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86章:以学愈愚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以学愈愚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我就差没有跪在地上了,可是那个床底下却还是如同翻山倒海一样的滚落出眼珠子……哗啦啦哗啦啦的声音,就像梦魇。将我困在里面,无法自拔。

宫弦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估计是没有想到房间里这样一片狼藉。然后我听到宫弦碎骂了一句:“该死的。还有这么几个漏网之鱼。”

照理说这样子的状态,是属于呆滞着的状态。可是他又为何做出要保护那株曼珠沙华的举动呢?

想到他们竟然想到了要将这条蛇杀死,我于是又于心不忍起来。

陆雅走了以后,宫一谦探究的看着我,问道:“梦梦,你当真这么想吗?”

旁边有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婴儿。被钳子钳的四分五裂。

但是时间就是金钱,如果让我现在就这样在这里睡觉,我做不到,更睡不着。

“张兰兰,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人界的东西呢,他们也用不上了。”

后来张兰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蹲了下去,把她放在地上的符纸取了回来,然后又拿出了笔,在那张符纸上胡乱的乱画。

然后买家直接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这一不告诉我地点,二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光是这个反应,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很严重的样子。

而且我胸前的项链也是。以前当我遇到危机的情况时,我是可以通过项链跟宫弦建立起联系。往往他都能第一时间的赶过来把我救出去。就是赶不过来,他也是可以告诉我,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

“定……”张兰兰又大声的喊了一声。我就看到那个怪物,从窗户上往后倒了过去。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情况怎么样?

当时我就没忍住的一阵惊叫:“兰兰,你在发什么呆,你快救救我啊,我的腿啊。”

这个地方我感觉自己一刻都呆不下去了。特别是那种令我内心发麻的感觉以及细思极恐的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一看,这些所谓的干粮全都是各种各样的饼干。我也顾不上了,拿起来就吃。几包饼干下肚,然后我又喝了一碗水。

正当那蛇形的黑雾的大嘴咬住了宫弦的头,并在迅速的合拢着他的大嘴时,惊得我瞬间就汗湿了后背。

这个时候,一双温暖的手却及时的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舒缓了我紧张的身体。

“太好了,兰兰,黑影不见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我兴奋地大喊起来。这一个晚上闹得我们觉都没法睡。我极度需要回去补眠。

我的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哀怨的心思。乐天派的我决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先抛到脑后。目前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我们在磨盘上的事情。

“饶……命……”白雾的声音像是山谷回音一样,从坑里面传出来。

大陈把牛车往边上靠,也就会我们留出来一条可能通行汽车的通道。小攻一见心中大为兴奋,嘴里说着:“可以了,可以了,这么大的距离汽车完全是可以通行的。”

没想到宫弦却被我给逗笑了:“吃,怎么吃不起。就算我已经死了,也不至于苦着我的夫人。你说是吗?”说完,宫弦还对我挤眉弄眼的。把我弄的一阵面红耳赤,谁是你夫人了!

这些灵体此时看着是无害,谁知有了接触到我们的机会,他们会不会化为恶灵呢。尤其是现在张兰兰生死不明的情况下,更是不能大意了。

我心中略感不妙,只见电话就响了两声,宫一谦就接通了电话。儒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

张飞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快的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们他到了。

当我们将飞天蛮放在张飞太太的床上时,她就自动的与张飞的太太身体融合为一体了。

再加上我觉得我的担心一定不是没有道理的,金龙肯定会给自己想好后路,反正绝对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的任人宰割的模样。不然他要是真的就这样的话,完全就不可能去盗墓。盗墓这样的事情不仅需要承受肉体素质上面的压力,精神上面的压力,以及心里的压力。

原本自己有真心相爱的男朋友,有自己安稳自得的小生活,一切都是因为宫弦的出现,打破了自己生活的一切平静。

张兰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你也就睡了三天。但是你要坚强,我跟那你说一件事吧。”

在这窒息感下,配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让人的意识越发的绝望。突然间我停下了挣扎的动作,死死的屏住一口气。连抖动的手臂都僵硬起来,因为我感觉到有几只类似人手的东西,抓住了我的手和腿。

