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54章:遗臭万年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遗臭万年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哼。”滕青山点头。

噗哧!

……

“擂台比试,出擂台者输,自行认输者输,比试刀枪无眼,可如果谁故意杀人,一律处死!”庞山那大嗓门,轰隆隆传遍校场,校场的嘶喊声立即安静下去。

“越挣扎,输的越惨!”那冷漠中年人也惊叹道,“面对这枪法,或者用压倒『性』的先天真元,击溃他!或者用更快的攻击,直接破了他第一招!或者,以极快的速度脱离那枪法笼罩。”

如影随形枪法,施展起来,丝丝相连,更加圆满。

滕青山点头。

“我没感觉!大山里,经常会吃些山果。经脉也是悄无声息中,改变的。”滕青山说道。形意拳的秘密,滕青山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就是说……恐怕九州大地上的人也无法理解。那是属于另外一个体系的成就。

“统领大人!”这三人都立即躬身。

傍晚,凉风吹着,泛黄的树叶飘落。

‘神’突破泥丸宫后,要做的就是“意存丹田,神与气和”,这简单的八个字!

“他跟咱们可都是二十七代弟子。喊师弟怎么了?”

可是论真正战斗力,一个内家拳宗师恐怕能杀死一大堆一流武者。因为内家拳宗师虽然也就万斤力气,可那是身体力量,可以坚持很久。而且内家拳宗师,能完全内敛气息,对身体肌肉控制精妙到极点。

蓬!

滕青山是一窍不知。

那名青衣弟子躬身退去,滕青山走到那片空地旁。

连先天强者也忌惮三分的蜕变后的赤鳞兽,谁去硬拼,就是送死。

滕青山朝火焰山山脚扎营处赶去。

一堆篝火旁,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聚集在这。

“我,我死在一个十七岁的青年手上?”司马庆感觉到生机迅速的消散,可他的脑子依旧能思考,他逐渐暗淡的眼神,依旧死死盯着上方那个冷漠的杀神身影,“我司马庆闯『荡』一生,连魏巫崖都没杀死我,这争夺黑火灵果,我只是来玩玩罢了。可谁想到,我却栽在一个十七岁青年手上!对,这次,我就败在自大上。面对任何一个先天强者,我都是悄悄偷袭,偷袭不成就逃跑。面对一个十七岁青年,我自大了。仅仅自大一次,我,‘鬼狐’司马庆,就死了!”

连绵不绝的枪影,一枪接一枪,疯狂刺向司马庆。快若闪电的长枪,产生可怕的空气爆裂声,周围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滕青山和司马庆周围,那是昏天暗地。而滕青山则是疯狂地一枪接一枪。

呼!呼!呼!……

整个脸对着岩浆流,杜九就这么地扑在岩浆流湖面上。

石子,太快!

其实也是赤鳞兽运气好,黑火灵果刚好生长在岩浆湖中央,这样,它才能潜伏进来。否则,在那么多武者包围下,恐怕,数十个一流武者,联手就能压制住这头赤鳞兽了。毕竟,它还没真正蜕变。

滚热,热到能眨眼功夫融化骨头。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或是飞刀之类的,甚至于随意捡起的石头。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太热了,我一辈子没到这么热的地方过。”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乌岱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声说道:“黑火灵果所在地的秘密!”古世友眼睛眯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锋锁定这乌岱。乌岱却憨憨一笑:“少岛主,我是一个小人物,现在,连一本兵器秘籍都没有呢,连内劲秘籍都是不入流的。”

“弯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嗯,我的护卫那,刚好有一本人级秘籍《狂风刀》,这本秘籍内有配套的内劲心法。”

古世友擦拭了额头的汗水:“师祖、师伯,咱们先回去吧。”

“那灵根,能生长在那种石头上,灵根绝对不凡。”

一丈多厚,足以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被滕青山一脚踹开。

“逃,逃!这鬼地方一片漆黑,归元宗的人能找到我才怪了。”精瘦汉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等会儿就得慢慢找,找到出去的路。”就在他心中轻松的时候,忽然——

走了片刻,赤鳞兽走过一弯角,就发现远处一道身影,那熟悉的身影,那一杆曾经震伤它的长枪。赤鳞兽冷漠的红『色』瞳孔一缩,立即退回来。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是!”第一小队军士应命。

