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心力交瘁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沈傲要寻武艺高强的禁军,邓龙立即写出一份名单出来递给沈主簿,喜滋滋地道:“殿前司里能打几个拳脚的禁军都在这里,不过沈主簿千万不要和人说这是我推荐的。”

沈傲道:“现在出兵,只会便宜了辽人,按微臣的估计,西夏人还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只不过是先进行一番恫吓,好教辽人胆寒罢了。西夏人会恫吓,我大宋莫非不会恫吓吗?此事要解决也容易,陛下只需调派一支劲旅,加强西夏边境的军力即可,西夏人去夹攻辽人,难道就不怕我们与吐蕃一起夹攻西夏?”

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沈傲的心里不由地有些落寂,在杭州走马观花了一些时间,屁股都没有坐热就得要回京,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江炳道:“这个沈傲是最爱胡闹的,你和他在同一屋檐下办公,往后还是好好看住他,不要让他闹出了『乱』子,这里不是京城,天高皇帝远,真要被人抓了把柄,到时候当真是叫天天不应了,明白了吗?”

沈傲将扇子交给释小虎,对释小虎道:“来,给我扇扇风。”

沈傲当先落座,道:“既然你们要请本大人吃酒,那么本大人就和你们喝几口吧,事先声明,本大人两袖清风,清正廉洁,你们可千万不要借着请我喝酒的名义拉拢腐蚀于我,我是宁死不从的。”第三百四十五章: 宫中来了旨意

沈傲呵呵一笑:“只怕未必,到时候一纸诏书下来,程兄不走也得走。”

春儿的『性』子较为懦弱,一向是惹人怜爱的。唐茉儿端庄大方,令人起敬。唯独是周若仍有些大小姐的脾气,颇有几分机锋。而蓁蓁最懂察言观『色』,说几句好话儿,谦让一下,周若自然更好相处了。

沈傲和四个娇妻目送赵佶离开,沈傲便笑了起来:“好像这里还躲着一个人。”

接着沈傲继续笔走龙蛇,全神贯注极了,全然想不到身边的人在旁不断摇头,看到后来,那面白无须的书生看出了一点端倪,忍不住看了沈傲一眼,忍不住想,这画倒也不错,可惜还是差了一点什么,虽然用墨的浓淡分出了层层叠叠的布局,可是之前没有布局,总是有些凌『乱』,尤其是那熙春桥,在波光粼粼的河水以及画中的画舫中并没有凸显出来,反倒是画舫在画中更加突出。

不管作什么画,最重要的是需要突出一个中心,譬如画桥,那两岸的杨柳,和桥下的河水,以及河中的画舫都只是陪衬,而熙春桥才是重心,如此,方能算是佳作。

杭州多富户,更何况那些附庸风雅的商人巨贾也爱和士子、秀才们厮混,众人聚在一起商量,都忍不住摩拳擦掌,这县尉太狂妄了,一定要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杭州的才子是不好惹的。

于弼臣对这位少年县尉无话可说,心里不由地想,年轻人啊,就是心气儿太盛,当年老夫年轻的时候也不比他脾气好多少,早晚有他吃亏的时候,这杭州士子是最难惹的,打不得、骂不得,作诗作不过他们,下棋不是他们的对手,琴棋书画的高人更是大有人在,沈傲去赴会,保准头破血流不可。

………………………………………………………………

与沈傲而行的除了程辉,还有春儿以及两名婢女,除此之外,邃雅山房的几个伙计还有那李成龙,小和尚释小虎等人。

说着便当众推开昼青的舱门,叫人点了火烛,寻了他的包裹,将东西一件件清点出来,先是几吊钱,随后又是一些衣物,倒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此外还有授印、凭引,沈傲将它们一样样列出来,叫人记下,待翻到最后,一封书信倒是引起了沈傲的注意,这份书信落款的行书很豪放,沈傲认得昼青的笔迹,这明显不是昼青写的,行文的风格,倒很像是蔡京的手书?

沈傲拍着她的背,并不说话,等她哭完了,才道:“你们这样一哭,害得我想将你们全部带到杭州去了。”

唐茉儿放下书,盈盈地笑了笑,便轻举莲步去院子里叫唐夫人进来,她一出来,便有人哄笑:“状元夫人出来了,快看。”

一个县大约有三个正式主官,一个是县令,一个是县丞,之后便是县尉,县令主掌一方,县丞是佐官,掌握文书、仓库,至于县尉,则分管治安。品级不高,职责却重大。

沈傲点点头道:“那我现在去唐府走一趟。”

沈傲道:“是仁和县县尉。”

与吴笔闲聊几句,那边的徐魏见了沈傲,只是朝他冷冷一笑,倒是程辉踱步过来,朝沈傲拱了拱手道:“沈兄,我们又见面了。”

程辉心中甚至在想,沈傲若是太学生,或许这般的风流人物,已经是程某人的至交好友了吧。心里唏嘘一番,那英俊的脸庞微微有些落寂,只是这种表情稍显即逝,被一股卓傲取代,对着沈傲道:“今日殿试,考的是策问,以沈兄的大才,这状元只怕已是囊中之物了吧?”

