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大家闺秀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滕青山步伐没丝毫改变,抓在手中的饮血刀划过一道红光,那条毒蛇从半空坠落下去,两截身体在地面上还‘嗤嗤’的抽搐游动,生命力的确强。而滕青山看都没看它一眼,继续大步前进,眨眼功夫,便到远处去了。

滕青山站在那,默默看着那少女。

盏茶功夫,滕青山将雨伞放在书房门外,又步入书房中。

这雨到夜里才停。

第二天清晨,湿气很重。

而这《幽月枪典》,从后天到‘先天金丹’,全都有。

这些天,滕青山白天上午练习三体式,体会意境。欲要创出五行枪法的第四招枪法。而下午,滕青山则是修习《虎形通神术》,吃了黑火灵根后,随着修炼,滕青山的力量、视力听力都在缓缓提升着。

“连谁是第一统领!这点小事都计较……目光狭窄啊。统领?长老?都是虚的。达到先天,成为先天强者。那才是真本事。”诸葛元洪对弟子‘臧锋’,显然有些不满意,“这次,也借青山的手,好好教训教训他。希望,他能惊醒!”

“尖刺材质特殊,应该也是宝贝。”滕青山暗道。

滕青山长枪陡然动了,化作一道利箭,带着一股锐啸声,刺向诸葛元洪。滕青山的确使用一万斤力气,同时也使用内劲刺激要『穴』,令这长枪速度更快。

第二天一早,如今已经进入九月深秋季节,天气也冷了下来。

“赤鳞兽!赤红鳞甲?它,它完全蜕变了?”滕青山心底大惊,“咦,我看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赤鳞兽看不见我?”

黑火灵根,通过根须,吸收周围天地间的火行力量,不断的吸收,最后,经过特殊变化,在黑火灵根中产生奇特的透明能量!

关绿摇头叹息一声:“可惜了,黑火灵根被他弄跑了。算了,一个黑火灵根,影响也不大!你……你身上破破烂烂,没受伤吧?”滕青山此刻的衣服,比乞丐装还破,受到那么多刀气攻击。

“好吧,我就带所有黑甲军军士先回去!三十名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留给你们俩!那三十人,轻功上要比黑甲军军士好的多。让他们帮助你们……记住,不要轻易涉险,一切要谨慎,小心!”

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战刀爆裂开,碎裂的刀片崩飞开,在战刀崩裂一瞬间,银发老者一咬牙,脸上变得漆黑,眼睛却是变得发红,脚下一闪,快的惊人,竟然逃脱出滕青山枪法追杀。

“这就是我的兵器。”

一枪之威,竟然强到如此可怕地步!

滕青山一震手中长枪。

一道宛如用刀划玻璃产生的刺耳声音响起。

在岩浆湖上的高手们清晰看到那一幕,清晰看到《地榜》高手‘杜九’,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杜九’整个人趴在岩浆流湖面上,头部埋进岩浆流中,瞬间,便是一团大火,烧的很快,眨眼功夫,骨肉尽皆消融不存在了。

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仅仅是心里感叹一下,随即目光就落在了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上。因为此刻,一群高手几乎同一刻落在了那黑『色』大石头上。高手有这么多,而黑火灵果,仅仅有那么一颗!

轮回枪,足有九尺六寸!

两大高手一个逃一个追,眨眼功夫消失在众多高手视线范围内。如今,炽热岩浆湖中央,已经没了黑火灵根、黑火灵果。当然,岩浆流某一处底部或许潜伏着赤鳞兽,可没人敢惹赤鳞兽。

冀鸿思忖一下,关绿实力不错,黑甲军擅长合击,三十名精英联手的确能威胁那王陨,便点头道:“嗯,也好!不过关绿,你必须得小心,三十名黑甲军精英,千万别让他们分散。”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三岔口!”青湖岛三人站在三岔口,看着前方两条道,不知道往哪边追了。

须知,少岛主‘古世友’休息的地方,周围十余丈内都不敢有其他人靠近,唯恐惹得‘青湖岛’高手们不高兴。

滕青山他们三人也愣住了!

那坐落在湖中央的石头周围,仿佛泉水一样不断泛起一阵阵岩浆流,那泛起的岩浆流都是白『色』,白的刺眼!就感觉仰头看太阳一样,刺眼!

