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91章:不臣之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853

    连载(字)

79853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不臣之心

圣安娜下载 素荣 79853 2019-09-02

说真的,她刚刚也正在着急,担心呢,特别是听到小宝儿喊出爹爹,娘亲时,她觉的,这下可能真的完了。

“不管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现在,下来,先向这小女孩子道歉。”孟千寻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个马夫,只是望向马车,那话语,很明显是对马车上的人说的。

“白容,再加一条,侮辱公主,让尚书大人一并处理,告诉尚书大人,本公主会亲自去检查结果。”孟千寻唇角的轻笑慢慢的淡开,云淡风轻的望了那马车一眼,那神情极为的随意,轻松。

“宝儿来跟爹爹,娘亲一起睡。”孟千寻轻轻的拍着两人的中意,示意让宝儿睡在他们中间,这丫头既然醒来,现在又看到夜无绝在这儿,一时半会的肯定是睡不着了。

“这倒没有,我是在两年前进宫的时候,见过她几次,见识过她的厉害,那时候,我就觉的她有些可疑。”孟千寻接口说道。

毕竟这是他的父亲一厢情愿的事情,他们这么突然的进宫,肯定会给她带来困扰的。

在皇浦王朝提的亲,那么当时会不会就是千寻?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此刻的称赞,突然感觉到压力更大的。

同样的,他是光明正大的,若是月无双拿出证据,那也绝对是假的,那么,他要识破月无双也不是太难。

孟千寻的身子微怔,双眸微抬,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脸上漫开一丝轻笑,一脸无辜地说道,“本公主不明白月教主这是何意?”

头上仍就遮着喜帕,李逸风没有来,她自然不能自己拿掉。

而且,他所爱的那个公主,如今的招亲大选也快要结束,真正的驸马人选马上也要出来了。

她知道,这件事情,若是再这么耗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以后同在一个府中,总会碰面,两个人要怎么办?

她相信赢儿。

把一切交给时间。

他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似乎是正在极力的忍受着巨大的伤痛。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李逸风愣了愣,那眼眸再次的动了几下,但是仍就没有睁开,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再说话了。

那怕那个人是北尊王朝的公主。

那就是,若是对方不是同样的爱他,或者是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他只怕会痛苦一生。

“父亲,真的没事。”李赢却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告诉他,能拖的一时,便拖的一时吧,毕竟明天就会是第二场的比试,到时候,那场比过后,想再加上,就不可能了,毕竟那都是一对一的比出来的。

“花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呀?”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此刻才微微的转眸,望向花断尘,一双眸子还故意的眨了眨,一脸无辜的问道,那明明是男人的声音中,却偏偏就带着一种让人产生错觉的轻柔。

“别走。”花断尘的唇角微动,突然说道,他此刻的声音很轻,带着明显的轻柔,而且,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情意,而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是有着太多的柔情,就如同望着自己最深爱的人一般。

“花公子,你快放过我,这儿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那个男人一边的挣扎着,一边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我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还望花公子自重。”

会让众人有这样的反应呢?

她记的很清楚,当时,她一直都在拿着奏折看,他能看到的,也仅仅是她的手背,不可能看到她的手掌心的。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北尊大帝,却看到他的嘴角微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甚至并没有问起关于那个尸体的问题。

他自然看的出李灵儿维护孟千寻的意思,毕竟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

孟千寻望向他的眸子再次的一闪,自然也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毕竟,她对他还是了解的。

依晰有赐婚,公告天下几个字,更是当时他所要求的。

李逸风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种无语的感觉,什么叫做已经给了他近三十年的时间了,难不成,他从一出生,就要开始找女人不成?

李赢也是微愣了一下后,然后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很显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了用了。

是,他是亲儿,人家那边有亲夫呢,他这儿子看来,也没啥分量呀。

呃?!秦敏儿彻底的无语,什么叫做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就是亲的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

他的心中明明的深爱着她,放手,只是为了成全她,但是,现在却要他去娶别的女人,而且还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如何做的到?

或者今天之后,众人就会明白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了。

“谁?”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只感觉那身子明显的绷紧,略略的有些僵滞,沉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就是夜无绝,霸道,狂妄,不可一世的夜无绝狂庶全文阅读。

“想本王了吗?”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几乎贴上了她的耳朵上,唇角微动,暖暖的气息快速的在她的耳边漫开,带着他独有的霸道,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耳边那极为敏感的神经。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自然明白她所说的那一次是指什么意思,就是他跟她一起,去杀孟千寻的那一次。

“怎么?你打算就这么把我扔在这儿吗?”只是,段红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突然的说道,那难听的公鸭嗓子中,因为她此刻隐隐的怒火而更加的难听。

她,她说什么?

他怎么可能会抱她?

就算是要他成亲,这十天的时间也还没有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