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03章:家道从容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家道从容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孟冰的眸慢慢的转向她,带着明显的疑惑,也隐隐的有着几分担心,她是担心李逸风。

听故事,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给他讲的。

而且,刚刚还有两个侍卫是守在正门外的。

她觉的有些不太可能。

“到底是什么事呀,你就直说吧。”孟冰看到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心中着急,她的性子本来就急,再加上现在的这个时候,她以为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他们误会了?”孟冰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声音微微的小了很多了,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垂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恩,那就谢谢你了、”李逸风的脸上多了几分感激,低声应谢都市少年修仙记。

“咦,原本都没有查出来呀,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呢?”众人听到夜无绝跟月无双都说拿不出证据来,一个个都愣住,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疑惑,若是两个都拿不出证据,那这选驸马的事情要怎么办呢?

不,听初也这意思,父皇这只怕不是简单的生病。

“这就是夜无恒的狡猾之处,他说服不动唐将军,但是骗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小女孩那是绝对的没问题了。”北尊大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夜无绝与夜无恒最大的差别就是,夜无绝做事,太过正直,而夜无恒却向来阴险,不择手段的。

让她亲眼见识到你此刻的幸福,就是对对方最好的打击。

而且,他所爱的那个公主,如今的招亲大选也快要结束,真正的驸马人选马上也要出来了。

“好吧。”秦敏儿微微的点头,声音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再次的望向李逸风时,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说,北尊王朝的公主招亲这么好的事情,逸风这傻小子,怎么就不去参加呢,听说皇上都来参加了。”

“我的伤都已经好了,没事了,不用休息了,我今天来,就是看看逸风今天比试的结果怎么样?”只是,没有想到,李老爷子又重新的将话题饶回了李逸风的招亲的大选的问题。

他抱的很快,也抱的很紧,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那么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更何况,她的那颗红痔是在中指的根部,只要手微微的弯起,就很难发现。

真的是让她太意外,而且也太过的惊喜。

花断尘自以为天机算尽,自以为算的滴水不露,但是若是细细推敲,其它有着很多的可疑之处,毕竟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不可能成为真的。

而他的一只手,更是又快又狠的立刻的嵌住了她的脖子。

就在夜无绝微微迟疑的这一刻,花断尘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或者,他是怕北尊大帝会趁机玩花样。

只怕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那十天的时间也太短了。”李逸风眉头紧蹙,他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是十分的倔强的,他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但是,要他这般的屈服,实在是不可能呀。

“逸风,你刚刚也看到了,父亲根本就不听我说,我说什么,他都给直接的回了,而且,我一说话,只会更加的激怒他,这一次,大哥实在是、、、”李赢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不是他不帮他,实在是这件事情,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但凡有点办法,他也不会看着自己的弟弟痛苦了。

而且,甚至也带着那么几分威逼。

“儿呀,你要娶了媳妇,就有人帮你了,所以,你就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吧。”李老夫人看到李逸风那满是悲泣的样子,唇角微扯了一下,然后再次慢慢地说道,仍就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秦敏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所以,他便被传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真正的武功如何,谁也不知道。

很明显,是受到月无双的影响了。

他知道,这儿应该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其实,他心中很明白,这件事情,只能那么做,不那么做,现在的北尊王朝定然会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她毕竟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如今北尊王朝的皇上又病重,将这北尊王朝的重任交给了她。

她知道,他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肯定心中也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了吧。

他甚至没有问她是什么样的计划,甚至没有问,这个狠毒的女人会对孟千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这就是他的心,当明白了,她根本就没有原谅,而且一直在拒绝他的时候,那他自以为深到不能再深,自以为可以为她牺牲一切的爱,就那么的一堪一击了。

其实,花断尘此刻的想法也太过偏激了,要说,孟千寻根本就没有戏弄他的意思。

“是,只有我们两个最清楚,但是那没有用呀,要让北尊大帝相信才行呀。”花断尘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凝重,他觉的,要让北尊大帝相信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有道是怕隔墙有耳,她的计划绝对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了。

竟然不是冰儿那丫头,而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公主?

所以,他能怎么办?

