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73章:自取其祸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自取其祸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旁边的路灯都开了,小店也还没有关门。地址上面显示的信息就只是到这栋楼,具体的门牌号是没有写明白的。估计也是害怕现在世风日下,很多人都会买东西,但是又因为跟谁起的争执引上别人找上门来。

恨不得给自己打一个狠狠的嘴巴子,程秀秀却一脸懵逼的模样。估计是忘记了自己身在梦中吧,所以她可能在刚进来的时候,带着一个想法,就是要拒绝梦魇的提议。

周围钟摆的声音停止了,梦魇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可我别开目光,不与他对视。

“在那之后,我就出去逛街了,直逛到回到家时都已经快十一点了。我简单的洗漱后就睡觉了。而我平时睡觉时喜欢戴上眼罩入睡。因为这样才能完全在黑暗中好好的睡眠。”

我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我也知道在目前这样的状态下,我确实是无能为力了。

我闪身到门边从窗户朝外看。却发现屋外此时一点点的景色都看不见了,刚才由于还有些许的星光,而此时却连天空都看不见了。窗外除了黑还是黑,我觉得自己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但是阿明却犹如死人般的躺着不动。我镇定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的用木棍去挑动着阿明的身体。无论阿明是死是活,我都得探个清楚,毕竟阿明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伙伴了。况且阿明还没有消掉差评。

打开门后,看到了一脸素颜的陆雅站在门口。不得不说,素颜的陆雅也是那么的好看,没有了日常化了妆以后太过精致的面孔,现在是一种干净的气息。

何况又是这么残忍的方式,光是我摸到烫的东西都要嗷嗷叫个半天,根本就无法想象被人整个就扔进煮滚了的开水里。

张兰兰见状不好,把她手中的木棍凌空就抛向了小女孩,正好打在了她的头上,只见小女孩踉跄了几步,那个木棍掉在了地板上,正好又把她给绊住,使她扑通一声的倒在了地板上。

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张兰兰也流着口水看着我,一点都没有跟我站成一路的样子。

离子木在水里游了一圈,趴在岸边,用两只手撑着脸。冰蓝色的瞳孔注视着程秀秀,她呵出一口凉气,缓慢的说道:“怪不得,我还寻思,这湖水内几时会有人血。可是姑娘,被这花朵的刺弄到的伤口,用湖水来清洗是无论如何都愈合不了的。”

他还乐呵呵地对我们说:“你们好啊,我就是局长。”

我恍然大悟,感觉特别了不起。

笼子里面的人已经比我那天看的又少了几个,地上的人头也又多了几个。因为有阴阳眼的缘故,我看到有几团红色的厉鬼,正在厨师的周围晃着。所以我倒是跟他学了几天。一边学还一边感叹,果然只有宫弦这个年代的男鬼才会骑马这种东西,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谁还骑马?

他递给我一碗,然后他自己就将他手中的那一碗,咕噜咕噜就喝起来。

可是宫一谦不让我走,眼神如同湖水一般的死寂。他发现我在看他,便收了收神色,看了我一眼,一脸无奈的对我说:“由于宫弦是显灵的,而整个宫家都是依靠着宫弦才家大业大。所以家里专门为宫弦造了一个祠堂,也每日都派人好生的伺候他。”

无论那个背影,是不是我费尽了心思苦苦寻找不到的目标宫一谦,我都要去探个究竟。

我将昨天买来的那长裙穿上,讲道理,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穿长裙。也不知道宫一谦会不会喜欢,人就是奇怪的物种,当初宫一谦跟我告白的时候我没有接受,现在竟然纠结成这样。

再对上宫一谦这关心的眼眸,里面有如一池春水在微波荡漾。我的眼泪突然间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干着胖子沙哑的说:“一谦,你来了。”

“张兰兰,你没事吧。”我一边注意着厉鬼动静,一边大声的冲着张兰兰喊。

刚才我们进来时并没有关门,此时我跟张兰兰两人这使劲的敲门声把隔壁大妈给引了过来。

宫弦半不看黑雾,而是一脸温柔的看着我。

宫弦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兰兰是你唯一的一个好朋友,为夫自然是知道的。能不如你所愿吗?”

