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床笫之私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她又怎么能够轻易的知道呢,毕竟到现在,她还都没有见过那个被人传的神乎奇乎的那个男人。

而且,她打算事后,再跟北尊大帝他们说明真实的情况,但是,不是现在,现在,她觉的应该马上把这个男人处理掉。

当初,是她逃婚,说起来,她还真的是欠他一个洞房之夜。

当然,只怕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不是千寻?什么意思呀?”孟冰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一双眸子也再次快速的抬起,直直地望着他,此刻她的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急切,当然更带着太多的疑惑。

“哎,你说这小子,他都那么大了,还不成亲,都快把我跟你伯父急死了,哎,他那样子,恐怕也没有女孩子会喜欢她,会嫁她,在皇浦王朝的时候,他就提过一次亲,结果被人给拒绝了,哎,我真担心,没有人会喜欢,没有人会答应嫁给他呀。”

孟千寻也是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明白了夜无绝的意思,既然月无双敢做,定然是不会轻易的留下证据的,但是至到现在,夜无绝仍就没有找到真正的证据,当然他可以制造伪证。

就算月无双再厉害,她也不可能就怕了他。

招亲就这么的结束了,说真的孟千寻还是有些意外的,原本她跟夜无绝计划好了一切,原本以为,夜无绝会顺利的成为驸马的。

“听说,夜无恒娶了唐将军的小孙女。”北尊大帝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冷意,这样的事情,其实也算是平常的,但是发生在这种节骨眼上,那情形就有着太多的变化了。

孟冰听到蓝宁辰的话,才回过神后,心中暗暗的有些懊恼,自己刚刚怎么了,疯了般,竟然发起呆了。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她知道自己表现的太过懦弱了。

就因为知道她的心中爱的人不是自己,也就是因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逸风心中所爱的那个梦小姐已是红烛泪最新章节。

唇角微微的一勾,他的手微微移动,似乎无意间,但是却又带动着花断尘的手也跟着移动起来,如此看起来,就似乎是花断尘在他的手上乱摸着,而且,更过分的是,花断尘在摸到他的衣角时,还慢慢的掀起了他的衣角。

而第一次,她好像一直都坐在书房里,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更没有向他伸出手呀。

若是她以前的身份公开了,那么李灵儿以前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虽然说当年梦啸天把李灵儿抢回去后,并没有真正的侵犯到李灵儿,但是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毕竟会引起不小的波澜。

而后来,北尊大帝又严禁此事外传,按理说,知道此事的人本来就不多。

而且,花断尘的速度,可是比白容都快,只怕比夜无绝都还要快上一些,她毕竟不懂轻功,自然很难避开他这速度的动作。

她不是狠毒之人,但是却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任人宰割的无知的盲目的好心之人。

她向来奉承的就是别人敬她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但是别人若是想要害她,她也定然会如数的还回去。《b看来,好戏就才刚刚开始。

所以,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马虎不得。

花断尘的眸子微眯,但是,看北尊大帝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又似乎不像是装的。而且,他也知道北尊大帝的病是受不了刺激的,此刻,这样的事情,也的确极有可能会刺激到北尊大帝。

或者,先前的花断尘是真的把生死不当回事,抱着一心求死,只要她陪着心思。

先不要说,他此刻的心中忘了她,至少短时间不可能去爱其它的女人,就算他的心中没有她,十天的时间,他也找不出这么一个女人呀。

李老爷子可不管他那么多,今天就是铁了心的要逼着李逸风成亲了,毕竟李逸风的确也是不小的。

“老头子,严重了。”一直静观其变的李老夫人也不由的发话了,她是很了解老头子的脾气的,说出的,就一定要做到的,而且,说出来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手,是收不回来的。

虽然说,李逸风的事情是大事,她也着急,但是也不能这么以死相逼,更何况,十天的时间,也的确是太短了些,这么短的时间,让他去哪儿随便的找个女人回来呀?

若是到时候,真的找来一个不合适的,那可能就真的毁了李逸风的幸福了。

不得不说,老夫人真的很聪明,而且,老夫人脾气好,性格好,心地好,更会处理事情,今生能够遇上这样的一个婆婆,真的是她的福气呀。

“你想都别想。”李赢的眸子微眯,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这样的想法,他连想都不能想。

只是,月无双似乎毫无察觉般,唇角仍就是那若有若无的轻笑,一脸的随意,一脸的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场的比试当回事,似乎就是来玩的一样。

倒是站在一边白容都有些着急了,毕竟,他不上场,比试也不可能开始呀。

会不会是在玩心思战术?

