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01章:稳操左券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稳操左券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到家之后她给汤蜜挂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有哽咽的声音,似乎是她刚才哭过,所以隔了很久才将电话接起来。

裴淼心的声音里都是颤抖,“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淼心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却除了抱住他埋在自己胸口使坏的头外,不知该如何反应。

送了芽芽到幼儿园后,她想着一天无视,虽然曲耀阳放了她一天假,可她还是想到公司去看看,于是自己驾了车,调转方向盘准备向公司而去。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曲耀阳倾身,捧着小家伙的脑袋,这才颤抖着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下巴抵着她的脑袋。

从芽芽的卧室里出来,曲母正抱着双手站在走廊上等他。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裴淼心再次按下车窗,说:“您这样是妨碍交通!就算您是市长夫人,可是交通违法也是违法,我就不信您能在这只手遮天!”

她唤他:“你干嘛!”

正好是他晃神的片刻,先前多少有些错愕的易琛在那几下之后突然回神,站起身从身后冲上来抓住曲耀阳的胳膊,扬手就回了一拳。“就算军军不是你跟曲耀阳亲生的孩子,可你们毕竟在他还是襁褓的时候就带他回家里,与这孩子朝夕相处的这么多年,他就算平常再任性再不听话,可他还那么小,也知道要护着你。”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她知道他又想起前段与翟俊楠的事,想想这几天也真是奇怪,真是好久都没见到那男人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哪去。

“你会怪我的吧!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分开,还在一起,我让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买了样东西没有送给你,而是送给了其他的女人,你一定会不开心吧!”

裴淼心的脸颊火辣辣地疼,那疼牟然像是一种提醒,逼着她不得不从这样混乱的境况里边挣脱出来。

赴宴的日子正好就是周五的晚上,她早早下班回到家中,换衣还有打扮自己。

他们之间应该不是这样的!毕竟她跟他,还有一个芽芽。

裴淼心很快在爷爷出院以前帮芽芽找到了一间愿意接收她的幼儿园,先前曲耀阳帮她找的那间幼儿园因为后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太多,导致入园的时间被一拖再拖,等到她接女儿回来的时候,已被幼儿园告知名额满了,让他们另寻去处。

芽芽在爷爷的床边又唱歌又跳舞,爷爷自从大前天醒过来以后,便一直被小家伙逗得开心不已。

泸沽湖的当晚又发生了两次地震,轻微的震感,只有睡不着的人才觉得格外清晰。因为夏芷柔晕倒的事情,沈俊豪提前派了车紧急将她同曲耀阳送回了大研古城去。

“这几天蒋总在问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抬手还有眼神交流什么的,尤其是那天发生在走婚桥上的事情,他居然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真的将你背过了整条桥,是人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只是蒋总他不直说而已。”

翟俊楠其实完全二米料到会在这里碰上裴淼心的。他不过刚刚同先前那些兄弟吃了顿午饭,正准备下午再接再厉的时候,突然接到秘书一通电话,到大厅来取点东西。

两个人正说话的当口,苏晓的玛莎拉蒂小跑,一下就给抛锚停在了半路。

拖着小皮箱刚准备从卧室里出去,才一抬头,迎面就撞上背着书包站在门边的曲婉婉。

是的,那夜里因为曲母的算计,事后他看到了那张床单。

曲母赶忙将裴淼心一拉,笑对着所有人道:“好孩子,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可我跟你爸也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们舍不得你受委屈,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两个孩子的将来想想,所以你不必再为臣羽守着了,知道么?”

曲母的话说得慷慨激昂,抓着曲耀阳的手却是用尽了权利。

裴淼心在几步之遥将曲婉婉一抓,“别去,婉婉,站在你爸妈的立场,我懂他们今天这样做的原因,他们的初衷也是为了你大哥好!”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她娇羞着,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抱着他仰起头来,“大叔,我头好晕。”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大部分的事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到时候张太太可有空过来参加吗?”

裴淼心也不吝于抬她,“我在会里经常听其他干事说起张太太的能干,从前这类的公益活动也都是你在主理,我刚刚上马主理这样的活动,若有什么做得不周,还希望张太太提点。”

聂皖瑜看了看曲耀阳,又去看跟在他身后的裴淼心,“真巧啊!耀阳,你没时间接我的电话,却有时间陪别的女人在这里吃午餐。”

曲耀阳沉思了片刻后才道:“你的意思是,夏芷柔会去找她的妹妹夏之韵,让她翻供,只要她翻供了,我妈就有权利为子恒上诉,从而争取为他减刑,甚至是脱罪?”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到这里来之前你说好要听话的。”

“其实……家里的空房间还有很多……”

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白天在曲家大宅里遇到聂皖瑜的情形。

爷爷精神不好,忽又想起还在楼上房间里昏睡的奶奶,几步起身就要离开,餐桌上的众人也跟着依次散去,唯曲婉婉临去前偷偷望了她一眼。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厉冥皓却在这当头把他给挡了,也不知道轻声在后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见尤嘉轩的面色苍白眸底也似泛着难堪的心疼。果不其然,他竟然管都不管自己,就这样转身同厉冥皓走掉了。

门外静默了良久,门里的曲婉婉却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那我也愿意。”她笑笑凑进他怀里,“不是有你疼我么,嗯?再说了,你妈最近的精神状况也不大好,咱们做晚辈的能够多抽出一点时间陪在她的左右总归是好的。就算她现在看不到我的好,她以后总有机会明白的。”

曲耀阳皱眉,嘘着眼睛定睛去望,却见一个娇娇悄悄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这会正是凌晨,如果他陪臣羽再喝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天就亮了,那女人也该起床了吧!曲耀阳的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可曲婉婉听在耳朵里,当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他在跟她说赡养费……同是一个圈子、一个商场里混的,他明明就知道裴家现在到底拮据成了什么样子,这间屋里的一包方面或是一颗蛋对于她来说都有多么珍贵,可他临了还要这样害她伤心?

