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忽冷忽热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可实际上是怎样的,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呀,刚好让蓝弦与莫庭分开,然后蓝弦专心的工作,为公司赚钱。

“什么?国际大导演瑞?”

男主持人也大力表扬着,同时与底下的观众做着互动。

莫庭的到来,并没有影引轰动,因为他很低调的从vip通道走来,静静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回答完问题,又受记者邀请拍照的墨云天与蓝弦,眼里的不爽更甚……

不然的话,莫庭没事和一个女艺人纠缠什么,莫庭为什么要纡尊降贵的陪一个女人出席宴会……

八卦无处不在,众人学着蓝弦的样子上下打量着红颜与紫心。

“好痒,不玩了……”蓝弦突然大笑了起来,明媚的样子就如同热恋中的女人。

蓝弦从头到尾到不发一语,摆正自己新人的位置,不过因为r&m集团的事情,这个圈子没有一个人敢拿蓝弦到新人看。

明星想要在这里办什么庆功宴之类的也得看那明星够不够份量,一般的小艺盛世皇庭根本不看在眼里,钱再多也没用,盛世皇庭最不缺钱了……

“白雪,你知道为什么选在盛世皇庭吗?”蓝弦突然停下来问向白雪。

想到这里,金碧辉煌的老板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发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于是乎他老人家脚底摸油跑了。

蓝弦微低头着,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和莫庭先生真的没有关系吗?不然莫庭先生怎么会亲自来接你呢?”

被称为刘哥的男人,原本也想酸几句,但想到……

《神墓》剧组在放弃她选择王亦诗时,她亦放弃了〈神墓〉。

蓝弦转身的那抹笑,他居高临下看的清清楚楚,旁人看来那是一抹俏皮的笑,但是莫庭却在那笑中看到了嘲讽的痕迹。

极致的红给人的感觉不是妖艳而是气势十足,微扬的头有着不需要用言词来说明的骄傲,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王气场,更让人明白这个女人有着掌控一切的实力。

蓝弦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就是不理会身边的莫庭……

“这几天嗓子不好,喝点蜂蜜水调养一下,别让我心疼。”这蜂蜜是蓝弦放在厨房的,莫庭看到后就特意挖了一块出来,很是有心端出一杯与从不同的水,以表示他和蓝弦的亲昵。

“天呀,蓝弦,我好佩服你哦,你是我的偶像……”搞怪女主持夸张的给了个熊抱,蓝弦眉眼间有羞色,但大方的抱了上去。

当拍到第十集时,导演宣布这部命名为《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偶像剧于下周一上映,做为主角和第一女配,任宇泽、沐菲和蓝弦要去开始进行宣传。

原本以为这场“蛊窟”的戏,蓝弦会选择用替身的,可没有想到蓝弦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了:“我是工作是演员,演戏就是我的工作,我不找替身。”

人物出场后,主持人就开始打趣了,别看他们说的话很是无厘头,看上去没一句都是有深意的,要让人觉得出奇不意,又让人觉得合情合理可不容易。

“莫庭,我没兴趣当你的女友,如果你要玩爱情游戏,多的是女人愿意陪你玩,麻烦你离我远远的,我玩不起……”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这一次,她不再是天皇集团超级巨星融柳,而是星娱娱乐公司旗下的一个三流艺人。

什么时候大神会主动找新人了?

“谢谢。”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蓝弦接过衣服,客气的点头致谢。

主角不来。减戏吧。

对颜末这些记者也许会口下留情,毕竟星娱的经纪总监他们得罪不起呀,可蓝弦这三个三流艺人,这群记者才不会看在眼里,爱怎么踩就怎么踩,挖到丑闻才有卖点。

蓝弦的睫毛轻眨着,握着莫庭的手,心中的不安也缓缓的消除了。

主持人郁闷了,看着时间,不得不结束这问话,让蓝弦说上几句感谢的话……

蓝弦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一丝丝的生气与愤怒,对于莫庭的不闻不问,似乎不放在心上……

蓝弦知道,莫庭好面子,没有再追问,反而问起来莫庭的绯闻:“莫庭,市长千金漂亮吗?”

