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版 第100章:装腔作态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022

    连载(字)

1102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装腔作态

申博下载版 苏憧笙 11022 2019-09-02

封夫人猜测,顾家肯定没有给顾千城准备,可以接旨的盛装,便自作主张了一回。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下人来报:“顾姑娘,秦王殿下说要走了。”

“是吗?本王看你在顾家如鱼得水。”这不是假话,顾千城现在在顾家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主,连顾国公轻易都不敢惹她。

这真是一件让人为难的事。

他当时本然就想出来了,可是武毅拉住了他,说这件事不能让千城知道,可是……

事实上,这步棋他们早就走了。在药王拿出能检查人有没有中蛊的药方后,他们就开始寻找懂蛊的苗人。

从宫里回来,顾老太爷就病倒了,可是他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他反倒兴起了更强的求生欲。

在外人眼中,江家少爷是一个温和安静的少年,附近的村民对他评价颇高,只是……

“这于我们顾家有什么好处?”老太爷目光微沉,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得意就好……”顾千城依旧是幽怨的口吻,“要是殿下你得意的话,我都不知怎么安慰你了,因为……”

江南与京城相隔甚远,即使老皇帝与秦寂言都十分关注江南的情况,可一时半刻要发现江南的异常还是很难,毕竟这个时候消息传递十分不方便。

而秦寂言会发现江南有异常,是顾千城进入江南后,连着四五天都没有消息传来。

宴会行至一半,便是皇子、皇孙给老皇帝献年礼。赵王和周王的礼物非常贵重却了无新意,纯粹是贵罢了。

《夷国志》上记载过支灵川,可并不详细,显然是写书的人没有爬完支灵川左右两侧的雪山。

暗卫前不久才失职,虽然秦殿下还没有处罚他们,可他们也是极不安的,见到顾千城打出来的手势,暗卫简直是要哭了。

“皇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真的要立后了?。”唐万斤见秦寂言不回答,焦急的催问了一句。

“放心,父皇一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听到龙宝的童言童语,秦寂言心里又是自责又是愧疚。

这是猪头六看到秦寂言的第一反应,而对于不好惹的男人,猪头六一向是敬而远之,要是避不了那就损失一些求自保。

绳子的另一端在七百米左右的高度,饶是秦寂言轻功再卓绝,也不可能凭空踏到那个高度,中途必然要借力,只是……

按说,他应该敬爱皇爷爷,可是他做不到。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我以前在战场上受了很重的伤,可也不用绑成这样。”唐万斤扯了扯脸上的染血的绷带,一脸嫌弃。

“怎么办,突然不想走了。”秦寂言上前,拥住顾千城,一脸不舍。

武定完全不动用秦寂言的力量,他一纸状纸将顾家告到大理寺。按理这种民告官的状纸,大理寺一般是不理的,可是……

北齐欢迎大秦人来,但怎么进由北齐说了算。

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请”下去,好好照料!

此时,火柱已经往下回落,很快就会顺着火山往下流,为了不死在这里,他们必须尽快打开石门,拿到火焰果。

“嗯,北齐给本王这么一个大礼。本王要是不回礼,岂不显得本王无礼。”秦寂言双手搂着顾千城的腰,脸靠在顾千城的小腹处。

“谁?你说谁怎么样了?”少女没见过变脸变这么快的,不由得吓了一跳。

“连这点小事,你也不肯帮皇爷爷办?”太上皇怒,一脸阴鸷的看着秦寂言。

“皇爷爷说的没错,没有您护着,五岁的我在无父母保护的情况下,确实无法在后宫活下来,可皇爷爷你有没有想过,我到底是因为谁才会落得无父无母的下场?”即使一再告诉自己,事情都过去了,可心里仍旧是放不下的。

顾千城为了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趁一个暗卫不备时,快速将人放倒。那暗卫摔倒后,除了震惊就只有后怕,他们没有说什么没有准备好,顾千城不应该偷袭一类的话,因为偷袭成功本身就代表他们无能。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不仅给不了他一点帮助,还要他自己做决定。

