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36章:励精更始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6章:励精更始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想到这里,墨云天也就不再提了,莫庭能挡得了一时,能挡一世不成?他和蓝弦在拍摄棚多的是单独谈话的机会。

莫庭看蓝弦一副丝毫不将直升机放在眼里的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了,蓝弦这个女人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颜末上前,安抚性的道:“好了,邵阳,没什么好生气的,顾子寒这么说,还不是嫉妒蓝弦蹿红的速度。

莫放知道,融柳没有死,没有死的……

面对不卑不亢的蓝弦,要说欣赏是一定有的,当初自己也就是欣赏颜末身上的这一点,才和颜末走到一起。但是蓝弦不是颜末,这也不是一般的合约,这一纸合约下去,得利的不仅是蓝弦还有星娱,所以邵阳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拥护沐菲或者沐菲的背后的炒作团体说,这是有人栽赃陷害,视频是合成的……

邵阳气场十足,语气有着明显的质问与生气,如果是一般人恐怕会吓的失神。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那些对着记者哭诉融柳生前多好,多么照顾他们之类的报道通通没有见报。

莫庭的礼服是相对简单了许多,是绽放今年男装,高档的白色面料,利落的剪裁,略带神秘感的水洗磨砂纽扣,穿着莫庭身上即有着古典贵族般的优奢华,又带着一种自由随性的飘逸。

这是蓝弦这个身体第一走红地毯,却不是她第一次走红地毯,以前融柳可没少走红地毯,可却没有一次,如同今天这般的这样,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这一个笑对于两人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底下的似乎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底暗道一句:

往前走,另一个书架上摆的是一些佛学,打开来看里面同样有着细细的注解,看着这些注解,尤其是对于佛学所说的前世今生的认知,让莫庭有一种蓝弦远远不只二十岁的感觉……

可莫庭哪会给她机会,在蓝弦收回手指的那一刻,一个用力咬住了蓝弦的手指。

全场的人都将视线投注在lisa的身上,就是林洛也不例外,可是lisa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说完祝福的话后转身就走人。

“是呀。融柳还真不值当呀,她死后的遗产应该都是她父母的,依融柳的吸金能力少说也有好几个亿了吧,这么多钱她父母居然还不满足,为了钱连女儿死后的公道都不要了。”

“军方势力介入扫黑为哪般!”

来到蓝弦的房门前,莫庭拿着房卡笑道:“蓝弦,原来发现你有趣的人不只我一个,可惜他的动作真慢,这么好的机会地对不会利用,看准的猎物就要赶紧下手的道理都不懂。”

精虫上脑?

白雪也是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看着莫庭停在门口,心里暗叫不好了,连忙冲上前,却发现……

蓝弦?原来莫总是来找蓝弦的。

这两人真的关系不一般呀,可为什么是莫总缠着蓝弦呢?

她无法宣泄自己的情绪,只能借琴来表达自己的痛苦、悲伤与等待……

“谢谢。”

说完,也不理会墨云天那微微变色的脸,抬头一脸温柔的看着蓝弦:“快去吧,我要吃你上次做的蒸蛋,很好吃。”

如果不是顾忌这是r&m集团的秀,不是顾忌莫庭认真的程度,这些模特肯定会不顾秀场,在t台上搔首弄姿以便吸引莫庭的注意力。

蓝弦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再次惹怒了沐菲。为了打压蓝弦,大把洒钱拉拢剧组的人,一至将蓝弦排除在外,除了男主任宇泽偶尔会和蓝弦说几句话外,其他人都想而不敢。

莫放,我相信,这一次,你应该可以完整的走出融柳的阴影,从此你的生活,都不会再与融柳有关……

“蓝弦,你这是故意炒作吗?”

记者咄咄逼人,不停的质问着。

蓝弦那身衣服,没有任何意外,让莫老爷子一整天都是笑意,看蓝弦也顺眼多了……

你不应该怪莫庭,要怪就怪融柳的父母,对自己的女儿那般无情……

如果可以,我希望那一天我没有去夜游,没有听到你的话,没有想要认识你的想法……

莫庭身手灵敏的一个翻身,在蓝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个弹起人就跃到了蓝弦的面前。

蓝弦看莫庭这样只当自己吓着他了,怕莫庭尴尬,蓝弦很是实趣的转身,在饭厅里等着莫庭。

莫庭很想问,可却又不敢问出口。

“记住了,明天呀。”

三年,三年你妹呀……

莫庭?

