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71章:公耳忘私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公耳忘私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灵符爆发光芒,释放的力量,砸中利刃,当场把利刃砸碎。

“恭喜谢编纂,迎娶如花美眷。”

宫女只得应声退下。

六公主心中一动。

董翰林当然清楚学生们在等什么。

便是日后为藩王,也得经营宫中朝堂势力。否则,便不是逍遥自在,而是“人为砧板我为鱼肉”了。

盛鸿也知谢明曦的话有道理,无奈之下,只得点了点头。

朝堂之事传到俞太后耳中,不知俞太后会何等震怒!

这么好的顾山长,可惜寿元不长。前世,俞皇后骤然离世,顾山长很快也随之病逝。世间再无惊才绝艳性情刚硬的顾娴之!

谢明曦目光一闪,竟也捡起白子。两人的手同样灵巧,几乎不分先后,将棋桌收拾一空。然后,重新对弈一局。

“反之,若母后和皇姐不济了,我便出手助她们一把。”

谢明曦呼吸有些急促,脸颊上红晕深深。

年过五旬的名医迅疾为淮南王看诊,仔细听了一回脉后,神色颇为凝重。开始为淮南王施针。

四皇子目光一扫。

这个少年,正是五皇子。

淮南王:“……”

……

见萧语晗一脸感动,尹潇潇又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你快些看灯谜,我再去寻两个来。”

一个照面,尹潇潇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情愿地将满肚子的恼火按捺下去:“是我冒失,差点冲撞到五皇子殿下。殿下大人大量,该不会和我一个区区弱女子计较吧!”

谢明曦心中竟也生出一丝不舍,很快又暗暗好笑不已。两人日日相见,同窗同寝同门,比起家人相处的时间还要长。总不能连晚上也在一起。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江家可真是倒了大霉。几个小子被放回来了,江二郎江三郎可都被关进了大牢。听说在里面吃了不少苦头。”

二皇子先迈步而入,随后,几个侍卫以木板将体无完肤奄奄一息的丁主事抬进了移清殿。父子两个正好并排躺在一起。

四皇子喜得一子,七皇子喜得一女。

是他的骨血,也是她的血脉。

谢明曦轻笑道:“既如此,怎么不在府中好生歇着。”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顾山长也随之行了一礼,却一言未发。

……

便是不及谢明曦,至少也能考第二名!

心高气傲的李湘如,如何能听得进这样的安慰,冷冷地瞥了平日从未放在眼底的方若梦一眼:“不必你假好心!你也就只比我高了两分而已,待到下次月考,我自会超过你!”

接下来,便是考了第二名的秦思荨。

无人知晓,她是何等的厌恶甚至畏惧男女之事。只是,她掩饰得极好,前世的四皇子从未察觉。

李默一脸得色,琴音刚落,便拍掌道好:“好一曲《阳春白雪》!妹妹的琴艺真是愈发高妙了!”

明亮的烛火下,萧语晗面无人色。谢明曦的脸色其实也没好看到哪儿去。心思重重,一日未曾进食。奇怪的是,竟半分不觉饥饿。

良久,盛鸿才张口打破沉默:“母后心中可有成算?”

不管想什么法子……

谢钧脸上生疼,也顾不得什么相敬如宾,怒道:“盛永宁!这是我谢家的家事,你空顶着谢家长媳的名声,根本算不得我谢钧的妻子!此事轮不到你来插手过问!”

“娘,娘。”

如今淮南王府满门被灭,荡然无存。穆梓琪侥幸躲过一劫,却也再难像寻常女子一样过活了。

救藩王们不难,想救皇上,怕是不易了。

谢云曦懵了!

永宁郡主没好气地说道:“等他们来了,安顿在谢府便是。”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到时候我带云娘回谢府,给长辈请安。”

这些风声,难免传进谢钧耳中。

建安帝很快知晓此事,心中亦恼怒不快。

说到这儿,文绮顿了一顿,满面为难。

侄女这么蠢,到底生得像谁?

为了力压四皇子,自己今日用足全力,不敢有半分保留。射到第三轮第六箭的时候,右手的手指便被弓弦划破。

谢钧领着谢明曦回来了!

