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30章:亲近不疑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亲近不疑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因而,你这狗东西,只答对了一半,骑射,可以有。可要骑马作战,却还需要有一样根本不需要反复练习,就可以轻易使用的武器,哪怕是一个农夫,只要会骑马,三天之内,便可以熟练使用的武器,这样的武器,才是西进之中的神兵,可是,我真的很失望哪,你们这么多人,竟是没有一个人,回答正确。”

他在哪里,都无所谓的,对于别人而言,这或许是吃苦头,对他而言,无所谓:“臣遵旨。”

居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至于……刘瑾……

方继藩道:“王守仁冒充了陛下,这没有错,可今日,他出关,代表的乃是皇上的身份,这天下的军民,都以为出关的乃是陛下,若是陛下治他冒充皇帝之罪,那么,陛下……岂不是没有出关,也没有和大漠诸部盟誓?”

皇帝抿嘴微笑:“这点力气,也想做大事?”

今日……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这大明总是隔三差五的吊打大漠了。

也让无数的女真人明白,虽然他们的时代还没有来,但是可能永远都不会来了。

…………

可这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快消逝。

出了行在,随驾的诸臣早已候命,禁卫们更是看不见尽头。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突兀遇到过。

萧敬的嘴,张的比鸡蛋大,可是没发出声音。

方继藩道:“根据情报,大漠诸部之中,有人妄图对陛下不利,可陛下执意要会盟,太子殿下,为了陛下的安危,这才除此下策,让人取代陛下前去会盟,太子殿下这样做,也是一片孝心,这是为了以防万一,防范于未然。而现在,无论如何,陛下已经被药翻了,可现在,在这行在之外,群臣都在候着陛下,而在这大同关外,各部的首领,也都恭候陛下大驾,天下的军民百姓,无不在等会盟的消息。萧公公,你说,这个时候,你出去告诉他们,这盟誓,不得不停止,若是陛下醒来,你以为陛下会高兴吗?陛下若知道……也未必会感激萧公公吧。”

乖乖依着方继藩的话,背了皇上和太子去了榻上,而后,摘下了冕服和通天冠。

浩浩荡荡的卫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的命官,穿戴着飞禽走兽的官袍,纷纷拜倒。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方继藩道:“为人民……啊不,为陛下效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方继藩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

弘治皇帝微笑,背着手:“各部首领,还在大同城外吧?”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外头有小宦官碎步而来:“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到了。”

“父皇说,让你想办法,加强戒备。”

王守仁平淡的道:“若为家国之事,臣岂敢不去。”

当初唐太宗击败高句丽,横扫漠北,攻杀突厥,吐蕃和西域诸国,俱都闻风丧胆,于是联名,请求内附,尊称唐太宗为天可汗。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不见就不见,我王不仕,也是有脾气的。

……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这么一吼,山河变色。

最好全天下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这些日子,他受了不少苦。

众商贾:“……”

这玩意在后世,乃是健康的杀手,可在这个时代,却成了进步的象征,无数的青壮,被组织起来,赤裸着上身,步入作坊,燃烧着一车车的煤炭,冶炼数不尽的矿石,为了提高产量,无数人穷经皓首,想尽办法提高生产效率。

“这就是你所举荐的那个邓健的手笔?”

呀……他突然意识到,朕的爱卿们,都成了欠了钱庄一屁股债的穷光蛋啦……

这感觉……

妇人欲怒。

呀,这么黑的镜子,王学士竟看得见?

“哼,我若有钱,断不学他,看他走路一摇一摆的样子……眼睛钻钱眼里去啦。”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于是忙将墨镜戴着,顿时觉得眼里的事物开始昏暗暗的,倒也能看清事物,就是……

……………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朱厚照气极了:“儿臣也是这样说的。”

可现在,时代不同了呀。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弘治皇帝敛了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才徐徐开口说道:“听说保定府那里,开始推动一个叫什么统计学,是一群算学的生员鼓捣出来的,说是衡量标准,将一切进行数字化,而后,再进行统计,最后得出一个科学的数据,譬如,年产铁量,产煤量……根据这些数字的统计,衡量官吏的绩效。朕觉得,这也是好法子,不如这样吧,朕也不催逼你,你这蒸汽机车,若是到时,运力不能提高两成,朕来收拾你。”

老李明白了:“祥瑞?”

方继藩左右张望,上下看了看,礼呢,没有呀。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我方继藩满门忠良,到了我这一辈,更是以天下为己任,忠心皇上,保境安民,你视金钱如浮云,我方继藩视金钱如粪土。”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七八个侍妾,哭哭啼啼,拉着邓健:“为何进京,不带妾身人等去……”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我……我告假去……”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西厂……

在这里,颇有几分佛朗机的风情。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教士点头,他抱着圣书,对此,表示认同。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方继藩一头雾水,不知啥事,等看了奏报,方才道:“陛下,儿臣这徒孙……”

他回到了府中。

“呀……”

因而,他稍有犹豫。

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竟医治好了太皇太后,他突然恍惚起来。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弘治皇帝皱眉。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新津郡王劳苦功高,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这个时候,却是借着一个由头,来虢夺他的王位,这是做的事吗?如此,不但天下人寒心,也是对不住方景隆,这等亏心的事,朝廷也不便做出来。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那是……梁储。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哎呀……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厚爱啊。

等弘治皇帝一到,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没有吭声,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殿中只留下张皇后和朱秀荣。

“仕女图,哪一幅?”听说好了一些,弘治皇帝心情舒服了许多。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