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63章:憬然有悟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憬然有悟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果然是瑞麟山庄,容析元去了瑞麟山庄!

此刻的许炎,很落寞,也很孤单,有种从未有过的失落与心酸,苦涩。谁能懂得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这些话?谁能知道他最想说的不是这些话而是一腔情意。说不出口的感情,隐藏在他若无其事的表情里,他是耗尽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可以潇洒地转身,不让尤歌看出异常。

“滚出去——!”

这时,房门开了,引入眼帘的是容析元高大的身影,他手里竟然拿着一个杯子……

许炎故意将嘴里的虾咬得响,一边还赞美着尤歌的手艺,直接无视容析元的黑脸。

尤歌陡然一惊,赶紧后退一步,在呆愣两秒之后拔腿就往店里的洗手间跑去!

郑皓月就站在沈兆身边,此刻脸色很不好看,她听不到门里真实的情况,但她凭着敏锐的直觉,嗅出一股不寻常的意味……容析元和尤歌在里边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开门?

云珊像是没听到陆晓东说的话,刀子似的眼神盯着苏慕冉:“你记住,过去的事,只能怪你自己优柔寡断错失良机,现在晓东是我老公,我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他,如果你实在是不甘寂寞缺男人,我马上都可以给你找十个八个,保证能满足你!”

明白?可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太出人意料,甚至有一点荒诞的感觉,这是真的吗?

苏慕冉点点头,可嘴里却说:“你说得对,但是很可惜,我对那些男人不感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啊。你是不是怕了我,所以才连三个月的时间都不肯给我不敢跟我打赌,是因为你怕输!”

在一片赞美声和祝福声中,两个小萌娃笑呵呵地捧着麻麻的裙尾,站在麻麻身边,如天使般纯净的面容任谁见了都招架不住。

这段空白的经历勾起了霍骏琰的兴趣,越是难查越要迎难而上。

实际上,科室里几个医生在打赌,有的赌苏慕冉就是许炎的女朋友,有的赌不是……谁输了就得晚上请客吃饭,显然,这个男医生就是输了……

================

确实,通常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潜意识直觉认为就是人已经没救了,尤歌也是因为这样而晕倒的,受不住打击……

“他没死,医生的意思不是想说他没救了,只是他目前的情况,不太乐观……三颗子弹虽然全部取出来了,但由于脑部的急性损伤太严重,他即使暂时保住这条命,可是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也就是说,他成植物人了。”许炎紧蹙的眉宇间含着几分惋惜和无奈。他自己就是脑科专家,很清楚容析元一旦成了“活死人”,醒过来的机率太微小了,兴许一辈子也不会醒……

“真是,难怪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并且每一位专家胸前都有挂牌,一看就能看到此专家是来自哪里,哪国人,名字是什么。

“嗯,走吧。”正当佟槿想要发动车子时,尤歌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边走出来……那里的位置是个电梯口。

尤歌拽着佟槿,小心翼翼地在这一层转悠,感觉容析元就在距离很近的地方。

杜勉知道这件事之后,先前也觉得该瞒下来,以免滋生祸端,但当沈兆找到他打听有关消息时,杜勉一时脑子热就说了出来,可他还是有一点私心的,他收了沈兆的“消息费”五万块,他想拿这笔钱给他那个进了精神病院的亲戚治病。

豪门多杀戮。有时看得见,有时是杀人不见血,明争暗斗不在话下。也因此,七年前,翎姐会被人追杀。

“我没话跟你说,你滚!”尤歌低吼,涨红的小脸尽是愤懑。

“爷爷,您是累着了吧?快坐下。”尤歌眼里的关切那么真诚,有种令人心暖的力量。

在尤歌的认知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跟朋友分享的,就像那个黑珠子。

这家伙都没明白,人家问你是不是一个人,不是真的想知道你究竟跟谁来,只是想来个开场白。

“太太……太太……外边有个女人想见您。”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简单干脆的回答,她的心思从不懂隐藏。

会议室里一片喧闹,一个个股东以及高管,全都激动不已,唾沫横飞,矛头纷纷指向尤歌,要换另外的人担任董事长。

尤歌就坐在郑皓月身边,是开会前从医院接到这里的。

她心里难过,依偎在郑皓月身边,小身子在瑟瑟发抖。

许炎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但鲜少有人知道他手上有茧子,不只是常年拿手术刀的原因,更重要是的他从小就会使枪。

