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34章:离弦走板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4章:离弦走板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莫忻然皱眉的看着冷冽,刚刚想要说什么,冷冽却转身就上了车,就在关上车门的那刻,她猛然扒住了车门,然后窜了上去。

“你能有什么不方便?!”龙尧宸冷着脸起身去结账,又打包了一块慕斯蛋糕,适时,小麦也走了过来,两个人一起出了甜品店上了车。

“是她自己说要和宝宝晒太阳的!”乔治气的吹胡子瞪眼瞪眼,他是谁?他是享誉全世界的小提琴王子的金牌经纪人有没有?如今他就是一保姆,还是无偿的!

龙天霖将手里的粥放到一旁的小桌上,边打开食盒边说道:“真的没事……倒是你,”龙天霖看向夏以沫,脸色微沉,“怎么我不看着你点儿,就出事?”

他的话刚刚落下,夏以沫脚步踏出了洗漱间,她好似不经意的看了眼龙尧宸,随即转身走向龙天霖跟前,朝着他淡笑了下,指了指粥,询问他吃过没有。

但是,显然夏以沫并没有因为他进来而慌乱的挂断电话,只是瞪大了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乔治很快的买了粥回来,苏沐风并没有吃几口,随后医生又为他检查,说烧已经退了些,但是,还有三十八度多,交代了多喝水,要好好休息后,就出了病房。

微微仰头,莫忻然将氤氲的泪水生生的锁在眼眶里,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转身出了危房。没有理会堆着一脸谄媚的笑,迎了上来的房东,径自上了车离开……

“州长,你说……曾首长到底知道不知道曾月来a市?”

夏以沫的心莫名的“咯噔”了下,她本能的微转身体往别墅看去,抿了抿唇,暗暗思忖了下,朝着刑越扯了个还算自然的笑意示意了下后,回头往别墅奔去……

龙天霖开着车送夏以沫回家,可是,走了一截后,他发现身后有车跟着,他若无其事的轻倪了眼后视镜,脸上透着邪佞,只是,眸底已然噙了嗤冷的戾气。

龙尧宸嗤冷一笑,将手里的资料放入了碎纸机,“吱啦”的声音划过静缢的空间,资料已然成为粉末。

病房的门被推开,龙天霖回头看了眼:“哥!”

如果不是他……她也许永远是那个躲在树后面,害怕接触人群的人,如果不是他……她是不是能忘记那天,阴雨绵绵的天气、犀利的指控?

“怎么……你不喜欢我陪你?”

乐乐点点头,可是,脸上却还是担忧。

方才,让秦枫带山狐过来,他暗示了乐乐手势,乐乐聪颖的当时就开口去分散了劫匪的注意力,他和夏以沫匆匆一瞥,二人仿佛根本不需要言语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秦枫带山狐到,劫匪甲乙,他控制较远的劫匪乙,防止他直接枪击炸弹,沫沫只要在同时防止劫匪甲引爆,那么,整个局面将都会在xk的控制之内……

“阿宸……”夏以沫的声音有些虚弱起来,她紧紧的皱着眉,眸光越发的涣散,经过高度紧张和神经极度提高后的后遗症,此刻的她,仿佛一下子虚软了起来,再加上意识里对龙尧宸的依赖,仿佛不仅仅是伤口在疼,已经是全身都在疼了,“你不要推开我了……好不好?”

龙尧宸声音微顿,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刑越和何俊都暗暗拧眉的看着龙尧宸。

“没空!”夏以沫扭过头,眸光落在电视上,电视里还在“回味”着方才的记者会,各方记者说什么的都有,有隐晦还想要说点儿她什么的,有说龙尧宸的举动背后意义的。

龙尧宸拿出手机拨出一组号码,电话一通,声音阴冷的说道:“去查!谁在那果汁上动了手脚……”

“……”

“一分钟哪里能说完……”

“没有邂逅,没有偶遇,也没有浪漫的一见钟情……”冷冽缓缓说道,“已一个家为起点,也为终点的尝试!”

经过一夜,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白衣,银装素裹的世界到处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层孤寂。

敲门声再次传来,龙尧宸没有应声,外面的人却也推门进来了……

“去吧!”苏沐风打断了夏以沫的话,轻轻推搡了她一下。

“既然没有人反对……”褚旼笑着说道,“那有请掌权人和主母在契约书上签……”

“我从不做善事,只做交易!”冷冽轻弹烟灰,“我总是要检查检查我的货物……”他眸光犀利的看向莫忻然,“是不是如她自己说的!”