“果真藏的巧妙,在崖壁上,而且还有藤曼遮盖!”冀鸿笑了起来,“诺大一个火焰山,普通的小山峰不计其数,谁会攀爬崖壁去找,就是注意崖壁,怕也难找到这个隐秘的洞『穴』,好了,青山,你在前面。”

蜕变的赤鳞兽,鳞甲连先天强者也难攻破。

地面出现一个足有一丈深,数丈宽的大坑,泥土碎石飞溅。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闪到一边去了。

今天这中年人就是一个。

峡谷中。

火中取栗,愈加的阴柔。

《烈火五式》中,最难融合的就是意境截然相反的‘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可以融合,滕青山融合这五招,进度顿时快了起来,滕青山这一夜,完全沉浸在枪法中,丝毫不觉得时间流逝。

这将是四招中,最可怕的一招,也是耗费时间最长的一招。

火焰山范围太广,滕青山他们在沿着山脚回住处的时候,遇到了同样下山的冀鸿等一群人。

“统领大人他们回来了,准备晚饭!”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

滕青山可是从小在大山里长大,不过关绿却没有在大山里生存的经验。

那秃头青年眼睛一亮:“都统大人?”目光一扫,锁定在滕青山身上,“这位应该就是滕青山滕都统吧。”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不过黑甲军军士的气势,的确很可怕。

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够了吗?”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这手一掂就连道:“够了,够了。”

车轮滚滚,在一货车上,一名穿着朴素,赤脚的青年左手抓着自己的斩马刀,闭目盘膝坐着。

人太多,而厉害的武者们是不计较金钱的。

浩浩『荡』『荡』一群人,在冀鸿、关绿带领下走进来。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人想要力量增加,必须不断开发潜力,提高自己。

“哼。”那靳涛冷哼一声,便到一旁取了他的战马,连夜离开了金家庄。

“是,宗主(师傅!)”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哈哈……青山,你跟金福原来是老乡啊!”冀鸿笑着道,“金福他可是我贴身亲卫队的伍长,枪法也很不错。论实力,比得上一般的百夫长。好了,走,你们俩等以后再慢慢聊,先进屋!”

“咦,客官消息真灵通。”那小二惊讶道,“那大金庄一个多月前,开始有族人无缘无故没了,一开始每天消失一个人。后来每天两个人没了。前两天开始,每天三个人凭空没了!客官,你能猜到,是啥原因不?”

知道有个黑『色』怪物,这些人当然乐得来探查。

“好了,现在忍一会儿,等到深夜,让另外一队人马再来替你们,到时候再好好休息。”滕青山安慰一声后,便背负着轮回枪包裹,走入黑暗中,速度渐渐快起来,开始朝大金庄方向飞奔过去。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敬退下。

可滕青山也算身世清白,这样的绝世天才,不培养,难得让其他宗派抢夺走?

夜『色』朦胧,一名名武者都静静等待着。

“怪物在这!”

“难怪能一口吞掉人!”滕青山看到这模样,就懂了,“头这么大,嘴巴这么长,一张开,吞掉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这妖兽就这么大,怎么一口气连吞三个人?它的肚子怎么容得下?”

“嗯?”滕青山一看周围,已然没了妖兽踪迹。第五十一章 幼兽?

“没想到,让这妖兽给逃了!”滕青山无奈的很。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那首领思忖着说道:“孟田速度明显快些,可他断臂,又重伤,肯定越跑越慢。如果滕青山真的一路追杀下去,还真可能杀死孟田!”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在场人心中即是有准备,可依旧一惊。

“各位,不早了,还是赶紧处理一些死去兄弟的尸体,然后早些休息,等明天一早,就上路。”朱崇石说道。

孟田脚下一蹬,整个人便窜上了叁石客栈三四丈高的屋顶,而滕青山的轮回枪直接将叁石客栈的墙壁给砸的崩裂出一个大窟窿,滕青山一抬头,同样是一跃而起,宛如一头雄鹰扑向猎物。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居高临下,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

那二十几名在叁石客栈的汉子们,在厮杀一开始,就立即跑出了客栈,他们站在外面遥遥看着动静,此刻正看到滕青山和孟田在屋顶厮杀,随后掉下去。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杀滕青山,而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所以不到生死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气磅礴的凌厉枪法,也让孟田真的没其他办法。