第三天,一切如旧,周而复始,第四天第五天……转眼一周过去,又到了周末,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实际上却是有着难以愈合的间隙与隔膜,兴许容析元忙于工作,没察觉而已。直到这天……尤歌收到了第二封匿名邮件,又是两张照片,光线比前一次亮点,可还是看不清楚缩在容析元怀中的人是什么长相,但能看到清楚的是容析元穿的衣服。

两个男人这样对视着,彼此心里有数,好像眼睛都在交流着什么。

“行……”霍骏琰心想,是该去医院看看了,还有事要跟龙晓晓说。

感情似蜜,越来越粘稠绵密,这算是真正的恩爱了,平淡宁静的生活舒适惬意,两人都很珍惜现在的婚姻。

这么想想都感觉浑身不舒服,假如是这样,容析元还一直跟翎姐保持联系,真的好么?

“哼哼,走着瞧!”尤歌不甘心啊,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脑子里在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这男人也吃点亏?不然每次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她就很想上去捏他的脸……

米团一来,其他狗狗也都跟着围上,抱腿的抱腿,撒娇的撒娇,反正就是一群开心果降临了。

唯有对女人,一个成熟的男人才可能真正的触动异样的情感,才会嫉妒她身边有美男,才会产生占有欲。这些,尤歌才一出场就做到了。而这只不过是她的魅力之一,她还有许多闪光点等待着他去发掘。

“你没听到尤歌说的吗?你别过来!”龙晓晓冲容析元大叫,她此刻也顾不上会不会因此丢工作,她只想保护尤歌。

容析元狠狠推开了何韦彤,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何家人,他嘴角的笑,比冰霜还冷:“从我进门之前就开了手机,刚才我们的对话,全都传到霍警官那边去了,现在他就在外边等着,你们不想事情闹大,就低调点交出何韦彤。”

这种感觉很爽,让尤歌首次体验到了与对手过招的快感。容析元啊……商界公认的一大人物,今天却栽了,与她面对面都没能认出,这确实是值得尤歌骄傲的事。

容析元心里一暖,阴霾的情绪在看到香香的一刻,莫名就消散了几分。

“我没眼花吧,那个是容析元吗?”

郑皓月踩着十寸高跟鞋,穿着一身枣红色套装,趾高气昂地走了进来,那妖艳的红唇像是刚喝过血的女巫。

他的视线停留在餐厅,那里坐着一个女人,头上浅寸的毛发,瘦弱的背影……这是翎姐。

翎姐瘦弱的身子颤了颤,回头时已是亲切的笑意迎接他,仿佛她才是他的妻子一般。

感到肩头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

她站在别墅门口,望着熟悉的大门,周围一切的景物,心中的滋味太复杂。

果然,尤歌紧张了:“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他不闹,他也不绝食,他会安静地休养,让自己的体力尽快恢复,为此,他必须适当的进食,慢慢的还要加大食量,否则怎么会有营养,怎么会有力气?在这里一天,他就不会停止抗争,但在抗争的同时,他首先要保重身体。

“这是我派去监视尤歌的人拍下的,照片上的男人你也认识,叫霍骏琰,隆青市公安局刑警队长,长得帅气阳刚,家境优越,前途无量,最重要的是他跟尤歌的关系一点都不亚于许炎,你看看,他抱着孩子,尤歌在他旁边笑得多开心?依我看,征婚启事只是幌子,尤歌和霍骏琰早就在一起了!”

“这个……如果我告诉你,他现在正在跟女人谈情说爱,你还会不会继续等?”男人眼中闪烁着狐狸般的狡猾和几分戏谑。

容析元忽然感慨地说:“香香很幸运,也很幸福,它的狗崽们都长大了,瞧它多快乐……”

“……”

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吃东西,似乎是很喜欢看她这自然不做作的样子。

然而,香香始终只是一条小狗狗,杀伤力太弱,用力咬也没能刺穿男人厚厚的裤子,反而被一脚踹开去。

香香立刻钻到尤歌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尤歌,小脑袋仰着,嗷嗷直叫,像是在诉说自己刚才多危险,差点就要跟小主人永别了!

