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蛇蝎心肠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天真!

看样子,洛王殿下找了这两位的麻烦,不过,这关她什么事,过了今晚明微公主便不是威胁。

要知道,不是每一位皇帝,都要后宫佳丽三千的,也有愿意为凤离嫡女遣散后宫,只娶凤离嫡女一人的,可偏偏凤离王一样不同意。

是夜,打发请安的文武大臣,略作收拾后,九皇叔和凤轻尘把奶宝召到面前。

“劳表妹担心了。”晋阳侯夫人依旧浅笑,不远不近。

想到那个后果,晋阳侯夫人就一阵后怕。

晋阳侯一脸喜悦,看凤轻尘也顺眼多了,和颜悦色了起来,可凤轻尘看这个男人,越看越恶心。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南陵锦凡摇了摇头,对四国九城是彻底的失望了。

“怎么突然就降温了。”她知道有早晚温差大的地方,可没见过前半夜与后半夜,还能相差这么大的。

“此行,最亏的就是我了,我这是陪太子念书。”没能成功掺和一脚,苏文清相当怨念。作为一个商人,看着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他居然连点儿边都没有沾到,实在让他郁闷得不行。

九皇叔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义正言词的说道,他的护卫打伤了洛王亲兵,作为赔罪了,让他的护卫“送”明微公主一行出城,必须要亲眼看到明微公主他们安全离开才行。

“琉璃很贵。”

然后,凤轻尘无语了。

这样一来小皇子得救了是皇上英明,要是小皇子出事了,也和她无关,她事先已经说了,这药效霸道,小皇子不一定受得住,皇上既然同意用药,当然承担这个后果。

《静心咒》,自从他弱冠后,就再也没有背过,没想到今天被凤轻尘逼得背了起来,而且一连背了三遍,才将自己的心中的烦躁与欲望给平复下来。

那个手心受伤的护卫,寻了半天没有找到凤轻尘,便一脸气馁地退了回来,跪在南陵锦凡面前请罪。

九皇叔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四周散落的冰块。

站在她对面的人,一脸狰狞,怯弱的眼神,凶狠的表情,让凤轻尘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太好了。太好了。”凤轻尘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此时她也顾不得脖子上的伤,立马查看九皇叔和豆豆的情况。

这些冰花果然有问题。

凤轻尘真不想去,可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望了一眼对面的马车,点了点头了,谢过王业后便与太监一道来到九皇叔的马车边。

这是默认还是不屑解释?

凤轻尘承认自己是个小心眼的,一找到机会就反讽回去。

丫鬟点头,走得飞快,那样子就好像身后有狼会咬人!

这皇城还有不知凤轻尘的人呢?

这样的平静,这样的温馨,让凤轻尘的心情越来越好,即使九皇叔天天出现在她面前,凤轻尘也能平静面对,完全不会喜怒不定,受九皇叔的行动和言语影响。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洛王你可以试试,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毁了你。”

“啊?我买的地和庄子,不会全是你们家的吧?”凤轻尘囧了,难怪人家不乐意卖,原来对方也是不缺银子的主。

“我们家有那么可怕吗?”崔浩亭哭笑不得,他最近可是给了凤轻尘不少方便,凤轻尘前期要的粮食,也是他们崔家暗中提供的,虽说收了银子,可这年头有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到粮食。

九皇叔也不点破,站在暄菲的面对,眼中闪过一抹嫌恶,据说,这个女人长得和凤轻尘很像。

三十六天罡连忙备战,上前将暄菲背在身后,背着暄菲与东陵军队打了起来,意图冲出包围,暄菲已经吓傻了,根本不敢再放狠话。

凤轻尘的强势他们算是见识了,比凤离忧说的还要强悍数十倍,凤离族有这么一位大小姐1;148471591054062,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明明是自己懒。”九皇叔无奈又宠溺地揉了揉凤轻尘的脑袋,继续说道:“五长老自是不用说,他确实是忠诚的,从各方面都可以看出来,他对你甚至到了愚忠的地步。”有这么一个人在凤离族,是凤轻尘的幸运。

事实上,这里每一个人都不会认命,奶宝也在思索退路与盘算。不管如何,他们都不能饿死在这里……

十天过去了,黑骑那里并没有消息传来,这让九皇叔喜忧参半。

小公主的暗卫很好当?

