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72章:亿兆一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亿兆一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我是人工智能星期六,这座宅邸或者说童胜先生所辖所有高科技产物的中枢控制系统。”清冷的女声,或者说星期六,以飞快地语速回道。

炎热的夏季刚刚过去,每下一次雨,天气就凉一分,尤其是在这寂静的雨夜,会令人心情低落,好像一滴一滴的雨都落在了心上。

瑞麟山庄,容析元去哪里还能找谁?当然是郑皓月了!

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时不时扮演一下亲密,虽然就是牵牵手搂搂腰,可也是对霍骏琰的一种严峻考验,使得他那颗心不受控制地掀起了波澜,不知不觉,压抑的情感就自然流露出来,借着演戏,他能短暂的将自己当成尤歌的男朋友……

“你你你”郑皓月一连重复了三个同样的字,却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可想而知刚才容析元所说的多么有杀伤力。

“你被录用了?”容析元的声音里压抑着一丝欣喜。

“……”

他轻柔的声音散落在耳边,一句“珍重”,印下多少隐忍的眷恋,再多的不舍,都在月下隐去了痕迹,千言万语都只化成最简单最寻常的两个字。

p;??蓦地,房门口响起了咳嗽声,硬是将这美好的时刻打碎。

尤歌的心疼都写在脸上,容析元在孤儿院长大,这让尤歌大为震惊,她怎么都

小狗确实很机灵,像是能感受到主人的语气,它稚嫩的叫声令人心疼,急躁地在佟槿胸前蹭着,好像真的害怕。

这位年约五十的中年医生戴着一副眼镜,相貌平平但却有着一双睿智而温和的眼,充满怜惜地看着病chuang上的小人儿,她身边还缩着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是一只白色的小狗狗。

容析元似乎能预感到许炎要对尤歌说什么。

郑皓月说话很大气,颇有女强人的风范,干脆不拖泥带水,说完就关掉了视频。

或许不是坏人好人的问题,而是这个人只亲近容析元。

“嫂子……你没事吧?”佟槿清亮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和关切。

“你……你……”尤歌彻底炸毛了,一脚踹在了容析元膝盖上!

这顿晚餐,容析元吃得很爽口,尤歌也跟翎姐正式见面了。这个家里看起来是一团和气,只是这当中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只有时间可以证明了。

...捏着手机,尤歌心里各种复杂的情绪纷拥而至……他走了两天,从机场一别之后就没打过一通电话,他是觉得对她毫无愧疚还是他在逃避?

尤歌下意识地望天,却发现月亮还是弯弯的,怎么会大?

许炎在掌舵,开船咯。

容析元早有所料,做好了回答的准备了。

...沈兆带来的资料是容析元这几年来一直都在秘密调查的事,原本在半年多之前有了初步结果,成为了他决定让容家博凯实业进军大陆的重要因素。

“你也觉得方竹笋不错?那下次多买点。”

这肉有点肥腻,尤歌凑在嘴边,还没吃进去,忽地感到一阵不舒服,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翻搅,下一秒,龙晓晓就看见尤歌冲进了里边。

才什么?后边那半句不用说了,容析元懂。

有的话,没带孩子之前,每次出门都是穿得干净体面的,可现在,早上有时连刮胡子都省了,匆匆套上一件衣服就奔去公司,原是公司里的一枚男神,当奶爸之后就成狗尾巴草了……

霍骏琰蹭蹭蹭跑上去,死死盯着容析元的手看,

“……”

容析元不习惯这样被人当成弱者,他很想挣脱,但是此刻他的身体确实出问题了,而最要紧的是不能让别人看出异常,他只有选择顺从了。

一瞬间,尤歌感到胸口处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压抑的心情再也难以平静,陡然上前一步走到翎姐身边,一把就将翎姐盖的被子掀开!