刘文道:“公爷,足足有三十年了。”

周正却很高兴,道:“殿前司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是不消停,恒儿只怕给派上街去巡夜了,不要急,再等等。”周恒能安心在殿前司做事,让周正总算有了几分安慰,反而不责怪他迟到了。

“哼,无耻的臭书生!”狄桑儿重重地哼了一声鼻音,扬长而去。

沈傲道:“辽人比谁都清楚,一旦宋金会盟,后果是什么,一边是国破家亡,一边是割地,虽然辽人两个都不喜欢,可是后者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最好的结局。现在契丹人还没有被金人『逼』到山穷水尽,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这个条件,他们自然不会允许,可是一年半载之后呢?须知金人咄咄『逼』人,如风卷残云之势席卷辽境,契丹人失了龙兴之地,退守关外,背后是我大宋,北面是金人,西面是虎视眈眈的西夏,已是陷入了决地。若是我猜得没有错,契丹人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尽力地安抚西夏和我大宋,好一心一意与金人在长城一带对峙。可是一旦长期开战,以契丹的日衰的国力,又失去了向我大宋、西夏索要岁币填补军费,他们能够支持多久?”

赵佶面『色』一动,道:“至多不过两年,除非他们横征暴敛,可是眼下他们要抵御金人,更该安抚南院,若是过于残暴,只怕不必金人,各地的民变便可教他们死无葬身。”

她脸上似笑非笑,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她今日穿着一件绿衫儿,长裙及地,这时夕阳正将下山,淡淡的昏黄阳光透过窗格洒落进佛堂,照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肤『色』更显白皙,犹如一朵素『色』的梅花儿,亭亭傲立。

夫人深望了沈傲一眼,道了一句:“这真是叫我为难了,其实门当户对,我是不看重的,我认你为亲,因而也很喜欢你,若是你真心对若儿好,我也没有什么话说,只不过周家毕竟是大户,你已连续定了三门亲事……”

安燕捋须笑道:“何以见得这是赝品?”

沈傲微微一笑:“因为供桌上有蜡壳的痕迹,涂抹得很均匀,应当是用来保护酒具的。连那几件赝品都封了蜡,那么真品自然要更好地保护起来。”

沈傲抖擞起精神,恢复了几分狂傲之气,先放出大话道:“请陛下指教!”

沈傲定了定神,继续道:“陛下看这雕塑,一名女子,却没有右ru,这是因为萨特人的女『性』骁勇善战,为了使自己便于『射』箭,这些女『性』甚至甘愿割除自己的右侧ru房,甚至认为,只有这样,上天才会给她们源源不断的力量。因此,学生大胆推测,这就是马儿萨特人残留下的遗迹。”

赵佶一时愣神,对沈傲深望一眼,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对这个沈傲的本事增添了几分期待,这座雕塑,因为雕刻得栩栩如生,因而被辽人奉为宝物,可是要说起它的来历,辽人也是知之不详,沈傲竟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看出了它的来历,若是沈傲说得不假,那么这沈学士也太过厉害了。

沈傲便又问他:“那么你临走时,那件酒具还在那里吗?”

几杯下肚,沈傲才知道狄桑儿的酒量好得很,随即一想又释然了,人家是开酒楼的,若是连酒量都不行,还能在酒楼界混吗?桑儿姑娘喝酒够豪迈,惹得在场的三人纷纷有些不满,除了杨戬之外,沈傲和赵佶都是男人,堂堂男子汉,岂能在女人面前落了下风,便都一个个来了舍命陪君子的架势。

狄桑儿摇头道:“不,不是泼皮,是个臭书生,好像和那曾盼儿是同乡,考不中科举,所以在这汴京城里授馆为生。”

沈傲苦笑摇摇头:“走吧。”

监生们有茶水喝,少不得要对着那如镜的湖水谈些风月国事,今日沈傲与几个相好的同窗早早地来抢了个位置,吴笔先去茶摊处点了茶,今日是他请客,因而其他几个人都对着他挤眉弄眼。

“你说。”

狄桑儿也道:“是啊,我从前见过一个也是这般的酒具兜售,也不过七千贯罢了,这酒具,如何能卖到三万贯?”她故意要给沈傲难堪,好嘲笑他,报回一箭之仇。

被一个男人顶在墙上,那宽厚的胸膛压着小丫头的酥胸,小丫头纵是有天大的力气,此刻也使不出来了,一双眸子升腾出些许水雾,一副欲哭的样子;不过她的个『性』坚强,咬着银牙硬是强忍着眼角团团的泪水儿,仰着下巴,死死地盯着沈傲道:“你快放了我,否则……否则……”

