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善始善终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这铁路的建造,乃至于未来铁路的运营,都涉及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这世上,再没有人比这些股东们,对铁路更上心了,若让他们来监看,当真若是有什么问题,他们也定会极力想办法指摘出来,责令改正。至于都察院和户部,铁路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跑来凑个什么热闹,他们哪,总是什么都想管,什么都想盯,就说这都察院,前些日子,痛斥求索期刊,不知所谓,坏人心术。朕将那个御史,亲自叫到了御前,拿着期刊,让他来诵读,问问他,这求索期刊,怎么坏人心术了呢?你猜猜看,他怎么说?他竟说期刊中的东西,他都看不明白,他看不明白,只晓得之乎者也,他说个什么劲?”

萧敬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未来能不能向西开拓,是否成功,会不会遇到阻力,还是两说的事。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你住嘴。”弘治皇帝恶狠狠的瞪了方继藩一眼,如此可怕的事,这个锅,定要找人来背,这主意十之八九,就是你方继藩想出来的,朕看在秀荣的面上,自是饶你不死,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了。

皇帝不发一言,他戴着墨镜,头戴通天冠,身穿冕服,一步步,朝着天坛方向而去。

一个牧人,居然敢对自己如此,这是百年都不曾见的事。

朱厚照冷哼:“还说和你没关系,这里,你来善后。”

这么大的仪式,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要协调大同的边军,安置前来的禁卫,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礼部那里,又隔三差五,指指点点一下,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

“时候不早了吧,快一些,不要让诸臣工久等。”

朱厚照惊喜的道:“去将王守仁那东西叫来。”

方继藩念完,便道:“陛下之功业,已经直追唐太宗,可以与之比肩了,儿臣真为陛下高兴。”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人们听到了动静,纷纷呼啦啦的出来。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邓健眼睛一瞪,又大吼道:“这宅子里,统统金箔贴面,地上用的是什么鬼瓷砖,老爷踩着会舒服吗?用最好的,要郑记陶瓷行里烧制的,还有……”

邓健笑呵呵的继续道:“夫人先别生气,别生气,王老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都外嫁了,一个是在常州知府的夫人,这没错吧,对于这样的知府,我家少爷,只一封书信过去,就可以教人打断他的狗腿,教他永远站不起来。”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不过一看眼镜,王不仕不禁道:“老爷我眼睛好的很,不需眼镜。”

朱厚照不服输的道:“不走,不走,今日父皇不认这个错,便住在宫中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他顿了顿,旋即便一副认真严谨的模样,继续说道。

在这个时候,节俭,藏富,如何带动消费,没有消费,作坊怎么开工,没开工,大家日子怎么过。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方继藩和朱厚照联袂而出。

刘瑾喜滋滋的忙是低头捡起章程,感激万分的拜倒在地:“奴婢……谢殿下恩典,殿下对奴婢实在太好了,奴婢这辈子,便是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十天不到的时间,净赚近四百万两纹银。

在交易市场里,人们不断的传颂着,关于王不仕的传说。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王文玉跪下,恨不得要亲吻脚下的土地。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我……我告假去……”

交易中心。

原先还在驻足围观,指指点点的人,这一下……有点懵了。

哪怕已有人开始挂牌收购,才一两二钱银子,到了一两三钱银子,却是依旧求购不到。

保定铁路局,正式挂牌了,开始向商贾们筹款,按银钱多少,进行入股,并且在将来,铁路修建之后,入股之人,将参与分红。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背着手:“哼,走,跟本宫去做一个实验。”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方继藩眨眨眼:“陛下难道不考虑一下吗?”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第一章,求保底月票。是诡计!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教士带着一群孩子,手持着蜡烛,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没毛病。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梁储站在班中,嘴巴张的有鸡蛋大。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必须得让她们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梁如莹随身带着一本小簿子,随时将方继藩的话,记下来。

梁如莹霎时懂了,痴痴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公子……公子是大好人,心怀天下,救死扶伤,天下没有人可以和先生相比。”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一下子,所有人忙碌起来。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梁如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她纤手微微搭着太皇太后的脉搏,见太皇太后已是张开了眸子,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她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便喜悦的开口说道。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萧敬乖巧的跟着张皇后,给张皇后递了一盏茶。

张皇后有些印象。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