龙尧宸好似有些尴尬,但是,随即被他淡漠沉戾的样子掩盖,他走了上前,有些粗鲁的给夏以沫将帽子和围巾戴上后,就拉着她往外走……可是,没有走几步,掌心里握着的微凉的小手仿佛提醒了他什么,他看了眼夏以沫后,松开她又去了衣帽间翻找……

十八,一个那样有着意义的数字,在十八岁那年,她遇到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既然花谢了可以再开,那她又何必要一直执着于以前的事,紧抓着不放呢。反正他不放她离开,而她……也不想离开。

蔷薇和玫瑰都是王子花园里的花,在没有玫瑰的时候,王子全心全意的照料着蔷薇,但不知何时,蔷薇的身边长出了一朵玫瑰。王子深情的呵护着开了花苞的小玫瑰,看着它一个花瓣一个花瓣的展开,美丽的绽放出来……倦怠的花蕊揉着丝一般的花瓣,仿佛在每时每刻带着微笑。它是那么从容、那么高,它的香味弥漫在风中,花瓣轻漾着幸福的味道。蔷薇和玫瑰成了好朋友,蔷薇还是每天灿烂的等待着王子,王子也一如既往的关心、爱护着它,只是偶尔他会久久的凝望着蔷薇身边的玫瑰,也会为它轻轻的掠去身边的杂草……渐渐的,王子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放在了娇艳欲滴的玫瑰身上,他会因为它的绚烂而开心,会为它身边围绕的杂草而叹息,也会因为她的垂头而忧郁……从此,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玫瑰的身上。从此,笑容变成了它独有的,蔷薇只能偷偷的看着王子,奢求的期盼他一星一点的注目,直到……蔷薇死了!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居然是发霉的面包。”抢到莫忻然手里的孩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手里发霉的面包。

他眸光透过茶色眼镜轻轻的落到前方,一片的沉暗他并看不到人们的表情,那刻,他的眼底有着无法言语的悲伤,那样的悲伤如果不是眼镜的覆盖,恐怕已然将他剖析的只剩下筋骨!

夏以沫有些意外对方说的时间和地点,先是怔愣了下,随即急忙应声道:“好!谢谢你……”

龙天霖嘴角噙着笑,浅啜了口红酒,入嘴的香甜气息在味蕾蔓延,他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滚动的大屏幕上,偶尔能看到夏以沫穿梭在赌徒中间的身影,不由得……他的目光变的幽深。

整栋大楼,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所有人都撤离,冷冽让保安将除了顶楼的电源全部关闭后,也让他们退出了集团大楼。

“最多一天的时间。”冷冽暗暗轻叹一声,这一天的时间,还是他能和莫宁宇联系到的情况下,如果联系不到,“最短两个小时。”

简单的几个字,透着一股让夏以沫不安的情绪,她毫无由来的想起曾经龙尧宸的警告,她微微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顺势去拿牛奶杯子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却没有拿稳,“砰”的一声传来,杯子跌落在桌子上,顿时,牛奶溅洒开来,奶白色的液体将她身上的裙子和龙天霖身上的衬衣都染上了污渍。

**

李逸见他如此,脸色变的着急的说道:“州长,你就光‘哦’?”

顾浩然抬眸轻倪了眼李逸,随即拿着笔在立项上写了驳回的批复,接着说道:“曾家没有一个善茬,曾华不想在政治的漩涡里磨灭了自己对军人的憧憬,他对特殊兵部队有着一份让别人没有办法比拟的执着……就光凭这两点,a市的事情就和他没有关系!”

“我说你?”兰姨沉沉一叹,“我懒得说你,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从小就跟着我们后面,宸少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就你这一个女儿,不希望你走了歪路!”

龙尧宸眸光淡淡的落在桌面上,微勾了一侧的唇角,缓缓说道:“不知道曾首长被双规的话,国府会不会感叹当年的事情处理的太过果断?”

“那也要选择!”

夏以沫抿唇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拜!”夏以沫将钱装到兜里,去了更衣室和下一班的人交接了后,换了衣服出了赌场。

维也纳,这个享誉世界的的化名城,有着“音乐之都”的盛誉,这里,到处洋溢着让人沉醉的气息,在这里,你可以静静的享受音乐带给你心灵上的震撼,亦能让你满足在音乐海洋里的成就。

要说龙家的子孙有什么相同的特点,那估计就是对于感情,好似……每个人对感情都有着一份执着,也因为那份执着,每个人感情的路,都走的并不平坦。

龙尧宸冷漠的看着宋美娜,纵使她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依旧勾不起他丝毫的情绪波动。

“嗬,呵呵……”夏以沫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眼前的人,“阿风,你好陌生。”转身,夏以沫抬脚离开,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住,微微侧脸,咬牙说道,“我不会在去蛋糕房,你也不要在来找我……我只认识那个自信满满,站在舞台上的那个spark,不认识甘愿在蛋糕房里沉溺的苏沐风!”