然后,十年后,商务部,出现了一个叫蓝弦的副部长……

别外,有木有,有兴趣的亲,写蓝弦的从政之路呀……从政之路,可以叫下一站首长。哈哈哈……)

蓝弦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声音回到房间,悄悄的看了一样,和她离去前,睡的姿.势一模一样的莫庭,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这些人,为了炒作连个死人也不放过。

融柳的父母之所以要赚r&m集团钱是因为融柳死后一毛钱也没给他们,而是捐给了慈善中心。

一瓶好酒下去,导演大手一挥,主持会问蓝弦三个问题,同时会让蓝弦参加他们定的游戏,并且蓝弦可以输一次。

“对不起呀。x导,蓝弦的片子都是我在谈,如果你认为我们家蓝弦适合的话,不如我们哪天抽个时间谈谈?”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如此一天到晚的忙着,三个月之期很快就到了,而莫庭与蓝弦二人似乎约定好一般,两人都不提此事……

她做好了准备而来……

蓝弦慢慢的拿起衣服,在身上……付出与收获不是成正比的,付出不一定有收获,除非你是付出的最多的那个——蓝弦

“名字,你的名字?”美国佬激动的情绪一时间似乎无法平复。

“哇,王姐姐,你好厉害哦,你居然是是第三个耶,最好的位置哦,好羡慕哦……”林宗儿一席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王亦诗的嫉妒。

很快试镜就开始了,前面两个是天皇娱乐的女星,王亦诗看到她们进去装扮,也不理会林宗儿,走出了休息室……

王亦诗一听,眼里闪过一抹恼意,她的确是演戏的高手,但被蓝弦那双太干净的眼睛一看,心里难免有些慌了,总认为蓝弦看透了她的心思:

“啊,王姐,你可是第……”“墨前辈,你叫我?”蓝弦立马恭敬的站着,充值展现了一个新人的应该有的态度,谦和与恭敬,她现在的角色就是演艺圈的新人。

保护这个在身上有蓝弦影子的女艺人,让她在这个圈子少走一点弯路,让圈子里的人都明白,蓝弦是他墨云天很欣赏的后辈,没事别打她主意……

她给的理由合理,再加上失去进军国际的机会,最可惜的就是蓝弦本人,所以颜末与邵阳即使是再痛心疾首,也只能忍了……

“行。”蓝弦无所谓的道,星娱的总监既然说了要捧她的话,那么连个角色安排都没有那就可笑了。

蓝弦没好气的撇了一眼白雪。“白雪,拿出你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你不是艺人,别被人追捧的找不着北,别忘了这个圈子的定律,沉浮都是瞬间,今日我因r&m集团踏上云端,明日我也会因这辗入尘土。”

“现在是没有事,并不代表将来没有事,白雪我们好好的谈谈接下来的工作。”蓝弦丝毫没有因为接到r&m集团的代言而高兴得意过。

下戏后,按照墨云天的约定,蓝弦等着他一起走,不过了为避嫌蓝弦把墨云天的经纪人简大也叫上了。

墨云天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他们约的地方是蓝弦家里。

星娱公司也不是没有给蓝弦挡,只是这个圈子里有一些人是不能得罪,星娱也得罪不起,今天去金碧辉煌就是星娱得罪不了的主,而这样的场合蓝弦难免会吃亏……

说完,“啪”的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转身朝室内走去,挑选合适的衣服……

……

她是新人,能有一个配角给她演不错了。

蓝弦自己也很想知道。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蓝弦一直相信,所以她第一时间拎起自己的包,顾不得社交礼仪起身走人。

不会有并不表示完全没有,当镜头拉近时,导演通过镜头看到蓝弦完美的表情有,痛苦挣扎、想要死却更渴望活着,眼角缓缓流出害怕的泪,但脸上却是更加的坚定……

毕竟这事在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在网上的炒热了……

闪光灯不停的闪起,拍下他们心中最倔强的背影……

不然,光拿润笔费怎么活口呀,经纪公司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对于这些无冕之王,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丝毫不退缩,但也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至少蓝弦看上去依旧温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蓝弦的脚步很轻,似乎害怕打扰到莫放,不过莫放是什么人,虽然在这里疗养,但他的警觉心是绝对不会差的,当蓝弦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发现了……

他到要看看一个如此天真的女人怎么在吃人的演艺圈混下去……

哪知莫庭突然伸出右手在蓝弦面前晃了晃:“没关系,我带了……”

“谢谢你,墨前辈。”蓝弦将墨云天的手机号码存好后,朝墨云天鞠躬至谢。

而一出来,就被无数把冰冷的枪给指住了,莫庭一看这架势,气的直咬牙……

莫庭愿意解释就够了,至于真假……

在工作人员走后,紧接着就是今天的压轴秀,也就是蓝弦最后一套礼服展示,这一套礼服是karl最满意的作品,名叫——夏绿。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橙色年代身后的人,他是知道的,所以提前问一下杨叔,是不是那人和爷爷达成了什么交易。

但是,回神过来,又发现蓝弦的说没错呀。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而这一次r&m集团居然找蓝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蓝弦,这实在是诡异……

“少爷,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重掌大权,削弱我们的权力吗?”

“是吗”影的眼里有些失落,如此神器,在他手上又有何用。

一直到到第二天下午,皇都都没有传出什么不好的或者好的消息来,今日早朝父皇也很正常,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这样的情况让轩辕晗有些不解,难道他想错了?