滕青山在那精瘦汉子朝隧道中跑时,也反应过来,也连追过去,只是当滕青山、杜洪跑到那隧道处,便看到精瘦汉子一转弯,便拐入未知的隧道。

滕青山双臂有十八万斤巨力,腿部更加可怕!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啊!”那精瘦汉子右腿不由一弯,整个人一屁股跌在地上。

冀鸿、关绿二人并没看到黑火灵果,这种事情不看看,也不放心。

“青山的轻功,真不错。”冀鸿赞道。

幽深的大裂缝,那浓浓的水雾,还有那炽热的岩浆流,都让冀鸿、关绿二人惊叹不已。特别是岩浆流的高温,令冀鸿、关绿二人忌惮,都离那岩浆流数丈远。不是他们不敢靠近,而是他们不愿多浪费内劲!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滕青山一眼分辨出来,那足有数十丈长宽的空地中央,一身青衫,手持黑『色』长枪的冷峻男子,正是如今潜龙榜第一人,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使用长棍的中年人。

……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来了,黑火灵果我就难夺了!嗯,大事要紧,待得我夺了黑火灵果,再灭了这个滕青山!哼,再毁尸灭迹,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诸葛元洪啊诸葛元洪,谁让你帮魏巫崖的,这次怪不得我了!”

……

虽然说火焰山方圆六七十里,可大家都认准了,那赤鳞幼兽老巢,黑火灵果所在,肯定是靠近金家庄。毕竟这火焰山范围这么大,在火焰山山脚的山庄有很多很多,可为什么那赤鳞幼兽专盯着金家庄的人吃呢?

理由就是——金家庄,距离它的住处近!

……

“都过来!”冀鸿在不远处喝道。

“碰运气!”滕青山说道,“那头赤鳞幼兽,很狡猾,找到它很难。黑火灵果是死物,我们或许就能碰到,耐住『性』子吧,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滕青山明白,现在即使发现黑火灵果,也无法采摘。

必须等到成熟那一天,才能采摘。

“滕都统,在下贾梁!听闻滕都统大名,想要和滕都统比试一番!”秃头青年脸上有着一丝傲气,这秃头乃是徐阳郡‘秃鹫帮’少当家,更是秃鹫帮如今第一高手,打遍周围百里地,无一人是他敌手。

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够了吗?”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这手一掂就连道:“够了,够了。”

对方拔刀,杀二人,收刀。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黑火灵根!”滕青山却心动了。

能当上统领,关绿实力怎么可能差?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仅仅片刻,滕青山便看到远处满是火光的大金庄。

“放心,老伯。”滕青山安慰一声,便步入了这大金庄。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信鸽传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当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资本专门去训练信鸽,并且在各地有情报点。

那堂屋的大门已经开了!

……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他娘地,老子的拳头,你们忘记了?”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没那个能力杀了妖兽,还欺负人家普通山民?你们算什么武者啊,我看啊,买一个豆腐,撞死算了!”那段侯笑『吟』『吟』走过来。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血月刀快到极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气震『荡』,刀影模糊,让滕青山视野范围内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真的有毒。”最先昏『迷』的是朱崇石的小女儿,而其他人也感到了一些头晕。幸亏滕青山提醒的快,他们只是吸入少量,否则,早就昏『迷』过去了。

“轰!”

那墙壁仿佛纸糊的一样轰然倒塌,碎石崩飞,泥土飞扬,那孟田立即飞起。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噗!”“噗!”“噗!” ……

无可阻挡!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一人一千两银子。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老爷!”一名绿装美『妇』人不安地说道,“咱们进入徐阳郡已经整整四天了,估计还有两三天就能走出去了。到了楚郡,咱们就安全了。可是……老爷的那些兄弟们,会没一点动作?”

朱崇石依靠着,吃着水果,笑道:“哈哈,你们两个『妇』人,别担心,咱们刚从海外归来。直接从东海进入江宁郡城。仅仅才停留几天?这又立即赶往楚郡!我那些兄弟,和我一样都是独自发展。收集消息没那么快……恐怕,就是到现在,我那些兄弟,最多也就两三个人,知道我回来!”

“他们不敢杀我和孩子,可毁掉或者抢夺掉我的货物,却还是敢的。”朱崇石眉头一皱,“如果货物被抢夺走,那等到十年期满,我成为家主的可能『性』估计只有两成。”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孟老,本名‘孟田’。

毕竟,金钱好赚,宝贝难买啊。

“哈哈,青山老弟你当初要去加入这黑甲军,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无量啊。可我也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刘三爷随即瞥到周围大量出酒楼的黑甲军军士。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滕都统!”一名黑甲军军士跑过来,恭敬道,“统领大人有令,让都统大人你接受都统的物品、住宅。都统大人,您只需跟属下走就是。”

“青山大哥!青山大哥!”庭院门外传来声音,滕青山三人一道走出去。

一步步来,每一次都只做一个行业,当在一个行业里面成功后,才会进入新的行业。

最要命的是……

这天下间崇拜‘朱童’的人太多太多。

当然以朱童的财产而言,即使很少,已经很多了。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枪法吗?”诸葛元洪说道。

