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66章:臼杵之交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臼杵之交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林逸陷入疯狂,望着自己的族人,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被抹杀,死前将力量都尽数给了他,这是他们的希望。

“还不开天?”

“我诬蔑她,哼,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竟然还说我诬蔑她。”老夫人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着,更有着几分想要将上官傲天唤醒的急切,“你根本就没有看清那个妖女的本质,你到底要被她迷惑到什么时候?”

百姓看到上官云端对他们竟然这般的亲切,对她便更多了几分喜欢,也更多了几分爱戴。

她真的很喜欢这份礼物,她知道,这代表着一颗最纯真的心,大人或者可能会伪装,但是小孩子却丝毫都不会伪装,是绝对的真诚的。

一时间大家都忙不过来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絮儿竟然利用他安排在凤阑绝的王府中的给上官云端下毒,从而让凤阑绝查到了凤阑锐的身上。

“我现在就去收拾,也告诉絮儿收拾一下。”丞相夫人说完后便快速的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了。

她是知道,身为一个皇上,早朝的意义的。更何况,他还是第一天登上皇位,这个男人,竟然?

“那日,你离开,说很快就会回来,我等了你五年,但是你却是杳无音信,今天,我找到这儿,却是你的大婚之日。”那轿子没动,轿帘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那女子的声音再次慢慢的传出。

“今天,你娶她,是因为爱她吗?曾经你对我说过的甜言蜜语,也跟她说过了吗?曾经,你说过,这一生只爱我一个,也同样对她说过了吗?”那个女子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没等凤阑绝开口,便再次连连说道。

这一次,肯定要给蓝岚一个教训。

凤阑绝的脸上也是满满的惊愕,仍就有些不敢相信,她看过的,竟然就真的记住了她,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现在,她必须要赶回王府,不知道王府中,等待她的又是什么?而夜无痕若是像上次那样突然回来,那她可就……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让凤阑绝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就在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就要爆开时,上官云端这次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了她,蓝岚以为,上官云端一定是要答应了,或者刚刚她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想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比试的方面。

“你?”皇上语气,脸上的怒火却快速的满开,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直接的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就她一个傻子还想要证明什么?

“绝王不会是想让她来证明吧?”皇上的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绝王不会是故意耍他们吧?

皇后与皇上就坐在一边,自然也看到了,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一惊住,一时间明显的有些回不过神,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说话。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上官凌霜却是一脸的妒忌,一脸的愤恨,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上官凌雨,不明白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对那个傻子那么好?

“我找我家皇嫂呀。”凤忆希双眸微转,一脸欣喜的喊道。说话间,还一下子蹦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

“云儿也谢谢王爷。”

他的柔情只对上官云端,对其它的女人,向来都是冷面无情,难怕再怎么楚楚可怜的女人。

“走吧。回去了。”上官云端再次故意的催促着,依琴与流萧虽然不明白她的用意,但是却也都配合的跟着她向前走去。

两人疑惑间,却也紧跟着上官云端向着府院的后门绕去。

依琴与流萧悲剧了,主子呀,这可是人家的府院中,你让我们回那个房间休息呀?

只不过,脸上的怒意,却是慢慢的隐去,唇角反而慢慢淡开几分轻笑,那笑极为的灿烂,极为的眩目。

叶寒的身子微微的一僵,随即突然快速的离开,上官云端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有时候,真的是当局着迷。

“皇兄,你还愣着干嘛,我告诉你呀,现在的凤忆希跟两年前可不同的,所以,这件事,你最好是事先跟她说一下,免的又像上一次在大殿是那样,遭到她的拒绝,到时候,事情只怕就不好收场了。”蓝岚看到蓝魅辰有些犹豫的样子,不由的再次急声说道。

“王爷说过,不会强迫我的,但是王爷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正式的提亲,是想让我不得不因为凤月国与蓝城的关系而屈服吗?”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再次的冷声质问道。

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夜无痕与叶寒正向着这边走来。

若是凤阑绝察觉不到上官凌雨的异常,若是所有人都发现不了上官凌雨其实是假的,那么上官凌雨会不会就真的成了凤阑绝的王妃?一旦拜了堂,会不会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若是凤阑绝永远不能发现上官凌雨是假的,会不会就那么跟上官凌雨过一辈子。

这么隆重的婚礼,百姓自然都出来看热闹,真个街上都围了满满的人,差点连那路都堵了,所以,迎亲的队伍走的并不快。

“她真的这么说?”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希望,脸上似乎也隐过些许的激动。

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所以她若不来,就是抗旨,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连累了爹爹。

说到此处,上官凌雨的话故意的停住,接下来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恩。”突然,床上的上官云端发出一声轻吟,手微微的一伸,只是因为,此刻的手正被凤阑绝紧紧的握在手里,所以自然是受到了阻隔。

这一刻,他明白了,她答应嫁给凤阑绝绝对不是为了报复他,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勉强,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轻笑中,从她那亲密的称呼中,都不难看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凤阑绝。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当时,他眼睁睁的看着凤阑锐滚了下去,伤到了腿,昏迷不醒。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成家,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但是,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不由再次轻声说道,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眸子中的冰冷竟然瞬间的隐去,立刻的便换了一脸的轻柔,让众人再次纷纷的惊愕,都有些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刚刚他们看到的他那一脸的冰冷是不是幻觉。

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腿一弯,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一张嘴大大的张着,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呵呵,小白兔!貌似是一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月儿只当是小姐害怕面对她们几个,并不曾多想,便绕到了后面。