“那什么时候结。”

“明天去注册。”

“是啦,是啦,你快放手……”

别外,有木有,有兴趣的亲,写蓝弦的从政之路呀……从政之路,可以叫下一站首长。哈哈哈……)

白雪的脸上一阵青白,这个导演说的没有错,业界都知道他手上有一部大片子,之前白雪也想过蓝弦要是能出演一个女配都能大红,可没想到对方抛出一个女主的角色,但是……

做为最佳女主角侯选人,蓝弦出场的顺序并不晚,排在第二十六位,前面出场的除了好莱坞巨星,就是日本本土的国际明星,做为主办方,总是有特权的。

“我的天呀,好想拥有一件那样的衣服哦。”

但蓝弦却是执意要接这种的小片子。

虽说,终生成就奖对于墨云天来说还真是早了,也太重了,但是墨云天已经完全退出演艺圈了,他的演艺事业宣告到底,提名到不是不可以……

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随便找个芒果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能问出来了。

蓝弦想要摆出大方无所谓的样子,殊不知莫庭早已看出她的生青涩。

蓝弦慢慢的拿起衣服,在身上……付出与收获不是成正比的,付出不一定有收获,除非你是付出的最多的那个——蓝弦

白雪话一出,两人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在颜末那里吃了闭门羹,两人不敢对颜末如何,但是白雪吗?

什么?中石的老总也会出席?好,我会安排好。是,莫总你放心,保定不会出意外,放心,我马上到……”

很快,手机上显示:“gameover!”

墨云天一直盯着蓝弦,刚好捕捉到了蓝弦眼中这一抹不耐烦。

“有,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参加九点钟的那档谈话节目。”墨云天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话一出口他自己也震惊了,居然开口就是邀请……

更完了,大家表等了,今天没了。场面上的话,谁要当真谁就是傻子,蓝弦拥有的不仅仅是好运——颜末

是的,天皇巨星融柳小姐愤怒了,相当愤怒的那种……

不管会与不会,先打个电话给蓝弦告个罪吧,手中那部片子女主角虽然定了,也开拍了,但是x导演一句话就可以把她给换了。

她可以想像莫庭看到这报纸时,脸上是多么的难看,莫庭向来不喜欢与女艺人扯上关系,更多的是莫庭讨厌被八卦记者缠着,莫庭是个相当重视隐私的人,如果因为这件事让莫庭的隐私暴露在大众下,蓝弦可以想像莫庭的怒火……

看着向来不与圈子里人周旋的莫庭,此时正与几个制片人和导演谈话甚欢,一时间不知要说什么了……

蓝弦的性子白雪是明白,只是处在这个圈子里有些事情不是蓝弦想就可以的人,即使有r&m集团在身后,依旧有人敢打蓝弦的主意,毕竟r&m集团就算有权势,也是r&m集团的事情,上头那些大老板可不认为莫庭为会了一个蓝弦而怎么样。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紫心是那种外表阳光爽朗型的,红颜则是那种艳丽妖艳的,而蓝弦则是古典气质型的。

踩着点推开经纪人叶灵的办公室门,蓝弦无视其他人的打量,客气的问好后,便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好,你等着。”蓝弦也不矫情,大方的应承着。

“发生了什么事?”墨云天站在一边看的清楚,可还是寻问了。

“蓝弦,对不起,那些虫子我检查过的,而且你脸上也有药,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要不你先喝口水,漱一下口吧。”道具一脸尴尬的递上一瓶水,他也不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一回事……

蓝弦问的很自然,只是藏在衣袖的双手泄露了她的害怕和愤怒。

结果外交部直接回来一信过去,很淡定的说:“我国国民拥有言论自由权,任何人任何形式都无法剥夺,外交部无权要求,蓝弦为自己的个人喜好问题,对外道歉。而外交部是国家的机构,代表国家,怎么可以代表蓝弦道歉呢。”

