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星星之火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餐桌上的人全都开始起哄,只有乔榛朗冷冷一哼道:“便宜货,一盒巧克力就能把人收买。”

因为良好的身家背景和从小的家庭教育,现在的“公主”更懂得如何使手段玩心计、损人利己,从而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他在玄关处换了鞋,看她焦急回身进了厨房,还是忍不住尾随,倚靠在门边,看她将一道道菜肴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她推开门看他,几个翻找的动作就让她痛了眼睛。

有穿着纳西服装的妹子过来点菜,问大家要不要尝尝店里有名的腊排骨火锅。

夏母冷哼一声,兀自走到一边去挑选自己的东西。

“你……”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年的事情,直到……直到有一天我在耀阳的书房里看到他在国内念高中时的一张照片。原来当年给我做过健康检查的那位医生,是他的同班同学。”

从前她工作再忙再累都会把芽芽带在身边,可是现下,就连才出生没有多久的思羽她都照顾不好,那么小的孩子,没有妈妈在身边,他可怎么是好啊?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连番冷笑出声:“姓曲的,我劝你别太得意,今天是爸爸做寿,我不过懒得在人前拆穿你,所以尽量在人前维护好咱们这个家的关系。曲臣羽他不是我亲生的,这点破事儿也用不着你提醒我。我只是悔不当初,当初怎么就进了曲家的大门,选了你。”

曲臣羽换好睡衣重新在床沿坐下,长臂一伸,便将裴淼心母女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她抬手抚了抚他的眉眼,浓黑的眉毛和长而卷的睫毛,即便是安静闭着双眼的模样,也真的是像极了那个人。

她回头叫了他一声,他头也没回。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把我的电话存进你的通讯录里,反正我这人在你眼里也许就是个闲得发慌的公子哥,是无聊人士,既然无聊人遇无聊人,你要是无聊了就给我打电话。”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翟俊楠他怎么跑了?嘿,晚上的饭局不是他提议的么,跑屁呀!”

两个小女人站在高速公路上发呆,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开过,突地又倒了回来。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洛佳在车窗外喊:“淼心,你别冲动行不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说好不好,你还有公司在这里,不能说不管就不管了,咱们‘心工作室’虽然刚刚才建立起来,可是底下那么多人跟着你混饭吃,还有当初公司建立之初,你是怎么答应他们的,你都不管了是不是?”

他将她放下,落在地上。裴淼心的小脸红红,感觉着他从她身子里缓慢退出的瞬间,那种濒临绝顶的空虚和寂寞。“吃吧!”她为他添好饭,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每一粒每一粒,都像数着数似的,舀得特别慢。

她见他最近似乎工作总是很忙,一天总有那么多的工作,尤其是这阵子amanda回伦敦去正式跟老公办离婚,这些天他身边没个助理,几乎都是她在帮忙打理他的行程。

她知道他爱干净,不仅是每天回家,就连早上出门以前他也一定要洗一个澡才会离开。

“付珏婷?”玩味似的将这个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不过几秒,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也就是说……”

“闪开!”曲耀阳不耐烦的声音。

他称了手上的猪肉,扔进篮子里才回头,“这里人多,别再走丢了,我陪你过去!”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站在房门外的曲耀阳单手撑于门上。他知道她或许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飞了,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这感觉忒的让人不太舒服。

坐在她对面低头吃东西的洛佳一怔,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厉冥皓点头推了推尤嘉轩,两个人正打算从后门遁了的时候,忽听后方一阵轻叫。

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好像有那么一点动静,却是曲母冷冷一哼道:“我看你真是疯了。”

“不好意思,我不抽。”

洛佳又侧了侧头,跟从走廊上经过的行人随意要了一只,自顾自点上。

裴淼心轻笑出声,“你这样想很正常,我理解。”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臣羽!”这一声呼唤,曲耀阳已经赶忙揽住弟弟的肩头,只希望他能快速冷静下来。

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向马路边走,曲耀阳搀扶着着夏芷柔站定在车前时,还是听到阿成有些不太自然地唤了一声:“先生,太太。”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麻麻?”

“你怕什么?”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

“……是曲耀阳。”

裴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仰头去看这里时,只觉得从前许多东西早已物是人非,她也本以为,当年被法院查封了这里离开a市以后,也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再重新回到这里。

“这里的房子我会留给你,你确认签字的时候我们就顺道去办过户手续。还有我的车也给你,芷柔早说要换台新的,正好旧的这台就给你……”

如果不爱就不要靠近她的身边,不要再害她动摇,也不要害她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也丧失了,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远离换来一条生路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没这个必要!陆离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是个什么脾气的人你应该清楚!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陆氏’明年全年的订单你想都不要想了!‘宏科’宁愿违约也绝对不会给你们‘陆氏’多挣一毛钱!”