“你看看。”王七把信递到云潇面前,云潇飞快地扫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多年,皇上还是这个性子了。也只有你大哥,敢惹怒皇上。”

“满意。替我谢九皇叔。另外转告九皇叔,这种小事不需要他出手,我也能做到。”凤轻尘明显是不领情。

“回,回皇上的话,九皇叔出事的地方,正好是断崖处,震天雷爆炸,将那一段路1;148471591054062炸出了一个巨坑,九皇叔不见踪影。卑职在那里找到一些混在泥土中的血肉,也派人去断崖下搜索,一无所获。”也就是说,那是一条死路,九皇叔十有八九是死了,尸体被炸烂了。

他居然有一种,被十万大将给包围的感觉,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说也对。”凤轻尘点头,正准备和暄少奇退进洞里,转身之际,才想想自己握在手上的兵符,凤轻尘双眼一亮。

将宫灯放在脚边,九皇叔拿手一块雪白的帕子,上前替凤轻尘擦拭脸上的血。

这话是告诉这群虎视眈眈的大兵,他没有兴趣要南陵锦凡的命。

九皇叔眉头紧皱,同样不再说话,心中对老者的防备不减反增。

一般情况下,要寻找与病人组织相容性抗原基因相匹配,不被排斥的骨髓很不容易,哪怕是嫡亲的亲人也一定,可崔浩亭运气好,元希与他正好匹配。

这一击,蓝九卿很容易避开,玄情也没有想过这一击能伤蓝九卿,她只想趁蓝九卿避开时,跃到蓝九卿的身后,从后面攻击蓝九卿,或者把打斗的方位改变一下,她现在被蓝九卿逼到一个死角,不利于伸展,可不想……

那着白衣扮仙子从天而降的舞姬,秀眉微拢,闪过一抹不满,可惜这个时候哪有人管一个舞姬的情绪。

欧阳豆豆,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物。768吃醋,偷吃要记得擦干净

人权?不过是统治者统治世界的手段,普通人享有的人权都是上位者给予的,他给你多少你就只能接受多少。

身边的仵作听到凤轻尘的话,脸色很是难看,大声嚷着:“这是哪家的姑娘,苏小公子没有气息,可以确定是死了。”

凤轻尘听到苏文清温和的语气里那淡淡的鄙夷,很不客气地反驳道:

他不善良,他从来不是一个良善的人,为达目标他阴谋和阳谋都会用。

她当时真是魔怔了,就因为王锦凌那如雪莲盛开一般的笑容,就因为王锦凌说:“轻尘,我永远都不会勉强你!永远都不会记你为难!”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每次见你,你要都是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这么一动,凤轻尘就累的一身是汗,不得不说这个身体越来越弱了。

“嘭”的一声巨响,上空升起一道黑烟,最紧接着就是一道道脚步声响起,整齐划一。

这样的身子,怎么能当皇帝。凤轻尘同情的别开眼,哪知一转头,就看到西陵天磊、东陵子洛和元希先生打量的眼神,那神色似乎在说,凤轻尘,你在苏绾那里弄了什么事?

蜥蜴人自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却不知凤轻尘和九皇叔全部看在眼里,凤轻尘拍了拍雪狼的脑袋,示意它让路,便从智能医疗包里,取出伤药和绷带,蹲在蜥蜴人面前。

把水和酱牛肉给了雪狼与蜥蜴人后,凤轻尘和九皇叔只吃了一点干粮。不是他们不吃,而是牛肉带的量有限,蜥蜴人的饭量实在太大,他吃一顿雪狼可以吃三顿。

可凤轻尘没有发现,九皇叔却发现,人走了他就更不用忌讳什么了,索性放开手脚欺负起怀中的女子。

有些东西,不是天资聪颖,光看书就能学会的,实践很重要。萌宝虽然才七岁,可在医学上非常有天赋,就是谷主也夸她。但真正实践就能看出萌宝的不足,也让萌宝更用心了……

另一,凤轻尘也是想借机,锻炼一下萌宝,让萌宝真正看到百姓疾苦,免得她养贵处优,不知天高地厚。

“算了,说不过你。”九皇叔翻身,把凤轻尘压在身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不许在床上,讨论这些事。”

邰邵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风度翩1;148471591054062翩地九皇叔做了个小揖:“九皇叔大驾光临,邰邵有失远迎,还望九皇叔恕罪。”

林大人想死的心都有,在血衣卫这么多年,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家属,居然敢从血衣卫大牢抢人。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凤轻尘这姑奶奶完全是疯了,她根本就不怕血衣卫,她和血衣卫硬扛上了……652合作,陈年往事最狗血

云潇和王锦凌来了?