“什么?马马虎虎?”男人瞪着两只眼睛,脸色黑了,颇有一种想要教训人的前兆。

两人之间的默契,尤歌一看他这神情就能觉察出一点什么。

“许……许医生。”

霍律师吩咐佣人倒水来,但端来的却是一杯红糖水。霍律师若有所悟地看向儿子,似乎明白这是儿子特意吩咐的。

龙晓晓愕然,在这里住?

大家都没有再提关于婚礼的事了,因为许炎早就说了到时候不会去,礼到人不到,而尤歌也理解他,不会强求,只是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不知何时才能出现一个好女人走进他心里?

许炎本来长得妖魅,五官精致近乎完美,可就是发火的时候眼神太犀利,会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胆颤。

“天还没黑,不适合做梦。”

沈兆带的保镖也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按照事先的计划,他现在该做什么呢?

“那个……你这么费心,谢啦。”龙晓晓语气很平稳,但实际上内心有几分波动。他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不怪龙晓晓在感情方面自卑,只怪有个赌鬼老爸,还欠了高利贷,这样的家庭,哪个男方会愿意摊上?

许炎轻轻点头,想到先前在办公室里的窗户看到尤歌和容析元带着孩子离开,他的心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可还是没能彻底放下。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

“想不到我会吃盒饭?”容析元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将一份盒饭给尤歌,打开自己那一份,看着里边的鸡腿。

这办公室此刻就像是外边的艳阳那么热烈,

空气里蔓延着丝丝爱欲的味道,还有此刻的温馨温情,都在悄悄发酵着,有什么东西在无声息地改变……

尤歌还像上午那样用心地观察学习,她的聪慧令人吃惊,提出的一些问题都是一针见血,说到点子上了。对于每件货品的制作与设计,她有时也能提出独到的见解。她这几年在国外接触的全都是时尚尖端的东西,视野开阔,思维模式超前,她所需要的就是实践参与以及有人给她指导方向。

保镖对于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很懂应付,立刻提高警觉,将容析元护住,一个个的眼神都是冰冷狠厉充满杀气,若不是因为记者们是一窝蜂而上的,谁单独冲上来一定会被保镖的气势先吓到。

尤歌眼里闪动着好奇:“你是说容析元他有洁癖,可这跟找女人鬼混有何关系?”

尤歌脑子里灵光一现:“沈兆,他的第一个女人是谁啊?”

这话一问,沈兆差点被口水给呛到,赶紧地摇头:“这个事我不知道。”

“我……”许炎刚要说话,忽地,眼前一黑……

熄灯,使得宝瑞的珠宝在“意外发生”的状况下光彩却更加夺目而清晰,那被灯光掩盖的属于珍珠最本质的美丽,没有太亮的灯光,反而能让人看清。

许炎现在可没之前那么轻敌了,使出了七分的实力来对付苏慕冉,只可惜,他又一次失算了。

...容析元的出现,不仅让尤歌意外,最惊讶的是许炎,想不到会在晨跑的时候遇到容析元。

尤歌使劲挣扎,抗议,尖叫。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葛斌还拿着尤歌的履历在看,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她巧笑倩兮,云淡风轻地说着,仿佛说的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她怎么可以做到这点的?从前的尤歌,怎么会如此镇定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

郑皓月举起杯,一边还朝容析元递眼色。

“哈哈,该我了!”许炎爽朗地笑着,将几个酒杯斟满,一手搂着尤歌的肩膀,一手举着杯子。

他的双臂在收紧,她和他贴得太近了,彼此呼吸相闻,连心跳都好像连在了一起。再次抱着她香软的身子,他感到自己空洞的心瞬间填满了……原来,四年了,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只不过,在刚才那一秒他才清晰地知道。

本来香香该在chong物医院里住着养伤,可是容析元却说要将香香接回来,他总觉得香香如果不回家养伤,很可能在医院都会死掉。因为狗也需要活下去的动力和精神支柱,尤歌就是香香的一切。

然而容析元却仿佛根本听不到她的乞求,冷狠地说:“郑皓月,你是我的未婚妻,名头已经坐实了,但是你以为可以从此为所欲为吗?别告诉我订婚礼上的安保措施所出现的漏洞跟你没关系,我的手下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做,除非是另外有人将冯奎放进去冒充侍应生。那是我和你的订婚礼,除了你,还能是谁有权利放冯奎进去?是不是你派人绑走了尤歌!”

