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162章:有闻必録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2章:有闻必録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你就告诉他,有些事情,他调停不了。让他不用理会李老儿的话,也不用管。”秦铮摆摆手,“脸色不太好地道,“若是再被别的事情,你回去吧!”

他闻言一颗心砰地跌进了谷底,直叫冤枉,“下官不是看您心情不好,想让您开心嘛!”

侍画一怔,“小姐,您不是没看过他的卷宗底细吗怎么知道”

李柳氏腾地站了起来,“四皇子竟然都算计到了”

谢芳华抿起嘴角,如今秦钰是太子,以后哥哥要入朝,老皇帝已经不能理政。他硬要拉住哥哥,谁能硬去把人拽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定下神,是啊,还有四天。他总不能拖着他四天不回府。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今日过年,皇弟就别说这些故去的事情了。徒惹不快。”英亲王缓缓开口。

英亲王从来不曾面对忠勇侯的怒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

“是,公子”风梨立即应声。

谢墨含点点头,伸手拉谢芳华,“妹妹,你要回府吧”

“华丫头气色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朕听闻你刚从谢氏米粮老夫人处出来”皇帝打量谢芳华,发现她看起来依旧弱不禁风,面色发白,跟大病的时候看起来没太多不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故去了”

直想念孙子,临终总算能见上一面,为了感谢我,便也想见见我。这也不太奇怪。毕竟云澜哥哥一直和兄弟姐妹们不亲,和我比较投缘,除了我,没人能说动他。嘱咐我,以后多提醒矫正云澜哥哥的孤僻脾性。”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云水一噎,“那与谢芳华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无关?”秦钰摇头,笑道,“你和秦铮有婚约,深夜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出现在荒山野岭。传扬出去……”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道,“他应该是孙太医的孙子,他来到后,你看着他些,不要让他碰马车的尸体,不要破坏现场。”

刘岸点点头,招来两人,走向孙太医的马车。

京兆尹到了马车前,惊呼一声,“这是何人和老太医有仇?竟然一刀毙命?”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少年冻得哆嗦地说着话。

“算了,不喝了,我回去睡觉。”秦铮忽然撤回手,站起了身。

秦铮只能跟进了屋,又道,“下棋吧!”

珠帘随着他进入,发出叮铃悦耳的响声。

“是我!”秦浩回话。

r />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程铭、宋方点点头。

秦铮轻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样,见个女人就喜欢?”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那掌柜的待她说完,好记忆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对秦铮道,“回公子,除了一味白莲草,其余的草药都有。”

大长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自从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后,孙太医、韩大人等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连出来,如今又到了你身上,你能平安被芳华救了,有惊无险,娘就谢天谢地了。若不是筹谋已久,背后之人太过强大,怎么能有这等本事弄出这些事儿?也许还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还是不掺和的好。”

李琴笑意温和,拿出琴谱,对她询问,“你该是识字的吧?”

温书同样掐着点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恭敬地送出孟棋,恭敬地迎进温书。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沽名钓誉之辈还请来这里?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李沐清被他骂,倒也不恼,对他道,“一起去!”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娘放心吧。”谢芳华点头。

在昨天遇到机关巨石的地方,玉灼侍画侍墨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关注着四下的动静。但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安度过。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永康侯脸色也不好看,可以说是青白,“我因为担心府中的夫人,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永康侯一噎,仔细想想,然后犯难地摇摇头,“我是没听到什么动静,但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这……确是不敢保证了。”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应该是差不多都到货了我的微薄和后援团的微博都有晒书活动,收到书的亲们踊跃参加哦,也许获奖的就是你啦。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这希望凝聚在谢芳华这个纤细柔婉的女子身上,明明是这样的清瘦柔弱,可是肩上却担着整个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

秦钰在一旁,随意地翻弄着,心下感慨,多年来,几代南秦皇上的先祖帝王一直想方设法费尽心机,想拔出谢氏暗探,除去谢氏,可是都不得其法,他们可否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子孙,就坐在这里,堂堂正正地看着谢氏暗探这些卷宗和整个谢氏暗探的秘辛锁链。谢氏和皇室联手,对抗北齐多年的筹谋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这自小养成互掐的习惯,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哪怕秦钰做了皇帝,秦铮在他面前,也是一个样。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秦钰也不再言语,又站了片刻,对小泉子问,“太后呢”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春兰点点头,扶着谢芳华来到翠荷的近前。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