“怎么?”陆离眨巴了几下看似无辜的大眼,“那药让你这一夜不畅快了?不能啊!那药可是哥们儿我呕心沥血好几个月,用了十几种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就算不能让你一夜金枪不倒,也不能让你一点不畅快是吧?”

“不关我的事情!”陆离举双手投降,“我是无辜的!”

“不要这么想,她现在选你,自然就已经料到可能需要承担的一切。更何况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更权威的专家,治好你。”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曲耀阳看也不去看她,转对旁边的民警道:“到底怎么回事?”

她快步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把挽上他的胳膊娇嗔:“耀阳,人家护士说了,不让你在这抽烟的意思是,医院门口跟我面前都不能抽!宝宝现在虽然才两个多月,但是你在我面前抽烟还是不好,万一影响到孩子未来的健康那可怎么好?这是你跟我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宝贝,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曲耀阳本来沉思的面容因为她的出现森冷了几秒,但也只是那几秒过后迅速恢复正常。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又试了几只肉串,几乎每一串都是一样,咸到她骨子里,要命的咸。

聂皖瑜开始撒泼,却叫厉冥皓生生一巴掌裹去。

几个人赶紧回到裴淼心的“心工作室”,找来办公室用的药箱,把裴淼心擦脸。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转过头去看那车所在的方向,却被那流线型的外观,漂亮的颜色和车体吸引得移不开眼睛——这不就是昨天她才在年婷推给她的那本杂志上见到过的保时捷跑车吗?

“护士!护士到哪里去了啊?不是有那什么镇痛泵吗?快给咱们弄上啊!”曲母连忙去招呼了几声。

聂母说到这里,更是泣不成声,弄得站在阳台前的聂父愤怒回头,“总之这事儿今天必须有个说法!”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相冲突,‘心工作室’完全可以和‘玉奇’合并。现在两家的老板都是你,你想合并一个部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知道先前我是这样答应过你,可是你一个人在a市也没办法照顾得了两个孩子。芽芽现在就像是你外公的小开心果,每天都逗得他好开心,至于思羽……淼心,就当是妈求求你了行不行,再让我帮你照顾一阵子两个孩子?你外公跟你爸爸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这时候若再惹恼了他,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都要白费。”“婉婉,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曲耀阳打断。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车到步行街附近裴淼心就先下了车,她理也不理曲耀阳,直接伸手去抱芽芽。

这不看还好,看了她才皱眉。

裴淼心有些吃惊地看了看芽芽,又去看那只巨大的卡通熊,却见那卡通熊手中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递到她跟前的时候还做了几个特别可爱的动作。

那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修饰,就是简简单单直而顺的头发,倾泻在胸前。裴淼心回头看着,只见那女孩肤色白皙,双颊隐隐一点红晕,年轻而姣好的脸庞,确实就是曲耀阳会喜欢的那一型。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裴淼心凑到她跟前来,小声道:“曦媛,对不住,因为我怀孕的事情暂时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所以一点白酒都沾不得,只得靠你了。”

“好你个曲成益……”

一阵哄笑,场面乱得不得了,一个哥们儿哈哈乱笑着推了乔榛朗一把,说:“刚是谁说要让人朗少做到老做到死的啊!哦,这会儿看人真折了老腰,想退货是吧!朗少,亮剑了啊!把家伙都亮出来给姑娘几个看看,老虎不发威到还让她们当病猫!”

他想自己一定是喝了太多酒了,所以才会有这种不清醒的感觉,不清醒得差点将自己逼疯了。

往病房的方向走时,曲母已经被人从急症室里送了出来,转送到vip病房。

知道母亲说不出话来,医生说是气急攻心导致的脑供血不足,刚醒来的时候暂时会出现面瘫的情况,说不出话来。

“曲子恒我提醒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曲耀阳已经动怒。

聂皖瑜仍然是一副乖巧的笑嘻嘻的模样,她说:“淼心姐,你得怎么感谢我啊?今天我请你吃了这么好吃的下午茶,又告诉了你这么多小秘密,你可不得拿点东西给我交换呀!”

曲耀阳就是爱看她崩溃到无法制止的模样,用力一把扯下她褪到膝盖的睡裤,再用力拉下她的小内,一左一右架开她两腿,在她惊愕的注视当中突然埋下头去。

“唔唔唔唔……”裴淼心失去了掣肘的双手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拱起上身想要后退,却被他抓住两腿更往前带了几分。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她说完了话又低头去看自己怀里的芽芽。

他突兀的一句话让裴淼心半天缓不过神,心里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小人直接被他ko,除了目瞪口呆而外,她真的找不到自己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