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174章:孤蓬自振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4章:孤蓬自振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吖,吖!”

这一群歇息的女弟子们吓得一大跳,转身看过去。那位绿衣少女也看过去——

或许,归元宗下一任宗主,就是今天获胜的那一个。

而左边一排十八个座位,同样有十七个人坐下。只剩下左首位置没人坐!

“是,师傅。”滕青山恭敬道。

行走在路径上,滕青山心中有些激动:“按照师傅说的,内劲离体,还能控制内劲,那就代表‘神’已经突破泥丸宫阻碍。一只脚跨入先天了!我的黯然飞刀,不正是这样?难不成,我早就一只脚跨入先天?”

待得二人离去,滕青山这才转身取出了大量的飞刀,随后从窗户跳到后庭院中。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神’并非到最后转弯才去控制内劲。

飞刀『射』出去那么远,控制内劲爆开,这又算什么?

一群人飞速赶路,虽然火焰山下有人怀疑归元宗得到了,可大家并不是很确定,也没什么高手愿意惹滕青山为首的一大群高手。

“咻!”

他们所战经过地方,薄的山壁轰然倒塌,厚的山石也被震裂,碎石震得『乱』飞,强烈气压压迫的气刀,也肆意飞着。

赤鳞兽的龙尾奋力一抽,如果滕青山硬抗,恐怕伤的更重。

“滕都统!”营地的归元宗高手们看到滕青山回来,连热情打招呼。自从见过在岩浆湖中央,诸多高手一战,大家对于滕青山的实力也有了明确的认识。那绝对是《地榜》实力,而且在《地榜》中应该能靠前!

“蓬!”“蓬!”“蓬!”

连续三枪!

‘鬼狐’司马庆,其实在各大宗派宗主等一些先天强者圈子里,名气还是不小的。‘鬼狐’司马庆,虽然只是先天‘虚丹’境界。可是,这司马庆能够轻易改变容貌、声音等等,伪装成别人。

“不!”司马庆在半空中,无处闪躲。

一连窜爆炸声响起。

最重要一个原因是,先天强者的‘先天真元’极为强,能轻易离体,并蕴含强大攻击力,可轻易杀死后天武者。即使再厉害的后天武者,也挡不住。

“滕青山,你也踏入先天了?”银发老者盯着滕青山。

作为妖兽,它听力也强的可怕,它的一双耳朵,清晰地听到上方兵器撞击声,甚至于能根据声音,辨别每一个人所在方位。

一大窜岩浆流仿佛利箭一样迸『射』向黑『色』石头上的六个人。

赤鳞兽略微一闪避。

它没敢抓滕青山!

这被扑飞的五人中,滕青山、银发老者、黑长老都是有所准备,借着反震力完全能飞到岩浆湖岸上。可是白长老和冀鸿就惨了,他们是重伤,倒着飞向岸边方向。仅仅飞了不远,就要往下坠。

冀鸿转头看去。

“咻!”同样的,一颗石子从滕青山手中『射』出。

滕青山整个人被震得不由连朝前方冲了三步。

每一道枪影和一道刀光撞击!

这个时候,各方人马也都一一离去,偶尔也有人和冀鸿打声招呼。

“不对!”滕青山眉头一皱,遥看那在半空中的雷神刀‘吴越’。

那黑『色』石头,估计是类似于‘万年寒铁’那种稀有的矿石材料。肯定擅长导热!否则,不可能烫到如此地步。

涌入这地底的武者,很多很多。

那群人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的‘逍遥宫’高手。这次逍遥宫的人来的略微迟了些,这导致,他们来到的时候,武者们已经排了近百丈下去。如果在百丈外,怎么可能夺得到黑火灵果?

……

……

“嗯,那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出来了!”乌岱心中一喜,他一直盯着青湖岛一方营帐所在处,立即悄然迎上去。此刻那古世友持着一杆长枪,依靠在一棵低矮大树旁,闭眼养神。

“快滚开。”其中一个高手低声喝道。

“哈哈,还真有一个隐秘洞『穴』,这么隐秘,还真可能是真的。”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按照滕青山前世学的知识,这岩浆层一般在地底上万米深,当然,还是有一些特殊区域,在较为浅处就出现岩浆。不过,这是九州大地,是否能够用前世地球常识套用,也难说。滕青山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逝。

一百度的热气,对滕青山可怕的身体而言,算不了什么。

那红『色』岩浆,滕青山甚至于都有念头,尝试身体浸入岩浆。

朝上爬,如果速度快,先爬到这低矮崖壁的崖顶,还有希望。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精瘦汉子一窒,对方猜的好准。

“裂缝?”

可没法子。

“快,仔细说说。”冀鸿大喜。

“嗯。”冀鸿也担心道,“这么长时间,那赤鳞兽应该有两丈高了。估计,最多十天半月,黑火灵果就要成熟。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处,一旦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蜕变后,赤鳞兽完全可以屠杀我们!”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一般武者看到归元宗的人,会自动让开。

“这人,我也不认识。”冀鸿疑『惑』说道。

又是重重的一棍,古世友整个人都忍不住连退十余步,他震惊看着眼前的穿着朴素,看似山民的中年人。

……

滕青山、冀鸿到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一幕。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少数武者住在客栈里,大多数武者都住在山脚下,而且几乎都选在靠近金家庄这边的山脚下。

滕青山仔细看着。

“我们这么多人,分成三队仔细搜索这火焰山!”在山脚下,冀鸿吩咐道,“黑甲军三十名精英依旧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关统领走!滕都统,你麾下那些人马跟你走!大家没问题吧?”