不过,随即一想,他做事,何时害怕,他做事,向来都是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顾一切。

孟千寻此刻完全的可以推开他,也完全的可以阻止他,但是她却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着他吻着她,因为,她的心中也跟他一样的渴望着这样的重逢。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孟千寻都感觉到快要窒息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只是抱着她的手,却更加的收紧了几分,似乎此刻仍就生怕她会突然的消失了。

所以,孟千寻此刻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因为,她知道这种开情况下,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呼。”夜无绝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终于相信了,脸上也随即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不过,却再次的将她狠狠的揽进怀里,仍就用他那惯有的霸道的语气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所以,这辈子,你只能留在本王的身边,永远也别想逃开。”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有着太多的困难,毕竟,他刚刚也说过了,这一次来参加招亲大选的人太多,而且是来自全天下各个地方的,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根本就不可能会给她反击的话,也根本就不会给她与他们同归于尽的机会。

“我的第一步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先要让北尊大帝知道她真正的身份,知道孟千寻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女人,而且,他真正的女儿还是因为她死的,让她做不成北尊王朝的公主,还可能会成为北尊大帝的杀女仇人。”段红的眸子中隐过冷冷的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那令牌在他的手上,可是代表着无限的荣誉,但是,如今被她收了,他便什么都不是了。

“风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件事情,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们呀?”李老夫人也终于忍不住的,略带不满地说道。

又怎么可能会说要很快娶她呢?

更何况,父亲这么去这不是分明的为难北尊大帝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你要不娶,我从今天起就绝食,你什么时候娶她,我就什么时候吃饭,你要一直不娶,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好了。”老爷子想了半天,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只是,没有了令牌,所以,他刚走到宫门时,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他竟然还以为她仍就在意着他?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要不是夜无绝说要收拾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她肯定会让白容直接的将他打出去了。

毕竟,花断尘人长的好看,而且,又深受皇上的器重,平时也经常的出入皇宫,有很多小宫女都是对他十分的倾慕的。

“你的能力,我自然是相信的。”孟冰快速的接道,她一直都深信李逸风的能力。

“恩。”北尊大帝微微点头。

当初,她只剩下一口气,师傅都保住了她。

只是,她也知道,除非师傅来找她,否则,她是找不到师傅的。

而当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龙椅前,坐在了那只属于皇上的位子上时,所有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一个优秀的首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如大将军自己,你觉的你今天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孟千寻倒也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不过,反问的话语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冷意。

大将军的唇角却是再次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意,哼,女人就是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先要满足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会顾及那么多。

“等项大人发放完粮食后,将册子交给本公主,本公主亲自查看。”孟千寻此刻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却让那些大臣们更加的惊颤。

“太轻了。”孟千寻的手微微的点了一下椅子,脸色微沉,难道那些官员们敢那么大胆的贪污,这关于贪污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孟千寻这听起来极为自然,极为随意,又似乎是在赞赏大臣们的话,顿时的成功的睹住了刚要开口反驳的那些大臣的所有的话。

那份欣喜,不在于收到什么东西,而是在于送东西的人,只要是夜无绝送的,不管送的是什么,她会十分的开心,十分的高兴。

孟千寻暗暗思索着,要如何的跟他解释,才能够化解掉他此刻的怒气,说真的,这件事情太过突然,刚开始她又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他送的,还让侍卫去取来了字条,所以,此刻,似乎有些麻烦了。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他不知道,现在,她的心中,对那个男人还有没有感情。

“我想,或者我应该把我们的事情全部的告诉你。”孟千寻愣了愣,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突然想把这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夜无绝。

那怕上次再次的在皇宫中遇到了她,他都没有想过解释过。

孟千寻觉的他现在肯定是听不懂人话了穿越归来。

所以,此刻她的话语十分的绝情,直接的用了一个赶字,而且,直接的把他说成了疯子。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而且,就连那些平时站在他这边的大臣们,此刻对孟千寻也是极为的恭敬,甚至不再观察他的脸色。

