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4章:刺股悬梁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刺股悬梁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黄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脸不甘心反问道:“不能用强那就只能用银子赎,就算他们用原价把土地卖给我们,那也是几千万两白银。”

建文帝去了慈宁宫,和李太后独处许久。这对天底下身份最尊贵的母子,到底说了什么,无人知晓。

……

谢明曦也无法不动容。

……

盛鸿以复杂难言的目光看着谢明曦,半晌才叹道:“明曦,我真为你的敌人心惊胆战。”

……

“若不是因此事,堂堂李家嫡长孙又岂会一直到今日都未定亲,白白便宜了方若梦?”

方若梦气得俏脸煞白,全身簌簌发抖,嘴唇不停打颤。想说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淮南王焉有不怒之理!

你会后悔自己早早退出储位之争吗?

李默的行径,放在别人眼里,就是故意登门寻衅。绝不会联想到什么倾慕。六公主心如坚冰,一无所察。

功夫不负有心人!

盛鸿看一眼惺惺作态的新帝,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

尹潇潇哈哈笑了起来,清脆爽朗的笑声,驱走了练武后的疲惫,令人心生愉悦。

不过,就连最率直的尹潇潇,也知道此事不宜多言。有什么话私下里说说就罢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谨言慎行才是。

无法释怀的人是昌平公主。

没错,真的有!

建文帝心头那口阴郁闷气,在此时总算稍稍散开,冷然道:“既有七皇子为你们说情,朕今日便放过淮南王府。”

……盛鸿咧着嘴角,目中似闪出熠熠光芒,又重复说了一句:“明曦,我们有女儿了。”

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平日不声不响的秦思荨此次竟考了第二名,颇有些出人意料。

谢明曦十分谦逊:“学生不敢当山长如此盛赞!”

……

然后,一脸愧色地拱手向建文帝请罪:“儿臣办事不力,恳请父皇降罪!”

谢明曦胸有成竹,显然早已思虑过此事。

……

永宁郡主却未停下,涂着蔻丹的长长指甲,在谢钧的俊脸上留下了凶残的抓痕。血迹斑驳,看着分外可怖!

身后忽地响起谢明曦义愤填膺的声音:“去就去!我问心无愧,父亲护着女儿也无错处。便是见了外祖父和大舅舅,也无需畏怯!”

谢元亭一路阴沉着俊脸,一声不吭。

李湘如既惊又委屈,目中迅速闪过水光:“我受人羞辱至此,莫非殿下不打算为我撑腰?也不去找陆迟算账?”

李湘如被冷不丁地拉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格外狼狈。待她勉强稳住身形,眼前已不见了四皇子踪影。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咯嘣一声!

徐氏狠狠啐了昏迷不醒的谢元亭一口,满目厌憎愤怒:“呸!堂堂谢家少爷,竟做出这等无耻的事情来!丢尽了谢家的人!”

三位阁老精神一振,对蜀王殿下的好感度前所未有地无限拔高。方阁老张口问道:“蜀王殿下人何在?”

令人一头雾水。

数名女官和内侍总管列队而立,一个个上前回禀自己负责的事务。

一同前来的,还有面色难看的鲁王闽王。

顾山长目光一扫,沉声吩咐:“上课时间已至,你们还在这儿发什么楞?还不快些进书院去?”

少女脸颊清瘦,无精打采,进了乐室后,谁也不看,坐到了平日用惯的古琴前。

顾山长还没率直到将这话说出口的地步,不过,神色也够微妙了:“没想到,娘娘已经知道此事了。”

半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书院外的马车几乎都走光了。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颇为惹眼。

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

六公主和梅妃在宫中处境窘迫。此次书院大比,正是六公主在建文帝面前出头露脸的最好机会。

这个姿容妩媚的宫妃,正是四皇子的生母丽妃。

现在看来,谢明曦的天分犹在他这个亲爹之上。

李默鼻间一阵剧痛,顿时鼻血长流。一怒之下,愤而还手。

谢明曦的亲娘好赖是正经抬进门的妾室。她的生母,却是通房丫鬟出身,连个妾室的名分都没有。

谢明曦淡淡说道:“嫡庶有别,世俗如此,谁也无法改变。不过,你无需因此自卑。你我凭着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地考进书院。谁敢小看你我?”三日之内了结?

