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焚阴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霍骏琰微微一愣,依旧没抬头,撇撇嘴,不置可否。

“嫂子,我跟你一起去,我会开车,走吧!”佟槿说着就走进车库,里边还有几辆豪车呢,随便开。

或许这不能一生一世都护着,但至少在容析元觉得翎姐的危机没解除之前,会持续的。

尤歌乖巧地点头,感受到小姨又恢复了平常的温柔亲切,尤歌便会忘记刚才小姨发脾气时的凌厉了。

尤歌一听,果然小脸就垮了下去,撅着嘴说:“那什么时候可以生呢?小宝宝好可爱。”

容析元也这样静静地望着尤歌,看着她靠近,他的眉头越皱越深,心脏那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割着,她此刻这样的平静,不哭不闹,却更令人心疼。

“对啊,我就是赌气,不过这次不是一时之气,是我彻底觉悟了!”

这些人生的信条,都是尤歌在过去几年里深刻的体会,没人刻意教她,自己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老师。教会她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靠自己,才是最靠谱的。

尤歌简单的思维就将他的话当成了承诺,乖乖地躺好,可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牵着他的大手不松开。

招数不在新旧,关键管用就成。

容析元今天回家有点晚,一进门就看见了沙发上的身影,不由得一愣,好像有什么东西揉着他心底那一团柔软……她在等他。

这个时候四周也都看不到陆地,一望无际无边,甚至视线里连一座山都没有,空空的,唯有天际偶尔飞过几只海鸥。

容析元没好气地说:“这几年我都控制着香香的生育,不然她起码还要多好几个仔,生多了对它身体不好。”

尤歌愤懑地捏着小拳头:“容析元,许炎是我的朋友,你说这种话,你是想让我无地自容吗?”

第二天容析元刚到公司,就发现了气氛不同寻常。员工和主管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其中有一位副经理告诉容析元……老爷子驾到。

“郑皓月,你可知道市二医院的廖院长?”容析元忽地冒出这句,俊脸上的冷意却越发深沉了。

“呵呵呵……容某人不过是尽心尽力为公司,都是份内的事,当不起各位谬赞啊。”容炳雄谦虚的言语中,眼底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倨傲,侧头向儿子容桓递去一个示意的眼神。

这家伙,这是在攻心为上啊?专挑尤歌的软处说,知道她于心不忍的。总之,为了能成功,许炎这是彻底把脸皮给豁出去了。

“嘿嘿,知道什么叫天生吃货?就是本少爷这样儿的,不用节食和减肥也能保持黄金比例的身材。”此人又开始自恋了。

许炎也不是吃素的,眸光一狠,拽住了尤歌另一只手腕,烈焰般的双眸死死盯着容析元:“是不是我如果带着她去了你不知道的地方吃饭,你真会允许?今天是我疏忽,不该来这里用餐,忽略了这间酒店是博凯集团旗下的,想必刚才也是你故意指使服务生前来告知我们点的菜都没有。地方是我选的,跟尤歌没关系,你别为难她,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

说几句祝福的话,他可以,但去参加婚礼,他就觉得没必要去自虐了。揪心事肯定的,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

港跑回隆青市过年,因为老爷子得了……胃癌。

可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事关重大,不找出那个企图暗害尤歌的人,总是不安心的,必须要把这个连根拔除才能高枕无忧。

赫枫啥也不干了,连生意都暂时不过问,就在这里守着,逗两个孩子玩儿,顺便为他兄弟瞅着许炎,免得这家伙跟尤歌太亲热……赫枫就是这么想的。

尤歌拽着佟槿,小心翼翼地在这一层转悠,感觉容析元就在距离很近的地方。

“nnd,怎么会这样?这可是赌王的地盘,谁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对马胜吉下毒?”