不过,一个国家,事情肯定也是时时发生的。

而且,他此刻提到了危害军队,这性质似乎更严重了。

“公主,臣有事要奏。”而就是此事,协助大臣突然开口说道,要说,大将军这件事,还没有结果呢,协助大臣此事,竟然直接的略过了大将军的事情,向孟千寻奏明其它的事情。

她跟他,已经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的,此刻,他就在外面的,她的心中自然是忍不住的激动。

“不,不是,不关夜无绝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里,他是最无辜的。”孟千寻微微一惊,连声说道,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让李逸风产生什么误会。

她知道,李逸风是肯定不会骗她的,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骗她。

李灵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的安慰着他,那轻柔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安扶力,让人瞬间的变的轻松。

孟千寻愣了愣,随即明白,娘亲正在正宫中等着他,他定然是怕娘亲担心,不想让娘亲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不用过多的分辨,她便看的出,这是真正的鲜血。

进了房间后,雪太医便连连的开了药,让太监去抓药,孟千寻向前招呼着,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担心。

小宝儿自然也跟了进去,不过,夜无绝是肯定被揽在了外面。

“这病最重要的是不能着急,不能生气,而且不能过多的操劳,今天这病一发作,再医治起来就更难了,所以,以后万万不可再刺激到皇上,否则、、、”雪太医欲言又止,那话语中的意思,大家便也都明白了。

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点,他的病早不犯,晚不犯,为何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犯了呢?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那太监惊滞,猛然的跪在了地上。

孟千寻僵在原地,这样的场面,倒是还不至少吓倒她,但是,却因为,那人是她最亲的人,所以,此刻她无法狠下心来。

“好了,好了,都不要再说了,都给朕退下。”此刻,皇上似乎怒了,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声音,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可能是因为极力的忍着咳说的那句话,所以脸色憋的有些难看。

“恩。”孟千寻心中微动,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连连点头应着,只是,却再次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又开始发酸了。

只是,就在他的脚步刚要迈出去,孟冰却急急的奔了过来,看到宝儿后,一脸欣喜的冲过来,紧紧的抱住宝儿,“宝丫头,终于找到了你了,你刚刚跑那儿去了,我都担心死了。”

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女儿,他跟千寻的女儿,不会错,绝对不会错。

皇兄竟然决定的事情,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昭书而赶来北尊王朝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皇上不觉的,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不跳字。孟千寻可不会被他此刻的表情所影响,她可不会忘记她来这儿的目的。

“咳、咳、”皇上仍在咳着,似乎十分的难看,看到太医的样子,脸色似乎更难看了几分,“咳、咳,有什么话,雪爱卿正说便是,咳、咳。”

而她一次又一次的去问父亲,父亲丝毫都不松口。

这件事情,她绝对不能就此罢休。

但是,刚刚那人说,这昭书已经发出三天了,三天的时间相信夜无绝肯定也收到了消息。

他怎么都想到这小丫头竟然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对小丫头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看到小丫头那一脸的兴奋,又不想让她失望,便略带试探的问道。

到时候,只要带着爹爹去见娘亲,保证爹爹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小宝儿望着鱼儿的眸子转了回来,望向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这才记起了自己原先的计划,自己刚刚可是要想着带爹爹去见娘亲,给爹爹跟娘亲一个惊喜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牵挂,时时刻刻的牵动着他的心。

所以,她的任何要求,他都不想拒绝。也无法拒绝。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你们说,北尊王朝的公主,会不会、、、”有人看到那离开的彪悍的女人,不由的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昭书,距离很远,按这样的距离,是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内容的。

原本对于他们的谈话,他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若是扯到了北尊王朝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管了。

跟在一边的侍卫,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对于自己主子这样的命令,真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主子向来冷静,处事谨慎,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呵呵,王兄应该也是吧。”再次被追问,那位刘公子也不再掩饰了,毕竟这一上路,也就全明白了,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听王公子就意思,这刘公子的妻子是刚休了的,只怕就是为了去参加这次的招亲的。

这话便是明显的软了下来。

并不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被其它的男人亵渎,绝对不允许。

宝儿的小脑袋微微的一斜,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跟孟冰疯乐,而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孟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说道,“我也觉的外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是,我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问出来。”

“娘亲,你是说爹爹会有危险吗?”不跳字。宝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着急,一脸担心的望着孟千寻。

“到时候再说吧。”北尊大帝却仍就只是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不过,像他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就有些让意外。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