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63章:怀恨在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怀恨在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广州城本来就不多的守军,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狼群,全部涌向总督府,想把总督府从特战师手里救回来。

就在这时,轰鸣的马达生忽然在他们身后的海面响起。

颜蓁蓁瞟了谢明曦一眼。

褪去罗裙,穿上男装后,盛鸿说话明显比往日多了,表情也比往日丰富得多。

盛鸿凝视谢明曦片刻,凑过头来,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紧贴着她的唇说道:“明曦,我做天子,绝不做皇兄那等心胸狭窄毫无气度的帝王,也不会像父皇那样,辜负发妻的深情厚意,后宫嫔妃美人不断。”

赵奇和七皇子早已成了好友,那份少年初动的心思,也早已消散殆尽。不过,他和李默却一直互看不顺眼。

一样的天赋超卓,一样的惊才绝艳!

……

巡考的孙夫子经过谢云曦身侧。

写完之后,落笔之处一片空白,看不出半点痕迹。

七皇子到底年轻底子好,受了那么重的箭伤,养上五个月,已彻底痊愈,恢复如初。

谢云曦:“……”提起兄长李默,李湘如就觉头痛。

李湘如:“……”

盛鸿憋了一个晚上,到了寝室里,便忍不住吐槽:“便是要哄着让着母后,也不必这般模样吧!”

江老太太本就刻薄,如今江家遭难,两个儿子都被打伤关在牢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将积攒了多年的银子尽数拿了出来打点,也没人敢放江二郎江三郎出大牢。只允了江老太太可以进牢房探视。

四皇子:“……”离别总是令人感伤。

谢明曦心中颇有些遗憾,不动声色地冲盛鸿使了个眼色。

杨夫子的眼中满是赞许:“能考得满分,不仅需要出众的天资,更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引着丁主事去喝花酒的,是兵部另一个主事。引着三个看守库房的人掷骰子赌钱的,也是盛渲安排的人。

所有的隐忧,都含在了意犹未尽的话语中。

萧语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也无操持饮宴的心思,闻言苦笑着点点头。

“最好是远些,离开京城最好……”

……

盛鸿顿时手足无措:“哎哎哎,师父别哭。这要是让人见了,定会以为是我这个弟子忤逆师父。”

谢钧心神大定,下意识地看了谢明曦一眼。

谢明曦漫不经心地听着,半句都没往心里去。

俞太后执掌中宫二十余年,恩威并施,宫中上下无不诚服。如今宫中有了萧皇后,凤印依然牢牢地握在俞太后手中,宫中大权,也被俞太后一并掌控。

气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至关重要。在双方对峙之时,哪一方气势更盛,哪一方更易占上风。

丁姨娘吐得奄奄一息,被扶着躺到了床榻上。

话未说完,身后便响起轻轻一声嗤笑。

论口舌,谢云曦压根不是谢明曦对手。三言两语便败下阵来。

六公主看着谢明曦,低声问道:“你为何这般勤学苦读?”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六公主美丽阴郁的脸孔,迸射出令人心惊的寒光:“我是盛安平!是大齐的六公主!”

谢明曦含笑谢恩:“如此,就多谢母后了。”

便是住在郡主府,她也是谢家女儿,总得随父姓。

输给别人也就罢了,竟输给了阴险狡诈的谢明曦!一想到谢明曦会在自己面前何等耀武扬威,她便怄得不得了。这几日,她一直怏怏不乐,直至今日报到,心情才稍稍好转。

这怎么可能?

可惜,谢明曦脸皮厚度丝毫不弱于未婚夫婿,半点不见害臊,悠然笑道:“准备嫁妆这等事,由祖父祖母父亲他们操心便是。我有什么可忙的。”

谢家家底薄,再如何精心操持,嫁妆也无法与诸皇子妃比肩。好在谢明曦私房丰厚,身家百万,到时候一并带进七皇子府便是。

能让一向坚强的方若梦这般伤心难过,除了李默那个混账,也没别人了。

“是啊!女子进军营,委实不成体统,此例一开,令人堪忧啊!”

照例由顾山长亲自主持交流盛会,寥寥数语后,便开始由每个学舍的优秀学生家人发言。每个学舍的前三名方有此殊荣。

盛鸿一脸诚恳:“五皇兄不急,我急得很。我想早些娶明曦过门,请母后成全。”

再这般下去,建文帝还能撑多久?

