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孑然一身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许了呵呵一笑,说道:“徒儿自然是有事情询问,因为事情太过重大,徒儿拿捏不定主意,还希望老师能指点迷津。”

新书我准备了一个最的简介:

“那是,好不容易和月月和好了,自然心情大好。”

不愿去也不想去将心底藏着的某些东西剥开来,可事实上就是会莫名地心悸,好像有不好的预感在滋生蔓延。

“你笑什么?笑得这么……凄凉?”尤歌冒出这句,虽然凄凉这词很难与他联系在一起,可她刚刚就是这感觉,看到他自嘲的笑容,她的心会隐隐作疼。

“哦?”容析元回头看她,眼中的欣慰亮起了繁星点点,心里一动,握住了她的手:“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你会不会跟我离婚?”

目的地就是南面的两座岛屿,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

霍骏琰心里一动,审视的目光问:“他可是金龟婿,你不是应该要好好把握吗?”

尤歌带着两个宝宝睡觉,温馨的画面充满了爱,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鸡血石是一种天然宝石,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这都是稀罕物,很多人将鸡血石看作是“招财”的象征,认为摆放在家里会带来好运,能使人财运亨通,大富大贵,尤其是某些有钱人,钟意将鸡血石雕刻成印章。

尤歌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还记得生日那晚,他给她的礼物和惊喜,记得跟他一起做的“游戏”,记得他的温柔和狂野、热情,记得在他怀里时那种踏实安定的感觉,记得他给予的每个温暖的瞬间。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他的呵护与疼爱,他温和的笑容是阳光,他深邃的眼神是空气,他悦耳的声音是水流……如果缺了这些,她的生活该怎么继续?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霍骏琰才不会顾虑这么多。对他来讲,破案本身比任何事都重要,惩歼除恶伸张正义,本就是他当警察的初衷,其他的事情,都不是他会在意的,也不能阻挡他查案的决心。

“只要是嫂子做的饭菜就行。”佟槿笑得很开心,像个大孩子。

“析元……谢谢你……谢谢你……析元……你对我太好了……你收留了我,带我去m国做手术,现在又查出害我的人是谁……能遇到你,我太幸运了……”翎姐在恸哭,发泄这些年的委屈和恐惧,身体在颤抖,太激动。

说几句祝福的话,他可以,但去参加婚礼,他就觉得没必要去自虐了。揪心事肯定的,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

尤建军拍桌子蹬腿反对尤歌被郑皓月交给容析元照顾,一副怒不可遏的架势,活像是自己亲生女儿被拐了似的,但这种所谓的亲情有几分真假,郑皓月和霍律师都心知肚明。

爱扯大人头发,这几乎是99%的孩子都存在的共同点,而尤歌此刻感到被抓扯的头皮好痛,但她没有生气,依旧是笑盈盈地看着小男孩,温柔地说:“这个头发是不能吃的……”

这只是尤歌一个忽然闪过的想法,纯属于女人的直觉,让她说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不去看看就不踏实。

尤歌冷笑,小手紧紧攥着拳头,死死盯着翎姐这张虚伪的脸:“别跟我说这些废话,我问你,你怀孕多久了?孩子是谁的?”

这久违的香甜让容析元身体里憋着的**瞬间燃烧,熟悉的馨香勾动了他的狂野,说他此刻是出困的猛兽,一点都不夸张。

容析元和老爷子回香港了,处理公司事务,暂时要离开一阵子。

可是怎么办呢,他已经对这具年轻而又美妙的身子产生了强烈的渴望,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来了,只恨不得就这样被她紧紧咬合着,酥骨的滋味令人心驰神荡。

许炎即刻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那背影,怎么看都是有点仓惶之色。

这下可好,误会大了!

“郑总,尤经理……不好了……不好了!”工人气喘吁吁地跑来,一脸紧张。

佟槿感觉好幸福,又有玩的又有吃的,并且是尤歌亲自下厨。温馨的家庭氛围,能让人的心都变得柔软起来。佟槿坐在甲板上,望着茫茫大海,感慨之余,思绪又飘回到了多年前……

这货歹徒不但计划周密并且极度凶残,以大货车自杀式的撞击来达到目的,那个司机在丢出烟雾弹和催泪弹之后就死了,这显然是策划人早就安排好的,要牺牲一个人,而藏在车厢里的两个歹徒更是谁都想不到的。

每个人都有底线,容析元虽然被商界的人称为“狼”,可他不会做出这种危害到无辜人生命的事,而这次的敌人居然触到了他的底线,他又会用怎样的方式去反击?