我不用想也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在做什么,可是我毕竟求着别人也就只能耐心的等。我没好气的瞪了张兰兰一眼,对她说:“你才死了呢,呸呸呸,不说点好事。”

张飞一气将整杯的冰水全喝了,清了清口噪子,才又接着往下说:“当时我被那诡异的笑声给吓坏了,我准备扔下车不管了,正当我打开了车门跨出车的时候,就跟一个从空中飞过来的人头碰上了。”

“啊,你太太看来是正常的啊。”我打断了张飞的话,问出我心中的疑虑。为了避免服务员将我们两个人赶出去,我连忙结了账,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不是饱的走不动,直接拉着陈媚就往外走。走之前还不忘记发一条短信给宫一谦:“三队见。”

因此当我看到三轮车的司机眼神不对时。

“这个万马奔腾的挂饰怎么了?”我摸了摸啊那个下万马奔腾的挂饰。然后询问阿明。

但是我还是感觉到挺纳闷的:“这样并不能直接说明就是那个笔的问题呀?还有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半夜往学校里面跑,你这个当家长的不说两句。”确实是很奇怪,因为正常学校都会有安排晚自习,一般最晚也就十点十点半下课。如果按照曾大庆这么说的话,那么小溪绝对是在这个时间以后出门的。

但是张兰兰刚刚也已经警告过我了,事情本来就是我的,我还有什么怯场的理由呢。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敲响了金先生房间的门。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说鬼胎之类的,我都不想再多的去计较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要是计较起来,真的是没完没了。

旁边的民警一头黑线的看着我们,把我们给送到了市区。宫一谦的车就停在旁边,我们从警车换到了宫一谦的车上。

我抓紧小钰的手,激动的说:“我突然看到了降……”

房间内的气氛尴尬到不行,我只好假意要去倒水,然后离开了电脑。留下张兰兰和小钰两个人在房间里面。

只是当我们停了下来之后,即惊异的发现我们已经置身于森林深处,刚才回头还可以看得见的巷子的出口早已没有了影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此时张兰兰就在我的身边,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这里充满了许多瘴气,因此我们不能随意的乱走,刚才我们走过来的方向是南面,正好可以借助天空中的星星来辨别方向,看能否走出去。”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不想了,不想了,谁知道见了面以后又是怎么样的了。”这样,我暂时的将宫弦压制在了心底,强迫自己不去想他。

飞机平稳的飞上了天空,我看着窗外的白云,觉得人真的是很奇妙,早晨还在地球的这一边呢,晚上就有可能去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难道是我听错了,还是我自己的心里在做怪吗?

从那黑影的身形来看,依稀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个女人。难道是那个磨盘山上山路上的那灵体跟过来了吗?

行色匆匆的医生停了下来,把我的腿的情况告诉给我们。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再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就已经发现小店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只好怏怏收回手,不知所措的看着曾大庆。

我的前任,正是因为没有在期限内把差评改成好评。活生生的就死在我的眼前,那个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我怎么可能为逃过此劫。我并不相信上苍会对我单独有所眷恋。

我正愁眉苦脸着呢,张兰兰却嘶笑一声道:“怕什么,她敢来这不还有我吗?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要知道为了帮你印下这些影像,我费了许多心血进去了。现在我得赶紧回去休息补充脑力了。”

张兰兰离开以后,我照例喝了一碗养生汤。我想以此来压压惊,也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小老头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副阴阳怪气的眼神我想甩也甩不掉,只好找些事情来做,借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至从我与宫弦结了阴婚以后,宫一谦平时都不怎么过问我的生活了,怎么今天突然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不错,宫弦,我本不愿意与你为敌,可是这两人对于我太重要了,我的大法就缺二个人来做药引了,你也知道,这里要想遇到一个活人那是难上加难,这好不容易天降下来二人,你说换作是你,会不会交出去呢,况且这还是你要找的人,我可不会傻傻的相信你会放过我。”

初初看上去还觉得是两股线相互交缠,仔细看上去去是两种颜色的线各有损坏,有的位置红线被黑色的线所灼烧不见了,而有的位置黑色的线也被红线灼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