不狠就不是容析元了。他正是看中了赌王对这个孙女的重视,就算没见过面,赌王都能在病危时牢牢惦记着,可想而知,赌王心里说不定也感觉亏欠,假如翎姐能回到何家,也算是认祖归宗,皆大欢喜了。

尤歌好一番折腾,却没有效果,气得哇哇大叫:“容析元王八蛋,你是贼吗?我都砌了墙装了门,你还要闯进来,你跟盗贼有什么区别?”

“我没话跟你说,你滚!”尤歌低吼,涨红的小脸尽是愤懑。

尤歌先前喝了酒,现在脑子不是很清醒,这好处就是她痛苦不会太深,很快就在他的带领下进入另一个愉快的世界。

“户口本?”郑皓月质疑的语气带着一丝探究,这个狡猾的女人很快就猜到了几分。

尤歌见到容老爷子,明显感觉到老人的精神状态不大好,她心里也是一紧,急忙上前去扶着。

她的真心换来虚伪,她不明白为何世界如此复杂?人的真面目为什么那么可怕?

“就是嘛,你还真以为我们会愿意跟个傻子做朋友?是你自作多情!”

“汪汪汪……汪汪!”香香怒了,看着小主人被踢,它叫得更凶。

这俩还不知道,在办公室里,许炎已经被苏慕冉踢了一脚……关键的一脚啊!

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就要走,自然是难舍的。除了对尤歌,容析元也舍不得孩子,一会儿不见都会很想念,何况是这一走半个月。

今天参加别人家儿女的婚礼,许爸爸和苏郴这心里自然是很复杂的,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迟迟没传出佳讯,连交往都没有,当爸爸的,怎能不叹息。

瞧这小东西,佟槿的心情又好了起来,溺爱地摸着馋馋的脑袋:“哈哈哈……你饿了吗?”

“什么?你……”许炎气啊,没想到被容析元直接拒绝了。

“好,尤歌暂时跟着你,但是你必须保证不会让她受到伤害,还有,等我查清楚是谁换掉了尤歌的药,清除这个隐患,那时你要将尤歌送回来,否则,别怪我跟你闹个鱼死网破!”

一个周末,尤歌上班,回到家里很晚,发现容析元还没回来,打电话去,他说在孤儿院。碰巧天黑又下雨,孤儿院那边的公路在修,这种时候不便行车。听到他说要明天才回来,尤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尤歌在洗衣房里忙活,一边洗一边哼着小曲,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是感觉身心愉快。这才更像是夫妻生活,平淡中蕴藏着浓浓的甜蜜。

容析元这么做,即是对尤歌的疼爱,同时也在要为她怀孕而准备,首先要把她养肥一点……总之,现在容析元每天都显得精神抖擞的,对尤歌的照顾更是前所未有的体贴。

容析元彻底惊呆了,死死盯着唐虞梅的脸,仿佛看到了怪物,震骇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昏迷时,竟是尤歌在照顾?难怪了,他以为那些恍惚的温柔低语是自己的幻觉和梦境,原来都是真的,是尤歌!

“呃?你不是明天就要回隆青市?”尤歌愕然。

佟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仔细看着怀里的狗狗脖子上细细的项圈……

“这次就原谅你,但是,下不为例!你如果再气我,我就离开这里!”

容析元见尤歌这呆萌呆萌的小模样,忍不住心头一动,将她手中的杯子夺过来,张口就喝,然后,在尤歌讶异的眼神中,他覆上了她的唇瓣……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尤歌的嘴巴流进胃里,这是姜水,是他喂的。只不过这喂的方式太特别了,就是在趁机揩油嘛。

容析元笑得有点邪魅:“就是xing生活不和谐,是导致很多夫妻离婚的主要因素,所以我们跟那些比比,难道不觉得很xxing福吗?”

“谢谢……”尤歌脸上保持着笑容,可她在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眼前这老头子的眼神分明有点色!

