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后继无人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趁着这个机会,炮艇迅速靠上军港码头,然后就是以连为单位的国防军冲上军港,在身后机关炮和舰炮掩护下,迅速拿下整个军港。

被杨兴国寄予厚望的特战师也以团为单位参加战斗,并且成功拿下北洋军几个镇指挥部。

反正要在宫里长住,长日漫漫闲着无事,教导孩子们上课也是一桩美事。

从玉不满地瞪了扶玉一眼。

谢钧少年时着实过得窘迫,少时的清苦,在谢钧的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哪怕如今已官至四品颇有家资,也改不了能省则省的小气。

萧尚书是萧语晗的亲爹!

顾山长看了片刻,忽地笑着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此话果然不假。”她棋艺也算精湛,只是,习惯了三思而落子。像六公主谢明曦这般迅速万万做不到。

好一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

当日下午,师徒两人回了莲池书院后,谢明曦才从顾山长口中得知此事,颇有些哭笑不得:“师父,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要当众说李默的不是,不要令方姐姐难堪吗?”

今日李默成亲,赵奇自然不肯放过这等好机会,联合了众多松竹书院的学生,轮番敬酒。哪怕陆迟盛渲帮着挡酒,也敌不过众人。

方若梦等了许久,只得伸手为自己掀落盖头,目光落在酒醉未醒的新婚夫婿身上。盛鸿先抱过吃饱喝足舔着小嘴的女儿,爱怜地亲了一亲:“宝贝阿萝,爹一天都没见你了,快让爹亲上一口。”

“未来的数十年,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我盛鸿,此生此世只爱你谢明曦!”

……

……

“日后你只管以嫡母身份,和七皇子府走动。哪怕沾不了光,也得将过去那点恩怨都放下。”

永宁郡主站住了也不肯回头。

淮南王世子见势不妙,连连冲永宁郡主使眼色。

……

更何况,建文帝压根没有听他辩白的意思。

谢明曦收拾了李湘如之后,微笑着看向昌平公主:“皇姐,这些时日殿下忙于准备就藩,无暇去探望驸马。不知驸马身体如何?”

自李太皇太后死后,俞太后的心情好了不少。每日胃口也好了一些,偶尔竟能喝一碗粥。可惜,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很快,顾山长迈步进了学舍。

吴尚书年轻时受了不少伤,如今年迈,身体远不如从前,时常告假在府中养病。致仕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

四皇子面色还算镇定,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小姐,”扶玉满面喜色地前来禀报:“顾山长已到了山下。”

李湘如抿唇一笑,略略垂下头。

……

盛锦月笑着打破沉默:“李姐姐抽了头签,已奏过一曲琴音。接下来便轮到颜妹妹了。四皇兄既是有闲空,不如进凉亭坐上一坐,给我们做个评判如何?”

四皇子对少女们抚琴弹奏兴致不高,略一皱眉,正要拒绝。眼角余光瞄到陆迟饶有兴味的俊脸,很快又改了主意:“也好。”

盛渲笑着哄她:“你日后多邀明曦表妹登门做客,想要什么,只管张口。”

“你若走了,不知芙姐儿日后会是何等命运。”

身为侍妾,身份其实颇有几分尴尬。谢云曦和那两个丽妃赏赐的宫女又自不同,丫鬟们索性含糊地称呼一声谢姑娘。

那抹娇艳,如一根刺,深深刺进李湘如眼底。

谢明曦!

李湘如泪水涟涟,哭着跑了。

李夫人依旧满心怒气,用力地一拍桌子!然后将桌上的茶碗全数扔了出去!

……

淮南王府。

赵嬷嬷见势不妙,立刻拦下盛怒不已的永宁郡主:“郡主!郡主!请息怒!请听老奴一言!”

几位藩王妃也无离开之意,各自在宫中安歇不提。

俞太后没胃口,只吃了两口,便搁了筷子。谢明曦胃口倒是不错,吃了两碗才停下。然后移步内室说话。

……

类似的言辞,穆梓琪显然不是说第一回了。

同窗少女们也都已长大,往日还有几分青涩,如今一个个容颜长开,犹如枝头花苞一般渐渐绽放,风姿各异。

杨夫子也是个妙人,什么也不说,只在第二日送了一面镜子给董翰林。

他们活不成了,临死也要拉这些朝廷命官做垫背。

谢云曦懵了!

谢钧心神大定,下意识地看了谢明曦一眼。

谢钧父子三人在永宁郡主府待了一日,堪称“和谐友爱”。

之后数年,不管她如何调理,如何努力,都未再有身孕。而深爱她的丈夫,需要子嗣,不得不纳妃嫔入宫。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庶出皇子出世。

她的闺名中有一个莲字,老虔婆被莲子噎死。冥冥中似有一双无形的命运之手,为她报了仇。

丁姨娘越想越惶惶难安,却也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就这么枯坐了一夜。

……

否则,只凭着董翰林三不五时的骚扰行径,顾山长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开革。

……“明娘,你和六公主殿下何时结为好友?”上了马车后,谢钧迫不及待地追问:“为何你回来从未提过?”