坚定不移地站在谢明曦身后。

谢元亭低着头应是。

谢明曦穿着大半新的家常衣裙,长发半挽,半是垂在胸前。肤白似玉,明眸皓齿,微微抿唇,脸颊边梨涡浅浅。

盛鸿厚颜一笑:“山长是明曦的师父,便如我师父一样。孝敬师父,也是应该的。”

四皇子满心怒气,无处可泄,出手时毫不留情。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由此也可见,世人皆势利。考中头名,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便是庶出,也依然风光赫赫。

盛鸿:“……”

“有夫子告假,师父去代课,待散学了才能回来。”

尹潇潇被他紧紧地搂在怀中,未能抬头看清他此时的神情。否则,一定会察觉出异样。

谢钧也算幸运。

可千万别被气昏!

谢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

丁姨娘出入春锦阁,从来无需通传。

此时的谢明曦,气势已比她更胜一筹。

永宁郡主终于按捺不住,狠狠瞪了过来:“谢明曦!你竟敢不将自己的外祖父和舅舅放在眼底!”

“七皇子在宫中根基最浅,你这个未来的七皇子妃出身也最低。日后待你和几个同窗一起嫁入天家,你便是最逊色的一个。”

尖锐的哨声划破夜空。

三皇子能否坐稳储君之位,还尚未可知。

临江王是宗亲里的实权派,张口说话极有分量:“太后娘娘还在病中,皇上最重孝道,便是为了娘娘凤体,也该暂将此事压下,不宜大张旗鼓地调查俞家。”

“母后若因此恼怒,朕便亲自去椒房殿请罪。”

梅妃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臣妾恭送皇上。”

俞皇后满面笑容地抱着四岁的小郡主,耐心又温柔地陪着说话。昌平公主和驸马顾清坐在一旁,俱是满脸笑意。

这一桩亲事,宛如一颗钉子,生生地扎进李太后的心里。

阿萝没有令谢明曦失望。

惹得众人笑声连连。

李湘如喜气没沾着,倒是沾了一身臭气。

李湘如连道无妨。

当着外人的面还做做样子,到了私下,要么视若无睹,一张口便是冷言嘲讽。在床榻上也从未温柔怜惜过……

盛渲似窥出了她的心思,怒火愈发汹涌,冷笑连连:“怎么了?我是你夫婿,你莫非不愿亲近自己的夫婿不成?”

李太皇太后病体虚弱,坐了一个时辰,额上便冒了冷汗。

谢明曦只做不知。

他从未真正喜欢过她。

后宫里的所有女子,无人在他的心中留下印记。

之后数十年,她过得颇为舒心顺心。他在她心中留下的影子也越来越淡。她很少想起他。

最想见四皇子的人,就是她!

谢明曦悠然接了一句:“我也是。”

谢明曦心里一沉,迅疾看了过去。

孟山长面色难看至极。

今日的御马比试,他只能赢不能输!而且要赢得干净漂亮,牢牢压过六公主,才能洗清昨日屈居第二的耻辱。

当看到彼此的刹那,两人巨震不已,久久说不出话来。

宁王额上青筋跳动,英俊冷漠的脸孔闪过愤怒的红潮,咬牙切齿地张口:“盛鸿!有本事,你现在就动手杀了我!”

盛鸿果然收了长刀,一本正经地拱手赔礼:“是我不知分寸,闹过了头,惹得四嫂不高兴,也令四王兄丢了颜面。一切都是我的错,还请四王兄四嫂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殿下也切勿为此事耿耿于怀。盛鸿师从廉夫子,苦练数年刀法,徒有一夫之勇而已……”

“你也给我滚出去!”宁王怒喝一声。

女儿还在江家,若真撕破了脸,江家还不知要怎么苛待女儿。至于她,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便是受些委屈闲气,也只得默默咽下。

“凝雪还小,不懂我的苦心,对我生了误解。我也不怪她。”

又过了片刻,林微微张口打破沉默:“陆大哥,你我定亲之事,你可告诉同窗好友了?”

谢云曦兀自一脸忿忿:“难道就任由她这般风光?”