容析元本来就够惨的了,听尤

尤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保持着冷静的神色,转身,将扣子攥在手里,然后淡定地说:“我是来拿户口本的。”

对手的好处就是自己的坏处。容炳雄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不能什么都不做,不能眼看着容析元那么顺当,否则,他在公司的声望很可能会被容析元压下去。

“别闹,晚上喝点香蕉牛奶有益健康和美容养颜,别人想喝还喝不到的,只有你……”他的呢喃,越来越含糊,用他自身的灼热点燃着尤歌。

澳门。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汪汪汪……汪汪……呜……”香香热情地蹭着尤歌的脖子,像多日未见母亲的孩子那般撒娇,在她怀里舒舒服服的,可是羡煞旁人啊。

可他毕竟不是神,如今这一团乱麻的现状,他只能顾得了一头了。

容析元却给许炎来个当头冷水:“不必了,我已经派人去查,很快会有消息的,你的好意,我就此谢过。”

两个女人的对持,谁都不会示弱,看似尤歌是年轻,但她在唐虞梅面前也不会显得紧张,反而有种针尖对麦芒的气势。

十余个人当中,只有尤建军保持沉默,一脸沉重地坐在椅子上,手抚嘴皮上那一撇小胡子,似是在思索什么,又像是在等着看戏。

一个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秃顶男人也不甘示弱,卯足了劲吼:“尤兆龙如果还在世,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女儿败家!”

“啥?再接再励?哼哼,你是想我多做饭给你吃,我工作也很忙的,你舍得折腾我吗?”

“没事啦,一会儿沈兆会来帮我把容析元送走。”

尤歌也曾想过要彻底与容析元划清界限,但在冷静之后就发觉自己也有需要反省的地方……

又是新游戏?尤歌的脸蛋更加红了,就知道这男人一肚子坏水儿!什么新游戏,准不是好事儿!

世界如此复杂而可怕,她怎敢失去主张?她好像永远都站在悬崖,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这么一来,尤歌顺理成章地坐上代理店长的位置,这当中,她自己的成绩占了主要,如果她业绩不好,在顾客中口碑不好,那么即使容析元有心要提拔也没理由。正是因为尤歌处处地方都表现优秀,所以才能准确地把握住这个机会。

没错,佟槿要去澳门了,他在澳门有朋友,这次是专门过去为朋友升级公司网络系统的,正好可以去看翎姐。

尤歌心疼地抱起香香,亲了亲它头上柔软蓬松的毛毛,温柔地说:“宝贝,我几天就回来了,你乖一点啊……我去给你买更好吃的狗粮回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可要看好你的宝宝们,别到处乱咬东西,不可以到处撒尿拉屎,不可以乱吃东西,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也不可以破坏哦,如果不听话,小心我回来会揍你的!”

是她亲手做的饭菜,也是他喜欢的口味,并且还有一杯鲜榨的果汁。

苏慕冉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女教练之一,据说整个隆青市只有五个散打女教练。

这轻飘飘的一个字,对容析元来说却是重如泰山,彻底压垮了他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

赌王这也太直接了,客套话都懒得说,直奔主题。这倒是让容析元略微惊诧。

“你们……呵呵……你们还是人吗?真正的翎姐被害死,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跟何家来个鱼死网破!”容析元眼中的狠意含着浓浓的悲痛,他有个不好的预感,真正的翎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

知道香香是在等着他抱,他也习惯地将它捞起来。

那个小抽屉……似乎有人动过?

这下,容析元总算是松口气,他真不想去想象自己的照片被某个女人放在手机里成天对着流口水的模样……

“她没跟我一道来,不过应该是到了吧。”

。可容析元在抬眸间,却见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男人。

尤歌到是没有刁难郑皓月,在公事上,尤歌分得很清楚,很用心地在听郑皓月的汇报。

她站在别墅门口,望着熟悉的大门,周围一切的景物,心中的滋味太复杂。

他如困兽一般,被禁锢着,无法脱身。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瞳眸微微眯起,死死盯着照片上的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横冲直撞!