这件事情他可是一直都藏在心底的,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你倒是说话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娶人家过门呀?”李老爷子见他一直沉默不语,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凝重。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这关招亲大选什么事呀?”只是,李老爷子眉头微蹙,略带疑惑的望着他。

李逸风的双眸猛然的一睁,突然的想到了一种可能?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因为,那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感情,所以,只有他自己一个知道就好。

她的这两个儿子,从小就十分的懂事,并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

只是,没有了令牌,所以,他刚走到宫门时,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她这么一惊呼,相信书房中的人,也就完全的能够了解外面的情形了。

不过,她既然答应了,自然就会尽力做好,自然有办法让那些老臣们服从。

所以,这一刻,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果断的,不会犹豫不决,既然她答应了父皇,那么接下来,就一定会尽力的做好。

雪太医听到北尊大帝的话,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一时间,却并没有立刻的转身离开,神情间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

“呵呵、、、”北尊大帝微微的轻笑出声,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柔情,“还是灵儿最了解我?”

“禀报公主,如今,几乎全天下各国的都有皇子来到北尊王朝,报名参加了招亲大选,其中,达溪国的太子,平远国的大皇子,凤蓝国的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皇浦王朝的五皇子,六皇子,甚至西域国的王子也来了,更有很多极有名望的江湖人士,就连一直神出鬼没的莲花教教主也来了,那些人,可都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丞相大人是何等聪明之人,这些话,分明就是说给孟千寻听的,给孟千寻提个醒。

只是,孟千寻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极为清楚地说道,她的声音也极为的平淡,听不出半点的异样,似乎就仅仅是在命令着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情。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若是百姓真的拿到了那些粮食还会饿死吗?

“本公主昨天已经让人去了明城,查清现在明城百姓的具体的人数,到时候本公主会按着人头筹集粮食。”孟千寻双眸微闪,再次慢慢的说道,她的声音仍就那般的轻缓,仍就是一脸的平静。

但是,现在想想,似乎并不是那样的,若是他的心中真的有她,真的爱着,肯定会时时的想着她,肯定也会知道她喜欢什么,总可以在平时的生活中,送她一点喜欢的东西,那怕只是一点也好。

但是,除了他送的,她一律不会要。

“花都送来,整个皇宫门外,都摆的满满的,而你也让人把花搬进来了,现在,还用的着多说什么吗?”不跳字。当他看到皇宫门外摆了那么多的花,又听说,那是送给公主的时,心中便不由的一怔,随即便查出了那花是那谁送的。

“你本来就要相信我。”孟千寻见他终于相信了,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动了下身子,低声说道,若是他完全的相信她,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按理说,她是皇浦王朝的将军府的小姐,而那个男人去是北尊王朝的人,她跟他怎么会认识,又怎么可能会相爱的呢?

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气魄,竟然这么冷静,公正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是让他意外,更加的让的惊愕。

孟千寻微怔,心中冷笑,他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什么叫做比她自己更了解她?

“为何要招亲?”只是,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不等孟千寻开口,便再次问道,那声音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的紧张绝品邪少最新章节。

所以,孟千寻嘴角微抿,并没回答。

什么叫做不敢?

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她的确是了解的,每次,她对他说谎的时候,都有些恍惚,都有些躲闪。

骗他,她有必要骗他吗?而且还用夜无绝骗他?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大将军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转向刑部尚书大人时,隐隐的闪过一道嗜血的狠绝,虽然说平时这刑部尚书一直是站在丞相那边的,但是却也不敢这般的明目壮胆的顶撞他,此刻真是反了,反了,竟然一个一个的都当众顶撞起他来。

孟千寻与孟冰看到北尊大帝此刻的样子,心中也都更加的担心。

“不,不是,不关夜无绝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里,他是最无辜的。”孟千寻微微一惊,连声说道,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让李逸风产生什么误会。

“其实昭书是皇兄下的,当时千寻根本就不知道,夜无绝就更不知情了。”孟冰看到他一脸的惊讶,知道他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而且,她也知道李逸风对千寻的感情,今天不敢他解释清楚,他肯定不会放心。

孟千寻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其实,说真的,她心中还是隐隐的有着那么一点的怀疑,她在想,北尊大帝是不是装的,虽然说刚刚的场面的确有些吓人,但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也太巧合了。

李灵儿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躺在床上的北尊大帝,一双眸子中错愕中带着几分意外的伤痛,她原本以为,他是为了骗的千寻才装病的,难道不是吗?