“两位公子大驾光临,轻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凤轻尘原本只想要调笑一番,可看到云潇和王锦凌一本正经的分坐两边,便正儿八经的行了个礼。

“虽然没有达到我们要的结果,可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表哥出来是早晚的事。”苏绾在神秘人的护送下,秘密回到南陵,早朝上有人主动提起南陵锦凡,就是苏绾或者说苏家的手笔。

“不好,他们上岛了。”百鬼宫的人见密密麻麻的大军往岛上走,心中一慌:“王不是说,东陵的水军全都病倒了吗?我看他们的样子,怎么不像病倒了?”

国公府发现震天雷的事,要说没有他这个九皇叔的手笔,打死他都不信,可他真不明白,九皇叔明明被关在宗人府的大牢,他怎么还能遥控外面的事情呢?

九皇叔满头黑线,在凤轻尘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笨蛋。”

“邰城那里,让佟瑶盯紧,必要的时候可以先下手为强。让佟瑶放手去做,不要有顾忌,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我在。”凤轻尘这话无疑是告诉佟瑶,哪怕凤离族的秘密暴光,她亦不惧。

“这些鬼兵不是活死人,而是前朝守墓大军。”九皇叔脸色凝重,众人的心也跟着揪紧,凤轻尘见状,故作轻松的道:“这是不是说,我们已经走到皇陵了,再往前就是墓地?”

“爹,你的意思是华园是我们陈家给九皇叔的投名状,代表我们陈家愿意为九皇叔所用,而不是对九皇叔有所求。”陈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要一个被嘲笑的人,给嘲笑他的人顺气,那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郁闷,看九皇叔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就知道了,可惜凤轻尘一点也不怕九皇叔,根本不把九皇叔的黑脸、冷脸放在心里,照样笑自己的。

小孩木着一张脸,呆呆地坐在那里,没有哭闹亦没有表情,只是死死地盯着凤轻尘,眼也不眨,那样子就好像没有灵魂的娃娃……

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快要被挤到边缘时,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要知道,孙父和孙母都不在,即使这皇城的权贵取了思行的命,也不会有人替他说半句话。

这不是让不让他们住进来的问题,这攸关双方的面子,洛王的人当众打他们的脸,要不反击他们就是孬货了。

王锦凌想到自己和九皇叔的协议,叹了口气:“皇上的确高兴得太早了。”

半个时辰一至,九皇叔的亲兵就打开驿站的门,齐刷刷地走了出来,没有司家十八骑插手,洛王亲兵与九皇叔的亲兵人数相当。

呃……凤轻尘被挤到一边,默默地让出了位置,把手上的刀一丢,拍了拍手上的土。

说到九皇叔的霸道,凤轻尘的眉眼间是掩不住的柔情。

没有人舍得死,可独活更辛苦。

给嫡女纹烙印所用的秘法,要耗尽精气,就算不耗尽精气,见到凤离嫡女罗身的男子,也不能继续活下去,这是凤离族的规矩。

“主子,没有九州令牌,我们藏在暗处的人不会听命,他们只认令不认人。”几个老者老泪纵横,蓝景阳脸色也很难看,令牌在东陵九手上,东陵九不交出来,他能抢得到吗?

九皇叔很明白,王锦凌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和他合作了,要不是与他合作,王锦凌完全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他是大夫不是神,哪能说不痛,就能让凤轻尘不痛。

凤轻尘自认不欠紫情她们什么,更不用提紫情她们救她,也不是存了什么良善之心,只不过玄情阁的人看到女子出事,都会出手相助,然后吸收为弟子。

于她而言,玄情阁这些人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如果这些人不逼她加入玄情阁,也许她会更感激她们,可现在……

“想要不可怜,就要让王锦凌先服软,这点本事都没有,还当什么皇帝。”九皇叔高傲的冷哼。

他是抢别人老婆了,还是从此不早朝了?

他就不相信,义父还会让他洗衣服。

“王肃那老狐狸绝不会做损己不利人的事情,这件事中定是有利可图。”东陵子洛神色淡淡,只是紧皱的眉头,显示他此时的心情很不好。

九皇叔的周身散发出的杀气,让他害怕,他根本没有再战的勇气。自从他从地下陵墓走出来,他就再也没有过体会过,什么叫害怕,可面前这个男人,却让他再次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害怕。

“没事,九卿他神志不清。”步惊云不敢去看九皇叔,低心安慰秦宝儿。

同一时刻,远在夜城边境的九皇叔,亦是无心睡眠,和宇文元化等人商讨完作战方案后,九皇叔屏退左右,独自一个走出营外,失神地看着东陵的方向。

才在武林大会中,拿步凡当挡箭牌,让世人包括凤轻尘在内的人,都相信蓝九卿与九皇叔没有关系,现在又把一切说给凤轻尘听,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笑话。

凤轻尘边说,这拿手指捏凤谨的脸,捏得凤谨小脸通红,眼睛湿漉漉的,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思行哥哥,你也在这里。”秦宝儿看到孙思行,双眼猛得一亮,快步走到孙思行的面前,娇滴滴的道:“思行哥哥,你最近好忙哦,宝儿好多天都没有看到你了,你也不来看宝儿。”

“不知天高,婚前失贞还不知收敛,这样的女人难怪没人要。”

“原来是家传家骨术,不知能否请胡太医试范一下,让我也好学习一二,日后也能成为一代接骨大师。”凤轻尘笑盈盈的上前,站在胡太医的面前,一副虚心求学的样子。

他能不同意吗?