楼梯传来脚步声。

“哭的人很多,就是家里死人,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哭啊。”滕青山也有些惊讶疑『惑』,不过虽然疑『惑』,可是大家赶路,也不会没事找事。继续前进了不足半个时辰,滕青山他们来到了徐阳郡和楚郡边境处的一个客栈中。

朱崇石和那位大当家拥抱一下,激动非常。

滕青山点头。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一出手就是五万斤巨力!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至于官道边上,那是农田,田地泥泞的很,人一脚踩进去都要陷进去。不管是战马,还是货车,一旦进去将很难前进。马贼们成千上万人涌上来,那将无处可逃。

骑着赤血马上,滕青山冷声喝斥道,“凡是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任何人都没资格抢掠!你们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胆敢来抢我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我,归元宗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都统!今天就在这说了,你们今天敢抢掠货物,那……你们帮派半月之内,将灰飞烟灭!”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哼!”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

这是黑甲军的好处!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军士们之间啧啧称叹,能跟着一个厉害的都统,他们也感到有脸面。

“嗯!”那男童连点头。

恐怕就是谁有,都舍不得拿出来。

滕青山翻身下马,立即有军士来接过战马缰绳。

……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揽月楼摆宴,到时候,大家可得赏脸。”滕青山朗声道,顿时周围响应声一片。在黑甲军中滕青山人缘不错,这时候,大家乐得捧场。和这位前途无量的都统拉近关系。

花费了半个时辰,东西才全搬到新家。

九州浩瀚广阔,子民亿万。

“嚷什么!”一声大喝。

可滕青虎一口气凭借‘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一凶狠一阴险的两招,非常干脆的连胜三名百夫长。顿时那些百夫长们明白,这滕青虎可不好惹。

最要命的是……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且,这位财神,对赚银子没兴趣了,他准备全身心研究武道。所以,他得选一个继承人。”冀鸿说道,“他的十六个儿子,每一个都很聪明。那朱童定下了规矩,给他们儿子一笔银子,十年时间,谁十年后,赚的最多,谁就是家主!”

冀鸿嗤笑道:“这办法,挺蠢的,那朱童,就不怕有一些宗派,『插』手他家的家主之争,暗中支持某一个儿子?”

等于说,三十岁之前,要能名列《地榜》!这个条件太苛刻,这天下间人口太多,自然有天赋有毅力的人很多,诸葛云只能算是归元宗的天才,在整个扬州,比他天赋更了得的都有。更别说整个九州了。

“他们再厉害就二十三个,咱们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独眼汉子说道。

比如马耳朵,还有马腿!马尾巴!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

滕青虎惊讶地连翻阅开。

对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意境,一点体会都没有。

上次对他,就很不错。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哦,黑甲军到了,走,你也去和你的好友滕青山见见吧。”这宜城城主‘杨柯’笑着说道,当即刘三爷和他一道上前去迎接。第三十六章 回家

“停!”杜洪一声令下。

“听到了吧?”杨柯瞥了一眼身侧的刘三,“那位滕青山他回老家了!见不到滕青山,你也顺道和那几位百夫长认识认识。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

“兰姐,青山他回来啦!”

滕青山转头看见,只见族长滕云龙正和父亲滕永凡正走了过来,滕云龙看看滕青山、滕青虎,笑道:“回来的好啊!青山,干的不错。这还没半年。你就是黑甲军的一名都统了。我们整个滕家庄,都有脸面啊!”

“李二,见过都统大人。”一名戴着玉扳指,腆着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

周围人有些惊讶。

……

而统领本人,那就轻松了。

旁边的袁兰无奈笑道:“没法子,青山啊,青雨她就是眼界高,没一个看得上的。”

“嗯。”冀鸿点点头,“都统的战马、重甲等,等你回宗里,到时候一并给你!好了,你们继续驻守在这,待得三月期满,再回去。我马上就要带白崎,先一步,回江宁郡城。你们也不必劳师动众来送我。”

“青山,你当都统了,你那一队人马的百夫长,怎么选?统领大人可是让你来定的。”田单问道,“青山,要不让你表哥滕青虎当?”

白崎的师傅,正是冀鸿的弟子,冀鸿心底当然比较关心这徒孙。

的确,唐含,情况比他糟糕多了。他好歹还有一条腿,一只手臂可以发力。

就在这时候——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