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诡秘莫测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希望尔等戒骄戒躁,沉下心来学习音律。我这个夫子,也一定竭尽全力,倾囊相授,不负夫子之名。”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我昨日便打发人回府去取书,现在尚未送来。你先睡一睡也无妨。”

最后一句话,简直说进了谢钧的心坎。

这两个宫女,皆是十八九岁,一个生得白皙秀雅,一个身段窈窕俏脸妩媚。两个宫女韶华正盛,俏生生地往那儿一站,便如两朵鲜花。

白子为先。

他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左右逢源!

永宁郡主站住了也不肯回头。

淮南王在府中等了一个多时辰。

咦?

盛鸿也跟着起身,将杯中美酒洒落在地上。心里默默念叨,父皇,你若地下有知,就保佑我这个儿子早点顺利出京就藩吧!

俞太后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一说到顾驸马的伤势,李湘如的神色便有些微不自在……此事和宁王十有八九脱不了干系。

魏公公一脸忧急的来了。

如此成绩,便如高山一般屹立在眼前!

李湘如用力咬着嘴唇,将眼角边的泪意逼退。

盛锦月转嗔为喜:“这可是你亲口应下的。”

谢明曦心中恻然,坐到床榻边,握住萧语晗冰冷的手:“皇嫂,我来了。”

安公公收得心安理得。无伤大雅的小事,四皇子妃问了,他说了也无妨。

“阿钧这几日辗转难眠,着急上火。人都熬瘦了一圈。他让我进宫来问一问娘娘,皇上为何不肯给谢家封爵?是不是皇上对谢家有何不满?”

莫非,陆迟和四皇子真得闹翻了脸?

俞太后雷厉风行,短短片刻,便将宁王关进了宗人府,顺带封了宁王府。

“不能回京!”谢明曦的声音在他耳边清晰地响起:“京城大乱将至,这等时候回京,无异于自投罗网。回去容易,想全身而退,难之又难。”

盛鸿曾上过几次奏折,欲将梅太妃接到蜀地颐养天年。建安帝总是留中不发,俞太后亦不置一词。

徐氏掌家之后,将原本得用的管事换了不少。不过,永宁郡主的人手并未被拔除干净,谢钧收用通房之事,很快传到永宁郡主耳中。

六公主竟想压过四皇子?

两人四目对望。

谢钧看着谢明曦,目光灼热炽烈,仿佛在看稀世珍宝。

这一回,梅太妃的心里也踏实多了。

见过嘴快的,没见过这般嘴快的!

还能怎么选?

盛鸿起身,很自然地看向谢明曦。

谢明曦穿着大半新的家常衣裙,长发半挽,半是垂在胸前。肤白似玉,明眸皓齿,微微抿唇,脸颊边梨涡浅浅。

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傻很蠢!

他沉着脸,撸起袖子冲上前。

由此也可见,世人皆势利。考中头名,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便是庶出,也依然风光赫赫。

颜蓁蓁直言无忌的说道:“你生母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七皇子颇不乐意,硬是拉着四皇子去了岳尚书家里“小坐”。连着“小坐”三日,岳尚书熬不住了,主动问道:“七皇子殿下每日来岳府做客,老臣自是欢迎。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老臣?”

济济一堂,颇为热闹。

贵妇们不动声色地低声窃语。

方家内宅那点事,早已被众人口耳相传。

再这般下去,建文帝还能撑多久?

咣当一声脆响!

盛鸿并未推辞,敛容应下:“儿臣谨遵母后之命。”

……

盛鸿自登基以来,颇为勤勉,每日早朝从未迟过。今日竟迟了半个时辰,颇令人惊讶。好在今日是小朝会,有资格参加小朝会的不过二十余人。

句句诛心。

淮南王睁开双目,额上皱纹深深。短短片刻,便似老了数岁:“以永宁的性子,如果这些传言不是真的,她岂肯受半分窝囊气。早闹着来找我撑腰了!”

谢钧的岳父淮南王是当今天子建文帝的堂弟,深得皇上器重,执掌宗人府。是皇室宗亲里的实权派,在朝堂上也极有影响力。

说到这儿,丁姨娘眼中泪珠滚落,仿佛受尽委屈的人是她:“明娘,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只是,眼下也只有你能帮元亭了。”

谢钧不得不出言安抚一番:“父亲勿恼!元亭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儿子明日定会好生教训他!”

只是,这等话,他们不敢说破也不能说破。

这等小事,就不必细说了。

尹潇潇凑到谢明曦身边发起了牢骚:“昨日射箭,我只拿了第四,连前三都没进。可我爹高兴得不成样子,硬是设宴邀了许多武将登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笑声如擂鼓一般。”

顾山长和廉夫子对视一眼,一起点头。

俞三老爷身为俞太后的庶弟,背靠大树自骄自矜,一开始根本没将俞光正放在眼底。

……

帝后如往日一般,相拥着躺在床榻上。

确实是喜事。

谢明曦抱了片刻,女婴很快就停了哭泣。

唯有萧语晗,心里有些闷气。孩子这么小,尿了拉了都是常事。既是要抱孩子,这些都是难免的。瞧李湘如那副懊恼嫌恶的样子……

俞太后这个嫡母做的,可谓失败之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