皇上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皇儿想必知道是谁吧,昨晚皇儿调了那么多人进来,可惜还是让她得成了。

“给太子殿下请安,千岁千岁千千岁。”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的时候,宫女请安声,打断了她们的话题。

看着这样的轩辕晗,知心从与婉如离别的悲伤中醒了过来,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是”宇定北立马去扶那像烂泥一样的宇定南,吴清没有阻拦,只是赞赏的看着影,这个男人,看似柔弱,却聪明异常,难怪能将宇家掌握于手。

扶着宇定南的定北,看了影一眼后,便退了下去。

“大人想必误会了,敏之所说的宇府本就是指宇府的一切。”说的云淡风轻,好似在谈白菜的买卖一般……

两人静静的靠在墙边,现他他们能做的就是等,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黑夜里不寻常的平静就被打破,众士兵哀叫与厮杀的声音从城墙处传来。

一出城门,轩辕晗对着黑衣人吩咐“去边境。”

“你们,行吗?”

嗵的一声,门被撞开,知心连忙起身,只看到一身血的轩辕晗踉跄走了进来。“晗,你受伤了”

“知心失礼了”爱妃?娘?这轩辕晗公关的手段真高呀,短短几日,我和他的关系就到了这地步?不过,既然他轩辕晗想表现我们相处很好的样子,自己也不介意配合了,反正,这只会让娘更放心。

“没事,知儿是看到娘高兴。”狠狠的瞪了轩辕晗一眼,知心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轩辕晗用这么暧昧的举动,但一切好像很自然似的。

……

周边的看着知心,想上前关问,可是在走上前,看到知心那一脸的迷茫与无神时,他们都止住了脚步,只站在远处静静的关望着,望着这个温柔、和煦的女子,散发出来的那种寂静与伤感……

大殿上,皇上狠狠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益州,居然是益州,在他的太子刚到益州的第三天居然传来益州发瘟疫的消息。

“咬舌自尽,没救了”两个护卫再次摇了摇头,这人咬的太狠了,舌根都咬掉了,救回来了也说不了话。

黑言舒一进来,轩辕晗非常温的走上前,一拳将他打倒在地,看着黑言舒倒地,优的说着。“这是你让我知心受苦该承受。”

“好,好,我这句去。”小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飞快的跑去找轩辕晗,现在只有轩辕晗才能说服得了王妃。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是呀,王妃,就去走走吧,反正我们在这院子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听到小依的话,小琳也附合起来,小琳觉得知心昨天从相府回来后就一直愁眉不展的,也许去后院走走心情会好些呢。

知心加快了速度,快步往山上走去,她想站在最高的地方欣赏这全篇的美景。

抬头,看着一眼关切的轩辕晗,温柔的他、冷情的他、多情的他、残酷的他,他总是有这么多面。

一辈子,好长呀。知心叹息,他们两人的一辈子,会永远只有他们二人吗?

“好了,婉如,别像个孩子一样,让你夫君笑话了,以后,我还可以来看你呀。”

“你先下车吧。”

幽韵琦毫不理会那杀猪似的声音,学着影拿着桌上的杯盖,“啪”的一声,随着杯盖落地的声音,可怜的欧阳长祺再次闷哼一声。“你们?”

一路急追而来的吴清和隐在一旁的影,在山下与轩辕曦的打斗了一场,在全胜后,两个急速往山上跑,可还是差了那么一步,他们到的时候就看到了火药爆炸了,只余尘土飞扬,吴清像疯了一般,拿起手中的长刀,疯狂的砍了起来,私毫不顾对方的招数,就那相使的厮杀着,轩辕曦的人马看到这样的吴清,越战越胆怯,再加上无敌的影,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轩辕曦的人马已不成气候了,轩辕曦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在剩余的护卫的保护下,边战边退,往山下跑去,吴清欲追,却被影一把拉住,往炎药堆里走去。

“秦知心,你给我抓紧了,不许松手。”

“你们,还有谁?”他们只看到了吴清一个。

不言不语,起身后的影,静静的吃着妇人手中的小米粥,第一次觉得,这填饱肚子的东西味道真是好。

“去吧。”挥挥手,幽冥手的语气里满是笑意,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他高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如此高兴。不仅仅是韵琦找到了一个好相公,更重要的这个孙女婿对他的味,经过今日一谈,他已把这个年轻人视为忘年之交了。

秦知心看了看身边身轻气爽,连脸色都没变的吴清,再看看自己,发丝零乱,满脸汗水,脚步虚浮,一脸尘土的样子,知道吴清是为她好,便不多说,随地坐了下了,垂了垂自己酸痛的双腿,接过吴清递来的水和食物,便小口小口的吃着,水是知心午间让加了些盐的淡盐水,干粮就是普通的牛肉干,虽然没什么味道很难吃,但很能充饥与恢复体力。

皇宫?知心以什么身份进去呢?皇后?他想,但是他能封一个晕迷不醒的女子为后吗?他愿意,逼得百官也愿意,便天下百姓能愿意吗,坐到这个位置,才明白为了这个位置,他要放弃些什么。

听到这话,闻人靖暄气的脸红脖子粗了,轩辕晗,太让他失望了,那个位置有那么恐怖吗?轩辕晗才登上,就变成了这样吗?没有思考太多,闻人靖暄的话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