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家娘子来相约 第79章:奥援有灵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7277

    连载(字)

67277位书友共同开启《农家娘子来相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奥援有灵

农家娘子来相约 海棠初心 67277 2019-09-02

送走了耶律定,沈傲让人将吴文彩寻来,对吴文彩道:“吴大人有没有发现这个耶律定有问题。”

众人见他皱着眉,纷纷哄笑,都道:“看来这第一关,就将县尉难住了,哈哈,什么汴京第一才子,还及不上我们杭州倒数第一才子呢。”

沈傲吁了口气:“我……我无话可说,你等等,让我缓口气,对了,你爹还在那家店里?”

说起来这王侯之间也不完全是铁板一块,大致可以分为两拨,一拨属于开国公侯,这些开国公侯的家族世受国恩,表面上好像并不会延续爵位,可是往往朝廷都会有优渥,老公爷死了,儿子虽然爵位递减,可是过不了多少年,你只要稍稍立下一点功绩,又可以加封,所以这些家族长盛不衰,再加上在军中颇有影响,枝繁叶茂,可算是朝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沈傲看着这魁梧刺客眼眸中毕『露』的凶光,不由地在心里道:你丫的才是狗贼,你全家都是狗贼,哥们招你惹你了吗?提着刀剑来要杀要剐,谁是贼还不一定呢!

沈傲用手挡了,笑嘻嘻地道:“这就不必了,多留点钱准备去杭州开铺吧,我前几天成婚,单收礼钱折起来就有万贯,暂时用不上。”

沈傲重重地点头,将头埋到蓁蓁的胸口上,一时想着心事,蓁蓁道:“江南那边天气湿冷,眼看就要入冬了,你多带些衣衫去,衣衫我都准备好了,还有一床棉被,是我干爹当嫁妆送来的,那棉被很暖和,据说是用狐裘缝制的,你也一并带去,现在做了官,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胡闹了,那里不是汴京,遇事能忍让就忍让,不要和人闹出什么争端,我知道你的『性』子,耍起『性』子来什么都不管不顾,你往后生气了,就想想我们这个家,好吗?”

沈傲心里觉得好笑,茉儿那边下午已经安慰过了,周若那般不肯吃亏的『性』子都将他赶到这里,蓁蓁却又要像皮球一样将他踢回去,连忙摇头道:“今天夜里我只陪着蓁蓁。”说罢,紧紧地搂住她,在她白玉般的手臂上深深地吻出一道痕迹,翻身跨在她的身上,道:“蓁蓁,我们来玩一场游戏吧,老鹰捉小鸡,如何?”

唐严握着书,只微微颌首,道:“好,你能中试,与你平日的勤恳分不开,坐下吧。”面『色』不动,犹如老僧坐定,仍旧捧着书来看,连正眼都不看沈傲。

吴笔笑了笑:“大人,家父身体还好。”

抬眸看了看安宁,这个多情的少女,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地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薄唇抿了抿,与沈傲的目光相对,低声道:“沈傲,你看我做什么?”

昨夜大家都还聊得痛快,今日彼此相见,却又多了几分尴尬,沈傲不以为意,人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地磨合也就好了。

沈傲看了看这正德门外头,程辉和徐魏两个也都来了,在另一边低声说话,除了他们是个年轻人,另外三个都是糟老头子,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其中有一个竟是须发皆白,让沈傲很是无语,这老先生也算倒霉了,孙子都要娶妻生子了才中了弟,入朝做了官,过个两年只怕就要致仕了。

苏柏挥了挥手,叫那考官继续去阅卷,抬眼去看文章,他是***湖,曾历任过学政等职,也在礼部公干过,对经义文章最是熟稔的,只抬眼一看,便忍不住皱眉,心里想,这是什么破题,圣人的话他都敢推翻?

看来全天下的未来丈母娘都是一个心眼,不肯吃亏,只是官家是皇帝啊,在夫人的口中向皇帝请求赐婚怎么倒有点像买棵青菜那么简单了?