夫妻对视片刻。

……

看着一脸急切诚恳的盛鸿,俞皇后恍惚看见了数年前的建文帝,也是这般热切地说着:“莲娘,我想早些娶你过门。”

句句诛心。

“这流言,定然起于谢家。也只能止于谢家。”

不等谢明曦有所反应,急急说了下去:“郡主刚才留下我,对我说,若是你肯替二小姐去考莲池书院,便将元亭的亲事推迟两年,还会为他求娶名门闺秀为妻。”

谢明曦目光越来越亮,声音越来越冷。

一直站在永宁郡主身侧的谢元亭,用阴鸷的目光盯了谢明曦一眼,满心的嫉恨几乎要化为实质。

徐氏在一旁煽风点火:“可不是么?不敬我无妨,我不过是个续弦填房。怎么能这般不敬老爷?”

一个月下来,官员们都瘦了一大圈,一个个面色颓唐神色不振。

方阁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目中闪过一丝希冀,声音却渐渐低沉:“希望这一回,能顺利铲除逆贼!”

前提是,三皇子这个储君,行事不能过分过度。

俞家一直养病的俞四老爷俞光正,忽然病愈,和俞三老爷俞光德争夺家主之位。

李阁老也道:“俞家深蒙皇恩,俞光德身为家主,理应约束族人。若俞氏族人真得犯下大错,俞光德难辞其咎。想来,太后娘娘也绝不会姑息纵容娘家人为恶,损了太后娘娘的贤名。”

然后,又满面悲戚地喊起了先帝:“先帝,你走得太早了。留下哀家,如今竟要看庶子的脸色度日……”

建文帝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又问道:“在书院里,可曾结识同窗?”

宫女刚退下,卢公公便悄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命人来送口信。昌平公主和驸马带着小郡主在椒房殿。娘娘问皇上可愿一同用晚膳?”

俞皇后笑吟吟地看着李太后。

过了片刻,建文帝才咳嗽一声笑道:“母后,今日是上元节,各宫皆准备了花灯。不知慈宁宫今年准备了什么花灯?”

人老了,愈发喜欢天真可爱的孩童。

顾山长饮了几杯果酒,来了兴致,以筷子有节奏的敲击瓷碗,发出叮咚的悦耳声响。口中也唱起了一首词。唱到“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时,顾山长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忽地闪出了水光。

福临宫里。

糟践了别人的真心,还妄想着回到过去,未免贪心得可笑。

实在天真!

淮南王府的大少奶奶……

谢明曦将心里那一丝唏嘘按捺下去,冲穆梓淇笑了一笑,同样用了昔日的称呼:“穆学姐,快进来坐。”徐氏连连谢恩,改行了裣衽礼。

俞太后膝下无子,却有七个庶子。如今因种种缘故,已死了五个。唯有盛鸿和年少的安王还在人世。

可惜,直到闭眼前的一刻,也没等来心冷如冰的天子。

一眼便看到了四皇子。

谢明曦和六公主也忍俊不禁,对视而笑。像尹大将军这样豁出脸面给女儿加油打气的,可谓独一无二。

鲁王沉默片刻,才道:“我、不及、七弟。”

万万没想到,两人没被送往蜀地,而是被送到了闽地。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刀抵着胸膛是什么滋味?

盛鸿咧嘴一笑:“恩仇未了,不过,心里很痛快。”

皎洁莹白的月光落在盛鸿容光焕发的俊脸上。

相较之下,性情软弱的萧语晗就好拿捏多了。

李太皇太后目中闪过一丝快意,故意做出反应迟钝的模样来,半晌才挤出两个字:“免礼。”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建安帝!

“平王哑了。”赵长卿压低声音:“殿下可知晓此事?”

赵太医恭敬应道:“回娘娘的话,药方已经开了。太后娘娘现下情形危急,得以猛药医之。如果药方见效的话,不出十日,太后娘娘便能神智清明,张口说话。”

有野心的人,最易收服。

一天服用四粒?

建文帝凝望着俞皇后,温声道:“莲娘,朕还未老。有朕在一日,便有你尊荣一日。朕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不管是谁被立为储君,都会孝顺爱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