此刻,月儿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正在给三夫人放茶,自然不会是她。

上官云端的脸上,是目瞪口呆的惊讶,一双眸子,似乎下意识般的惶恐的望向三夫人,刚刚拽了二夫人头发的手,似乎也是下意识的指了三夫人一下,然后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收回手,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虽然还不曾成亲,但是,本王妃已经是绝王选中的王妃,你竟然当众污蔑本王妃,而且还鼓动大家脑事,该当何罪?”上官云端也根本就没有跟他开口的机会,突然沉声喊着。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而此刻越是不让他们进宫,便越是说明这件事情有问题,她就更要进宫。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今天皇宫中,突然多了好多侍卫,而且总管大人下令,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不能到处走动,奴婢出来时,还是经过了总管的批准的。”那宫女低声解释着。

“什么人?”她们两人刚刚走出来,侍卫,便拦住了她们。

“母后,我想借这个机会,进太上皇的寝宫去看一下,或者能够发现点什么。”

“而且,现在那人肯定在大殿下,这是最好的机会,等圣旨公布后,一切就都迟了。”上官云端看到微微愣住的皇后,再次说道。

好在,后来又出了一个凤阑绝,听说,凤阑绝从懂事起,太上皇就将他带在身边,教了他所有该学的东西,虽然他贵为皇子,却是从小吃很多的苦。所以,凤阑绝在十几岁时,便已经威慑天下。

众人都以为,她是吓傻了。

凤阑绝惊滞,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她,而她对上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很轻微,只有他一个人看的出。

隐离开后,凤阑绝才带着上官云端进了房间,这个院子是凤阑绝的院子,那些侍卫,一个个都是经过了隐的亲自的挑选的,而且素容也按隐的吩咐暗中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之中,也并没有易过容的。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很显然,这正是要了这丫头的命的原因。

这些侍卫,都是完全戒备的,毕竟凤阑绝此刻正在密室中呢,更何况,其中有一个侍卫,还正站在窗口的下方,若是有人靠近,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好,奴婢相信王妃。”那丫头似乎多了几分勇气,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是相信上官云端了。

“啊,她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挂破了。”后面的女子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也不必再有任何的担心了,因为刚刚那衣服撕裂的声音,相信就连前面的宫女都听到了。

“我知道。”只是那宫女仍就没有丝毫的停留,只是恭敬的回道。

到底是谁?是谁竟然会这么清楚她的尺寸?

众女子一个个都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来的他。

他要的只有她……上官凌雨看到那快速的插向自己的胸口的锋利的匕首时,一张脸瞬间的惨白,眸子中漫过那种本能的恐惧,还有一种在人要死时,本能的求生的欲望,不由的脱口急声道,“娘亲,不要呀。”

“恩,那就先借来用用,帮我送送这位客人,王爷应该不介意吧?”上官云端淡淡的笑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客气,只是在说到那个送字时,微微的加重了语气。

还有依琴与流萧现在更是生死未卜,他们两人跟了她这么久,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了。

好在,天刚刚亮时,流萧与依琴便跟着出去买菜的人混了出去,那时候,凤阑绝还没有向隐下达监视南宫府中所有出入的人的命令。

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雄却是一脸的惊宠,急急的将他迎了进去。

没过了片刻,南宫雪与南宫燕便缓步走了。

近距离的看来,真的很像。

此刻的他,已经不是一个危险可能形容的,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都想不到,上官云端竟然被找到了,还没有死,而且还好好的活着,甚至此刻还被凤阑绝抱在怀里。

“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可以没死?”场上的上官凌雨此刻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其它的人,只是对着上官云端疯狂的喊着。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姐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是谁这么狠,把你的脸给弄成这样呀。”上官凌霜也快速的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一脸轻颤的说道。

“那云儿就多谢老夫人对云儿的关心与爱护了。”上官云端一仍平静,公事公办般的淡淡的说道,不给老夫人任何的开口求情的机会。

只是,她在说这话时,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

只是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慌乱,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夫人如此一说,当年的事情,肯定会一一的揭开,到时候只怕……

“王爷,我们搜遍了全城,都没有夜狐的消息。”长赢恭敬的声音中隐着几分担心。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她若是记得后面的,只要接下一句,也算是她赢了,这也算是后背者的一个优势,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比前者记的多。

不用说,蓝岚刚刚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事情怎么会那么巧,而且,就算她听的再专注,也不可能没看到那宫女正在倒茶,这肯定是她的阴谋,就是怕皇嫂超过她了。

此刻的她,仍就是一脸的从容,与先前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差别,竟然是真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若是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倒也就算了,可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呀,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呀?

“快,大家快让个路,迎接王妃进城。”一个略略年长的老者连连的指挥着大家。

上官云端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而且还微微的做出了回应,他这般轻柔的吻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感动。

不过,却是配合着她的意思说道,“说真的,本王还真是有些担心,现在本王就管不住你了,若是真的让你学会了武功,那还得了,还不翻了天了?”

整个将军府忙成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的从后门潜入了将军府。

说话间,便拿过了一边的喜帕,想要遮在上官云端的头上。

说话间,突然一个转身,竟然就挣开了上官云端,直直地站在了一边,一脸阴冷的望向上官云端,“上官云端,今天的新娘是我,不是你,呵呵。”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泰和殿?”凤阑绝眉头微收,沉声问道,脸上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了?而且还这么直接的闯进她的房间?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她现在的脸上可是没有那层浓妆的掩饰,而是一脸丑到极点的雀斑,他怎么一点异样的反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