呼!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赤鳞幼兽?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赤脚青年眼睛眯起来,好像一条孤狼的冷厉眼神。

也有背负着深仇大恨的,想要急剧提高实力,复仇的!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人想要力量增加,必须不断开发潜力,提高自己。

赤鳞兽鳞甲的威力,毫无疑问。

一声低沉咳嗽,令整个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冀鸿统领冷着脸扫了一大群人,这才冷声道:“这次,赤鳞幼兽出世,消息肆意传开。刚好,赤鳞幼兽又是在火焰山这出现,这里距离青州不远,这次,被吸引到火焰山的武者,最起码是扬州、青州两州之地的武者高手!所以……到时候高手如云,我们归元宗弟子不可嚣张跋扈,当然,谁敢惹我们,我们也不必留情!听到没有?”

“师伯祖!”那关绿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冷,脸上表情也没变化,“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客官,里面请。”小二立即热情迎接过来。

“都统,那个小二说的,你信?”杜洪、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嗯。”朱崇石点点头,“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俩退下休息吧。”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而朱崇石本人,则是带着十货车的货物,赶往楚郡。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一个先天强者,对一个宗派的意义,那无需多说。

可滕青山也算身世清白,这样的绝世天才,不培养,难得让其他宗派抢夺走?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好厉害的鳞甲!”滕青山凝神一看,发现只是一片鳞片碎裂,这碎裂的鳞片下面竟然还有一层鳞片,“可惜,身体力量似乎很一般,竟然被我长枪一刺就刺倒了。难怪那个靳涛,高喊用重兵器。”滕青山也明白这个妖兽的弱点。

“这妖兽跑到哪去了?”滕青山耳朵听了许久,除了风声、枯枝落叶被风吹的声音外,察觉不到妖兽在奔跑。

整个金家庄族人早被这妖兽折磨的快疯了,现在武者们还在得意,他们心里当然难受不舒服。

滕青山看到那个孩童,心中微微一颤。

这么小,就没了爹娘!

孟田状若疯狂,嘶吼一声:“一起死吧!”手中的血月刀带着凄厉的寒光劈向滕青山。

而是——

轰隆隆!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来的越多越好,最好,来些真正的强者。”滕青山很是期待。

看人家手段,估计就滕青山一人,就能杀光他们所有人。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嗤!”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绿衣,你先退下。”俊秀青年淡然吩咐道。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随着时间流逝,待到夕阳西下,天『色』昏暗下来,滕青山他们已经到徐阳郡边境处了。

天黑了下来,路上蚊虫也多了起来。

……

很快——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没事。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是!”黑甲军军士应声,可是他们却疑『惑』看向滕青山,滕青山要干什么?

“杀!”马贼们狰狞地挥舞着刀枪,杀向滕青山。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不过都统大人,我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我出来,不可能带这么多银子。要不,你等一会儿。我立即亲自赶回去,将银子拿过来。”大当家这时候说话声音都很小,唯恐惹得滕青山不高兴。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好宝贝!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开了门,门外正是诸葛云和诸葛青二人。

“嗯。”诸葛青连点头。

“我昨天,也听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说道。

诸葛青从小在归元宗长大,她陪青雨一起,青雨在归元宗,肯定能很快认识一群朋友的。自己也不必太『操』心了。第三十九章 远行

滕青山必须得承认!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而如今这天下间,最出名的无疑是扬州盐商第一人‘朱童’,如果说朱童到底有多少钱,估计没几个人说清楚。

“嗯,看了。”冀鸿点头。

滕青山遥看北方。

精瘦独眼汉子贼笑道:“大当家,这商队除了黑甲军的人保护,他们又请了另外的护卫。大概有七八十个。至于货物……有足足十车。满满的,每车都好几个箱子。同时还有两辆马车,里面应该是细皮嫩肉的富商和女人吧。”

黑甲军每一名骑兵,都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不管是士兵还是马匹,都穿着重甲。其次,普通军士的战马都是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在马贼团伙中,一般就是团伙首领才能骑这等马。

滕青虎惊讶地连翻阅开。

忽然,滕青虎一愣,怔怔看着滕青山:“青山,这,这是归元宗的秘籍吧?宗内可有命令,他们赐予的秘籍,是不允许『乱』传给别人的!否则就是违反宗规啊!我不能学!”说着连扔给滕青山。

不过像《烈火五式》这种自创的,归元宗不禁止,相反,归元宗一旦知道,还会非常高兴的想要收录这秘籍,根据新创秘籍的威力,还会给创造秘籍的人高低不等的奖励。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正策马飞奔,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终于到了!”滕青山忍不住内心的狂喜,“这才不足半年,我竟然这么牵挂家!”滕青山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很满足。前世他根本没有家,而今世这滕家庄,有他的父母,有她的妹妹,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他的族人们。

“青山,青虎!”

“娘,急什么,我才十四。再过几年成亲也没事啊。”青雨连反驳道,忽然青雨眼睛一亮看着滕青山,“哥,你去江宁郡城,我能不能和你一道去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去过江宁郡城呢。”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几人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