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35章:口衔天宪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5章:口衔天宪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梦中的我哈哈大笑,对宫弦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呢,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很喜欢是吧,我跟你说,这个孩子我打定了。我就是豁出去这条命,我都不要这个孩子出生,对你来说是个宝贝,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毁了我人生的东西。”

我正在心里胡思乱想着时,没想到宫一谦却在这时发出了反击。

就在我看看他的东西已经捡得差不多了,在我正准备继续活动活动我的腿脚时,我听到了来自于他的声音:“请帮忙查出动物的死婴,查出来了,差评自动就会消失。:”

“林梦,你别我那么多的客套,再说就不是朋友了哦,是朋友的绝对不会这样见外的。”一声清冷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回响,那声音如冰封的寒冷,可是听在我的耳中是那般的亲切及温暖。

“怎么每回都把自己弄得如此的狼狈。”温润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边。我抬眸即撞进了他的眸中。

面对宫弦的柔情,我差点儿沉陷其中时,忽然想到了那团黑雾正飘在我们的上空呢,再继续下去可就被他看光光了。

但是我毕竟是过来找人家消除差评的,所以我也只能尽量的保持安静,装作一副合格的听众模样。

我皱着眉头,可能继母是发现我现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所以也就适时的止住了接下去的话。

我犹豫再三,把短信拉到最上面。看了一眼宫一谦发的最后的一条短信。“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个面。”

“好可惜啊,我以为你会不怕我,所以才要找你玩,竟然你怕我话,那么我就不跟你玩了。”小女孩说着,毫无预兆的就伸出了她的小手,那双本二、三岁小女孩的手,忽然间就拨长了数米长。并且紧紧的就掐住了大明的脖子。

“想不到我张兰兰见过了各种各样诡异奇怪的事情。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怨灵也会上淘宝去买卖货品。”

戒指散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将我跟张兰兰紧紧的包围在内。我眼睁睁的看见这股白光就像是在切割东西一样,瞬间就将那个鬼搭在我腿上得手给锯断了。

我收回了戒指的结界,感觉应该是没有危险了。毕竟这个戒指多开几分钟,我就要多受到几分钟的伤害,这次就当是为了救我跟张兰兰,所以也就姑且便宜了宫弦。

竟然不停的在撞击我的结界,而且不仅如此,还有能力让这个结界变得越来越薄。

沈琳却赶在我开口前说道:“大后天,大后天我跟秦怡要去市外耍高尔夫球,要不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见面。”

现在这种情势,我也是无法去跟沈琳说我要跟张兰兰另外去找房间住的,就怕一个不妥当,给沈琳觉得我跟张兰兰是因为发现了她的什么秘密才要走的。那么以我对沈琳这么一点点的了解,她杀人灭口,一点也不奇怪。

“你说说看,该如何处置你吧?”宫弦嘴角抿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让我猜不透他是喜是怒。

“去吧,你自己知道该去哪儿。”宫弦抬头瞥了一眼黑雾,淡淡的道:“记住你自己的承诺,若是违背了你自己的诺言,你知道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够让你尝尝背叛我的滋味。”

我从她的表情中就能看得出来,其实她也希望我说的事情完全不要发生,她也希望小慧能直接去投胎,可是在没有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事情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到底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他的话,我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我对张兰兰点了点头,然后侧身让她走在前面。

忽然我拉住了张兰兰:“兰兰,不对,你想想啊,我们是住在二楼的,而一楼的构造跟二楼是一样的。这我们在白天里已经检查过了。那么如此一来,一楼也就六间房间,可是你看看我们,从开始,我们检查的已经不下十间房间了。

张兰兰可能早就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她并没有显出吃惊的模样。

没想到曽小溪倒也还不算太傻。面前漂浮的那两只女鬼有些大喜过望,直接就抢着争着要在那张纸上面写字。

这些灵体此时看着是无害,谁知有了接触到我们的机会,他们会不会化为恶灵呢。尤其是现在张兰兰生死不明的情况下,更是不能大意了。

我不敢去堵宫弦能否撑到冰片融化之前把制服棺木里的恶灵,那样则是即不需要我冒险出去,又打败了那恶灵。从那恶灵此时还能气定神闲的说话来刺激宫弦的嚣张来看,我决定还是下车。