容析元被打了!他是一时疏于防备才会让对方有机可趁。

>

只是,这无形中又会滋生出一个问题,就好像容析元何碧翎佟槿,三

尤歌的混沌的脑子顿时清醒了大半,知道阻止已经来不及,她下意识的伸手抓向chuang边的抽屉,里边有“小雨伞”。

小小的摩擦就这样过去,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这是因为两人都没有硬碰硬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尤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唐虞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尤歌,然后冲着容析元笑笑,很有点讳莫如深的意味,紧接着,她举起了枪,表情变得狰狞……

容析元深邃的目光里蕴含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坐在她旁边,伸出温热的大手探向她小腹……

佟槿心里暖暖的,像个乖宝宝那样点头:“嘿嘿,翎姐,你都开口发话了,我哪有不遵守的?行,明天我就开始晨跑……其实我身体也还好啦,但是最近确实很少运动,我得加把劲锻炼,保持健美的身材,哈哈。”

尤歌被他这灼热的眼神给煞到,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差点陷进他深邃的双眸中,还好她如今对这样级别的美男有点免疫能力了,否则真会痴迷。

“……”容析元眯了眯眼,总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听到她称呼他为“容先生”,这么生疏,充满了距离感。

“想要分开我和孩子?除非……我死!”她眼中的决绝,是他从未见过的寒芒……

有保镖,有电脑高手,家里还有人照顾宝宝,尤歌终于可以去澳门实施营救计划了。

“哼哼,走着瞧!”尤歌不甘心啊,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脑子里在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这男人也吃点亏?不然每次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她就很想上去捏他的脸……

既然如此,这做干爹的就不要瞎掺合,有些事还是等许炎自己告诉尤歌吧。

他略带嘶哑的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不知是该喜还是忧。

要说苏慕冉怎么这么有空呢其实吧,她最近找了一份工作,是她的强项——散打教练。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对她来说,屋子里是否足够豪华,这不重要。她也从来不会重视物质的好坏,她只有用那颗纯纯的心在等待着容析元的出现。所以她选择了在车库旁边的佣人房住着,只要容析元一回来,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车子响声,看到他的身影。

雪白的小身子蹦跶着跑过来了,兴奋又激动,撒娇卖萌抱着他的腿,伸出小舌头,睁着两只黑眼睛,汪汪叫着在讨好他。

“这还简单么,叫卢老先生没收她们的手机!”赫枫这家伙出的点子真够犀利的。

赫枫猛翻白眼,容析元对女人的态度,存在着大大的问题啊,可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女人花痴他呢?

“你……”郑皓月气得咬牙,万万没想到尤歌居然会这么说,她故意那么说话就是想激怒尤歌,但对方却不上当,还刻意压她,要她出去?

郑皓月心里就算有一万只神兽在奔腾,她也不希望跟尤歌冲突太厉害而导致被开除。她很清楚,只有留在这里才可能东山再起。忍,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男人在外边辛苦之后回到家里,无非是想有个温暖宁静的港湾让他歇一歇,补充一点能量然后明天再接着奋斗。强势如容析元这样的男人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也有普通人那般的愿望,只是,他多希望尤歌能懂啊。

这是一件多么奢华的礼服啊,上边的珠子不太可能是假的吧?脖子到胸口再到腰际,目测至少有几百颗珠子,这如果都是货真价实的珍珠,那……

很多养狗的人自以为很爱狗,可是真正能体会狗狗感受的主人,太少太少。而尤歌,从没把香香当狗,她是将香香当亲人看待。

“你胡说!臭*,你太不要脸了!”尤歌涨红的脸更像要滴出血来,羞愤不已。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为什么会这样呢?小姨她要跟大叔生宝宝吗?”尤歌喃喃低语,,只觉得心脏在不断收缩,揪紧,呼吸越来越窒闷,一股锥心的疼痛袭来,让她感到本能的痛苦。

“小姐,你还是喝一点吧……其实是这样的,台上那位容先生派我来招呼你,他说现在请你不要去打扰他,十分钟后他会去找你。在后边休息室,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最喜欢喝的香蕉牛奶,请吧……”侍应生依旧面不改色,笑得很自然。

尤建军的话分明意有所指,是人都听得出来他在讽刺谁,暗示谁。

千万不要以为这女人真的好心为容析元说话,她是死要面子的人,今天出事之后,外界已经诸多猜测,有的人还说这或许是家族内部矛盾导致的,只不过这种说法目前还很少,可是容彩兰听着已经够抓狂了,感觉脸上无光,感觉自己都跟着丢人了。

“算了,明天再来吧,今天你们都辛苦了,回酒店,睡觉。”尤歌发话了,转身就打算走。

沈兆和佟槿也都觉得尤歌说得对,只有回去休息好了才能继续明天的“战斗”。

可就在这时,似乎是出于一种莫名的心悸,尤歌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望望别墅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心想……不知道哪一间才是唐虞梅住的呢?容析元他还好吗?唐虞梅有每天都将他照料好吧?

尤歌一步三回头,那么依依不舍,脚上就跟粘了东西似的。

可是,在这种时候,郑皓月却在狂笑,如巫女的魔咒般,指着容析元:“你……你们……哈哈哈……你们将我赶走,总有一天你们会有报应的!”

早茶的点心品种繁复多样,能满足不同口味的人挑剔的需求。尤歌不挑食,加上胃口好,吃了还不容易发胖,所以她这样的人是有口福的。来到香港,不去试试早茶,那就是行程中的美中不足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