“可,你就敷个面膜吧,真的能让你永驻青春的。”女人怏怏现在原地,沙哑的声音完全跟这个拧着眉头的面容不符合。

幸亏其中一个女鬼放弃了争抢,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桌子上的笔没有什么动作,桌子上的纸也仍然还是刚刚的那副模样。

“哈哈哈……”棺木里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又大笑出声,然后才开始说话:“怎么样,你想好了吗,是松开你手中的银丝,任凭你的女人跌入那万丈悬崖里,好腾出你的手来画符,你来呀,来呀。对于你来说,只要几妙钟就可以画出足以灭了我的元神的符咒一举灭了我,可是你不敢放罢的对吧。”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我也知道,张兰兰是被扔进了怨气坑里,她的身上已经被怨气所吞噬,浑身飘满了怨气。

陆雅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辩驳什么,反倒就是我不识相了。我帮陆雅将她弄在地上的坐在陆雅的旁边,然后也坐到了凳子上。

张兰兰摇摇头:“陆雅说,只要宫一谦跟她成婚完,当天就将药给宫一谦。后来见宫一谦实在是不同意,然后两个人讨价还价,只要宫一谦这几天都陪着陆雅,陆雅开心了随时都可能把解药给你。”

“张兰兰,一会帮我将我之前交给你保管的那个小袋子找出来给我。明天她要结婚是吧,好,那我也要献上一份大礼去祝福她。”虽然是在梦中,但是我也依然能够感觉得到周围这股诡异的气氛,还有越加安静的空气。轻轻的就好像有人在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不可思议。但是却又传达了一股冰冷的感觉到我的身上,触碰到这股冰凉又熟悉的温度,我的身体还是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我点头,竟然也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感觉,要是说我现在唯一的遗憾,可能是见不到宫一谦,见不到宫弦了。宫弦以后可能还有机会能见得到,但是宫一谦恐怕只能跟他天人永隔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宫一谦就是人,而我就是鬼。

我失神的手往下垂,也忘了手中还拿着张兰兰的手机。手机就哐当的掉在了地板上。

我抱歉的看着张兰兰从地板上检起了她的手机。还好手机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损坏。虽然我并不介意陪张兰兰一部新的手机,但是这样对待她的手机,我顿时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经张兰兰这样安慰着,我才稍稍的心安了一些。我为能够有张兰兰这样如此善解人意的好朋友而感到欣慰。

我回头朝宫一谦瞪了几眼,有些不能接受宫一谦竟然跟这种状态的陈媚单独的呆在房间里。

发觉到自己快要被淹死的时候,我准备浮起来。可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缠上了,我赶紧挣脱……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动不了了。

因为这是一台比较高危的手术,所以护士没有给我打麻醉,但是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里却都是小孩子的啼哭,我也没有精力去感受,肚子到底痛不痛。

看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才觉得我这一次出行是如此的草率。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我有些蒙逼,这个马车上的人该不会是宫一谦吧?

单凭我在这胡思乱想根本也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不了,于是我还是编辑了短信发给张兰兰。这边整个房间里面我都感觉有不正常的气息,我也害怕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通过电话这种奇特的电波也能让一些路过的鬼趁虚而入。

张兰兰却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么算的,在这种小破地方,买块地皮根本就没多少钱,如果要是卖你地方的人比较傻一点,十几万元都能拿到这个地。”

“好的,我现在就把手机开通定位功能,然后在原地等你们。”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一进到房间里,张兰兰就将屋里所有的窗户关上,并拉上厚厚的窗帘,她一边将那一大包药材全部都倒在了地板上,一边跟我说:“林梦,制药的事情错了一道工序也不行,因此你也帮不上忙的,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吧,这些交给我就行了。

已经知道了飞头蛮就是这种傻不拉唧的鬼怪,经不住人的两句诱惑就现身了。真不愧是由鸟兽化成的,也可以理解,毕竟鸟兽也不过是芝麻大点的脑袋。装不了多少东西在里面的,现在只要能说服面前的男人让我们接触到被飞头蛮附身的人,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

果然,才没过多久,张兰兰就回来了。脸上喜悦之情不用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