“等先帝孝期一过,我们立刻为瑾儿定下亲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母后可乘之机。”

小厮只快了一刻。

芳巧小心翼翼地应道:“奴婢手艺不精,难得入了小姐的眼。”

芳巧:“……”

从玉小声禀报。

“到时候,郡主会替你和二小姐一起报名。入学考试之时,二小姐的试卷上写你的名字,你的试卷上写二小姐的名字……”

方阁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目中闪过一丝希冀,声音却渐渐低沉:“希望这一回,能顺利铲除逆贼!”

盛鸿正浮想联翩心荡神驰之际,颜蓁蓁站了起来,冲他笑嘻嘻地举杯:“今晚得见‘六公主’,我心中实在欢喜。只怕,这也是最后一回了。我敬你三杯!”

尤其是颜蓁蓁,放言要尽情饮酒一回。结果,几杯一喝,便趴到了桌上。

三皇子也是憋屈。和自己弟妹计较吧,有失身为伯兄的风度。不计较吧,又着实气闷。思来想去,只得来找盛鸿了。

临江王是宗亲里的实权派,张口说话极有分量:“太后娘娘还在病中,皇上最重孝道,便是为了娘娘凤体,也该暂将此事压下,不宜大张旗鼓地调查俞家。”

帝后如往日一般,相拥着躺在床榻上。

谢明曦眸光一闪,淡淡道:“在你迎回建安帝的尸首后,我便已暗中布局。”

谢明曦怎么会突然动手?

……

穿着龙袍的建文帝,迈步而入。

阿萝自小就在众人的娇宠下长大,身边的小伙伴也多让着她几分,一时没察觉到其中的微妙。只觉得堂姐堂兄们都很和善讨喜。

尹潇潇笑着揶揄:“可不是么?别人去书院读书,你是去拐骗媳妇。当然美好了。”

俞太后等了片刻,不见玉乔来伺候,颇为恼怒:“玉乔!”

过了片刻,沉默安静的芷兰进来了。拿着帕子为俞太后擦拭汗珠。

盛渲拉下脸来陪笑道歉:“请岳父大人息怒。小婿回去之后,一定会将岳父大人之意告诉祖父。也请岳父大人放心,以后绝不会再有此事了。”

从玉便不敢多嘴了,应声而退。

李太皇太后点了点头,冲俞太后吩咐一声:“你在此便可。”

徐氏触怒俞太后,已成了俞太后的眼中钉。今日在宫中,定然不好过。她总要帮衬一二。

……

四皇子很快脱颖而出,一骑领先。

“我们兄弟,今生再无相见之日。然而,我依然盼着你们在遥远的一方安然活下去。”

不过,两人连着吐了数日,名门贵公子的气度几乎吐了个一干二净。招惹来众人嘲笑的同时,倒也没那么惹眼了。

宁王额上青筋跳动,英俊冷漠的脸孔闪过愤怒的红潮,咬牙切齿地张口:“盛鸿!有本事,你现在就动手杀了我!”

杨夫子听出顾山长的话中之意,点点头应了下来。

黑脸丫鬟……

林微微笑着白了林钰一眼:“谁让你吃个没完没了?”

谢元亭眼睛倏忽一亮,一颗心兴奋又激烈地跳动。

那还用问吗?

“鲁王闽王宁夏王合谋作乱,连累的妻儿俱被软禁。哀家心里惦记霁哥儿他们,却不便召他们入宫。阿萝在蜀地生了病,不便赶路来京。现在,只剩芙姐儿在哀家眼前。哀家岂能不多疼芙姐儿几分。”

……

万幸蜀王已在藩地安顿下来。便是宫中闹翻了天,也牵连不到蜀王身上。想及此,梅太妃剧烈跳动的心又恢复平稳。低声道:“日后无事,便在寒香宫里待着。也别急着打探消息了。免得惹来事端。”

……

赵太医谢恩后,站起身来,拱手束立。

她的父兄为俞皇后掌管田庄,虽无官职,在外行走时却比三四品官员还要威风。败落的家势,在这几年间已彻底重振。

俞皇后神色温柔,细语款款。

时隔一年,芷兰回想起昔日平静的生活,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玉乔陪笑道:“娘娘特意吩咐奴婢前来相请。山长若不去,只怕娘娘心中不快,会发落奴婢。恳请山长怜惜奴婢一回。”

顾山长听了之后,也颇为动容:“这个谢明曦,确实机智多才,胸有沟壑。胆子也大得出奇。”

一口一个婉妹妹,听得俞太后胃中一阵翻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