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6章:兰心蕙性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兰心蕙性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谢芳华忽然面色大变,“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品妍欷歔,“我们的剑招在小王爷的手里,怕是过不了十招。”

谢芳华摇摇头,“他不是北齐人。”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为什么?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燕岚不解。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究其根源,原来是燕亭害的我家华丫头病了这么多年。”忠勇侯恨恨地道,“这笔账,你们父子说,该如何算?”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秦铮对她一笑,拉着她起身,“别理这个傻子。”

郑孝扬想着刚刚秦铮醒来,对他又是嘲笑又是撇眼,他以为两个人安然无事,没想到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虽然不知道心头血耗尽是什么滋味,但知道定然极其痛苦,可是他一声不吭,跟没事儿人一样,不由更让他敬佩,立即点头,“小王妃如今伤势全好了?那快些吧。”

身后有人立即有牵了两匹马走向谢云澜面前。

“我们去咱们车里等着。”谢芳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前。

谢芳华出了门,来到小厨房,只见听言靠在火炉边哈欠连连,火炉上煎着药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旁边的桌案上放好了一大坛子煎好的汤药,都是给她喝的。冬日里,汤药煎出来,能放几日,喝的时候热一下就行

谢芳华蹲下身,坐在火炉前,盯着汤药,静静地看着。

秦铮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垂下眼睫,问道,“药煎好了吗?”

谢芳华垂下接睫,摇摇头。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将第二副药煎好,收拾妥当,熄灭火炉,看着秦铮。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bsp;门房摇摇头,低声道,“王爷今日据说要歇在书房。”

离她远点儿。”秦铮脸色有些难看。

“应该跑去了后园子玩了,那里的雪没打扫。”听言道。

“哦,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八皇子秦倾,我的四哥是四皇子秦钰。”秦倾解释。

刘侧妃脸一灰。

秦铮颔首,“刚刚得到消息,漠北军营不能无首,明日他就启程,毕竟漠北较远,他早一日启程,也能早到一日。”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是!”飞雁连忙扛上包裹,迫不及待地向外走去。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谢芳华点点头。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她终于明白昨日四人为何甘愿等了她一个时辰,而且给她这个婢女教学毫无怨言。

“能混到她们四人这个名声地步也不容易。”秦铮坐下身,示意谢芳华倒茶,径自道,“肚子里确实有些糊弄人的东西,就忍了她们吧!”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可不是吗?”英亲王妃点头。

两辆马车出了城后,都径直上了官道,前往西山军营。

看到军营就在眼前,玉灼悄声对侍画侍墨说,“今天好奇怪,没有截杀。”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好!”谢芳华不松手,挽着他胳膊,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二人齐齐颔首。

飞雁摇摇头,“曾经有人给了杀手门一大笔定金,要查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我们手下了定金,可是却没调查出所以然来。后来将定金退还给了对方。”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是。”有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抖,她轻轻地握了握,“娘,我没事儿,您没事儿,就不可怕,您别急。”

谢芳华好笑地问,“外面情形如何了”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