可能是车子的滑动惊动了那些游魂,他们纷纷散开,这让我看得更清楚宫弦的情况。

“哈哈哈,怎么样,原先我还惧怕你,想着只要你能够放了我,我就跑得远远的,可是想不到连老天都帮我,谁让你还要顾及到车里的那个女人呢,如此一来你就没有了与我一斗的能力,你还是放手吧,看在你我同属于同根的份上,我不会让你魂飞魄散,那么一百年之后,你还有可以慢慢长成人形,再修炼个几百年就可以随意活动于这天地间。”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如果得不到飞天蛮的原谅,那就让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我太太死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去超生,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在同一个时空里相见,到时我一定能够认得出她来,我还是娶她为妻。”

曾大庆?这个名字真眼熟。我回忆了一下淘宝上面的信息。联系人那一栏写的是曾先生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曾先生的用户名好像就叫做曾大庆。

不过也好,毕竟这样的墙壁总归是好过空心的,因为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场面,我更害怕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被人用着我无法理解的心情给深深的掩埋在这种空心的墙壁里面。

只见金龙颤抖的用两只手指夹起张兰兰架在她脖子上面的那个小刀,每当快要移开的时候,张兰兰就更加紧逼着金龙。刀光剑影之间,有几次都险些要弄伤金龙的脸。

本来张兰兰要是不说这话还好一点,想到距离上次宫弦生气到现在已经又过了几天了,我始终都没有看见宫弦。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我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低下头,内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盘一样百味夹杂,金龙说的是很对的,我就算得不到解药,等来我的也一样是死。而我如果要是将身体给了情蛊的主人,我就要变成孤魂野鬼。

意思就是因为这一时疏忽,就这样让朱咏飞好运气好的挣脱开符纸逃走了。见状,我也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般的懊恼起来。

我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情况?”

张兰兰小声的对我说:“这两个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做了好几例这样的手术的,一方面也是比较有经验,第二方面是成功率也比较高。”

我惊讶的指着阿明的手都在不断的颤抖:“你你你,你一直住在这种地方。”

他的话听得我的心发冷,难道他看不到画中的女子吗?

我被宫弦突然凑近的面孔给吓得瑟瑟发抖,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张会长连声称就是啊就是啊。然后他让我们坐着喝杯茶,稍微的等一下,他去帮我们准备我们所需要的药材。他说虽然在他管辖范围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大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与张兰兰的话他是听不明白的,他也跟随着我们的脚步走了过去。

我对张兰兰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吓着大明。这个小伙子今天接触了太多的非正常的事件,不想让他过份的担心。

我于是假装很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又借机上厕所往后面走去。

他大声的呼喊着空姐。

小功的话让我很是感动。他的话问得没错。正是这个理,拍子洗出来也只是拿给外面的医生看的,如果拍片的医生懂看片子的话,那么结果他们已经是了然于心的了。

“啊啊啊啊——”

现在的我,跟那天晚上宫弦冷眼看着我离开宫家的漠视,渐渐重合。我已经分不清楚,此时我也正在奔跑,就像是离开宫家的那晚时的情景。

我疑惑的看向张兰兰,试探性的对张兰兰说道:“兰兰,你离开时有没有发现陆雅的身边有一个长相只有半人高,满脸的白胡子般的一个小老头。

“那不对啊,我明明提看到那个小老头模样的人了,而且刚才还从紫水球里狠狠的瞪着我看,那眼神我就是闭上双眼都还能感应得到。那种眼神是一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

钟明听得宫弦的话,却是一愣。我则看着大快我心,钟明他可能也是没有想到宫弦会顺着他的话,让他来以死明志吧。

看到这样的他,我有些不忍心起来。怎么说也是人命一条,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人,估计生活在这里的应该都不是人了吧,只是他也有他的活法吧。就象宫弦一样,虽然他不是人,可是他也有他生活的方式。

“唉,钟名,你住在这里,该是最知道我的脾性,根本就是懒得管你们,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自问很了解我吗,我不怕你们为非作歹,却最是讨厌被人欺骗以及受人要挟。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只是他既然是知道宫弦的,却还是敢于来挑战宫弦的底线,那是不是说明他也是有着某些有恃无恐的筹码吗,想到此,我又为宫弦担心起来了。

他用手指了指大明,大明的脸色有一些涩意,似乎是不好意思。

张兰兰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又给自己的杯里倒了几杯酒:“来啊,快活啊。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

华先生再次被张兰兰的问话给问的哑口无言,他只是深呼吸然后叹气,小声的说:“现在的夫人跟以前的夫人没有什么区别,同样也是那么的爱我。只不过是比以前更会打扮了,更懂得勾人了。”

张兰兰看起来很满意华先生的回答,淡笑着保证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一定会治好你夫人的。”当我们随着大妈进入到黄拓跋的家里时,我知道我给出的1000块钱一点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