尤歌本来还想装睡,但她实在无法继续这种非人的折磨了,在听到他说的时候,她内心的惨痛被无限放大,好像就要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了。

这也是个奇迹,她居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活了几年,但是就在容析元发现她并将她接回来之后,不久她的情况就开始恶化,假如再不手术将金属取出来,她随时都可能死。

“可恶……早知道就不管你忙到多晚,哼……下次不煮东西给你吃了。”尤歌嘴里在碎碎念着,只是脸上那掩饰不住的一点欣喜骗不了人。

米团一来,其他狗狗也都跟着围上,抱腿的抱腿,撒娇的撒娇,反正就是一群开心果降临了。

香港奕居酒店。

见过耍横的,可没见过这么侵犯人还理直气壮的!

以前许炎不是这么想的,不会管这么多,但自从老爸上次住院之后,他的心态有所改变,曾经固执的某些东西,现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才肯配合一下两位家长。

对她来说,屋子里是否足够豪华,这不重要。她也从来不会重视物质的好坏,她只有用那颗纯纯的心在等待着容析元的出现。所以她选择了在车库旁边的佣人房住着,只要容析元一回来,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车子响声,看到他的身影。

“不,我不听!你别想又来迷惑我,你是不是想夺走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狠毒,为什么还要逼我?我跟你已经离婚了,孩子是我的,你休想抢走,你滚,我不想看到你!”尤歌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尖锐的嗓音透出她内心的恐惧和惊慌,可见容析元留给她的伤害有多深。

这双眼……这双眼……狠狠戳中了他的神经,勾动了记忆中被封存的旧事,让面瘫的容析元在这一霎间竟呆住了,眼底涌起一抹压抑的波澜!

可是,就在这时……

尤歌不由得想起容析元以前在这里办公时,远比她忙多了,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她才看一份件就已经感觉有点头晕了,而他每天都在处理公司的事务,却从不曾听他说过一句苦,而她也不曾过问和关心过他有多辛苦多累……

尤歌现在可不是能被人轻易几句话就激怒的,她知道郑皓月是什么意思,更知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爱逞口舌之快。

“尤歌,笨丫头!”许炎无奈地摇头:“你的想法没错,但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你是为了见证宝瑞在展销会上大放异彩的时刻,这是很有意义的日子,你难道不该为此隆重地打扮一番再出席?不为任何人,只为宝瑞,为你父亲留下的公司,它的荣耀同样是你的

“不是吧,说好了晚上出来聚,你小子又有事?”

尤歌浑身一颤,压抑着体内莫名的燥热,挣扎着脱离他的禁锢,可他既然费心将她诱来,又怎会轻易放手?

就在出神之际,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

“怕什么,有两个娃,还怕我不要你?”某男也露出戏谑的表情。

老爷子显然在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因为这是容析元第一次叫“爷爷”。

大哥发威了,手下也就没了脾气,谁会傻到跟钱过不去呢,当然是要钱比要女人重要了,没钱还怎么找女人?

想到这些,冯奎就觉得自己今天的冒险是值得的。

意外总是令人猝不及防,加上当中一些特殊的插曲发生,导致事情越来越复杂迷离,就连容析元都没能找到尤歌,这确实有点奇怪。

尤歌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已经穿好衣服的容析元。

“可是也用不着这么早就走吧,你不吃点东西再走?本来身体就不舒服,你还不注意营养的话……”

容析元低垂着眼帘,仿佛没听到,吃得津津有味的。

尤歌没发现他眼底藏着的一抹欣喜。他喜欢这样充满乐趣的生活,跟她在一起,他永远都不会沉闷,总是能不断地发觉惊喜。

两人之间的默契,尤歌一看他这神情就能觉察出一点什么。

许炎一脚踹过去:“滚蛋!别用你这种小媳妇似的眼神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取向有问题。”

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和坚定的信念,许炎选择了尊重尤歌的决定。既然她是为了公司和香香,他愿意尽力去配合她,直到她的目标实现,那时,她就会离开容析元。

“老狐狸,什么玩意儿,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从我这里套话,只可惜,制作戒指的人,连我都没见过。想从宝瑞挖墙脚,你还是先问问容析元同不同意吧!”郑皓月冷笑着,心里对孙洪青的万分鄙视。

难怪孙洪青会郁闷,这就好比是雾里看花,明知道那个模糊的轮廓或许就是目标但就是怎么都看不清摸不透。

“蠢货,没查到就继续查!”

