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58章:七步成章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七步成章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李沐清心头顿时一松。

“崔二老爷,在下秦浩!”秦浩对崔二老爷拱了拱手。

“我知你是个好孩子,也许还没喜欢上铮儿,但铮儿是真心喜欢你,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他有时候是孟浪了些,你别怪他,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若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做些什么,那也不是真的喜欢了。”英亲王妃又道。

难道是什么样的人养出的花也比照人的性情吗?

    上一世,她金娇玉贵,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被养得极其的娇气。

“谢芳华,你若是死了,那我怎么办?”

秦铮跟在她身后,来到门口,他还没进门,谢芳华“碰”地将门关上了,将他挡在了门外,他讶然片刻,伸手推门,推不动,门从里面插上了,他失笑,“你将我关在外面,谁来帮你梳头?”

谢芳华尝了一口何晏做的菜,又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何晏的菜自然色香味俱全,而她的菜糖放多了,太甜,吃了一口之后,就让她再不想动第二筷。

秦铮冷哼一声,面色是自己所有物被侵犯了的那种不快表情。

“这这么大的事情,能保得住吗刚刚有人潜入我内室,盗走了父亲给我的书信”李柳氏悔恨不已,父亲再三嘱咐她,看过之后,一定烧毁,可是她觉得此事一定能成,便将信放起来了。

卢雪莹难看的脸色顿时僵住,“你哥哥?燕亭?他也……喜欢她?”

忠勇侯面色不动,谢墨含偏头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面纱下脸色隐隐约约的清凉,他怔了一下,脚步慢半拍,和她并排在一起,低低喊了一声,“妹妹!”

一张苍白得没有半点儿血色的脸展现在几人面前,阳光打下来,白日里像鬼一般。

孙太医收回视线,对皇帝请罪,“皇上恕罪,老臣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芳华小姐是何病症。”

------题外话------

若是万一,这就是他们的终止之地了呢?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让开了门口。

这样一想,左相夫人心里便畅快了,愈发觉得秦浩比卢雪莹自己看上的秦铮更合适她。

“你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刘侧妃点点头。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秦铮对听言挥挥手。

“离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从来福门后门进入后,那小童看着三人离开又多了一个人,不由多看了飞雁两眼。

大长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自从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后,孙太医、韩大人等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连出来,如今又到了你身上,你能平安被芳华救了,有惊无险,娘就谢天谢地了。若不是筹谋已久,背后之人太过强大,怎么能有这等本事弄出这些事儿?也许还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还是不掺和的好。”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郑孝扬瞪眼,小泉子今日这么不好说话呢,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他偏头看向李沐清。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谢云澜闻言笑了,“自然能!但是只能白天来。”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是不是都想秦铮了?要不要真的放他去找芳华呢!唔,要看数月票的心情啦……存稿存的极醉的时候,数月票能缓解嘛!o(n_n)o~ ~ ...未来南秦江山如何,谢氏如何,她的人生如何,都未可知。,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月落立即去了。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谁呀”门房里有人从里面探出头。

秦铮看了守门人一眼,没说话。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可要紧可请了太医”卢雪莹立即问。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6。日,京门风月手游开启不删档~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言宸所在的院落后,嘴角一直高高起翘着。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好吧,你说吧!怎么样我才能救云澜哥哥!”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他说的无非是从来没见过秦铮对谁这么好,让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了。从她来了,感觉这个院子都不清冷了,怀疑难道女人真有驱寒的作用。如今府里都传开了,说秦铮对她如何如何。京城外面的人将她夸得跟天仙似的,说她是因为美貌征服了秦铮……

“扔了!”秦铮道。

她刚走不远,小泉子迎面跑来,气喘吁吁,见到谢芳华,也顾不得见礼了,连忙说,“小王妃,皇上请您立即随同前往右相府一趟,右相府的李小姐破了相,据说十分严重,太医们怕是救治不了,只能请您前去相救了。”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秦钰下了玉辇,对右相摆摆手,温和地道,“朕刚听闻此事,便匆匆赶来了。芳华也跟来了,她医术卓绝,让她尽快给李小姐看看,可否有回旋的余地能够治好样貌。”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不治不行,听话,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右相怒道,“你已经不小了,不要让我们担心。”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金燕咬着唇瓣,一时想着什么,没有接话。

她沉默片刻,对他道,“成全一个人,不止用自己成全她的爱,也可以用她的成全而成全这份情。”顿了顿,她道,“全了她的意吧!”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她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可是放弃不了。

“你身体日渐大好就是好事儿,你娘在天之灵也能宽慰。”英亲王妃感慨地点点头。

“你们急匆匆的赶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儿?”英亲王妃看向燕亭、李沐清等人,怀疑地问,“你们不会也为了这个事儿吧?”

京中姻亲关系错综复杂,她回京虽然有这些时日,但是一直被秦铮缠得紧,事情纷至杳来,她到没那么多闲暇时间去理清这各中关系。看来接下来几天若是无事儿的话,该找英亲王妃多唠唠这里面的事儿。没有谁再比英亲王妃更懂的了。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作者有话:秦铮是我写至今,五年多时光打磨想驾驭的贴近背景和现实最真实的男主,复杂而灼华。越到后面还有更让大家喜欢的,等着吧……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辛苦攒得的最珍贵的月票。么么……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侍画点点头,“初迟是一直跟着侯爷的。”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的确身体不适,不便进宫,推了吧。”

谢芳华不以为意,“我们忠勇侯府又没有犯罪,爷爷、舅舅、林溪哥哥身无官职,出入京中也是自由的。他就算责难,怎么发难?”

谢芳华轻笑,“那你说,你刚刚把脉了,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秦铮手指攥了攥,看着她,面色又奇异地变幻了一会儿,才有不敢相信地问,“真是喜脉?”

秦铮按照谢芳华给他放的正确的方式,静静地将手指按在她脉搏上。

可是惊喜就这样突然而来了。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谢芳华又向他怀里偎了偎。

,对天地拜下。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就是,一会儿送回去新娘子,出来陪我们喝酒”宋方也喊了一声。

秦铮脚步走得极快,很快就进了内院,远离了前方的喧嚣。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秦铮眸光霎时涌上一股情绪,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抬起她的脸,低头覆上了她的唇。

谢芳华想着女儿家的物事儿按理说不该外扔,但是既然事急从权扔了出去,而且到了秦钰的手中,他断然没有轻易还回来的道理了。她看着他手里的簪子,不以为意地道,“扔了的东西,自然是不要了。”

谢芳华认出,其中一拨人正是挟持了秦倾等五人之人。

房门是虚掩着的,轻易便能打开。屋内自然是没有人。

当然,他也是不轻易动怒的。

谢芳华任他抱住,熟悉的怀抱,让她心神恍惚。

谢墨含压制住情绪,叹了口气,对永康侯缓缓道,“侯爷,忠勇侯府并没派出任何一个人帮助燕亭兄离开京城。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进宫找皇上告御状。昨日是大年夜,举京城戒严,五门都有重兵把守。皇上的京麓禁卫军一直守在百里之外严阵以待,以备不时之需。这京城方圆五百里,但凡有风吹草动,都瞒不住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