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32章:妙算神谋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妙算神谋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前哨四处查看,任何一点小细节也没有放过,很快就让他们发现,西北方向有几簇雪花散乱,抬头往上看,发现树枝末梢像是被人蹭过一样。

“笨蛋。”秦寂言忍不住骂了一声,眼见两人都要掉入河里,秦寂言顾不得其他,连忙抽剑:“没本事就虽逞强,给本王坐好。”

言倾带着唐万斤返回,因箭头和长枪都在身体里,唐万斤身上的血还在流,看上去其惨无比,秦殿下远远看到,立刻派亲兵抬了担架过来,“言将军,人交给我们就好了。秦殿下有旨,请言将军立刻返回战场。”

“本王什么也没有做。”秦寂言见顾千城一直在切肉块,自己还没有吃,便往她嘴里喂了一块,顾千城张嘴就吃。

尼玛,老天爷简直是玩她,居然遇到一座被下催眠暗示的石像,这是想要害死她呀!

从案宗的记载来看,顾千城认为这两人的嫌疑最大,一个刚回来家里就出了事,这绝不是什么巧合。另一个寄人篱下,即使江家人厚道,并没有苛待他,可难保本人不会觉得不公。

“不得意就好……”顾千城依旧是幽怨的口吻,“要是殿下你得意的话,我都不知怎么安慰你了,因为……”

“本王第一次来寻案宗时,也颇为惊奇,后来寻问才知晓,林宇居然将刑部所有案宗都看完,并且对每一份案宗了如指掌。”秦寂言说这话时,隐隐流露出几分欣赏。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今天,他们的“辉煌”就要结束了。

秦寂言全身都散发着“本王不高兴”的低气压,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老太爷真得很想知道,楚世子脑子里装得是什么,怎么和他那个没用的儿子一样蠢。

“你呀……”老皇帝明显不放心秦寂言,“算了,朕的私库里的有一把长枪,你回头拿去送给凤将军。”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让封大人将此地的情况,写成折子速速送到京城。”他要断了皇上对赵王的最后一丝父子之情。

她现只能战,战斗到最后一刻!

“老臣参见陛下,万岁万……”

武毅行事一向谨慎,即使老管是秦寂言的人,是顾千城口中可以信任的人,武毅仍旧没有让老管家插手唐万斤的事,完全是亲力亲为的照顾唐万斤。

当然,睡前唐万斤不忘提醒武毅,“千城回来记得叫醒我,我有话要和千城说。”他要告诉千城,不是他没用,实在是那头狼太狡猾了,打的他快累死也打不死,最后只好丢给那叫什么凤于遥的。

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请”下去,好好照料!

顾千城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移开眼,“继续搜。”这些银子珠宝不少,可顾千城今天不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

一行人离开密室,继续查找起来,只是除了这间密室外,暗卫与黑衣人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摘星楼的布局也简单,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发现浸泡画纸的药剂。”

……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只要看到圣后,她们就忍不住,想起血腥取子的画面。

三天期限一至,言倾和御林军统领同时进宫领罚。要不是这两人上任不到半年,皇上肯定要撤了他们的职。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这个时间点不是天牢防备最弱的时候,但却是官差戒备最弱的时候。交班的官差想着回家,早就从紧张中走出来;接班的官差刚从家里过来没有多久,还没有进入状况。

“大人。”北齐人不管其他人死活,手中的刀连连砍向牢房上的铁链。

立刻换人,继续……

什么?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顾千城回弹,撞向秦寂言,将秦寂言撞倒,两人同时摔在马车里,“出什么事了?”

山匪人数众多,而他们只有六人,一时有些吃力。

“血风寨?本王记住了。”秦寂言看向说话的人,是一个陌生的面孔的,他不曾见过。

“老太爷,你也帮我一把吧,我一个人扶不动。”不管怎么样,顾千城都不会放任顾老太爷一个人跪在那里,要传出去她这个孙女可以直接被唾沫淹死了。

暗暗叹了口气,封似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寻问过秦寂言确定没有别的吩咐后,封似锦就默默地退下了。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成王败寇,皇上要杀要剐请随意。”荣王世子一脸傲然,完没有妥协的意思,姿态端得比秦寂言这个皇帝还要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寂言才是阶下囚。

“是藏得太深还是已经离开京城了?”秦寂言相信锦衣卫与子车的实力,虽说没有全程盯着,可从他们近几日的表现来看,也知他们尽力了。

他母亲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再纠结于过往,也没有意思。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汗湿的头发贴在顾千城的脸上,鲜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脸,顾千城此时很狼狈,可她的眼神却闪着不屈与倔强,面对两个块头比她大的打手,顾千城毫不退缩……

“祖父?”顾千梦看过去……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当顾千城看到第一俱烧焦的尸体时,再也控制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姑娘不是以为,这马能看懂她的眼神吧?”焦向笛原本也打算走了,可这伙双腿却不肯动了。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凭焦向笛的才学,只要不跟这两人同一年科举,要摘得状元也不是难事,可偏偏……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至于倪月为什么知道秦寂言要立后的事,这一点也不奇怪。