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长比试,滕青虎施展的招数,就猜出来了。

“二师伯。”诸葛元洪开口道。

按照统领的命令,自己要选两个百夫长,杜洪是年纪最大有经验,而这次,有自己在其中,也可以让表哥‘青虎’得到锻炼。所以,才选了这两位百夫长。

“请咱们黑甲军押解货物的,那都是大生意!麻烦不小。而且从咱们江宁郡赶往楚郡,近两千里路程。中间还要经过最『乱』的徐阳郡!路上,危险是避免不了的。”杜洪皱眉道。

血石坡下,此刻正聚集着浩浩『荡』『荡』的强盗马贼,特殊的是,只有部分马贼骑马。

那支马贼团伙,可早盯着滕青山他们,半途都有不少监视的人,随着他们要半途而逃。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滕青山又从怀里取出一本《烈焰枪决》:“这一本《烈焰枪决》才是宗内赐予我的,实际上,你学了《烈焰枪决》大成后,再学《烈火五式》更好。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宗内规定。加上,距离下一轮新人招募,时间太短,让你先学《烈焰枪决》,你将根本来不及学习《烈火五式》。”

十二岁就毒杀一富商全家,的确够狠够毒。

滕青山淡笑道:“放心,宗派那边,也不会『乱』来,他也要让我们服气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田单也躬身笑道:“属下,拜见都统大人。”其他二人也这样。

虎拳,就是形意十二形的‘虎形拳’。

原本美好的未来,现在,变得一片黑暗。

白崎咬咬牙,想说什么,却没说。

偷盗出去不外乎那几种方法,不管是有内贼,还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点——紫金矿区的苦工当中,有人将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军军士审问,肯定有苦工在撒谎。检验人是否撒谎,一般军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杀手审问手段,查出并非难事。

“阿延,别太难过!二胖死了,幸好他有儿子留下来,算是没断了血脉。”那银发中年男子叹息道,“咱们现在,好好照顾他的一双儿子吧。”

“啧啧!白崎都统,田单兄,这一袋子紫金,最起码得有十斤啊,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同等体积的紫金,要比黄金要重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秦岭天帝的‘天剑’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

田单摇头。

这毒传递,靠的就是血『液』流转。气血不流传,毒当然无法传遍全身。这也是,前世世界中ss级强者可怕的原因之一。而内劲高手,虽然实力强,可靠的是内劲。对于自身肌肉、筋骨控制,差的太远。更别说控制气血流动了。

“去都统大人那了。”那兵卫说道。

那大夫立即恭敬道:“屋内这位大人身体好,受了这重伤,也还抗得住。现在只需要细心调养,然后再好好补补。”遇到残废,请再好的大夫也就这样,最多调理好身体,可是断肢岂能重生?

“快,快,帮我止血,快!”白崎说话都有些无力,连说道。

“有两个可能。”滕青山皱眉道,“第一,是我麾下的一百名看守的黑甲军军士中有内贼,他暗中将紫金拿到,再想方设法给了那李老三!不过,守备紫金矿区的黑甲军军士,是不允许离开自己的区域了,管理最严。出内贼可能『性』不高!”

“不对!”滕青山微微摇头。

施展出轻功,白崎仿佛一阵风迅速的靠近那李老三。

滕青山和田单二人躲在草丛中,盯着这边,因为距离远,滕青山他们并没有看到紫金。

“哈哈,拼命?”白崎大笑着,“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走掉!”那《朝阳九枪》练成后,白崎还没这么痛快过。之前刚练成就被滕青山狠狠打击了一次,这令白崎不甘的很,而现在,蹂躏这群人,他痛快的很。

“黄金较重,如果夹带的多!放在衣服里,这衣服就会不整齐。夹带黄金的一处会下坠!”白崎很清楚这一点,就好像衣服口袋里放一个铁块,那口袋就会下坠。衣服在人身上都显得不整齐。

白崎一眼扫过去。

能领悟《朝阳九枪》,他也是很聪慧的,仅从那瞬间暴『露』的两个有着一些差别的脚印,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大人!”周围一片恭敬的声音,白崎转头看去。

“哼。”白崎都统扫了一眼那中年汉子,暗自冷笑,“看来,那胡童应该被收买了。竟然要收买胡童……夹带黄金?不可能,就是夹带十斤黄金,那也就价值一万两银子。还不值得收买一个城卫队大队长。那,夹带紫金?”

虽然贵为黑甲军的一名都统,月俸也很高,可是和一些富商相比,就差远了。人都有欲望,白崎也想购买漂亮的丫鬟,买下一些仆人,让自己生活更惬意。甚至于购买到好的材料,打造好的兵器。这些都要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

“其实这也是我一个兄弟,在紫金矿区挖矿的时候,无意中挖的深了,竟然和黄金矿区的一个小矿道挖的连上了。他连封上这矿洞。知道这个秘密的,没几人。”董延淡笑道,“王兄弟这一年多时间,凑集的紫金,大概有十斤!他从那秘密通道,藏在了那位置,李老三取了来。等李老三,将那笔紫金弄出来,咱们可就发了!”

“青山他在年轻一辈中,估计能排前三。”田单百夫长也说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