这个声音太熟悉,吴笔回眸一看,不是那小丫头是谁?吓得一屁股跌坐在泥泞里,一肚子的诗无影无踪。

此时雨已歇下,地上湿漉漉的,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这后园种了不少不知名的花儿,在晚风轻快摇曳,沈傲踩过去,看到这空旷之处恰好有个孤零零的茅屋,走进去解了手,正要出来,却听到外面有人道:“小『奶』『奶』,来者是客,怎么能给他们下『药』?况且他们都是学生,真要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小『奶』『奶』,你听我一句劝,就不要胡闹了。”

沈傲心里又想,难怪这丫头对书生这么排斥,吴兄只是想作首诗,差点没被她一句恶语吓死,原来是因为这丫头祖上的关系,他略略一想,狄青确实是因为受到文臣的打压和进言,才引起皇帝猜忌,从而忧愤而死的。

完了,被发现了。沈傲心里一紧,随即又想,我上我的茅房,关这丫头屁事,虽说孤男寡女的,可是外头这么多酒客,还怕她非礼本公子吗?当作没事人一样,就要拉开柴门要走。

“过去干什么?”沈傲睁大眼睛,更显无辜。

吴笔凄凄惨惨地冒雨回来将这个消息相告,沈傲拍案而起:“我明白了。”

耶律正德眼眸掠过一丝怒『色』,暗暗吃惊,冷冷道:“金人对我大辽来说不过疥癣之患,不足挂齿,沈钦差莫要误判了时局。”

沈傲板着脸道:“国使大人快拿回去,本钦差清廉自洁,两袖清风,如何能收你的礼物,这礼物太过贵重,我是不能要的。”将送来的百宝袋推回去,道:“在下是读书人,读的乃是圣贤之书,莫说是一个貂皮袋子,就是装个三四千贯银钱来,我也断是不要的;国使请自爱!”

汪义顿时明白了,深望沈傲一眼,顾不得礼节,将耶律正德拉到一边,道:“将军,这钦差是要向你索贿了。”

到了第二日,耶律正德入朝,重申宋辽万年之好,递上国书,赵佶一看,愕然了半响,这国书中只字未提岁币之事,反倒是说辽国沐化大宋皇帝的恩德,愿贡献五百匹健马,一千匹羊皮,愿与大宋永为盟邦,誓不言叛。

他心中略略有些失望,上下打量起沈傲来,沈傲很年轻,年轻得让他难以置信,身上穿着件便服,难掩身上『逼』人的贵气,怎么看,都像是个南人的贵公子,却和钦差搭不上边。

进了吏部衙门,这吏部共分为四司,每一司都是一座独栋的建筑,以品字形拱卫着一座公堂,在门前,分别矗立文选、验封、稽勋和考功等石碑,公堂前是圣谕亭,不远处又是一座碑文,这碑文想必已有年头,落款却是太宗赵光义的手迹,沈傲在碑前伫立,却是晒然一笑,这石碑上洋洋洒洒上千言,却都是一些废话,随即洒然入了公堂。

嚣张就嚣张,提亲还矜持个什么?沈傲笑嘻嘻地想着。

胡愤豪爽地大笑一声,挽住沈傲的手,对左右道:“这便是沈傲沈公子……不,现在是沈傲沈学士,我经常向诸位提起的,诸位快来见礼。”

夫人见沈傲过来,便问:“谢恩了吗?”

周若在一旁不禁地笑了,道:“娘,沈傲刚刚入朝就是从四品,已是旷古未有的事了,往后前途无限呢!”

接着便说起明日酒宴的事,夫人闻到沈傲口中的酒气,便道:“沈傲,你快去歇一歇,明日有你忙的。”

侍读学士?沈傲对这个官职一点都不陌生,这个官儿不小啊,属于从四品,这可不比那什么推官、知府要低。其余的榜眼、探花、进士,大多授予的是书画院编修、检讨,都是七八品的末流官儿,除了那蔡伦和赵伯骕二人敕了个翰林院侍讲,也不过正六品而已。看来这连中四元,确实是旷古未有的事,要以示优渥,所以才特许敕以如此高官。

侍读学士,同时还有一个特权,那就是有随时出入宫禁的权利,有点做秘书的意思,虽然没有执法、行政权,可是能够经常陪伴皇帝左右,单这一条,就足够显赫了。

赵佶知道沈傲这人的『性』子,有什么说什么,别在这满朝文武面前又说什么不分场合的话,那可大大不妙了。

得了赵佶的许诺,沈傲大喜,道:“有王相公这句话,沈傲就放心了。”