过不多时,沈傲捧着一幅画进来,喜滋滋地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微臣沐浴皇恩,灵感乍现,作出一幅好画要呈献陛下御览。”

赵佶又好气又好笑,还真被自己猜中了,难怪这小子一进来,就给自己戴高帽子,果然是没有好事。沉眉道:“你倒也不知足,朕给你赐了三个婚,你却又厚着颜面还要朕来赐婚,朕又不是红娘,岂能专做赐婚的勾当。”

“咦,这句话有点耳熟,这不是本公子的名言吗?”沈傲心里腹诽了周恒一番。碧儿见周恒胡说八道,啐了一口:“谁稀罕和你去看星星。”

周若连忙用手捂住他,突而笑道:“罢了,算我怕了你,好吧,既然天上真有了星星……”她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

周若羞怯的咬了咬唇,作势不去理他。

夫人抬眸,对一旁的香儿道:“香儿,去把小姐请来。”

她眼眸中生出几点泪花,却是很坚强的道:“否则,宁愿女儿不嫁,陪母亲一生一世,也决不嫁他。”

安燕连忙道:“小『奶』『奶』,不可怠慢了贵客。”此时安燕看沈傲的眼神不同了,对伙计道:“上最好的酒水来,招待贵客。”

整个国子监里报了终考的不过二十几人,是往年最少的,监生们听到太学的程辉、徐魏,国子监的沈傲、吴笔都报了名,哪里还敢去和这几个才子一争长短。

现在赵佶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可是至今为止,来的只是给他拆梯子的。

随即晒然一笑,道:“沈傲,辽人上供来了一样宝物,朕想让你看看。”

杨戬喜滋滋地应道:“奴才这就去。”

来晚了,今天起来的比较晚,一更送上,另外感谢大家的***,哈哈,一下子就爆了七八个人的菊花,罪过,罪过。第四百一十一章:真相

刘慧敏果然掏出一柄钥匙出来,沈傲接过去左右看了看,颌首道:“这么说你接近过那酒具?”

刘慧敏想了想,摇头道:“供台上摆了许多酒具,小的平时也不太注意。”

沈傲心里想,妈呀,动刑?丫头,这里是私宅啊,你这是滥用私刑,皇帝眼睁睁地看着呢。

茶水上来了,便听到邻座有人道:“太学那边已经蜂拥而动,要联名公车上书,这一次太学生倒是做了件好事……”

见狄桑儿过来,这人连忙将包袱抱在胸口,正『色』道:“我要先看了钱,再让你们看酒器。”

安燕查验了酒具,看不出作旧伪造的痕迹,才是颌首点头,甚是满意,对怪人道:“兄台,这酒具就归我家小『奶』『奶』了,钱嘛,兄台带走吧。”

众人轰然叫好,纷纷道:“吴兄痛快,快『吟』诗出来给我们听听。”

“好啦,好啦。”小丫头无辜地道:“我知道了,安叔叔,你说的对,我不下『药』就是,你快去给客人结账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回去。”

“沈学士劝说?是沈傲,沈傲方才去劝谏了,原来是我们误会他了。”

沈傲道:“将军呈献上去即是。”从蓑衣中抽出画筒,交给禁军首领:“拜托将军了。”

不能再纵容了,今日他们能『逼』走少宰,明日岂不是连朕……都要受他们的掣肘?

今天有一点点小感冒,所以发的有点晚,很快没事了。话说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啊,大家注意身体。

赵佶看了殿下的沈傲一眼,沈傲因为今日要交割钦差,因此特意穿着绯服上殿,这一站,竟是昏昏欲睡,眼皮子正在打架,见到赵佶目光落过来,沈傲连忙打起精神,驱散了几分睡意。

耶律正德一番低声下气的话,满朝哗然,待赵佶抚慰耶律正德一番,随即宣他出殿,宣布退朝,这一次又独独留下了沈傲。

沈傲不与他争辩,只是道:“杨公公放心,没有事的,这契丹国国使闻名已久,我也很想去见见。”

沈傲继续道:“你现在才知道?后悔已经晚了,哼哼,你无故殴打国际友人,罪无可恕,现在本钦差罚你立即回家去,面壁思过,三天之内不许饮酒,不许会客,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自己错在哪里,才能走出门去。”