秦寂言这人太精明了,本身又极度厌恶、防备她,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会被他发现。

那事老皇帝事后也查了一下,不然,官府当初也不会判顾千城胜。要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就算顾千城有十足的证据,老皇帝只要一开口,她就什么都不是。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月前,顾老太爷靠着出卖顾千城,从皇上手中为顾承志讨了一个进军中镀金的机会,一切都好好的,可没过两天就被皇上给撤了,说是要重新考虑。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只是,他们低估了皇家暗卫的能力。虽说皇家的暗卫,总在京城那些人精手上吃亏,可对上这些脑子不够精的土匪,绝对是辗压……邺城不算大,顾千城抱着小雪貂走着走着,就走到城南的一座寺庙。寺庙上的牌匾已腐化,看不出名字,而这里也没有一个可以为她解说的人,顾千城想看的话就只能自己进去。

“金珠,伊国的金珠。”向导也傻了,高兴的傻了。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顾千城晚上从来不用丫鬟守夜,再加上她住的地方又偏僻,晚上就是出去了,也不会有人知晓。

顾三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通过关系找熟人搭了线,不吝银钱的开路,终于说动了守门的人,顾三爷如约也接顾千城。

影子随风乱晃,耳边时不时和婴孩啼哭一样的风声,让这地方凭白添了几分恐怖。

她知道怎么办了!

顾千城一夜好眠,用完早膳后便让下人准备礼物,她要去封家,可还未出门,就听到门房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顾承意原本就因自己失礼的动作羞赧,听到顾千城叫疼,连忙松手,一脸担心地看向顾千城:“千城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都是承意不好,下手没个轻重。千城姐姐你打我吧。”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不喜欢丢一边就是了,没人能勉强你。”区区一个武家,秦寂言还不放在眼里。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顾千城心里酸酸的,不知该怨继母太狠毒,把好好的嫡长女,打压得如此懦弱,还是怪本尊太无能,堂堂嫡长女居然不懂得争。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下过一次棋后,封老爷子很了解顾千城的棋路,没有半点意外,顾千城很快就惨败。

“你这态度不对,不管做什么事,都应该……”这孩子欠教训了,今天就代顾家老头,好好教教教这个孩子……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不能,力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这只是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上前,将揽住顾千城,“我以为,你会相信她们。”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只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先生不必管他,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

“是。”言倾当然也不会认为,秦寂言此举有什么问题。

“哦……承欢给我们准备的宵夜,要吃吗?”秦殿下非常无耻的将唐万斤给剔除了。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不行。”顾千城有自己的坚持,“承欢,要不要计较不是你说了算,你不肯说我自己去查,既然是发生在军中的事,要查起来想必不会太难。”

“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顾千城眼中杀意肆起,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

程将军此会顾千城一点也不了解,与其花时间去查,她不如找秦寂言,反正秦寂言也知道这件事。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脚踏水面,秦寂言一路借着水平面的力道,让自己可以湖面上行走。而很快,他就看清了那条船的颜色——灰色。正是子车说得那条船。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我都是你的,你还能缺什么?”秦寂言一脸哀怨,他对顾千城还不够好吗?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他还会不满足吗?

军汉?

“哼……”顾千城怒极反笑:“想来是我的好二婶。”顾千梦被赵王妃和平西郡王妃削了一顿,名声跌至谷底,二夫人这是想拉顾千城垫背。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当然,顾千城还没有饿到,会把自己“吃”了的地步,可她要再找不到吃的估计也差不多了。

在顾千城悠哉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秦寂言正命人划着小舟,拿着地图沿护城河一路往下走。

“无所谓,反正我要退位当太上皇的,名声于我无用。”只余几年寿命,秦寂言看得很开。

他原先只认为父皇病重,只要好好吃药就能好,可听到父皇与娘亲的对话,他才知道他父皇没有几年可活。尤其是这几年为了他,殚精竭力,耗损精气,更是影响寿命。

秦寂言过来时,就看到所有人都围着顾千城的画面,秦殿下当即脸就黑了!

“就是,就算你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意关押我们。”

墓园里只有几个文官没有能力跑出来,秦寂言来回个四五趟,就把人全部都带出了鼠群。

“圣上他……要做的事太多。”再说了,长生门放话要灭的是封顾二家,他们两家要是不拿出一点实力,如何震慑长生门。

“皇上之前没有王妃,也没有定过亲事,他要立谁家的闺女为后?”几个大朝回过味来,开始思索秦寂言那句话,可是……

无利不起早,这话绝对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那么多人怀孕生子,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折腾呢?

老管家离开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姑娘,船安排好了。今夜就可以出发。”

顾千城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娘娘的情况很不好,如果高烧一直不能退的话,可能会把脑子烧坏。别外,娘娘的伤口不知沾到了什么,溃烂的十分严重,一定会留疤。”

被人暗算了!

程老太爷一脸感激的道:“多谢殿下,殿下的恩情臣没齿难忘。”

而很明显,顾千城的情况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