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57章:厉兵粟马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厉兵粟马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盛鸿躺在床榻上,谢明曦坐在床榻边,翻开《春秋》,轻声读了起来。

六公主吃饭时,从不喜有人在一旁。毕竟,一个“纤弱少女”一顿能吃三碗饭这种事,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合适。

梅妃是亲娘,另当别论。

不知是谁又嚷了一声:“快让一让,六公主殿下也来了!”

盛鸿:“……”

顾山长又冷冷看向涕泪交加的江老太太:“你若不服,只管去衙门告官。本山长随时恭候!”

那一抹晕红,从耳珠上晕染至脸颊。

帝后齐心,便是一朝太后,也无可奈何。万分不甘地咽下喉头血,展颜笑道:“皇上皇后这般孝顺,哀家心中甚慰。”

俞皇后淡淡道:“不必了。人多闹腾,本宫一把老骨头,怕是吃不消。”

江家人被杨夫子的容忍退让惯得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遭受此劫,委实活该,不值得同情。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省力。

没过片刻,太医又被召来了。

躲几个月不见,总不能躲上一辈子。

六公主和林微微各自坐在她身侧,尹潇潇坐在谢明曦的前方。犹如众星捧月一般。

昨日腹泻不止,伤了身体元气,董翰林到现在还没力气下榻。便是有力气下榻,今日也没脸出现在一众学生面前。昨日的事,实在是有辱斯文体面!

“谢明曦,山长今日已将此次所有人的成绩誊录在纸上,命人送进宫中。”苏夫子笑着接了话茬:“很快,皇后娘娘便会知道,定会嘉奖于你!”

谢明曦扫了满面潮红的盛鸿一眼,然后慢悠悠地扫了微微隆起的被褥处:“看来,你的伤势确实无碍了。”

宫女颇有示好之意,说得十分详尽。

……

众人各有所思,各自皱着眉沉着脸。千头万绪种种猜测在心底掠过。

俞太后顿了顿,又叹了口气:“盛鸿,此事只能交托给你。不管想什么法子,你都要救回皇上和众臣。”

谢明曦下手迅疾又利落,直接卸了谢元亭的下巴。

要不是盛锦月生了儿子,这正妻之位都保不住。

如今淮南王府满门被灭,荡然无存。穆梓琪侥幸躲过一劫,却也再难像寻常女子一样过活了。

慈云庵。

谢钧点点头。

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

满腹秘密的盛安平!

……

盛鸿笑道:“这也不难。我特意让人带了两桶热水,食盒悬放在热水上,热气蒸腾,食盒里的菜肴便不会凉了。”

话未说完,四皇子一拳已直直挥了出去,重重落在李默的鼻子上。

李默身手不及四皇子,挨了一拳中了一脚,疼痛难当之下,也被激起了真火。拼着自己再挨一拳,也揍了四皇子一拳。

李默身体一僵,很快恢复如常:“是,我这就告退。”然后,站起身来,迅速看了陆迟一眼:“子毓,我们一起走吧!别扰了殿下清静。”

为什么她考的是第二而不是头名?

这怎么可能?

算了算了,还是明晚再好好休息吧!

说起来,这也是莲池书院里广为流传的笑谈了。

碧桃暗暗松口气,忙笑着应了。

顾山长:“……”

可惜,现在再后悔也迟了。

淮南王今日特意穿了鲜亮的衣服,用粉遮掩住了病中晦暗的气色。大约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之故,看着倒是颇为精神,闻言笑道:“托你吉言,我也盼着早日见到曾孙。”

他思虑了两日后,才痛下决心暗中做了安排……

淮南王世子也起身前去。

众人看着他的目光里满是钦佩。钦佩他教女有方,钦佩他有这么优秀出众的女儿。这份钦佩,和靠岳家得来的瞩目全然不同。

李湘如的母亲李夫人优雅万分的走到众人面前,照例“低调”“自谦”一番。

罗氏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还不得不强挤笑容,做出一副“我女儿如此出色我这个嫡母如此自豪”的表情……

她管家之权被夺,无颜出来见人,只得告病不出。

俞太后温声吩咐:“这一个月来,朝中大事皆由陆阁老李阁老等人担着。他们一把年纪了,战战兢兢,不敢有半分懈怠。你既是回来了,便多担待一些。”

往日盛鸿一直收敛锋芒,有意藏拙。俞太后也不免小看这个庶子几分。现在才惊觉,盛鸿绝不是善茬。

谢老太爷深以为然:“你说的没错!罢了,一切都随明娘便是!”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退下吧!”谢明曦随口吩咐:“让从玉扶玉进来伺候。”

闺房里,只剩谢明曦和丁姨娘。

永宁郡主看在眼中,心里暗暗心惊。

“你也别再喝了。”谢明曦随口笑道:“大家今日都喝得不少了,酒宴就此散了吧!”

这个少女,正是杨夫子的女儿杨凝雪。

两人近来在朝中日子难熬,心里也憋着一股闷气。眼下有了现成的笑柄,岂肯放过?

谢明曦迈步刚进了正门,身后便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朕亦不敢相信,俞家会有这么多不肖子孙。所以,朕定要让人细查,还俞家一个清白。”

昌平公主今年二十有四,她容貌生得更肖似建文帝,浓眉长目,挺鼻红唇,眉眼间俱是利落的英气。

福临宫里。

尹潇潇常年习武,性子大大咧咧,颇有些粗豪率直,远不及普通女子细心。此时抱着哭哭啼啼的女婴,颇觉头大:“快快快,快叫奶娘抱去哄一哄。”

李湘如笑容微微一顿,目光下意识地在谢明曦平坦的小腹处转了一转。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

提都没提淮南王世子一句。可见穆方对这个冲动蠢钝的亲家是何等不满!

……

不是苛待吗?

饶是谢明曦早有心理准备,在亲眼看到穆梓淇的瞬间,也有些惊愕。出嫁不过一年,穆梓淇竟变得这般消瘦憔悴。

李太皇太后点了点头,冲俞太后吩咐一声:“你在此便可。”

众少女听到四皇子的名讳后,各自激动雀跃,无人留意到谢明曦神色刹那间的变幻。

谢明曦暗暗失笑,又担心六公主脸皮薄受不住,关切地看了过去。

谢云曦兀自一脸忿忿:“难道就任由她这般风光?”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定会被摔伤!

这一晚,鲁王便邀了闽王前来。建文帝去世已有一年,守孝的规矩也松泛了不少。私下里喝些酒也无妨。

李太后年迈体弱,用了猛药,焉能不伤身体不伤寿元?

俞皇后随意嗯了一声。

芷兰传令下去,几个宫女捧着温水毛巾等物鱼贯而入。忙活了约莫半个时辰,才一一退了出去。

道士们练出的龙虎丹,效用颇佳,难免对龙体有些损耗。时间短了看不出来,长期服用,却在逐渐掏空建文帝的龙体。

俞皇后势盛,三皇子的崛起也无可避免。

半个时辰后,建文帝沐浴更衣,由莲香伺寝。

芷兰也曾私下暗暗揣度过俞皇后的目的为何,却越想越是心惊。

……

顾山长听了之后,也颇为动容:“这个谢明曦,确实机智多才,胸有沟壑。胆子也大得出奇。”

两人相视一笑。

……

隔日中午。

“随时恭候!”

廉夫子哑然片刻,然后无奈一笑:“罢了罢了!我的心意都被你看透了!既是如此,谢明曦便一并留下,算作记名弟子。”

逝去的人已永远地离开。

然而,心意是否坚定如磐石,只有叶秋娘自己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