声明称:蓝弦对金鸡千花奖失去了信心,从今天起她蓝弦所有做品,都不再参与金鸡千花鸡的评选,不出席任何与金鸡千花奖有关的活动,对于金鸡千花奖也不认同……

各种摸黑蓝弦的话层出不穷,而红颜与紫心也因这爆料而大火了起来,连续上了一周的头条。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轻缓小心的语调,显示蓝弦的担心与害怕。

嘻嘻,他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人比他耐心好,也没有人比他脾气好,甚至那个无理的家伙来了,他也能不动声色……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媒体并不由我掌控。”蓝弦一脸淡然的将报纸折了起来,她和墨云天马上要参加《神之子》最后一站的宣传,而在这里无可避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白雪的提醒是正常的。

他那么大手笔的把替她把大金集团和身后势力全部扫除,这个女人就算不亲自上门道谢,难道不会打个电话来说一声谢谢吗?

走到地下停车室,莫庭的脸色已恢复平常了:“算了,既然蓝弦不来谢我,我就亲自上门,狠狠吃她一顿……”

而作为获奖无数的《神之子》为何,独独没有拿到最佳新人奖?

离金棕奖颁奖还有十二天,而这十二天就是属于蓝弦的日子,能在这样国际性的评奖中,获得提名那无疑就是对蓝弦实力的证明。

“那你记一下,13919800620。”墨云天大方将自己私人号码报了出来。

说完,墨大神的耳朵微红,只不过墨大神演技好,表面上依旧是一事从容优的气度,比起莫庭的贵公子气度生生多了一份底蕴,估计这就是英国贵族的从小教育吧……

不为别的,只为墨云天对融柳的那份心思,她没办法替融柳回报给他,至少感谢他,这世间还有一个人真心的对融柳好……

“走吧。”蓝弦再次看了一眼手机,将手机丢按了关机键,丢进入了包里,朝登机口走去……

夏绿,整件衣服只有一个色彩,那就是绿色,清新的如同晨间树叶的那种绿色,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心动的动,但同样karl也认为这世间没有人可以诠释这套礼服,因为这世间已经找不到一个如同绿色一般干净清新的人。

什么绯闻天后呀,蓝弦出道至今也就与两个男人闹过绯闻,一个是出了名,不与演艺圈的女人接触的莫庭,另一个就是出道至今,从来没有和女星传过绯闻的墨天王……

影不会承认,他非常的欣赏韵琦的活学活用,夫唱妇随,用那杯盖给那欧阳长祺解穴。

闭上眼睛,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剑,眼前这女子的用心他并不是不知,她待他的好,他也是知晓的,如果不是她去警告了宇家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哪能呆在这里好好养病,如此之久呢?宇夫人,他的娘,哪能轻闲到日日来看望他呢?他不说,并不表示他不记。

他该明白的,没有父皇的命令,小小一个闻人靖暄怎么有胆敢杀他呢,他是皇子,是皇子呀,可惜却死在这样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收起挑衅,闻人靖暄看轩辕晗的眼神有着几许同情,这个男人的世界真是悲哀,之前和兄弟斗,现在和母亲斗,他活的还有什么意思,想想自己,该是幸福的了,自己是个傻子的时候,爹娘都没有放弃过他,对他的爱从来不少,而闻人家只有他一个,也不存在什么争权夺利的事情了。

轩辕晗闭上眼,想着,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斗晌后,睁开眼睛:皇宫?我知道了,他们定是打皇宫的主意。

闻人靖暄睁着超大的眼睛看着轩辕晗,他没有听错吧:你说,他们居然要对皇上对手?

