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141章:细大不逾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1章:细大不逾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所有人都疯了。

股票……及其收益,非谋逆大罪,不得查抄。

“幸福集团,已从每股一两二钱银子,今日,涨到了一两五钱,这才开盘四个时辰,每股净盈三钱银子,陛下……几个时辰,内帑,就净赚了数十万两银子哪。”

朱厚照在匠人之中的影响力,是极大的。

此时,弘治皇帝坐在案牍之后,面上有几分憔悴,他手里拿着的,乃是王守仁的一份奏报。

在这证券大厅里,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

方继藩此时面上却是杀气腾腾:“什么叫骗子,这叫故事,市场上的消息,本来就真假辩,信的人,自然会信,不信的人,自然不会信,明日,我还要让西山建业,去大漠里进行勘探地形呢,为未来的铁路干线进行选址,那么你说,这是骗吗?铁路迟早是要修的,不是明天,就是一百年后……”

…………

这不是我王不仕想要的。

这时,方继藩道:“陛下,儿臣有一言。”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弘治皇帝看着一个个激动的人。

朱厚照没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的火,吓住了,立即道:“不,不,是王守仁,都是王守仁的主意,王守仁他主动请缨……”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轰隆……

双目微微阖着,到现在,他仅存的那点意识里,只有‘皇帝’的脸。

明明他说话,慢条斯理,之乎者也,却又犹如催命符咒。

方继藩忙是翻身下马,和刘瑾二人,一左一右,拥簇着‘皇帝’。

弘治皇帝微笑:“朕乃天子,蛮夷岂敢侵之?”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可是……若大明天子不与各部的首领亲近,那么……难免被人耻笑。

方继藩道:“陛下乃是九五之尊,这些事,自当是陛下来的。”

“小人,是来预警,此次,各部汇聚于大同城外,这牵涉的部族极多,小人听说,这各部之中,有人想要图谋不轨。”

朱厚照急了,作势要掐方继藩的脖子。

方继藩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儿臣此来,还是为了战略保障局的事,这里又有一份新的章程,还请陛下过目。”

而至于海西、野人、建州女真诸部,可谓是时而臣服,时而又反,成化年的时候,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击,再加上朝鲜国的打击之下,最近,倒是顺从了许多。

现在的西山学院,下头有书院十数个,下设商学书院、力学书院、算学书院、医学院、工学书院以及各地的蒙学院等等,方继藩自是学院的祖师爷,可几乎下设的每一个书院,大多都是自己的徒子徒孙来领头。

数十辆马车,到了西山交易中心,齐刷刷的壮汉,一字排开。

“只是,有不少人,依旧还是小富即安的心理,这并非是他们不贪图利润,或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而是他们畏缩了,王不仕乃是京师,一等一的首富,儿臣就是要借他为表率,他越是张扬,这般张扬,还能活得有滋有味,其他人看在眼里,才能安心,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陛下,儿臣,也是未雨绸缪,非要立这个表率不可啊。”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

这一身行头出现在翰林院,顿时,无数的翰林围拢来,个个惊诧不已。

呛着了。

其他几个,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个个瞠目结舌,惊呆了。

此时,邓健在旁一脸恭敬的道:“听说老爷爱吃猪头上的肉,小人便命人张罗,听人说,这猪头肉,最好的部位,就是猪头那天灵盖上的一片皮儿,因而让人精挑细选了十头乳猪,取其最鲜嫩之肉,让人慢火烹饪了一个时辰,再将里头的肉渣子丢了,将这熬成的汁液为底,再取上等猪头肉,烹之,老爷请尝尝看,这叫富贵荣华!”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没有。”王不仕一挥手,可别又整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方继藩很明白弘治皇帝的心里。

奴……仆……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方继藩和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土人们或是拿着弓箭,拿着骨头制的武器,或是石器,密密麻麻的,瞭望着什么,一见到这些陌生人,突然狂奔而来,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而随后,他们似乎反应过来,对方向自己发起了挑衅,看着这些骑在巨大马匹上的人,这些没见过马匹的土人,居然心惊,以为这是什么可怕的猛兽。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王不仕却依旧平静。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我……我告假去……”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对。”朱厚照豪气干云道:“赏,怎么不赏?赏个什么好呢。”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试一试吧。”

安顿下了欧阳志。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刘瑾:“……”

于是,飞球降落,终于下落至了云层下方,可无论朱厚照用望远镜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地面上有啥痕迹了。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于是,等廷议结束。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刘瑾也跟着来了。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等方继藩出了宫,想到王文玉的处境,现在……也不知生死。

他回到了府中。

香儿的书读的不多,曾经,是自学,可惜这自学的学问,毕竟有限,偏偏她倒好学,而今,有了条件,便更用功起来。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梁储方才,犹如做梦一般。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梁储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凡事都有第一次。

方继藩虽然觉得朱厚照有点用力过猛,不过……却也认同朱厚照的话。

不只如此,所有女学生,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弘治皇帝见状,忍不住道:“诸卿平日说起祖宗成法,诠释律令,不是都很能说的吗?今日,是怎么了?总要赶紧想一想办法才好,马上,此事,就要天下皆知……”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钦天监若是说,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不利国家,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朱厚照想不明白,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信奉的是科学,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