听了夏以沫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小麦微微皱眉沉思了起来,过了好久,她方才缓缓抬头看着夏以沫,眸光认真,眼底有着一丝复杂。

苏沐风手上拿着平板,对面的乐乐最近几天刚刚对一个游戏感了兴趣,二人各自垂眸玩着。

“小少爷,怎么了?”褚旼柔声问道,她轻倪了眼桌子上的礼单,还是之前的位置,一动不动。

他们两个开始的结合可以说就是一厢情愿,可是,如今的他们幸福。不求轰轰烈烈,但是,他们相濡以沫。

刑越送完carina回来,途中接到秦枫传来的消息,本打算给龙尧宸汇报一下,他径自去了书房,发现龙尧宸并不在那里,不由得微微蹙了眉的视线到处看着,当落到乐乐所在的卧室,没有关的门里透出淡淡的光芒时,他的眉蹙的更紧了。

龙尧宸猛然惊醒,黑暗的空间告诉他还没有天亮,他不是个深眠的人,自从夏以沫离开后,更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每每他沉睡的时候都能梦见那个牵手的雪夜,她无言的向他告白,但是,每每都会在她摔手机那刻惊醒……

只是,这些年,他除了乔治、爹地和妈咪,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别的人,到底心里还是纠结疑惑着。

夏以沫微微垂眸,嘴角一侧勾了抹自嘲的笑。

龙尧宸看着手机跌落在地上,鹰眸猛然就噙了狂狷的怒火,他本能反应的一把抓住了夏以沫的胳膊,冷冷说道:“很好,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小个性。”

“唔”的一声轻哼传来,龙尧宸和夏以沫同时感到腥甜的气息在嘴间蔓延,龙尧宸放开了夏以沫,他的嘴唇上有着一道刺目的牙齿印记,血,正从哪里溢出……

高傲的眉峰轻挑,冷冽随便扒拉了几口饭菜后就离开了“怀念唯一”。他去了筒子楼处理了两方的事情后,就去了公司加班。

“那边事情严重吗?”莫忻然见冷冽不说话,开口问道。

夜空的繁星,夕阳的河畔……虽然我们相隔万里,但是,想你的心却不因为距离而减少分毫。

“沫沫,”苏沐风走了过来,“我们走吧。”

“你有这个认知就好,”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深远,“宋美娜,好好享受你的男人吧,我真的很想看到夏以沫这样痛苦的表情……哈哈哈!”

苏沐风暗暗沉叹了声,微微仰头,看着墨空下闪烁的星辰幽幽开口,“沫沫,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也许,我没有办法冲破心里对妈咪的那一关,也许……我累了!”

冷冽轻轻勾出一笑,目光深邃,“从没有见过挖自己伤疤来安慰别人的……”

“咔!”

小可爱一见,急了,“以沫,你别着急……你别着急!”吞咽了下,“我刚刚有给wing电话,她正往这里赶来呢。”

话落,黑暗中的人看着又一辆车离开后,方才缓缓转身离开。就在她刚刚离开没有五分钟,秦枫踏着小心的步子,犀利的眸子四处打量着环境的同时,一脚踢开了门……可是,空空的房间,除了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气息,便什么都没有了。

龙尧宸的身上都是血,薄唇紧抿成了一道线,整个脸僵硬的没有办法舒展。他看上去虽然凝重,可是,还保持着冷静,但是,一旁的刑越知道,此刻的他承受着什么。

大吼声在走廊里回荡,护士很想上前提醒要注意安静,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不安的声音粗重的传来,医生微微蹙眉,他知道清洗伤口的时候会比较疼,可是,一般人都会在一个点上后疼的麻木,而夏以沫,却一直不停的喊着疼,还是在昏迷的时候。

直到医护人员离开,龙尧宸方才抬步往病床跟前走去,他居高临下的微垂了眼帘,俯视着病床上的人,眸光深邃却没有一丝的情感,只是,看到夏以沫苍白的脸上那红色的指印时,墨瞳深处噙了许阴鸷。

龙尧宸目光陡然寒光乍现,其实不用查,他大概也已经猜到事情的大概。

莫忻然渐渐的皱了眉头,手不自觉的摩挲着腹部的位置……人有时候是奇怪的,开始的时候你也许不想或者厌弃的,但是当你得到了时候,你却又会舍不得和很想。

“恩恩。”乐乐十分的赞同,“你和叔叔去,让龙爸爸一个人去自我深沉去吧……指不定回头龙爸爸心里不舒服,就追着你去太阳岛了呢。”

夏以沫转过视线看向龙天霖,她轻轻扇动着眼帘,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浑身上下透出危险气息的大男孩,此刻身上弥漫出淡淡的忧伤,心一下子收缩了下,“天霖……”原本对龙尧宸的气恼,因为龙天霖的话,突然间被驱散,她只是愧疚的看着面前这个如今已经是一岛掌权人的男人。

“那个……你,你是不是喜欢天霖?”夏以沫不确定的问道。

猛然拿出,果然底下有着一张便签,上面是刚劲有力,透着霸气的字体:替我儿子送给你,算是感谢你对乐乐这么多年的照顾。

一双可怜、疑惑和隐忍的眸光在他愤怒的那刻落在他背后,他明明看不见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永远不会忘记乐乐当时的表情,那刻,他并不知道乐乐是仅仅从新闻上看到自己的身世还是龙尧宸已经告诉了他……

他说:爹地喜欢小提琴,这把更是一直想要的,可是……现在爹地最喜欢的却是你妈咪和你,和你们两个相比,别的对爹地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乐乐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话,看着他轻轻扇动了下眼帘,然后,又默默的回了房间,从头到尾,他没有和沫沫说一句话,沫沫只是红肿着眼睛再次看着被乐乐紧闭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