谢云曦用力咬紧嘴唇,目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

谢云曦被永宁郡主娇生惯养,在郡主府里颇得宠爱。身边自然少不了跑腿当差的人。一声令下,很快,便有两个家丁出现在眼前。

谢云曦低声吩咐几句。

谢明曦扯了扯唇角,似笑非笑地说道:“皇祖母若不愿孙媳伺疾,孙媳明日不来便是。”

然后,又淡淡道:“芙姐儿是你的心尖肉。你且放宽心,哀家再喜欢芙姐儿,也不会夺了你的命根子。”

芙姐儿一开始有些紧张。到底年岁还小,很快便被闻言软语哄得轻松了起来,小巧秀气的脸孔上渐渐有了童稚的笑意。

“你别忘了,七弟八岁时便被人谋害。若不是六妹妹代他赴死,他哪里有今日的光景。”闽王缓缓说着,目中闪出丝丝寒光:“二哥,我们现在做这些,只是为了自保。”

“说得没错。我等还是先商议一下药方要如何开……”

短期之内能见效,时间一久,一旦反扑,只怕命不久矣……

罢了!拼了这一回!

一开始服的是神仙丸。神仙丸不伤身体,药效自然也不猛烈。建文帝服了一年,便觉得力不从心,开始找道士进宫炼丹。

其实,往日也不算平静。只是重重矛盾都被压在了和睦的表象下。如今,俞皇后不再隐忍,手腕愈发凌厉。便是李太后,也常被气得在慈宁宫里破口怒骂。

建文帝倒是并不介怀。

李默被那双深幽的美丽眼眸一瞪,顿时心花朵朵开放,头脑一片浆糊。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公主殿下不喜欢,我这就脱了。”

六公主霍然上前,猛地挥拳,击中了李默的脸孔。然后用力一脚,踹中了李默的腿……后悔万分的李默,压根来不及张口解释,就被阴沉着脸孔的六公主痛揍了一顿。

“请师父不要动怒,是我张口让她留下,和我一同练武。”六公主立刻挺身而出。

她确有此意。只是,从未诉之于口。六公主是怎么猜出来的?

一个时辰后。

廉夫子教导完刀法后,便已离去。

沉浸于刀法中的六公主霍然警觉,收刀已然不及,硬生生地将刀挪开一尺,木刀刺了个空。

六公主皱着眉头,继续呼痛,嘴角却悄悄扬了一扬。

“我出于不得已的原因,确实欺瞒了你,心中一直有些愧疚。你看穿了我的身份,心中有气,又为离世的好友忿忿不平,这才迁怒于现在的我。这些,我都能谅解,也从未怪过你。”

俞太后万万没料到,自己宣召周氏,来的却是王氏。

王氏早得了俞光正叮嘱,心里虽慌乱,面上还算稳得住,先裣衽行礼:“臣妇见过太后娘娘。”

顾清略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在耳畔响起:“公主,谨言慎行。”

“我比你大了二十岁,是身体残缺之人,根本算不得男人。我根本配不上你!”

这还用问吗?

汾阳郡王生**荡,却未欺压过良民,所有的美妾都是正经花银子从青楼买来的……更重要的是,府中从未出过人命。

大齐建朝百余年,盛家子孙繁衍壮大,至今已有数千人。单以宗族来论,也是人丁兴旺的大族了。

以前的“六公主”,器重湘蕙,她这个贴身宫女被排到了第二。

顾山长确实清减了不少,神色间也有些郁郁,打起精神笑道:“你们身在宫中,我整日惦记你们母女。之后阿清又出了事,我心中焦虑忧急,哪里吃得下睡得着。好吃好睡几日,便养回来了,无需忧心。”

谢明曦和林微微齐齐笑出了声。

心宽体胖,这句话用在方若梦身上,非常恰当。

陆迟嗯了一声,将孩子给了奶娘,俯身低头,在林微微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才起身走了出去。

谢明曦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捶得岔了气,无奈地笑道:“尹姐姐,你该不是恼羞成怒,想一巴掌拍死我吧!”

一跃而起至皇子妃,对一个庶女来说是何等的幸运!谢明曦之前的愤怒,或许大半都是装出来的。心里指不定如何雀跃激动!

反正,谢明曦最擅装模作样了!

众少女:“……”董翰林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心思,莲池书院里的夫子们无人不知。又岂能瞒得过心思敏锐的俞皇后?

如此想来,独身一人确实没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