“快,快捂住三少爷的嘴,快……”二夫人吓一跳,没想到承志会说出这样的话,连忙吩咐下人。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殿下,是山匪。”暗卫见到秦寂言出来,忙说道。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虽然十天过去了,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

“属下这就去办。”子车压下心中的不喜,接过暗风剑,退了出去。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而且,呕吐物在舱底那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放久了,味道更难闻,要不及时清理干净,顾千城会受不住。

子车将干净的铜盆放下,准备拎着桶子里的秽物去倒,就被老管家制止了,“我去,你照顾姑娘。”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哼……”秦寂言冷哼了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杀?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秦寂言只知道结果,并不了解过程,虽然他可以问属下,可他更想听顾千城亲口说。

秦寂言没有为顾千城解惑,而是继续道:“风遥的父亲是一个迷,除了西胡公主外,没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包括风遥自己。”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每当禁卫的刀刺下,土丘就移开了,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

“千城回来了?”顾老太爷先是高兴,可随即又变了脸,“千城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千城回来了,怎么不先来见他?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暗卫摸清了地,便按原路下山,拿着秦王府的令牌去军营调了一千兵马。

猪头六一脸惨白,用力呸了一口,骂道:“老子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我们昨晚放火烧船,差点把皇帝老儿烧死了,皇帝老儿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老四、老三,你们两个把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带走。其他人……跟我出去,跟他们拼了。”

一人一貂踏入寺庙,小雪貂越发的兴奋了,小脑袋探来探去,一副很忙的样子。

“我们两个都太矮了,我帮不了你了。”顾千城放下手,一脸无奈的道。

秦殿下,真有能把死人气活!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莫非是心事太重?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他说要叫大夫来给顾千城看看,不是寻问顾千城的意见,而是告知顾千城。

“单将军不过如此。”呼延千霆得了便宜还卖乖,见单增落败,士气下降,不依不饶的逼近,那架势就好像要逼死单增。

“放了三皇子。”单增确实不想再和呼延千霆那个蛮人打,见凤于谦出来做和事佬,便将自己的条件提了出来。

虽然,顾千城也觉得一人犯错,全家倒霉这种事很不人道,可他们在家族荣耀时,心理理得享受富贵荣华,现在……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这世道就是这样。

在秦寂言的放纵下,大殿瞬间变成了菜市场,太上皇派系的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中坚力量,开始不遗余力的拉其他人下水,试图将所有人都拖下水,好让皇上法不则众。

顾千城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顾夫人……

那几个抬尸体的粗使婆子,见状立刻丢下尸体,朝赵婆子追去……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顾千城就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才不与老太爷辩解,事实上她也无法辩解,因为老太爷说得都有道理。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和赵王相比,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官员仍旧用当地的,将本城的富商与读书人召来,本王明日要见他们。”相比百姓只是损失粮食,富商和读书人就惨多了。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顾千城依在秦殿下的怀里,能清楚地感受到秦殿下身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变化。

水底氧气稀薄,就算子车能闭气,可也无法长时间呆在水里。

只一眼,子车就记住了那船的颜色,“船上的老大叫猪头六,就是抢走姑娘的人。”

居然丢下顾千城,把彭长老带出来了。

“急什么,吃完再说也是一样的,不然凉了多可惜。”勺子再次抵到顾千城嘴巴,顾千城看了一眼,只得再次张嘴,“这是你的夜宵。”结果全进了她的肚子。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睡着了也好。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没有。”大管家说完后,连忙低头。

要是没有墨家这个弱点,他怎么可能把景炎支走,让他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似锦也太没用了,居然放秦寂言离开战场,这个时候他就应该亲自去找千城,而不是把机会让给秦寂言。”和秦寂言相比,景炎宁可封似锦和顾千城在一起,这样他心里多少舒服一些。

“君无戏言!”秦寂言郑重点头,以示重视,药王谷主再无顾忌,当即就退下去配药。

秦殿下脸更黑了。

六扇门的人立刻着手来办,不过在处理这些琐事之前,他们要先把闲杂人等清走,为秦寂言开路,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不过,这些人就没有封首辅那么好的待遇,秦寂言把人救出鼠群后,都是随手一丢的,至于那些人是脸朝地,还是屁股朝地,那就与他无关。