汪先生大喜,忙道:“谢将军栽培。”

待汪先生走了,耶律正德便用契丹话吩咐身侧的武士道:“你们立即传出消息去,措辞严厉一些,若是南狗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哼哼……那就只好用弓马来说话了。”

天已渐黑,春儿在闺阁里是不能见的,只好怏怏不乐地带人打道回府。

赵佶抬颌一笑:“自是要听真话。”

沈傲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了,有些话现在说起来还不成熟,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对于这种心理的掌握,沈傲还是很精通的。

沈傲回眸,正看到那文选司的衙堂里走出一个碧服官员,笑『吟』『吟』地踱步过来,这人沈傲有点印象,不过一时间记不得起是谁,沈傲笑呵呵地道:“正是。”

天子亲军?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殿前司倒也恰当,殿前司掌管宫禁,拱卫内城,是保护皇帝的最后一道屏障,三衙之中,殿前司最为显赫。

不过书画院的从四品,其水准还是大打了折扣,这书画院类似于后世的作协,比如那作协『主席』,在级别上属于部级、副部级,可是比起来,只是个闲职。

沈傲却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道:“陛下,微臣有事要奏。”

唐严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明日我叫人将茉儿的生辰八字送到府上去,提亲的事,你要抓紧一些,人言可畏啊。”

“对,对……”唐严醒悟过来,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趁着消息未传开,得赶快将此事办成,否则流言蜚语传出去可就晚了,点着头向唐夫人道:“夫人,你去和他说。”

唐严立即缴械投降,无可奈何地道:“好,好,我说,总成了吧。”

唐严又激动了,事关女儿的幸福,他的情绪波动很大,气冲冲地道:“还有什么事?”

唐严又是摇头,又是踟蹰,脸上阴晴不定,正在艰难抉择。

“是。”七八个差役应下,七手八脚地将高进提起。

沈傲咄咄『逼』人道:“高大人,既是如官家亲临,官家的话学生敢不听吗?官家要打令公子,你又如何怪得了我来?学生真是冤枉啊,这冤有头债有主,大人就算要怪,也该怪宫里的那位去。”

黑暗中有人踱步进来,来人竟是晋王赵宗,赵宗穿着紫『色』蟒袍,系着玉带,腰间缠绕着玉鱼袋,长靴踏入门槛,风采照人。

唐茉儿一时愕然,灯影之下,她的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项颈中挂了一串寻常的珠儿,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她轻轻咬唇,却是一时脑子嗡嗡作响,在这公堂上若是承认了她与沈傲乃是未婚夫妻,将来……

推官一时无语,望向高太尉的眼眸很是苦涩,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理寺若是再参与,倒是颇有些为虎作伥之嫌了;这明明是高衙内的烂事,教自己来为他做主,眼前这人犯是有功名之人,若是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明日御史们少不得参上自己一本。

六七个家丁一个个相互使了眼『色』,抱着手分散开来,有意无意地挡住了沈傲和唐茉儿的退路。

家丁们得了公子哥的命令,呼喝一声,已是加快了步子。

唐夫人带着冷笑地看着唐严道:“借?你借了这么多钱出去,可见有人还过吗?”

沈傲抿嘴笑了笑,现出几分成熟之『色』,眼眸一转,那一份机灵狡黠之『色』却没有减少丝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是多了几分责任,可是那份狡黠的气质却仍是不减。

呆坐了许久,周若兴冲冲地来了,她头戴帷帽,帽檐下是一张红纷纷的瓜子脸蛋儿,嫩黄『色』的绣儒长裙依旧飘逸,脚步盈盈地走进来,语带欣喜地问:“表哥,报喜的人来了吗?”