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

“姐姐,秦府的事早已与你无关了,不要将他们背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一切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任性的抢婚,那么你就是曦王妃,而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所有的事都是我的任性与妒嫉造成你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别再自责了。还有,大娘是轩辕曦杀的,与太子无关。”

这话,说的可又颇让人思量了,到底是谈的内容不拒绝,还是他谈的东西他不拒绝。

这是他紧急联络下属用的,这个信号烟一发出去,他安排在这里的属下将会全力将他们带出益州,不到万不得已,轩辕晗是不想用这招的,这个信号烟一发出,他能出城,但他的属下们几乎要全埋藏在此,这是一次正面相对的恶战。

轩辕晗腿受了伤走不快,而知心一个弱女子也不能走得多快,好在,他们在城外安排了马匹,五个黑衣人,各一匹,轩辕晗带着知心骑一匹,轩辕晗这个人只要不是重伤到晕迷,否则他一定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无力,更不会让外人当着他的面,带着知心骑马。

“是,也不是。”

“一路跑来有些喘。”轩辕晗晃了晃自己手中的书信,告诉知心,他是为了抢这个跑太快而已啦。

“是呀,知儿没看到,你二娘那表情呀,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知心哈哈一笑,好没形象呀,想到那二娘的表情,那肯定是绝了,原本以为自己在这相府充大了,连相爷也让她几分了,可听到晗王这一说,她哪还敢动秦夫人一根汗毛呀,要知道,晗王虽然没什么权势了,但那皇子的身份在那,晗王说要待秦夫人如亲娘一般,这相府还有谁敢让秦夫人不开心呀。

“是或,晗王爷只是个孝顺的孩子,沾着知儿你的光,娘亲这段时间可是收了晗王爷不少礼物呢。”想到前两天晗王府送上的那些珍珠首饰和养颜补品,秦夫人就高兴呀,这晗王真是有孝顺呀,这送到相府的礼除了自己,相爷和二夫人都有,只是没有自己的珍贵罢了。

“恩,那个,爷。我”吴清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室内,正欲迈步出去。

“瘟疫,益州怎么会好好的有瘟疫,而且还在这个时候传来。”听到闻人靖暄的话,知心六神无主,显些跌倒,怎么可能,瘟疫?

轩辕晗的侍卫与曦卫队对上,一曦卫对不愧为是曦王府的精锐部队,闯过晗王府的护卫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他们准备踏入落霞院,认为任务即将完成时,十位从大将府借来的高手,无声无息的落在他们面前,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十对十,孰胜孰败,端看谁更技高一筹了,撕杀,是今晚的主旋律,一一对上,两两之间竟是不分上下,互相纠缠,谁也进不得一分,也退不得一分,撕杀,持续着……

唯一,唯一睡的香甜的竟是引起这撕杀的主人,睡到夜晚才醒的秦知心。秦知心也算是个能睡的祖宗呀,从白天回来睡到晚上,醒了之后吃了一碗鸡汤,用一些饭菜,但在小依和小琳的伺侯下,洗了个澡,两个丫鬟原本还打算留在房内陪主子说说话,她们贴心,知道知心今天睡了一天,定是睡不着,哪知,这秦知心却把这二个赶了出去,换上中衣准备就寝。原本秦知心只是打算一个人躺着,慢慢的回体和感受轩辕晗对她的好,以急,她今后要如何爱他之类的,可不想,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再不解,他们现在也问不到答案,一切,只能等他们进入黑族之后才有可能,三人紧握拳头,不论前面是什么危险,他们都要去闯。

“好了,晗,与靖暄无关”拉了拉轩辕晗的衣服,随即看看围观的人群“晗、靖暄,我们进去再说。”

黑言舒一进来,轩辕晗非常温的走上前,一拳将他打倒在地,看着黑言舒倒地,优的说着。“这是你让我知心受苦该承受。”

“日后,我们有一辈子的时候可以了解。”

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时,门外响起了同样打扮成送货长工的护卫的声音“爷,快到城门。”

“好,我也想见见爷爷。”娶了人家孙女儿大半年了,却连长辈一次都没见过,他可能会被当成无礼之人吧。

看到乖乖合作的欧阳长祺,幽韵琦也不在为难他了,他的到来也不全是坏事,影刚刚不就紧张她了吗,想到这里,那欲给欧阳长祺解穴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对了,不能让影误会了。