可是唐夫人突然冲进来,叽里呱啦一大通话,令唐严顿时哭笑不得。

唐严无语,只好又气呼呼地继续呆坐。

对联对了出来,唐严便道:“好吧,看你倒是有几分学识,就不赶你出去。不过你既是要娶小女,那么我问你,你为何要娶小女?说出了缘故,老夫才肯收下这聘礼。”

先是唐严,后是杨戬,这最后一个,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且印象不好,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他心里头不舒服。

沈傲连忙道:“不用了,今天我和茉儿姑娘遇到了一件事,是以一直耽误到了半夜。”

半响,他才叹了口气:“这件事容我再思量、思量,哎,此事也怪不得你,你也是为形势『逼』迫,不得已而为之,眼下茉儿的名节固然要紧,也不是随意嫁出去的。”

这时唐夫人进来,道:“嫁,当然要嫁,不嫁给沈傲,还能嫁给谁,你这老糊涂,到了这个时候还思量什么,过几日这事儿就要传遍汴京城了!”

原来唐夫人和唐茉儿都在外头偷听,这唐夫人先是听沈傲答允,瞬时大喜,偷偷去看唐茉儿,见她俏脸通红,羞得旋身要走,一把便将唐茉儿拉住,教她再听一听,可是后来沈傲说要同时下聘,唐夫人心里就满不是滋味了,原来这个沈傲的花花肠子还真是不少,不由地板起了脸来。

唐茉儿见母亲如此,心里也是酸酸的,又怕母亲不高兴,便低声在母亲耳里道:“沈傲要娶的那个姑娘我认识,名***儿,这春儿很可怜的,好在沈傲收容了她,他们之间早就私定了终身。这春儿人也很好,很善良。”

这些句话,算是唐茉儿的表态了,唐夫人也是女儿家过来的,心里明白唐茉儿的意思,这是女儿不计较此事。心中便想,若是真如茉儿所说,那春儿只要不争风吃醋,倒也没有什么干系,毕竟唐严是沈傲的师长,沈傲总不好厚此薄彼。更何况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时间越拖对茉儿越是不利,这里头的利害关系,唐夫人心知肚明。所以那唐严要摆出一副矜持来说考虑考虑,唐夫人坐不住了,砰地打开门来。

“且慢!”沈傲呵呵一笑,手里突然一扬,却是出现了一个百宝袋子;高进愣住了,道:“你拿我袋子做什么?”

这赵宗此趟所来,还要拜魏虞侯所赐,魏虞侯听说沈傲乃是遂雅蹴鞠社的副教头,因此特意去打听这遂雅蹴鞠社,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遂雅社是晋王所创。他心中原本是想,晋王虽然位高权重,可毕竟姓沈的只是个副教头,若是自己上门去,打着高太尉的旗号去拜谒,将此事秉知,晋王看在高太尉的面子上,又哪里会可惜一个家奴,到时候只需晋王打发一个奴才去训斥,沈傲自然便将高衙内放了。

高进在高俅的厉『色』之下,只好小心翼翼地过去,到了赵宗身旁,刚刚站定,赵宗便是两个巴掌抡过来;这一次高进学聪明了,挨打也挨出了经验,一见赵宗神『色』有异,便立即缩头连退两步,让赵宗扑了个空。

赵宗顿时恼羞成怒,不由地想,沈傲一打一个准,本王竟还一个打不到?往后本王有什么脸见人?怒道:“好胆,本王打你,你也敢躲!”

按大宋律法,一旦中了试,便算有了功名,要入籍的,这个籍,则收藏在籍贯的,若只是秀才,则大多是各路、各府的学监衙门负责收藏。若是中了省试,那便是贡生了,则由礼部藏籍。

沈傲望着魏虞侯身后的那方轿子,笑道:“放人?这可不行,你只是个小角『色』,就算要放,也要请正主儿来求求我,高太尉也来了吗?为何不请他出来?”

这个杨戬,到底是因为与沈傲的私交而来呢,还是得了官家的授意?

周正摇头苦笑,一时踟蹰,正在这个时候,刘文却又是飞快来报,道:“晋王府来了个公公,要面前公爷和表少爷。”

“是啊,是啊……这个沈傲便是上次那个沈公子,其实不是我家的亲戚,是唐严的高足。你等着瞧,他这一次考了头名,一定会来拜谒的……”

沈傲在唐严的示意下欠身坐下,笑呵呵地道:“往后大人可要注意些,春雨绵绵,地面泥泞,很容易摔倒的。”他将礼物放在桌上,又抽出请柬来,毕恭毕敬地送到唐严手里,道:“后日周府大宴宾客,大人是上宾,学生亲自给您将请柬送来了。”

沈傲心中暗暗称奇,第一遍读时,书中充斥着如何填充华丽辞藻的一些办法和范例,可是第二遍读来,却发现这些所谓辞藻和案例都是空的,自己只需谨记一些细节,华丽辞藻都不是问题。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