容析元面不改色,眼神却更加冰冻:“我不是说过吗,将来就算我们结婚,尤歌也会是家里要照顾的对象,我会保她一生衣食无忧,但我的妻子会是你,为什么你还不满足?”

许炎惊诧之下,先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瞬间膨胀,差点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唐虞梅神秘地一笑:“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何家有何家的秘密,又不止我这一件,只要我肯容得下,我就可以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换别人的秘密,用我想要留下的人来交换何家一直想接回来却又没能如愿的人……”

犹豫了一下,尤歌还是拨通了容析元的手机,但是,通了没人接,但空气中似乎有振动声?

今晚,尤歌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了,不会再被骚扰,可是……

“我可没说你是我老公……你……”

容析元神秘地一笑:“不告诉你。”

尤歌摇摇头,软糯地嘟哝:“多亏了那碗姜水,早就不疼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方法的啊?”

璇宝贝露出惊讶和怀疑的目光,很不给面子地说:“你会唱吗?”

容析元从国外定制回来的机器人玩具熊就是在机械外边加上了一层绒毛的外衣,便成了一只会走路的玩具熊。它还可以播放音乐,再加上它的嘴巴一张一合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它在唱歌。

容析元一袭浅色的订制西装,精细的裁剪勾勒出他健硕而具有美感的身材,绝世的容颜带着几分淡淡的微笑,月光和灯光的映衬下,越发有种令人目眩神迷的魅力。

“嫂子,元哥说,让我给你讲个

这么严厉的语气和表情,如果尤歌没喝酒,可能她真的会老实的,但酒精害人啊,现在尤歌的胆子简直就是……牛胆!

呃?脱掉检查?

容析元这回是耐心十足,还将翎姐的所有经历都说给尤歌听了,包括翎姐出意外,躲避他人的追杀……

“老婆,我给你拿干净衣服来了!”话音刚落,浴室门就被他推开,果然这货拿着衣物进来了。

“……”尤歌无语,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眼里那邪恶的目光,她太熟悉了。

距离上午开会还有十分钟,郑皓月出去准备了,容析元也接到了赫枫的电话。

这小子,一不小心真相了!沈兆赶紧地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使劲朝他打眼色,可那小子的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不就是到墙么?不就是有道门么?这点小问题怎么能难倒他,就当是出远门归来的一个游戏好了。

赌王这么说,是容析元和许炎早就料到的,但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心里不由得同时一叹……赌王也是个很任xing的人啊。

“大家稍安勿躁!”群主苗小妹发话了,吵得凶的一群人也暂时安静下来。

“嗨……过来坐,我等你很久了。”尤歌尽量装出那种娇嗲得声音,只盯着男人瞧,而忽略了男人眼中那一抹怪异错愕的眼神。

宝瑞除了珠宝,还出品手表、包包、鞋子……每一种都堪称工艺精湛品质优良,加上起独具匠心的设计和高端大气优的风格,人们仔细观察就会发觉,果真如果不看牌子存在的历史而只看品质与工艺,宝瑞不会被那些国际一线大牌比下去。

发生什么事了?

好啊,他才走多久?尤歌竟然会找男公关?容析元脑子里想象着假如进去包厢的不是警察而是尤歌叫得男公关,那今晚她是不是应该不会回家?容析元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胆大包天的女人,她可真健忘,他才走两天而已,她就忘记了自己是有夫之妇!

何碧翎手里端着保温盒,放在桌子上,一如往常般温柔:“佟槿,喝点粥吧。”

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吗?尤歌看到的那个亲切温润的形象又是什么呢?在遇到尤歌之前,他真不知道自己也会有那么好心的时候。

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容析元,会好心么?他自嘲地笑笑,不再往下想,打开车门,下去,紧接着将后座的门打开。

那蜷缩着的小人儿蓦地惊醒,见到他,就像是看到亲人似的,两条手臂伸过来顺势圈住了他的腰,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呢喃:“大叔,我们这是去哪里?我好困……唔……”

又是这句话,尤歌下意识地以为他又要去给她买吃的,没有多想,乖乖地坐在车里等着。

许炎一听,哭笑不得,通常女人收到花都很开心的,可尤歌还在替他操心花钱的事。但就是这样与众不同的尤歌,才让他另眼相看啊。

香香一家子都吃得饱饱的,正围着容析元脚边玩耍,不知道主人还饿着肚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