告诉自己不哭就是不哭,既然在发生了昨夜跟今早的那些事后,他还能口口声声说出自己在他眼里从来就不是个女人……裴淼心一把扶住浴室的墙壁,又一次制止自己狠狠撕裂的心疼。

她的唇上热热烫烫的,本来僵硬无比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灼烧,被人真心疼爱的喜悦让她觉得既温暖又彷徨。

“不知道怎么有人说他不是第一次被关进来了?如果不是您去保释的他,还会有谁能压得住,没把这事捅到我爸那去?”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华兴街付胜路的一间小宾馆里长期有人聚众吸毒,所以前后我们在周围埋伏了几人,也是到快过年的时候才准备收队,结果我们值班民警在年前一举将那个窝点给端了,你弟弟曲子恒就是在那次行动当中跑掉的。”

“曲先生,差、差不多六年了吧!”阿成被这一吓,腿软得差点就要摔坐在地上。

……

可是这会几乎所有的肉串都往死里咸,裴淼心才咬了几口,就皱一张苦瓜脸道:“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你,我还以为你会是个重口味,结果这下可好,你看,真浪费。”

她的身体一下绷直僵硬,就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曲臣羽也明显察觉出她的不对。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看来,她真该听了年婷的建议,重新为自己换一辆新车。

曲耀阳静观其变,望了望这一屋子的境况,也知道这事儿可能远不只是聂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

“你懂,曦媛。之前我不还同你说过,我一直在担心跟‘宏科’换股以后,‘玉奇’会被它吞并?这几日你我都看过两家公司的相关数据,其实像‘玉奇’这样的小公司在‘宏科’的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宏科’拥有‘y珠宝’,何必再要一个‘玉奇’?”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我想加入董事会,就是想他在董事会里的势力能再多一个人。虽然我未必就能帮上什么大忙,但至少在涉及‘玉奇’方面的决议时,我能让他尽量减少腹背受敌的几率。”

吴曦媛说:“哎呀,没看出来,你已经想到那么深远的地方去了,真不愧曲总这样疼你。”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

“什么烂一凯啊!郭一凯就郭一凯,你这么叫我听着恶心!裴淼心麻烦你适可而止一点好么!”

上了楼就掏钥匙开门。他负手而立,看她低头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半天,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过了很久之后曲耀阳才道:“我知道你还在介意臣羽的事,觉得现在和我在一起会有罪恶感,心里不痛快。”

因为苏晓的事情,裴淼心到现在仍然心情郁郁,点了头回身,便任曲耀阳带着女儿将车开进了附近商场的停车库去。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窃笑或是震惊。

“小心。”曲臣羽慌忙从背后扶住了裴淼心,只怕芽芽那一冲撞险些害裴淼心栽了跟头。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害我伤心难过?你如果真的觉得我会伤心难过,当时你要同耀阳离婚的时候就不会拿出这件事来要挟老曲,可见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过。”

裴淼心抚着肚子坐在原地,等到曲臣羽同曲市长说完了话下楼来时,她只是抿着唇冲后者摇了摇头道:“她大概还是不能接受我吧!”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你做的菜好吃,小孩子喜欢吃。”曲母连忙打岔,又去将芽芽从裴淼心跟前拉拽到自己一边,“唉唉,皖瑜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没想到厨艺也这么了得,刚才我看你在厨房弄的那几道菜,都能比上我们家那些大师傅了。”

晚饭开始之前,曲家陆陆续续有人回来,除了曲子恒回来打一趟、见过聂皖瑜就闪人,真正的主角曲耀阳却是到最后才进家门。一进来,就被曲母给抓住责备了半天,说:“你好好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这半天才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婚礼盛大举行,全城几乎称得上一线的媒体几乎都来了,或拍照或录影,直将这场堪称旷世的婚礼报道得人尽皆知。

吴曦媛一提乔榛朗就皱了眉,“淼心你可别乱说,我跟他真不是那么回事儿。再说了,这朗少一向玩得花名在外,我也爱玩儿,大家还是不要互相耽误的好了。”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可是今天,似乎一切都不太对。他从走进她的家门开始,就开始不断地嫌东嫌西,更甚的,就连她完成之前的约定,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给他,也得不到他一丝一毫的眷恋。

没人知道他有多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这么疼。已经是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现在看到弟弟成家立业,他应该开心和放心,可是……他的心为什么还是这么疼?

他咬紧自己的牙关,暗暗咒骂一声,阻止自己再继续胡思乱想。

“大哥,你醒醒吧!好不好,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咱们这个家容不下你们的,别说是妈的心里接受不了,就算是爸爸……以着他的脾气你应该能料到他会做些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破坏咱们这个家安定统一的人存在的……”

……

她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