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雨恨云愁
作者: 雪墓凝曦章节字数:41563万

这次,对方又像之前一样理都不理我。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时不时还有点风吹过。我等的都快要崩溃了,我又一次瞄了一眼时间,现在距离我上来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张兰半连忙拉住了杨先生,对他说道:“杨先生,你冷静些,你这样做是无济于事的。试想如果一个修炼出了人形的女鬼,凭你这几脚就能够消灭的话,那也太小看这些女鬼了。”

可我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丹凤将大门关上以后,又匆匆的走到餐桌这,将我抱了起来。

“怎么了小妹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能不能说给大哥哥听听,看看大哥哥能不能帮到你。”大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小孩子而随间打发了她,而是很认真的想要倾听她的问题。

小女孩胆子里的蛆虫不知是什么来历,落地之后就迅速的成倍的长大,转眼间就已经长成拳头大小,然后像无头的苍蝇没有方向感的四处蠕动。吓得我跟大明赶紧四处躲避。

本来我说这句话的意图就是为了活跃下气氛,却没想到宫弦直接就是冷笑一声说:“没想到你就这么想当鬼,那你早说,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这个屋里到底是何人所建?怎么我感觉这个房子就是一个鬼屋呀!”

张兰兰也是觉得特别的奇怪,她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样。

其实不需要我们的惊叫声提醒。小功也早已回头,也看到了正在横列在我们前面的牛车。

却在转过头的时候发现张兰兰仍然还是紧闭眼睛,靠着墙壁,更刚刚唯一不同的区别就是,包裹着她的那团光已经没有了。

周围的车呼呼的开过,扬起了一阵尘土。我肚子开始饿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一个餐馆里面先吃上东西再说。

特警一脸嫌恶的看着后面的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给他们套上了手铐。

果真不出声来了所料,在柜台下面的一个小抽屉,马上就看到了那个钥匙。

此时的我,口干舌燥的。只能不停的在脑海中,将我所知道的常识都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我只是跟阿明说,我后来就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他知道我遇险,不可能不来到我身边的。可是宫弦为什么没有来?

我一时间没有接他的话,就算如此,宫弦也不至于能够神通广大的跟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然后指定要我嫁过去吧。

我已经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他一个电话也没有联络我。难道对于我的是否离家出走他一点也不在意吗?

我的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哀怨的心思。乐天派的我决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先抛到脑后。目前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我们在磨盘上的事情。

可是我怎么觉得我的心跳得那么快,我想要让它安静下来却做不到,脑海里满是宫一谦血肉模糊的躺在屋里的情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有这样的影像出来。这让我的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就在我挽上了宫弦胳膊的瞬间,他的手上也立马多了一把软剑,还是如来时一样,软剑指向之处,那些半人高的杂草就消失了,路面上现出了一条水泥路面来。

外面雾蒙蒙的,雨水蒙面,我根本无法看清外面都有什么东西。沈琳也不知所踪,雨点打在身上脸上的刺骨的冰,还有那种一下一下的疼。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当大陈走到了那头牛身旁时,他小心的从侧面牵起了赶牛的缰绳,看样子他是打算把牛拉到了一旁。

“怎么可能……”曾大庆满脸的不敢相信。

曽小溪看着宫弦,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个乌黑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事情。然后她就像突然间打定了什么主意一样,对着面前的笔说:“知道了,你们的躯体还被放在医院里。要不我先休息休息,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我们医院里面见面。到那个时候,你们也就能见到你们的躯体了。”

张兰兰将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则走到飞天蛮的跟前,左右的打量起飞天蛮来。

“送还是不送。”我问张兰兰。

我害怕。

我点开了对面发过来的链接,印入我眼帘的果然是一个白色的玉手镯。图片一加载开,我就如同被打了鸡血似得坐直了身体。

看着这些还散发出腥臭气味的黑血,我真的是欲哭无泪,赶紧找到了我的手机,立即就给宫一谦打电话。

见我不说话,张兰兰又说,“今天跟你做手术的应该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毕竟你的这件事情,我也不好让太多人在场,一方面是不方便我行事。第二方面是我怕有人口不言,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指不定你我都要被抓去博物馆当生物活体研究。还有第三方面就是,人家这个周末上班,费用也是很高的,给你隐瞒这件事情,封口费肯定也是不少的。”

怪不得在我之前,我不论做什么事情,她都那么顽固不动的在我肚子里呆着。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他的手指头不停的在桌面上弹来弹去,“服务员,给我来一杯冰水。”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也许我的潜意识是想告诉张兰兰。如果她联络不上我。她会过来找我的吧。

值得入画的景物无不栩栩如生,像这样面无表情的女子入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是谁那么狠毒,连死都要让我死得很难看。

而我体内的欲望似乎也知道大明就在我的前面不远处,一直驱动着我让我往大明的方向走过去。

我不得不把刚才安慰大明的话推翻,告诉了他实情,此时此地的事情,让我不相信是鬼所为我都不相信呢。

张兰兰的举动都已经雷到我了,就更别说金龙了。金龙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然后对张兰兰说:“这位小姐,不知道你是?我看你根本就没想要好好的送快递,刚刚给我的包裹想必也是假的吧,那你的意欲究竟何在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15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