“爷,太子妃,你们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救你们上来。”吴清赶紧起身,扯下腰间的腰带与外套,把他们绑成长条。

“怎么回事?”轩辕晗故作好奇说着,率先迈着步子往围观的人群中走去,周边的护卫也跟着上前清场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看到轩辕晗往那客栈方向走去,郑国公也就跟在身后走过去了。

“本宫与郑国公在楼下等着你们”沉着一张脸的轩辕晗厉声的说着,周身的怒气以及那句“本宫”让世人皆明白这个尊贵的男子是谁了。

有着小小的后怕,她不是故意要隐瞒爷爷的啦,燕子楼对爷爷来说有多重要她不明白,但她知道那个时候爷爷没有见过影,也不了解影,如果爷爷知道她接下燕子楼是为了给影,定是不会给的,所以……

“小……”站在远处的吴清那个“心”字还没有喊出来,就看到秦知心整个人往山崖下冲了去。日子就这样飞快的过着,轩辕晗一如既往的忙碌,偶尔抽空去太子府看看依就晕迷的知心,陪知心说说话。

轩辕晗脸上的笑意顿时立马撤去,冰冷的眼神看向闻人靖暄。

和吴清的纠缠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闻人靖暄跌坐在地上,拂了拂身上的草屑。“真不明白知心看上了你哪点,表里不一的家伙”

惹人讨厌的轩辕晗,知心为你着想,你自己不明白还要我说,这不存心给我伤口上傻盐巴吗。

“我也不明白他们此举的意途,按理,当年他们是非常之愤怒的。”

“婉如的丈夫是我原来的手下,我特意让他们住在这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那个关于太子妃一事,你先放心,那只是母后提出来的,我没有同意过,我不会听从母后的安排,立她认定的女子为妃的,这段时间我和闻人也在布置,母后想要逼我,没那么容易的。”

“好?什么叫好呢?在秦府小心意意的看父亲的脸色过日子,可到最后五皇子来求亲,父亲却将你嫁给他。”语气里的苦涩是那样的明显,当初她听闻五皇子来求亲还以一直高兴的以为是像自己求亲的,或者父亲会将自己嫁给英俊潇洒的五皇子,可事实呢?父亲却欲将知心嫁给他。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你不是吗?”

“不是秦知心,怎么可能呢?明明一模一样呀,儿臣有见过秦知心。”

看着城墙上的守卫,黑言舒为难的道“这层层守卫,要进去,谈何容易。”

知心在黑言舒与炎烈的带领下,火速的朝城墙方向走去,在众士兵最慌乱的时候,三人,一个借力,跃至城墙上,在士兵刚反映过来时,便被一同飞奔而上的轩辕晗的人马给解决了,趁乱,三人混进护卫队中,与轩辕晗的人马点头示意后,迅速往城墙下走去,而轩辕晗的人马也迅速散去,只留那熊熊燃烧的大火。

“他们?你在找借口吗?这世上还有谁能支开你。”知心冷笑,对我是从假意变成真,对郑怜心是无奈何,对秦府是不知情,对母亲是无能为力,轩辕晗,你真的很行。

这就是皇权吗?一句话父亲数十年的经营,秦府上百口人全部没了,秦氏九族,也全部沦为苦役,这就是皇权吗?这就是政治斗争吗?一句话,什么都可以摧毁,她的母亲,她有家,还有她,他们都是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吗。

“王妃,您能这样想就好了。”太好了,王妃能想明白就好了,皇上的圣旨,秦府全府问斩已成了定局的,谁都无法改变。

“王妃”秦知心明明转告了小二,会立马就来,怎么还没出来,久等不到的吴清有些担心,怕秦知心出了什么事,便敲了敲秦知心的门,想问问。

“恩,还好吗?”

“说,知心不嫁的原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