了朕的御书房,朕也要先让板子落在你们身上。”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她的身体那么差,怎么能受得住有孕?想必十分的辛苦,这漫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能挺得过来吗?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秦钰也打量片刻,然后指着后背心一处问谢芳华,“是这里?”

秦铮点点头,“既然如此,昨日守卫你的百名隐卫,你都要给我留在这儿,另外,拟一份这些人的名单。你身边带来的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话落,他道,“包括月落和吴公公。”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谢云澜闻言笑了,“自然能!但是只能白天来。”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以前谁理会荥阳郑氏了别说郑孝扬了。”秦铮道。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右相夫人一噎,刚要再怒斥,右相拦住他,皱眉道,“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跟来,不就是一辆车,铮小王爷来看,让他看就是了,你激动个什么。”

“春兰,扶着小王妃。”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立即问英亲王妃,“出了什么事情”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玉宝楼听说新出了一批胭脂水粉和首饰,我要去看看。”金燕不觉得秦铮不理她难堪,反正秦铮从小到大就惯于不理会人,她也习惯了,只笑着对谢芳华道。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在门口,正巧碰到了秦钰和秦怜、李沐清和李如碧四人。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谢芳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赵管事儿,云澜哥哥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说我能救他?”

    谢芳华闻言抿唇,“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是属于……谢云澜的……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