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4章:迎刃而解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迎刃而解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看着穆大人忽红忽白的面色,谢钧心里别提多畅快了。笑着“打圆场”:“穆大人心胸宽广,最喜说笑,怎么会区区几句玩笑话动气。殿下多虑了。”

盛鸿心神荡漾片刻,含情脉脉地看着谢明曦:“好,我都听你的。”

从玉不敢张口多问,悄悄看了扶玉一眼。

江老太太哭都哭不出来了,也没胆子再闹腾,被两个同样脚软手软的儿媳搀扶着离开。

谢明曦呼吸有些急促,脸颊上红晕深深。

淮南王世子守在床榻边,眉头紧皱。

“这些势利眼的东西!”淮南王世子咬牙怒道:“往日一请即来,今日推三阻四!分明是见你祖父被皇上训斥,这才生了怠慢之心。”

盛渲见势不妙,立刻拦下淮南王世子:“父亲勿恼。大夫施针时,最忌有人惊扰。我们先在外等候。”

俞太后如今最大的优势,是身份的优势,牢牢站在道德制高点。

“大家伙儿都知道,李默对‘六公主’的情意。哪怕‘六公主’恢复男儿身,成了七皇子,李默还是痴心不改。”

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谢明曦一张口,便被六公主打断:“马车上只你我两人,说话随意些便是,别叫我公主殿下了。”

谢明曦深深地看了六公主一眼,并未否认:“是。”

用的是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盛鸿目光一闪,回敬道:“这杯酒,我敬四哥才对。希望四哥在朝中诸事顺利。”

这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别说杀了他们的亲儿子亲孙子,便是现在赏赐一杯毒酒给他们,也得谢恩再喝毒酒。否则,便是心存怨恨,未领皇恩。就会祸及家人!

她日日喝药,为何总不见好转?

“儿媳见过母后。”谢明曦裣衽行了一礼,声音打破了满室的沉默和凝滞:“母后一直在养病,师父不忍来惊扰。听闻母后今日病症有了起色,师父心中欣慰,今日特来探望母后。”

出了帐篷后,谢明曦才允许自己面颊微微泛红。

顾山长看在眼里,颇觉好笑,又觉欣慰。

看来,和盛鸿朝夕相处半个多月,谢明曦心结已解,开始敞开心扉接纳未婚夫婿了。否则,提起出嫁绝不会是这等反应。

……

“萧姐姐,”谢明曦换了昔日的称呼:“人死不能复生。为了芙姐儿,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徐氏一惊,脱口而出道:“娘娘说的可是真的?”

徐氏回府之后,将谢明曦这番话原原本本地告诉谢钧。

又是谢明曦!

李湘如既惊又委屈,目中迅速闪过水光:“我受人羞辱至此,莫非殿下不打算为我撑腰?也不去找陆迟算账?”

“子毓,这可不像是你的行事风格。你和四皇子殿下,到底是怎么了?”

谢明曦在从玉的伺候下更衣梳洗,随口问道:“殿下可曾回来?”

谁也没想到,谢明曦真得会对自己的兄长下如此痛手!

经此一事,宗亲们个个心中凛然,安分老实了不少。意面一个言行举止不慎,被俞皇后或三皇子的怒火波及。

廉姝媛平日便少言,今日上朝领圣旨,更是谨慎,并未得意忘形,恭敬应道:“末将岂敢和先祖父比肩。”

这位大齐第一位女将军能耐大小还不清楚,自信自傲倒是一等一!

周全略一犹豫,压低了声音说道:“几位殿下说,请蜀王殿下进密室,他们有极重要的事要和殿下单独说。”

谢钧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是。不出几日,父亲便要到了。”

傍晚时分,谢钧才心满意足地领着儿女回了谢府。

阿萝今年六岁了,待到明年就是七岁。

“来人,将宁王关进宗人府。宣哀家口谕,什么时候事情查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放宁王出来。”

“就是。杨夫子生得美貌又温柔,便是想再改嫁也不难。何苦一直被江家人欺凌压榨。”

直吐得天昏地暗,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

这一日的射箭比试结果,很快传出了松竹书院外。

六公主力压四皇子,拿下第一!

六公主美丽阴郁的脸孔,迸射出令人心惊的寒光:“我是盛安平!是大齐的六公主!”

徐氏心里也暗暗庆幸。谢明曦果然非常人,她的选择没有错!

建文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教女无方,有什么脸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过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空气中流淌着一股黏黏糊糊的甜意。

……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萧语晗满腹心事,说笑两句便住了口。

李湘如心中冷笑一声,看着谢明曦的目光里,多了几分不善和挑衅:“我和三皇嫂说话,七弟妹何必急着插嘴。这般上赶着逢迎,可不像是七弟妹的为人。”

谢明曦心中冷笑一声,悠然应道:“我对好友,素来是掏心掏肺。便是被人取笑逢迎拍马,也不在意。可惜,四皇嫂不在我好友之列。”

闽王陡然上前,用力搂住尹潇潇。

主仆两个就此事说笑一番,心情俱都有所好转。

河间王和临江王迅速对视一眼,嘴角不约而同地勾起。

“儿臣见过母后!”几位皇子一起行礼请安。

呵!男人的情深意重,到底能维持多久?

建文帝亲昵地扶住俞皇后的胳膊:“皇后无需多礼,快起身。”

“等先帝孝期一过,我们立刻为瑾儿定下亲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母后可乘之机。”

昌平公主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按捺下去,轻声道:“母后别说气话了。”

永宁郡主一走,谢云曦就跟着离开谢府。

“明娘,”丁姨娘心中百转千回,一咬牙,狠心张了口:“郡主刚才说的话,你也听见了。你大哥今年十四,正应该是一心读书之时。若早早定亲成亲,一来易分心,二来,他身为庶出,又无功名在身,很难娶到高门贵女为妻。”

士兵们身披盔甲,手持利刃,如潮水般涌向皇陵。三米高的围墙,以木梯架之,很快便能攀爬上墙头,跳入皇陵内。

众少女被逗得轰然而笑。

谢明曦每隔一日就送十个“美人”来。到昨日已经送了第三回,也就是送来了三十个“美人”。

得,连数额都说出口了。

或许是她前世活了数十载,经历过的事情太多。或许是因她曾看过世上最险恶的人心,对人性的凉薄自私早已深有体会。

“明曦,你从何时起在俞家安插的人手?又是如何挑唆俞光正告的御状?”盛鸿低声问道。

六公主的心情也不美妙。

无声落泪的样子,令人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