这一句话说出来,周恒便哈哈大笑,周若瞥了沈傲一眼,忍俊不禁,周正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莞尔,夫人却是极认真地道:“对,对,沈傲还是靠得住的。”

晋王赵宗对蹴鞠是极为了解的,一看这阵势,便忍不住地问:“沈傲,你来。”

沈傲在一旁助威,惹得小郡主也站起来,跟着沈傲大叫:“笨蛋,快传球,呀,快拦住,后卫呢,快拦住他。”

比了半场,鞠客们已累得气喘吁吁,不过范志毅等人的状态相较好些,他们每日跑去灵隐寺一趟,再参加这种赛事,还不至于半个时辰就陷入疲劳。

范志毅等人有些不以为然,这个沈公子连蹴鞠都不会踢,比赛的规则都不懂,摇身一变要教他们教比赛的技巧?这不是开玩笑吗?须知这蹴鞠赛,阵列不少,有一字长蛇阵,有万花阵,有鱼鳞阵,鞠客们对这些阵列都很熟稔,唯独没有听说过什么战术。

“乖!”沈傲不由地在心里偷笑,小郡主也有今日,真是教人开了眼界,从怀里左掏右掏,搜出几张钱引和铜钱,拿出一枚铜钱来,一本正经地道:“紫蘅妹妹,这枚钱币对于沈大哥来说意义深重,是沈大哥的幸运钱币,沈大哥一直贴身收藏的,今日见了你,沈大哥心里很欢喜,这件沈大哥的至宝就送给你了,你不必客气,沈大哥很随和的。”

晋王妃道:“这么急做什么?鞠客们也刚刚用过饭,先让他们歇一歇。”

晋王兴致勃勃,于是将比赛介绍一番,赵紫蘅带着满脸的兴致道:“我也要去看!”

吴教头连忙道:“不少,不少,吴某的意思是说有赏就要有罚,赢了的自然领赏钱,可是输了的呢?”

沈傲笑道:“能,放心吧,到时候总是亏待不了你。”

说白了,破题就是一句空话,表面上一番大道理,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沈傲小心翼翼的望了陈济一眼,心里想:“这已是我想出来的最好破题方法了,虽然都是空话,却总算规避了那两个陷阱,依着陈先生的『性』子,只怕要骂我一顿狗血淋头。”

沈傲记得,陈济致仕的那年之后,蔡京也随之致仕,虽然之后蔡京又获得启用,可是实力也大不如前了。

沈傲笑了笑道:“教姨母费心了。”

马车缓缓启动,倒是赵紫蘅生怕沈傲追上来寻仇似的。

沈傲笑道:“现在我说再多也没有用,你们听我的话,等到比赛时再和吴教头见个真章。”

定空忍不住笑道:“公子这番话颇合禅机,看来公子注定与佛祖有缘了。”第三百三十五章:你以为你是国足啊

请教就请教吧!范志毅吞下一杯美酒,口中尽是苦涩,天下竟还有教头向鞠客请教的道理。

沈傲对着刘文问道:“刘主事,夫人还在佛堂吗?”

沈傲呵呵一笑,低声道:“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表弟,我很看好你哟!”

他朝吴教头发出若有若无的微笑,心中不由地想:“要想镇住这些丘八,唯有先从吴教头身上开刀了。”

六七个贡生纷纷将目光落在这器物上,屏息不语。

沈傲在心里懊恼万分,连忙噤声,做出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见安宁还沉浸在诗词中,心里叫苦,随即又想,本公子光明磊落,又什么好怕的,不怕,不怕,人死鸟朝天,怕个鸟来!

安宁正彷徨不定,连忙点头道:“好,你去吧。”她不敢再去看沈傲的眼睛,清澈的眸子别到一边去。

赵佶皱眉,意犹未尽地道:“就上几道小菜和酒水到这讲武殿来,我和沈公子还有话说。”

这是赖上哥们了,沈傲想起赵佶的告诫,自是不敢再给安宁唱曲儿,须知他心里的记下来的后世明元曲调,大多都带了那么一点点男欢女爱,说出来要死人的;连忙摇头正『色』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帝姬不妨多出去走走,多和人说说话,这心情自然好了。”

沈傲紧绷着脸道:“帝姬,学生是个读书人,很矜持很纯洁的,男女之类的事又不懂,聊天这等事,还是请杨公公代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