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31章:急人之难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急人之难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这个……”三人面面相觑。

方继藩已经嗅到了一种感觉要完的气息。

“去你的!”方继藩抬腿,一脚将邓健踹翻,怒气冲冲地道:“少爷除了英俊潇洒之外,一无所长,你竟敢说英明神武?英明神武能当饭吃?狗一样的东西。”

畜生啊!

两个亲军将方继藩的绳索解开。

方继藩才感觉身子舒展一些,还没来得及轻松,这须发皆白的英国公张懋便指着他的鼻子痛诉道:“汝父也是豪杰,怎么生了你这不成器的东西,他舍不得教训儿子,老夫却非要管教你不可,你还卖你家祖产了,猪狗不如……”说罢,扬起手就要打。

方继藩呆住了,至于吗,想要躲,好在身边几个武官看不过去,忙将张懋拦住,这个道:“公爷,今日校阅,万不可如此。”

大开眼界啊,这败家子这是打算把方家打包一起卖了,他就这样缺银子?莫非是耍钱输了,还是……

酒客们听得啧啧称奇,有晓得内情的,便忙颔首点头:“那就没错了,保准是好了,曾大夫是神医啊。”

三千和五千不算什么,可后头加了一个万字,就完全不同了。

眼红耳热啊。

了解了这些,弘治皇帝带着几分诧异,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得不说,他们此时也算是心悦诚服的。

那么……自己何时才能回户部?

却突然……这愤怒扭曲的脸,竟突然挤出了一丝笑容,声音也瞬间温和起来:“好好好,齐国公是真性情啊,下官佩服久矣,斟茶递水之事,实不相瞒,只怕下官做的来,齐国公不妨看在下官薄面,赐下其他的差事,如何?”陈彤听了弘治皇帝的话,看到了陛下眼里的鼓舞,整个人顿时打起了精神。

弘治皇帝觉得很恼火,下意识的拿起了案牍上装满了温白水的杯子,呷了口白水,随即道:“问问他们,价格降一些给他们,九两银子出货如何?”

刘健一脸悲哀的道:“这个法子,老臣已经试过了。他一开始,说要将订单减到五百瓶,臣于是提出,可以适当予以一些优惠,谁晓得,他们当场,就说只要两百瓶了,就这两百瓶,还是老臣好说歹说的结果。”

“住口。”弘治皇帝厉声道:“朕现在追究的是你欺君罔上的事!”

“陛下……陛下……”刘健担心的不禁道。

弘治皇帝至看了刘健一眼,随即……他将报表无奈的交给了刘健。

根本无从思虑到,在这背后,还有更深沉的原因。

弘治皇帝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

陈凯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随即将书信收了,先是命人飞马去了洛阳城,随后带兵直接抵达了洛阳城下。

士兵们这才醒悟过来,不过更多人还没反应过来,此前不是说,陛下已经驾崩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没有机会了!”梁萧大着胆子道:“已经没有机会了,陛下,五百年的大楚,没有机会了,现在大楚的军民,再不对大楚的皇室感恩戴德,现在大楚的僧俗百姓,将会对大陈皇帝敬若神明,臣……听了许多事,许许多多的事,尤其是陛下诛杀了杨丞相之后,一切……都完了。”

千户唰的抽出了腰间的宝剑:“后撤,后撤!都明白了吗?谁想要被诛九族,就上前一步试试看,打扰了陛下安寝,亦是万死之罪,陛下对你们不薄,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作乱的人,可曾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吗?都给我滚……”

即便是武官,又有多少人私下里抱怨呢?

无数人哀嚎着,放下了武器,转身便逃,有人早已跪在了泥泞之中,口里含糊不清的大声吼叫。

陈凯之淡淡道:“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轰隆隆……轰隆隆……

而是一个个人,像是脚下生了钉子,心里想逃,腿却已是软了。

梁萧大笑起来:“那么我来问你,十万陈军,可以抵挡数十万胡人铁骑吗?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真凭借火器?火器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是有限度,何况,他那新军,新建不久,不过是一群新兵罢了,吴老弟,你放心吧,若没有把握,我们怎么……”

简直就是玩笑。

可随后,又有人狂奔而来,口里大呼:“敌袭,敌袭……都督,不妙了,我们在三里外的岗哨,被敌袭了,是一支骑兵,乌压压的看不到尽头,三下五除二,便杀尽了刘百户和他的人马,奔着这儿来了……”

“哈哈……”项正却是大笑:“千百年之后,世人只会知道朕乃旷世明君,朕哪里担心,他们会如何看待呢?成大事者,历来不拘小节,最糊涂的,反而是那等自以为自己是在行什么大义之人,迂腐而可笑,人哪,一旦死了,便什么都不剩了,所以,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杨义,你跟了朕许多年,朕从不曾亏待了你,可是你近来,处处和朕作对,这是何意?你要明白,你是朕的丞相,是大楚的栋梁,你要想的,是如何辅佐朕,而不是处处和朕唱反调,哼!”

项正慌忙自黑夜中醒来,却是发现,账外静籁无声,方才长长吐了口气,不知觉间,却发现自己的已是冷汗湿了衣襟。

除此之外,蜀楚联军,亦有后队正在陆续赶来。

陈凯之便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抿抿嘴,失笑道。

“所以说,人不可太过贪婪,更是万万不该,去做不符合自己实力的幻想。”

“哎……”朱寿长长叹了口气,他很明白,其实……一切都已大势已去了。

而在次日一早,三清关,已出现在陈凯之的眼前。

“大汉胜了!”像是炸了营一般,在这方圆数里之内,每一个人都此起彼伏的高吼着这消息,竟有许多人,显得极为激动。

在其身后,他们哀嚎哭喊,这凄惨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何秀忙是磕了个头,道:“是,那时臣出言不逊,还请陛下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