霍律师那么精明,当然知道儿子和龙晓晓之间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容析元和佟槿之间早就习惯了开玩笑,佟槿也不生气,只是突然表情有点不自在。

“……”

出了病房之后,许炎直接去了楼上苏郴那里。

“疼?”许炎嗤笑说:“你一个散打高手,这点就让你疼了吗?别再装了,你的底细我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据说你读书时的外号叫女金刚,不少男生都被你打过,根本不是你现在装出来的一副乖乖千金的样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疼?”

浴室里的一番剧烈运动,时不时传出羞人的声音,夫妻俩爱意正浓,就算现在是白天,也可以亲热亲热。以容析元的体力,晚上继续嗨皮,也不是不可能的。

容析元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尤歌一定是很放松的,心情也好,所以,他得趁机……

许炎轻轻咳嗽一下,不动声色地说:“嗯,散步……不错……是个好主意。”

“少爷,唐副市长来了,随行的还有……还有老爷子!”

...这容老爷子只是以为容析元与尤歌走得很近,态度就如此强硬,说话如此决绝,那如果他知道此刻尤歌就在别墅里,如果知道昨晚发生的事,那又会是什么后果?

每个人都会有“害怕失去”的东西,孤单的尤歌,她也有。

容析元已经别开了视线,假装看向下边的花园,嘴里还哼着歌儿,显得很轻松自在的样子。

容析元和沈兆他们,全程没有任何一句话的交流,只有一张纸条传递信息,但这已经足够了。

旁边两个保镖是唐虞梅的心腹,此刻都禁不住傻眼了。这是在上演爱情大片吗?都这时候了,容析元和尤歌还在柔情蜜意的,这让唐虞梅怎么想?

尤歌自从脑伤痊愈之后就表现出了非一般的智商,记忆力也很惊人,即使不用做书面记录,她都能将眼前的各种货品所用的材料一一记下来。

“我……”尤歌一看这大鸡腿,有种被人疼爱的感觉,她想了想,将自己盒饭里的叉烧夹给了容析元。

尤歌俏丽的脸蛋红得滴血,羞愤地说:“谁要享受了,我不……”

沉闷的气氛一直到出了电梯才略有好转,容析元去了会议室,现在距离会议还有十分钟。

一声闷响紧接着是瓶子摔碎的声音,那人的额头被砸出血,酒瓶也掉在了地上。

“容总,我们……”副总经理一脸局促,无奈地望着老板。

尤歌的美,恬静中透着青春活力,清新中带着明媚,纯美与风情并存,外貌与气质兼顾,还有一副令人艳羡的好身材,何愁不成为亮点?人们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女子那般美好地静静站着,她比周围的一切都要生动而明亮。

“霍骏琰,我真的有事要说……”龙晓晓耳根发热,壮着胆子又上前了一步:“是这样的……我爸爸以前向乡下的熟人借了一笔钱,本来是给我交大学学费的,但是我爸爸很好赌,就把那笔钱拿去输光了,之后又向别人借……我从工作到现在,一直都在还债,好不容易只剩下一万块钱的债了,但前几天,催债的又来了,说我以前还给他们的只是利息,要我再拿出十万块才算还清,他们这算是高利贷吧?不合法的吧?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霍骏琰皱着眉头,审视着龙晓晓,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那些追债的人有没有对你或者你的家人做出伤害或威胁到你们人身安全的举动?”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唐虞梅嘲弄地笑着:“沉默就等于默认,你心里很清楚我说的话有道理,只不过你丢不下这个面子,所以没勇气承认你也对尤歌失望了。呵呵……没关系,我是你母亲,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还顾着面子。”

说着,容析元缓缓站起身,下巴轻轻一点,冲着前方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