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38章:三盈三虚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三盈三虚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老西无以回报,只能在新书到来之时,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赵王要造反,当然不能呆在西北让秦寂言来打,他必要一路打到京城,夺取皇位。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能用一万凤家军换秦寂言的命,北齐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们也会选择要秦寂言的命,而不是要凤于谦一行人的命。

“我好现……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两个时辰,可秦寂言却没有出现!

顾千城不着痕迹的扫一眼,满意点头,秦寂言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形非常完美,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把人带下去。”问不出有用的东西,季诺也就没有什么价值。

“没往心里去就好。回头和凤将军说一声,免得他担心。”老皇帝会这么说,也是希望秦寂言不要再顾忌,好好与凤将军打好关系。

封似锦面上笑着道谢,心里却暗骂秦殿下阴险,简直是越来越阴险了!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再说了,就算没有这个规矩大秦来使也是不怕的,大秦强于北齐,强国有强国的骄傲,北齐今日敢斩大秦来使,明日大秦便会挥兵北上。

北齐太后确实不会动大秦来使,更也不会为几句口舌之争,就斩了大秦来使,类似的话北齐太后来听多了,早就麻木了,不过……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咄咄咄……”第一批利箭飞射而出,可因距离原因,他们并没有射中人,只逼得术数师一行连连后退。

议事殿内,就只有秦寂言和锦衣卫统领二人,两人的谈话被打断,秦寂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只道:“继续查,另派人请荣王世子回京。”到了皇陵都不肯安分,那就回京来折腾吧,他倒要看看荣王世子在他的眼皮底下,能折腾到什么地步。

封首辅着实是累坏了,即使太医给他用了药,仍旧是一脸苍白,一脸病态,秦寂言看到封首辅这般样子,便知把人强留下来也没有意思,不如做个好人,把封首辅送回封家,然后让封似锦进宫。

左右儿子和老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能臣,他用着都很顺手。

“朕已经三思过了。封大人,你只需要拟旨便可,其他的事朕自会处理。”秦寂言知道自己专政独裁,可哪个有能耐的皇帝,不是专政独裁的?

“你们快去,把那两个忍者解决了。”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这是秦寂言不想看到的事,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想着出手破坏陈、顾二家的联姻。

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爷爷,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

虽说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人不好找,可那些人都是普通人,根本不懂得隐藏踪迹,秦寂言只要派人顺着痕迹找,就一一找了出来。

“你是谁?有什么事要见我们少主?”领头的将领听到秦寂言的声音,略感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秦寂言没有放在心上,可也没有看他的意思,而是站在天牢,喊了一句,“周王叔。”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秦寂言做这些时并没有防着顾千城,顾千城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着子车离去的身影,顾千城不由得轻叹,“看样子,暗风楼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你。”就连一直对秦寂言忠心耿耿的子车,也不愿意让秦寂言碰暗风楼。

“言将军说得是什么话,什么要不要挟的,真是难听,本王只是让我那好侄儿,乖乖退兵。毕竟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赵王死也不承认,自己拿百妊的命要挟朝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退兵十里,我放了全城的百姓又如何。”赵王也不敢真拿全城百姓的命,一直威胁秦寂言,毕竟这是大秦的国土,不是在西胡和北齐,他这么做是真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不过,这已经很快了,至少顾千城就觉得这些人快逆天了,这么复杂的数字,他们居然也能算得出来,简直了!

长生门的人又没有进来过,他们知道什么?

“一群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绑起来,大小姐要是发疯伤了人,我把你们全都卖到矿场去。”顾国公气得大骂,打手不敢再迟疑,再次扑上前……

躲在暗处的顾千梦看到这一幕,半天都移不开眼。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爬上树,顾千城将自己绑在树上,好歹睡了一个安稳觉。

秦寂言的别院被大火烧了,此时还在冒烟。

顾千城真心想说,秦殿下威武霸气不解释,这仇恨拉得妥妥的,说好的不得罪北齐太后呢?

保皇党在心底默念,太后党也不忍直视,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实在有失身份。

摄政王眼带精光,笑咪咪的看着秦寂言,好似自己只说了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你确定你没事?”秦寂言很怀疑……

骗老皇帝是必须的,可面对秦寂言,顾千城不需要编谎言,经过这件事,顾千城很明白,她和秦寂言是一条船上的人,她必须坦诚。

秦寂言刚开始还很平静,可随着顾千城说起林中的危险,秦寂言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没有吓你,只是想要抱抱你。”秦寂言侧着头,脑袋紧紧的挨着顾千城的头,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而这只大型犬十分委屈的道:“千城,我很想你。”

现在的倪月,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包括拿她的命去赌……锦衣卫首领是老皇帝的心腹,老皇帝知道他一向忠心耿耿,见他说得言辞凿凿,老皇帝不免有些动摇,只是……

顾千城将秦寂言的意思表达出来,景炎听罢眉头微皱,“我也收到了消息,最近海上有几条船莫名消失,还有人说在海上看到了鬼船。这种事十几年前也出现过一次,闹了一两年才结束。”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回到寨子,土匪们紧绷的弦松了,一路嘻嘻哈哈,勾结搭背的往里走,暗卫静静的看着,冷笑:这群蠢货,真以为他们不追,是被那条着火的船阻了路吗?