无论怎么说,你也舍命救了我。

她是大夫,她不能公报私仇,东陵子洛这伤要不局部麻醉的话,他会痛死。

凤轻尘别过脸,掩去眼中的嘲弄。

凤轻尘反应过来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心虚的她不敢多呆,趁九皇叔失神之际,抬腿就往外跑。

“我和文杭要去巡视商铺,先走一步了。”苏文清抱起苏文杭,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

第二天,查完病房后,凤轻尘就好好的睡了一觉,出去打听了一下周行的消息,结果是没有消息。

清王没疯,可江南王、云潇等人却是要疯了,他们在这里等了一整1;148471591054062天呀,都快成望夫石了,结果了……

凤轻尘醒来时,就看到九皇叔合着眼,靠在床头边闭目养神,怔怔地看了数秒,九皇叔便惊醒了,一睁开眼就对上头凤轻尘的眼睛,四目相对,九皇叔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醒了?饿不饿?渴不渴?1;148471591054062”

“这个时候,你在……真好。”是的,不管两人之间有什么,这个时候九皇叔守在她身边,她就觉得心暖暖的。

“哦……”凤轻尘应了一声,虽然想见宝宝,可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提起,把宝宝抱过来的事。

九皇叔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这种感觉比把四国九城握在手中,还要来得兴奋。

“巧合?锦凡,你这么多年的皇子都是白当的嘛,两国同时在南陵边界进行军事行动,这会是巧合?就算是巧合,也是人为的巧合。”南陵皇上很清楚,这两件事肯定与九皇叔有关,不然为什么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南陵惹怒九皇叔后发生。

凤离族不忠于某个人,他们只忠于自己,忠于坐在那个位置上的蓝氏人,守护蓝氏王朝,守护天下百姓,守护士族利益。

“凤姑娘,来之前我已清点好族中可以出售1;148471591054062的牛羊。其中可出售听牛三千头,羊一万头,凤姑娘你要买下的话,我们不要银子,你只要给我们粮食和盐就行。”木扎赤很激动,被风沙吹黑的脸,此时通红通红的……

“咳咳……”九皇叔最有良心,轻咳一声问道:“怎么回事?”

阳光洒进来,照在两人身上,周身萦绕着一圈光晕,朦胧而梦幻,可惜没有人能看到。

双方距离很近,蜥蜴人反应虽快,可也快不过子弹,啪……子弹打穿他身上的鳞甲,鲜红的血飙了出来,同一时刻,九皇叔的长软剑也到了蜥蜴人面前,长软剑如同水蛇,缠得蜥蜴人根本无法遁走。

凤轻尘见机不可失,将飞虎爪射出,自己吊在半空:“雪狼,下去……”

“送走了?”凤轻尘身行一顿,连忙转身问道。

九皇叔和王锦凌没有继续赶路,而是找了一处农庄暂且落脚。

她知道九皇叔和王锦凌很忙,忙着查杀手的事,也忙着调集人手,按理他们如此侨装,再加上正式的出征队伍中,有他们的安排的人在,他们的行踪不至于暴露的这么快才是。

“没什么,你别放在心上,今天这件事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我都变成这副样子,还能被人认出来。”凤轻尘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今天这事错的又不是九皇叔,也不是王锦凌。

问了半天问不出结果,凤轻尘明白蓝依琳肯定是以为,他们知道她的身,于是便好言告诉蓝依琳,让她好好养伤,崔家人很快就会来接她。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啪的一声,九皇叔手中的笔应声而断……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其他的小城不敢要,可东陵、北陵和西陵却不会手软,不从南陵身上咬下一块肉,这三国绝不会罢休。

“姐姐,你知道他对我的评价是什么吗?是不忠、不孝、不悌。”那六个字,如有千斤,南陵锦行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念完后,整个人都像是霜打茄子,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能对自己下那么重的手,二长老是个值得敬佩的老人。

谢贵妃要是生下了皇子,也会因为年纪小,不容易被皇上猜疑,而十几年后,皇子长大了同样有机会争一争那个位置。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