这一刻,孟千寻的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胸,而另一只手,竟然下意识的去遮向嘴。

“那皇兄有无大碍?”孟冰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雪太医,急声问道。

“我立刻让人去找李逸风,他的父亲一直都住在北尊王朝,所以,李逸风也应该会在北尊王朝。”孟冰对李逸风的情况倒是十分的了解,连他家里的情况都知道,看见她跟李逸风的关系的确是一直不错的。

而雪太医似乎也微微的愣了一下,神情微动。

“外婆不要担心,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外公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外公还要陪宝儿一起玩呢。”宝儿说的极为的肯定。

“皇上可千万要注意,万万不可着急,生气呀。”雪太医可见是十分的忠心的,仍就提醒着皇上。

当然,她也可以与夜无绝一起离开,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但是那后果,只怕、、、。

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的。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看在孟千寻的眼中,更加的感觉到心痛。

“当然。”宝儿一脸肯定的点上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瞒不下去了,便有些得意地说道,“他是宝儿的爹爹。”

看来,他们父女已经相认了。

众人看到竟然有人突然的闯进大殿时,纷纷的惊住,此刻可是早朝的时间,没有皇上的传招,是什么人都不可能进入大殿的。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果然,便看到孟千寻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似乎可以瞬间的滴下雨来,那冰冷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绝裂。

现在,最后的办法就是尽快的找到夜无绝,然后跟夜无绝一起回去,至于这件事情,既然是北尊大帝惹出来的,就由他自己来解决吧。

若是夜无绝收了这样的消息,还能够在凤阑国等的住?

“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他们跟我们当年的情形并不完全相同,夜无绝也终究不是你。”李灵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虽然明白他的用意,也觉的这件事有些不妥。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队侍卫已经快速的闪到了她们的面前,恭敬地说道,“皇上吩咐我们在这儿恭迎公主,皇上说如今北尊王朝有些乱,让我们护送公主进宫。”

夜无绝心中暗暗猜测着,但是一双眸子却是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不知为何,他感觉到一种十分强烈的不舍。

不过,夜无绝此刻却并没有拒绝小宝儿的要求,反而多了几兴致,略略带笑地望着她,说道,“好,那就猜一猜,猜对了,有奖励。”

夜无绝虽然没有带着小孩子,但是倒还挺会哄小孩的。

说好了是惊喜。现在告诉了他,就没有惊喜了。

就小丫头也太聪明了。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高深莫测的轻笑,唇微动,半真半假的说道,“怎么?对女人向来不感兴趣的三弟这次也有想法了、。”

“结果呢?”向来冷静的夜无绝,这一刻竟然等不及初也说完,打断了他的话,连声问道。

王明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看到他此刻的样子,显然是害怕了,遂再次说道,“我们是同乡,我自然不会揭你的底。”

“恩。”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接着这路线看来,的确很快就可以到城镇了,到时候,应该可以打听到消息,毕竟夜无绝的名声可是极大的。

“咦,那些人在看什么,过去看一下。”孟冰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已经下了马车,向前走去。

所以,她也不知道,她射出的针击中了几个。

她感觉到,夜无绝的肩膀处,鲜血仍就不断的流出。

但是,她也明白,主子是真心喜欢梦小姐的,梦小姐的命,在主子的心中,比自己的更重要。

梦千寻的心更加的悬起,但是她知道,她此刻,若是留在这儿,对他,反而是一种连累。

不管怎么样,都要先保护好皇上。

躺在地上的惠妃因为猛然的疼痛醒了过来,只是双眸一睁开,便对上皇上那可怕的眸子,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顿时的惊醒了过来。

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

她心中很清楚,皇上是知道太子的事情,是梦千寻做的,只是,如今废了太子,碍着夜无绝的面子,所以没有再追究梦千寻。

“是。”那侍卫恭敬的应着,便去传达命令了。

“怎么会是他?”惠妃的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就连那神情间,都有着几分相似。

夜无绝的眉头紧蹙,却并没有去理会皇浦拓的怒火,而是望向孟千寻,那神情间竟然带着几分无辜,甚至似乎还带着几分刻意的委屈。

只是,四下里并没有发现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错愕,不过,似乎也突然的明白了什么,一双眸子随即快速的,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仍就被夜无绝抱在怀里的女人。

孟千寻望着他,慢慢的,却是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孟千寻听到她那声音,心中暗暗冷笑,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装。

有道人,人要脸,树要皮,这人要是不要脸了,还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所以,此刻的皇浦拓是又急,又气,又恨,急着想找她问清楚,却又气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何不能再坚持一点,既然她心中是喜欢他的,只要他再坚持一点,她肯定就会嫁给他了。

惠妃却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她就算不说,只要皇上一见到她,当年所有的事情就都包不住了。”

若是他再这样的对她纠缠,就别怪他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