“对了,你往日都坐林家马车回府。以后每日都迟一个时辰散学,多有不便。我今日回府,便吩咐一声,让府中马车去接你。”

……

……一个月未见,谢明曦心中岂能不惦记盛鸿?

……

……

然而,再深的情意,也经不起日积月累的岁月消磨。兼有李太后这个刻薄刁钻处处挑刺的恶婆婆,俞皇后执掌后宫的生活,远不及外人想象的那般风光。

夫婿对她不理不睬,如今兄长也对她这般冷淡不满。

咚咚咚!

得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有意和林微微交好,性情相投,自是好事。

李湘如倒是有心提上一提,一张口,俞皇后便冷冷一扫。

这世上,唯有自己的私房靠得住,永远不会辜负自己!

奈何人在病中,精力远不及平日。为了应对朝堂众臣对淮南王府的攻讦,淮南王已殚精竭虑。病症一直迟迟未好,也有太过消耗心力之故。

一夜过来,俞太后的面上又挂上了层层面具,喜怒莫辨,淡淡道:“有蜀王在,哀家心里确实踏实的很。还有你这个肖顺又伶俐的儿媳安慰排解,哀家心中甚慰。”

俞太后心中难得掠过一丝悔意。

俞太后冷笑一声:“哀家现在已经不中用了。”

不行!

淮南王将谢钧的色厉内荏强作镇定看在眼底,心中哂然。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谢明曦淡然张口:“姨娘有话但说无妨。”

永宁郡主咬牙暗怒,面上却继续挤出笑容:“我是你的母亲,待你好也是应该的。”

一直没吭声的谢老太爷,气的面色铁青,用力一拍桌子:“混账!真是混账!说走就走,半点没将长辈放在眼底!”

熟悉的美丽脸孔映入眼帘。

人活着,总有许多的身不由己。昔日同窗好友,做了妯娌之后,反而不及往日亲密。便如她和尹潇潇,碍着彼此夫婿,见了面说话总有些微别扭。

站在四皇子身侧的盛渲,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去抽签吧!”

萧语晗心里嘀咕着,看了谢明曦一眼。

盛鸿未着龙袍,穿了昔日的玄色锦袍,长发纶起,面容俊美。在场诸多美人,竟无人能压过盛鸿的美色。

萧语晗产后虚弱,半靠半躺在被褥间,略有些歉然地笑道:“对不住,我今日不便下榻,只得失礼了。”

众人看着谢明曦衣襟上一大块濡湿,俱都乐不可支,笑不可抑。

李湘如素来爱洁,此时嗅着自己身上的臭气,别提多懊恼多郁闷了。

穆方是正经的三品朝堂官员,执掌鸿胪寺,平日所到之处颇受人敬重。结果,前日在谢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心里岂有不怒之理。

李太皇太后颇有些恋恋不舍。

徐氏触怒俞太后,已成了俞太后的眼中钉。今日在宫中,定然不好过。她总要帮衬一二。

重生之后,她和他的重逢无可避免。

原本和兄长商定好的事,因四皇子的突然到来,倒成了一桩不大不小的麻烦。

最想见四皇子的人,就是她!

半大少年,正是争胜好强之龄。五皇子哪里咽得下这口闷气,迅疾策马追了上去。奈何尹潇潇总是领先一头。五皇子拼尽全力,也未追上。

最令人惊艳的,是六公主。

顾山长亲切询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莫非是日头太晒了?孟山长的脸色怎么这般难看?”

两人俱被换了衣服,此时置身马车之内。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人。

待众人走后,谢明曦才低声道:“你们喝酒喝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去练功房里动手?”

半晌,才叹道:“早知如此,当年我真不该劝你到莲池书院来做夫子。”

想及这些,杨夫子微微红了眼圈,低声道:“山长待我有知遇之恩,到莲池书院里做夫子,更是我一生之幸。”

陆迟心荡神驰,哪里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问了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没等碰到林微微的手,一直低头喝茶吃点心的林钰忽地重重咳嗽一声。

陆迟沉浸在两情相悦互许终身的喜悦里,压根没留意到林微微些许的异样:“说来,四皇子殿下近来委实运道不佳,屡次被皇上训斥。而且,丽妃娘娘还在被禁足,四皇子殿下想探望而不得,也怪不得他心情恶劣。”

俞太后声音略略缓和:“你的性子,哀家清楚得很。”

是啊!

父母和祖父祖母俱叮嘱过她,绝不可违逆俞太后的心意。

谢明曦目光微闪,嘴角微扬:“母后日渐浮躁,越来越沉不住气。连这点小手段,也能激得母后动怒了。”

人一旦浮躁易怒,便容易出昏招。

六公主神色坦然。

谢明曦和六公主并肩出了书院,一抬头便见到站在书院门外的俊美黑衣少年。谢明曦心里顿时涌起一丝异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