“那当然了,到时候咱俩一个抱一个,这样的婚礼才是一家人啊,别人想有还不行呢。”某男开始得意了,脑海里幻想着婚礼的场景。

容析元在考虑要怎么才能协调好事业与家庭。博凯集团是必须要他坐镇的,总部在香港,容析元重新接手董事长的位子,势必要在香港办公,可尤歌和孩子们在隆青市,他如果经常来回跑,不仅累,也会让他牵肠挂肚。他想每天都看到尤歌和孩子,每天都能在下班后享受家庭的温暖。但宝瑞是尤歌的命根子,她是公司董事长,她不在隆青市坐镇也不行吧?

以尤歌这样简单思维的理解,订婚和结婚是差不多的概念,那么最首要的问题就是生宝宝了?

尤歌在听到云南二字时,差点经不住打击昏厥过去!

唯有头顶上那片天空见证了丑恶与不幸。

香香倒在雨中一动不动,身体冰冷,奄奄一息,可它好像在临死之际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是小主人吗?

尤歌气得咬牙,他还不承认!

容桓也是火大,冷声说:“你们没证据凭什么这么说?警察会来家里调查的,到时候你们可别像现在这么嘴臭!”

“不要,没有t……”

“老爷,其实您不觉得元少爷很像您年轻的时候?您不是时常说,只有这样足够果断的人才能成为博凯的继承者吗,所以现在您就别气了。”

宝瑞除了做珠宝,还有包包、鞋子、手表,全都要检查一遍,这是个繁琐的工程,只靠容析元一个人还不行。

大家都很兴奋,脸上有光啊,这回,宝瑞算是表现突出,更上一层楼了!

容析元蓦地虎躯一震!这是她第一次喊老公,如梦幻般的声音,是真的吗?

这黑虎说得眉飞色舞的,看样子是痞xing难改。

电影结束,爆米花也被吃光了,苏慕冉聪明的只字没提,也算是给许炎一点面子。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苏慕冉本身就很优秀,加上跟许炎很合得来,很对他胃口,时间久了产生感情,这才是正常现象。

霍律师吩咐佣人倒水来,但端来的却是一杯红糖水。霍律师若有所悟地看向儿子,似乎明白这是儿子特意吩咐的。

霍骏琰也不知有没有注意

瑞麟山庄很大,一下子容纳上百人都是不是问题。孩子们占了大部分,大人也有一些,还邀请了尤歌和容析元各自的好友前来,都说好了,欢迎携带家属!

尤歌也被龙晓晓的情绪感染了,坚定地点点头:“晓晓,等你将来出嫁,嫁妆方面都别让阿姨操心,包在我身上,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我家,都会是你最坚固的后盾。”

这是因为,许炎上次去看尤歌的时候,在河边看到她和霍骏琰“接吻”,虽然那是假像,但他不知道啊,这心里还是有疙瘩的,而尤歌知道他怎么想……

尤歌一笑,让所有人都感到仿佛是阳光普照般温暖明媚,那纯净的笑容,像水晶一样珍贵,不是在谁身上都能见到的。

“尤歌你不用上班吗?”

在别墅的大门口是看不到容析元的阳台,更不知道他现在这准备跑!

尤歌清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轻咬着粉粉的唇,无意中的表情真是呆萌十足,可爱极了,容析元看得那是心神荡漾,真想将她就地按倒。

好吧,看来这位对于饮食方面的追求不大。

冲在最前边的记者居然是前天在展销会上采访过容析元的那位女记者,那么拼命争抢位置,果然被她冲在了容析元的跟前,又一次近距离接触,让这个女记者更加兴奋。

郑皓月在做报告时都是一脸的满足,喜形于色,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骄傲。容析元静静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现依旧稳重淡定。因为这一天,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宝瑞有那个实力,迟早是会火到国际上去,不仅为这个行业争光,更是国产品牌的典范标志。

洁癖?

话是这么说,但她闪烁的眼神却难免有被人戳穿心事的嫌疑。

郑皓月这是在说醉话吗?语无伦次了吧?

如果是换做别人,一定会惨叫不已急着求饶,可是这人却仰头望着冷笑看着郑皓月,干涩的喉咙发出微弱的声音:“你这么做,就不怕被他知道了,难以交代?”

虽然她的声音很夸张,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