“没事的三婶,我不怕。”她早已习惯与尸体找交道的生活,这段日子在顾国公府,她反倒各种不适应。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是。”顾千城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打量。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太闪亮了!

爱吃酸甜的,又嗜睡,千城莫不是有身孕了吧?

“多谢了。”凤于谦丢下这话,转身走人。

不过,她很快就缓过来了,“早点离开也好,漠北这块地方实在不适合住人,在这里呆久了,人都会扭曲。”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顾千城一字一字,声音低沉而缓慢,顾夫人听得全身发寒,不敢直视顾千城,连忙移开视线,却看到孙妈妈皱巴巴、惨白白的尸体,脸上血色顿消……顾千城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不少下人,可那些人却当作没有看到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问都不问一句。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皇爷爷的身体很好,而且他的中风也医好了,三五年内不会有问题。”秦寂言没有隐瞒平西郡王与程将军,将老皇帝的情况说了出来。

老爷子训人时,不说脏话、说重话,也不是说顾千城有错,他只引经据典,一条条的告诉顾千城,让顾千城明白棋艺的重要性,让顾千城能重视自己的才能,让顾千城自己去分辨对错……

“我的去处是秦王建议的。”人都要离开京城了,封似锦自然不会再和秦寂言客气下去。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带着这样的重伤逃离,他有资格说自己赢吗?

他相信,一旦顾千城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他的失职而出事,皇上一定会杀了他。

秦寂言救人心切,不断的提醒开船的人快些,再快些……

江湖人,重义,重诺!

君亦安脸色一白,忙摇头,“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她曾亲眼看到过,那些被长生门埋在坛子里,用来养蛊的女人,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简单点说,药王谷就是长生门手中的傀儡,君亦安就是长生门手中的提线娃娃,不管君亦安愿意与否,都得按长生门的意思办。

“好,父亲听你的。”听到儿子需要自己,顾二爷哪里还会说不。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秦寂言呼吸一滞,瞳孔微微收缩,等着顾千城的答案。

倪月是景炎知道的墨家仅存的血脉,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把倪月救出来。

要是没有墨家这个弱点,他怎么可能把景炎支走,让他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顾千城刚起身就被唐万斤发现了,只得默默坐下。可她却没有接唐万斤和秦寂言的话,而是淡定的开口:“皇上,真得要等到药王谷主配好药才进宫?”

顾千城从箱子里,随手抽出一叠银票,就发现它们完全一模一样,就连最难仿的印鉴,也没有一丝瑕疵。

“伤口?殿下,没有伤口。”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

六扇门的人立刻着手来办,不过在处理这些琐事之前,他们要先把闲杂人等清走,为秦寂言开路,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回京城确实安全一些,可本王不放心你在这个时候回去。”秦殿下搂着顾千城的腰,一脸不舍。

所以,当马车再次来到城门口时,守城小兵没有提醒秦寂言下马车,只在马车外检查一遍便放行了。

秦寂言享受的不是特权,而是他本身就有这权利。就好比,皇宫里要查进出门的人,有人敢查皇上吗?

顾千城要去看神女小像,进城后,车夫直接将马车赶到六扇门。

顾千城叹了口气,闭眼说道:“两天后,我去神女庙验尸。”希望能从中查找到一些线索。

“呃……也不是非上去不可,我就是说说而已。”见秦寂言答的爽快,顾千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和封首辅的想法一样,他们见到秦寂言冒险入鼠群救人,感动的眼泪直掉,跪在地上朝秦寂言“嘭……嘭……”的磕头,“圣上大恩,臣没齿难忘,愿为圣上马前卒,万死不辞!”

山上的老鼠怎么办?封似锦是封家打小培养的继承人,虽然常年都是一副温和亲切的样子,可他却绝不像表面这般得良善好欺负。

“圣上他……要做的事太多。”再说了,长生门放话要灭的是封顾二家,他们两家要是不拿出一点实力,如何震慑长生门。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几位大臣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谁来,转头看到封大人走出来,忙不迭的上前问道:“封大人,你可知皇上有意立谁为后?”

不过,秦寂言离开京城的消息藏得再深,老管家和子车还是知晓的。当然,他们并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而是从京城传出皇上移宫的消息才知晓的。

老管家这段日子,已经习惯顾千城开口秦寂言,闭口秦寂言,眉也不抬的道:“姑娘,皇上既然出发了,我们就得改一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