“姑娘的本事老奴自是清楚。老奴避开皇上,不过是希望我们能顺利抵达江南。不然皇上见到姑娘这副模样,怕是不会同意姑娘去江南。”一路颠簸,日夜赶路,顾千城又吃什么吐什么,不过短短几天,就瘦得皮包骨,一点精气神也没有。

再一次,没有任何预兆,和老皇帝年纪一样大的程老太爷,噗通一声跪在秦寂言面前,“殿下,臣家门不幸出此孽障,臣不敢求情,只求殿下能私下处置。”老程家再丢不起这个人。

这是老天爷要亡他们程家呀。

秦寂言很同情程老太爷,吴六郎这个祸害挑上谁家,谁家就倒霉,正好程家就是那个倒霉的。

顾千城最近似乎越来越了解秦寂言,即使秦寂言什么都没有说,可看他的神情,顾千城就明白了,“你在担心程家的事?”

“我……我,”顾千城开口,却无法吐出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是缺水的鱼。

“不知道,好痛,好痛。”顾千城没有给出解释,只捂着肚子叫痛。

老管家虽然还有怀疑,可却不敢真拿顾千城的身体,和她腹中的孩子去赌,神色严峻的道:“姑娘,你坐好,我去找人。”

“一点小伤罢了。不把他放倒,我们就不会有自由。”老管家捏住了她的命脉,平时又太谨慎,要不是利用这次混乱,她也无法把人放倒。

攒了好几个月,才攒到一小包袱,顾千城预计少点吃,可以吃七八天。至于七八天后,顾千城就不管了,她也管不了。

因担心天亮后,火城的人会找来,哪怕看不见路,顾千城也不敢停下来,一路走得飞快,恨不得在天亮前就走出火城。

在树林里闷头前行的顾千城不知,在她离开村子的时候,有个少年一直站在暗处,目送她离去,并在她离去后,点了一把火将学堂和她住的地方烧了!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可事实上,这个常识知晓的人真不多,仵作地位低下,别说秦王就是那些七品小官,也不会去管仵作验尸前,要做什么准备。

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比只给她一把小刀的好,胃里、脑部……可不是用匕首胡乱切开的。

“需要出去吗?”顾千城问向秦寂言。

小雪貂却不安分,见洞门开了,叫了一声,猛得往前冲,可却因为体力透支,摔倒在顾千城的怀里,小雪貂急得不行,翻起身想要进去,可越心急越出错,怎么也跳不下去。

封似锦的话落下,现场有片刻的死寂,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句:“我们相信封大人。”其他人才跟着表态。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老奴该做的。”老管家适时卖好,在拐弯处停了下来,“圣上就在前面的书房,老奴就送到这里了。”

顾千城不由得失笑,故作夸张的道:“谁惹我们陛下不高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陛下不高兴,拖出去斩了。”

如此一来,顾千城有了归宿,也不会有人说顾府教女不严,顾家其他儿女也不担心嫁了。

终于逃过了一劫!

顾千城点了点头,“说说看,你要怎么助我全力掌控武家?”这话,就表明她同意了武毅的提议。

和凤家军相反,江南驻军可谓是养尊处优,江南这一带近十来年十分和平,他们已经近十年没有参与过大战,虽说近两年景炎有加强训练,可他们和凤家军一比,还是差了许多。

这事,绝不能用他的名义去说,必须是少主下令,他才不要给少主背黑锅呢!!顾千城从来都不是娇气的女人,也不会无理取闹,吃饱后立刻重拾笑颜,当然理智也回笼了。

秦寂言从不认为,为美人不要江山,错的是美人。下决定的人是帝王,错的自然是帝王,把错误往女人身上推的帝王,再无能不过。

“属下,属下……”侍卫被秦寂言吓得不敢吭声,顾千城暗暗扯了扯秦寂言衣服,小声的道:“好了,别公私不分了。”因这事拿手下出气,秦殿下也不嫌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